•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妻

    发布时间:2019-07-07 12:31:05   







    靠山屯是个与世隔绝的山村,在已经进入21世纪的今天,这里还残留着许多封建社会的陋习。由于长年重男轻女思想,村里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成年男女的比例超过了3比1,于是就引发了更为严重的一个现象,由于女性不足,一家能娶到媳妇就算不错了,有的时候,儿子娶不到老婆的,爸爸就会把自己的老婆,也就是儿子的亲妈妈转嫁给他,这就是村子里特有的母妻现象。


    时间一长,大家对这种现象也就习以为常,村里的长辈们甚至还定下了一套规矩,就是要求如果儿子的父亲决定要将母亲嫁给儿子,就算妈妈反对也必须成亲,违抗者要受到村规处罚,但如果做妈妈的还为儿子怀孕,就会得到奖励山羊一只,在那样的山村,一只山羊已经是相当客观的一笔财产了,也正是由于这种乱伦的近亲繁殖,这个村子里的痴呆儿越来越多。


    晓芬是临村里有名的美女,但自幼家境贫寒,爹妈勉强把她拉扯大,18年前,还只有17岁的她就嫁给了村里最有名望长辈的儿子王富贵,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小杰。


    然而好景不长,生下小杰没多久,富贵在和朋友打猎时受了伤,失去了生育能力。


    时光回到现在,富贵在晓芬公公的帮助下已经做到了村长的位置,而儿子小杰,也已经到了谈婚事的年龄,可是小杰虽然长的十分出众,但也是傻乎乎的,17岁了还不会自己洗澡穿衣。几次给他说亲都没有成功,急得富贵和晓芬也束手无策。


    而事情的发展,也超出了晓芬的预料,她开始发现在自己洗澡和上茅房时,似乎总有个身影在外面徘徊,起初她还以为是村里的哪个好色男人。因为农村里没有完全封闭的厕所,很多人都是在露天的便坑旁方便的,而即使是有封闭的茅房,也只是简单的棚子,四周还是有不少缝隙,村里总有那么一些游手好闲的男人喜欢偷看其他人家女人解手或洗澡。


    这一天,刚做完家务的晓芬按照在木盆里打了盆热水,准备洗下身子。


    正当晓芬脱光衣服,准备浸到澡盆里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东西掉落的声音。


    “是谁不要脸的,出来!”晓芬大声喊道。


    “妈妈,是我。”门外的居然是小杰,他在那里干什么。


    晓芬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和下阴,可一只手怎么能够完全遮住晓芬那对丰满的乳房呢,乳房在胳膊的压力下肉都被挤到两边,看起来更是肉感十足。


    “快出去。”晓芬可不想一直这样站在自己儿子面前。


    “妈妈,为什幺小时候你还让我摸你的奶子,现在看都不给看了。”小杰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你现在大了啊,回头妈妈给你找个好媳妇,你可以随便看她的啊。”晓芬此时只想小杰能够快点出去。


    “大了就不让啊,人家村口的阿狗还和他妈妈天天睡一起呢。”小杰说的阿狗,正是月初刚刚和他亲妈妈成亲的。


    晓芬一时无言以对,可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一定要先想办法让小杰出去。


    “妈妈,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摸你的奶子。”小杰的话让晓芬有些恼羞成怒。


    “快出去!妈妈要发火了。”晓芬板起脸厉声说道。


    “妈妈一点都不好,真小气。”小杰把嘴巴撅得老高,气呼呼地说道。


    看到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晓芬有些动摇了,不就是让儿子摸下胸吗,孩子又不是没摸过。


    “好吧。”晓芬把遮着胸口的手挪到了阴部,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暴露在小杰面前。


    “不过摸完就要出去。”


    “好好。”小杰的眼睛一直盯着晓芬的双乳,迫不及待地走到晓芬面前。


    “妈妈,你的奶子真是好看,比起阿狗他妈的好看多了,而且,摸起来真舒服。”


    小杰一只手抓一个乳房,肆意在晓芬胸前的两块肉球上肉捏着。


    晓芬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地催促小杰快点结束。


    啊,小杰居然在搓自己的两颗乳头,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袭上晓芬的心头,那是很久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了,甚至让晓芬有些茫然了。


    “不要捏了,快出去吧。”晓芬说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缓和了很多。


    “妈妈,你的奶头怎么变大了啊。”小杰察觉到了晓芬身体的微妙变化。


    “不要捏了,妈妈受不了了。”晓芬的话里明显透着哀求的语气,本来遮住阴部的手移上来保护自己的乳房。



    “妈妈,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也要和你睡觉。”小杰的嘴里,说出了让晓芬颤栗的话来。


    “不行!”晓芬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小杰推倒在地上,迅速地把外衣批在身上,遮住羞处。


    “你出去吧,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


    “妈妈,我真的喜欢你啊。”小杰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晓芬铁青的脸色,只好识相地退了出去。


    ************当天晚上,在富贵和晓芬的睡房里。


    “富贵,小杰今天太过分了,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晓芬怒气冲冲地对丈夫说道。


    “怎么,那小子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看我不收拾他。”富贵做出撸袖子的样子。


    “不是,今天他竟然偷看我洗澡,还提什么要摸我,太不像话了。”“就这事啊。”富贵听到晓芬话反而又坐了下来,语气轻松地说道。


    “自己家的孩子,让他摸摸就摸摸吧。”


    “可他已经大了啊,应该娶个自己的老婆,而不是偷看妈妈洗澡。”“人家娘给儿子做媳妇都有,你给儿子摸几下算什么。”富贵居然和儿子居然是一个态度。


    “我才不那样呢。”


    晓芬皱眉道:“儿子就是儿子,怎么能乱伦呢。”“妇人之见,我们村几百年来都是这样的规矩,我跟你说,如果小杰坚持要娶你,我还就把你嫁给他。”富贵居然开始怒斥起晓芬来。


    “不要嘛。”晓芬意识到自己说服不了丈夫,只能来软的了。


    “人家只想伺候你一个人啊。”


    “哎,我又何尝不想啊。”


    富贵摸着晓芬的屁股。“这么骚的娘们,哪怕是让给我的儿子,也有些不甘啊。”


    “那就别让嘛。”晓芬褪去身上的睡衣,跪到富贵脚边,将头埋到了他的双腿之间,用力吮吸起富贵的肉棒来……


    ************第二天,晓芬去河边洗衣服回来,发现家里来了好几个长辈,还没进门,就听到富贵在叫自己过去。


    “晓芬,我们刚才决定了,把你许配给我们的儿子小杰。”富贵严肃地对晓芬说道。


    “什么?”这一消息有如青天霹雳,晓芬当场就叫了起来。


    “不行,绝对不行。”


    一直以来,晓芬对小杰都是倾注了母爱,而现在居然要自己象侍奉丈夫一样侍奉自己的儿子,晓芬还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


    “你不同意也要同意,什么时候轮到你做决定了。”富贵猛地一拍桌子,把晓芬着实吓了一调。


    “我不干,你们不能替我决定。”晓芬突然看到门口站了两个手持麻绳的大汉,知道不妙了。


    “今天可由不得你!”富贵手一挥,两个大汉立刻象抓小鸡一样把晓芬反拧双手,很快她便被五花大绑地反绑了个结实。


    “先把她关到柴房去,叫弄婆来算日子,然后就和小杰成亲。”所谓算日子,就是让弄婆来测算晓芬排卵的日期,办法是每晚在晓芬的阴道里塞入一卷白布,每三天查看一次白布上沾的液体,来判断晓芬排卵的时间。


    所以在这几天里,晓芬都被反绑双手关在柴房里,等待大婚的日期确定。


    每天定时有人过来给她喂饭和帮她解手。


    这一天晚上,柴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小杰,他一看到披头散发被反捆着的妈妈也很惊讶。


    “妈妈你怎么被绑着啊?”


    “还不是你这个小畜生害的。”晓芬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心里也知道,无知的小杰并不知道这黑暗的事情。


    “爸爸说了,明天开始妈妈要天天陪我睡觉了,是真的吗?”小杰脸上挂满了喜悦的神情。


    晓芬心头一惊,看来自己已经进入了排卵期,自己还是逃不过这恶心的村规吗?


    “妈妈,你高兴吗?”小杰蹲到晓芬身旁,看着被捆成一团的母亲。


    “当然了,妈妈当然高兴。”晓芬试着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麻绳仍然捆得很紧,她看着小杰傻乎乎的神情,心里想到了一个脱身办法。


    “小杰,你不是要摸妈妈吗?”晓芬故意把丰满的胸部朝小杰凑了过去。


    “是啊,我最喜欢摸妈妈了。”不知真假的小杰还真的把手伸了过去。


    “可是妈妈被捆成这样,不能给小杰摸了啊。”晓芬把胸部缩了回去。


    “那我叫爸爸来解开你。”小杰说着就要往外走。


    “不要。”


    晓芬连忙喊住他:“爸爸来了就要跟你抢着摸了,你不想自己一个人摸妈妈吗?”


    “对啊,我要一个人摸妈妈。”小杰点着头,蹲到晓芬身边,晓芬赶紧把被反捆的双手凑过去。


    绳子捆得很紧,小杰的手脚又不利索,解了半天都没解开,晓芬看到满头大汗的小杰,心里也有些不忍。


    终于,小杰解开了绑绳上最主要的一个绳结,捆在晓芬身上的麻绳立刻象断了的弦一样散落到地上。


    “妈妈,我要摸你的奶子了。”小杰顾不上擦汗,双手直接按在晓芬两颗肉球上。


    “孩子,不要。”晓芬想要伸手阻止,但发现长时间被紧捆着的手臂已经发麻,一时仍旧无法动弹。


    晓芬没有反抗,小杰还以为妈妈放开了让自己摸,竟然将晓芬的乳头含到嘴里,象以前喝奶一样吮吸起来。


    “不要……”对于儿子的举动,晓芬也只能口头抗议,更让她尴尬的是,在儿子的吮吸和揉弄下,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些许反应,下身微微湿润了起来。


    “儿子,对不起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晓芬的双手也慢慢恢复了知觉,她拣起地上的一块砖头,朝小杰脑袋上砸去……


    批上了小杰身上的外衣,晓芬落魄地逃回了隔壁村子自己的父母家,向自己的父母倾诉着自己在靠山屯遭受的委屈。


    母亲对女儿的遭遇愤愤不平,一边安慰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晓芬,一边咒骂着富贵,倒是晓芬的父亲一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什么话也不说。


    “老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啊。”晓芬的母亲忍不住说道。


    “算什么算,人家不找咱们算账就不错了。”老头子长叹了口气。


    “是芬坏了人家的规矩啊。”


    “那是什么破规矩,哪有儿子娶老娘的道理。”老太婆的口气仍旧是不依不饶。


    “那是人家几百年的规矩了,以前为这个事,靠山屯人没少和邻村发生过冲突。”


    “那我们就怕了他们不成。”老太婆的口气明显软了下来,确实,这几年因为媳妇逃走,靠山屯人到邻村抢人造成了不少次的流血冲突,最后邻村里都害怕得罪野蛮的靠山屯人。


    “现在就怕他们来我们村要人啊。”老头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怎么办,总不能把女儿绑了送过去啊。”老太婆抱紧了晓芬。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老头子耸耸肩。


    “不,不要。”晓芬在老太婆怀里拼命地摇着脑袋。


    “不要把我送回去,求求你们。”


    “咳,当初就不该把你嫁到靠山屯啊。”老头子用烟袋敲着自己的脑门。


    “可是如果你不回去,恐怕会给我们全村带来麻烦啊。”“呜呜呜……”眼看没有了希望,晓芬和老太婆抱在一起痛哭着。


    “孩子,娘不该为了一点聘礼把你许给富贵家啊。”老太婆突然疯了似的吹打着自己的胸口。


    “妈,我不怪您。”晓芬突然站了起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在老两口面前。


    “芬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在这里给爹妈磕头了。”说罢晓芬深深地弯下了腰……


    ************第二天清晨,一帮手持农具的壮汉气势汹汹的来到村口,领头的正是富贵,在他身旁,还站着头包白布的小杰。


    “把贱货交出来。”十几个大汉齐声喊道。


    “富贵啊,你这是何必。”在半天没人敢出面的情况下,老头子站了出来。


    “岳父来了正好,你们家的晓芬不守妇道,竟然还敢打伤我们家小杰,我们要抓她回去,村法处置。”


    “都是自己人,就不要这样了,昨晚我已经说服我们家的晓芬,让她回去好好伺候小杰,给你们家传续香火。”


    “是么?”富贵斜眼看着老头子,将信将疑。


    “晓芬还不快出来?”老头子跺了跺脚。


    在老太婆的陪伴下,哭肿眼的晓芬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把这个贱货给我绑起来!”富贵手一挥,几个村民朝晓芬靠过去。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为难我的爸妈。”晓芬主动背过去,将双手反剪着,任村民将她捆了个结实。


    接着,一团破布被塞进了晓芬的嘴里,将她的嘴巴堵了个严严实实。


    可怜的老两口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野蛮的村民捆起来押走,无奈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晓芬被押回了靠山屯,家里早已布置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她和小杰的婚事。


    5个年纪较大的女人给晓芬梳洗干净后,将晓芬带到梳妆台前。


    在梳妆台前,摆放着一件红色的长袍,一根红色棉绳和一块红色布团,晓芬自然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因为母子洞房时一般儿子都没什么男女经验,而母亲大多处于伦理束缚,不会主动,后来村人们规定,在母亲和儿子拜堂之前,就用浸有春药的红色棉绳捆住下体,所以村里人管这种绳子叫交欢绳,这样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仪式,等到洞房之时母亲一般都已经是娇喘吁吁,玉门大开了。至于塞嘴的红布团,那是为了让下体捆着棉绳的母亲新娘不会在仪式上出丑呻吟。


    那个弄婆拿起棉绳,晓芬知道她要干什么,很配合地半趴在梳妆台上,多下来的绳子引向晓芬的股间,两个绳结不偏不倚正好压在晓芬的阴户和屁眼上。


    弄婆故意用力抽紧绳子,使绳结完全勒入晓芬的嫩穴中,这样可以使春药得更好地发挥作用。晓芬只能忍受着棉绳对阴户嫩肉的炙热摩擦,更可气的是,居然捆上交欢绳没多久身体就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一定是绳子上面的春药开始见效了,晓芬咬紧嘴里塞着的红布团,努力地跟在弄婆后面,几次都因为股间的刺激太过强烈差点跌倒,好在两旁负责仪式的妇女扶着她。


    在堂前,村长做在中间,富贵和小杰端坐在两旁,小杰今天穿了身新郎官的衣服,幼稚的脸上挂满了喜悦的神情。


    晓芬的日子可不好受,一面要忍受着股间那根淫绳带来的刺激,一面还要忍受着围观村民的讥讽。


    “这娘们看起来哪有35岁啊,还和小姑娘一样水灵。”“小杰真是有艳福,这娘们的屁股这么大,在床上一定骚劲十足。”“屁股大应该是能生才对啊。”


    “是啊,35岁给小杰生过儿子,没准还能再嫁给小杰的儿子,那她就伺候了祖孙三代人了。”


    “安静!”村长站了起来,用拐杖敲了敲地面,整个大堂果然迅速安静了下来。


    “今天我们在这里,是给小杰,和他的妈妈举行婚配仪式,同时也是请大家对富贵将妻子转交给儿子小杰做一个见证,现在让富贵将他的媳妇交给小杰。”村长将一根红色绸带交给富贵。


    富贵走到晓芬面前,将她的双手并在胸前,用绸带捆扎在一起,然后将晓芬牵到小杰面前,将系着晓芬双手的绸带递给小杰。


    “现在开始拜堂!”村长大声宣布道。


    这个拜堂和传统的拜堂有所区别,与其说是拜堂,还不如说是母妻的拜恩,首先是要对原来的男人叩头,叩头还必须双膝着地,身体弓起,额头触地,其次是对亲朋好友的拜恩,最后是对现在的男人拜恩。这也是村里男尊女卑思想的独特体现。


    普通人做一次着的跪拜动作可能没有什么,但对于下身被紧紧捆着的晓芬来讲,那简直有如地狱一般的煎熬,在她跪下弓身的时候,股间的麻绳更深地勒进了她柔嫩肉穴,更要命的是,下身流出的液体浸湿棉绳后,绳子就象是附在晓芬的嫩肉上,疼痛和搔痒同时侵袭着晓芬的身体,在三拜结束后,晓芬是靠着旁边妇人地搀扶才勉强站起。


    “行礼完毕,现在晓芬正式成为王杰的媳妇。”村长用激动的语气宣布道:


    “现在由富贵父子把新娘送进洞房,其他客人去院子里用晚膳。”晓芬被搀扶着跟在小杰后面走入了洞房,说是洞房,其实那就是小杰住的房间,只是简单装饰了下,往日正是在这个屋子里,晓芬照顾着小杰的起居,没想到现在却被小杰以新娘的身份迎娶了进来。


    弄婆指挥着几个妇人七手八脚把晓芬摆在床上,用红布条把晓芬四肢固定在床的四个角上,自己则用另外一根布条捆在晓芬的嘴巴上,使她无法吐出里面塞着的布团。


    捆绑完毕后,弄婆揭开晓芬的裙摆,用手指在晓芬的阴道口探了探,沾着那里的液体仔细地闻了一会,然后转过身对小杰说:“你可以先随便抚摸她,但是不要插到她的身体里,也不要松开她的手脚和嘴巴,大概过了1个时辰,我会回来教你怎么和她行房。”


    “我们家的香火,全拜托你了。”富贵对这个弄婆倒是十分客气。


    “哪里,我看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生育能力很强,今晚十有八九能得子。”弄婆对那几个妇人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先出去了。


    “这里还是交给你们父子吧,先把她的情欲勾起来,这样会更容易得子。”弄婆说完这些,也退了出去,并主动掩上房门。


    “乖儿子,今晚就看你的了。”


    富贵摸了摸小杰的脑袋:“今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地干她,让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出来。”


    “那我可以看妈妈洗澡和拉屎吗?”小杰傻乎乎地问。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她都是你的女人了,你想看她哪里就看她哪里。”“可是妈妈会打我。”小杰摸了摸脑袋,看来上次被晓芬用砖头敲了下还有点后怕。


    “不要怕,她现在不是你妈妈了,她是你媳妇,你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如果她敢不听话,你告诉爸爸,我帮你收拾她。”富贵挥舞着拳头道。


    “好。”小杰天真地点了点头。


    “想摸她的奶子和屁股吗?”富贵走到床边,扒开晓芬身上的红褂子,雪白的肉体展现在父子面前。


    “想。”小杰目不转睛地盯着晓芬的那双玉乳,双手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抚弄了。


    “呜呜呜……”晓芬在床上拼命地扭动着身躯,但那只是让她的身体看起来更加的诱人,小杰的手在富贵的“指导”之下肆意在晓芬身体上的敏感部位抚弄着,本来就被淫绳困扰的肉体更是被挑逗得欲火焚身。


    “妈妈好像很难受。”小杰看到晓芬痛苦扭曲的表情,手不禁停了下来,毕竟是母子情深。


    “那是因为她想被男人干了。”富贵把儿子的手重新放到晓芬身上。


    “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的,知道吗?”


    “那妈妈也是这样的吗?”小杰的手被富贵抓着伸向了晓芬湿漉漉的双腿之间。


    “你知道她这里为什么这么湿吗?”富贵看着一脸稚气的小杰。


    “你妈妈也喜欢被我们玩弄啊,看她都这么湿了。”“是不是越湿就代表妈妈越喜欢啊?”


    “是的,越湿说明她越想被小杰干。”富贵看着面前这个如此诱人的肉体,可惜自己下面毫无反应,倒是小杰的裤裆里竖起了高高的帐篷。


    听到父子两的对话,晓芬又脑又急,恼的是在富贵心里,原来自己只是个附属品,居然可以这样转手让给小杰,急的是自己身体已经难以自制,鼻子里已经开始发出淫孽的呻吟。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干她了。”富贵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到门外将弄婆和几个妇人叫了进来。


    弄婆熟练地解开晓芬裤裆里捆着的棉绳,勒着晓芬阴部的那一截绳子已经被她的体液浸得变了颜色。


    “这娘们骚水真多啊。”旁边帮忙的一个妇人轻声说道。


    弄婆没有理会她,而是指挥她们将本来固定在床角的晓芬双腿解开,将晓芬的大小腿折叠着捆在一起后再分别固定在床的两侧,这样晓芬就会完全被打开双腿,湿漉漉的女性器官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包括小杰在内的众人面前。弄婆还特地在晓芬的屁股下面垫了个枕头,让晓芬的阴户稍稍抬高。整个过程没有遇到晓芬任何的反抗,似乎,晓芬也在等待着这个时刻。


    “好了,孩子,上去干她吧,让她怀你的孩子,给我们王家传宗接代。”富贵鼓励着有些拘谨的小杰。


    小杰看了看被捆绑成一团的母亲,又看了看身旁的父亲,犹豫了片刻,终于象饿虎扑食一样扑到了晓芬身上,男女之事对于有些傻乎乎的小杰来说竟然也是无师自通,只见他从裤裆里掏出挺立着的肉棒,对准晓芬的阴门就插了进去,母亲阴道里的温暖和湿润让小杰感到无比的舒畅。


    晓芬的肉穴从忍受了长时间的挑逗到突然被充满,也变得格外的配合,将小杰的肉棒包裹得紧紧的,晓芬塞着布团的嘴里似乎是在催促着小杰快点插。


    但小杰毕竟没什么经验,在母亲的阴道里才抽插了进下,就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母亲的子宫里。晓芬无奈地看着小杰将射过精的肉棒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空前的空虚感让晓芬剧烈地挣扎起来,在春药和抚摸的双重作用下,她渴望被插入,渴望被玩弄,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身儿子。


    好在小杰年轻气盛,没过多久,疲软的肉棒又象充了气一般膨胀起来,当小杰再次蹲跪在晓芬屁股前的时候,晓芬索性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起儿子带给自己肉体的欢愉和刺激……


    小杰的欲望就象是出闸的洪水,拼命地在自己的母亲身上发泄着,晓芬的子宫里已经盛满了小杰射入的精液,甚至还从阴道口溢了出来。整个晚上,晓芬经历了从渴望在满足,从满足到痛苦的过程,她看着身旁这个疲惫睡去的男人,想想在一天前他还是自己的儿子,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男人,而自己也很有可能要为他生育后代……


    ************10个月后……


    婴儿的呱呱声打破了村子里夜的寂静,村民们都知道,这是王富贵家的儿媳妇,也就是晓芬生了,而且是个双胞胎男婴。这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封建的村民都认为是晓芬能生儿子,那些家里女人无法生育的男人都羡慕王家这个大龄儿媳妇。


    更让人羡慕的是,晓芬产后身材没有象传统农村妇女那样变形,而是很快就恢复了小蛮腰,屁股和胸反而比以前更加的丰满。


    “你看看人家媳妇,生的全是儿子,真是个好种啊。”“小杰现在这么年轻,估计还有得生呢。”


    “他们家要这么多男丁干什么,不如把那个娘们租给我们用用,帮我们家也生个带把的。”


    “就是,反正女人也就是给男人用的,不生孩子养在家里的话那还不如养头猪呢。”


    “那以后问问小杰那个傻小子?”


    “好好,哈哈。”


    村里的传言越来越盛,晓芬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名人,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村落里,能够生儿子的女人就是一个无价宝,一场危机也向这个可怜的女人袭来。


    在王家后院的茅厕门口,晓芬捂着肚子站在门外,小杰在一脸调皮地坏笑站在晓芬和茅厕中间。


    “妈妈你说生完孩子要让我看你蹲茅坑的。”小杰还是没有改口,依旧称呼晓芬为妈妈。


    “蹲茅坑有什么好看的。”晓芬紧捂着肚子,眉头紧锁,显然是快要憋不住了。


    “我就喜欢看,不然我告诉我爸爸。”小杰每到说服不了妈妈的时候,就把他爸爸搬了出来。


    晓芬楞住了,因为她知道小杰告诉她爸爸会有什么后果。那还是在半个月之前,晓芬刚刚生产完没几天,小杰就要求和晓芬行房,但被晓芬以身体虚弱为由拒绝了。结果失望的小杰在日后跟富贵提起了这件事情,谁知道富贵竟然大发雷霆,当场就把晓芬从被窝里拖出来,吊在门口的树上一顿鞭打,还说什么你就是给男人生孩子的,要不给男人日,那你还有什么用,不如打死你算了。


    尽管那次富贵在小杰的劝阻下没有往死里打,但也着实让晓芬吓得够呛,也就是从那次起,小杰提什么要求晓芬都不敢不答应,包括要在小杰的注视下洗澡等奇怪的要求。


    现在小杰居然又提出要看她上茅厕,真是太丢人了,怎么可以在自己儿子面前做这么丢人的事呢,晓芬起初死活不答应,小杰就拦着茅厕的门不让晓芬上,直到此时小杰搬出了富贵,晓芬想起了被吊在树下抽打的情形,不禁又打了个冷战。


    “好,让你看,但是只能看背面。”晓芬作出了最后的让步。


    “后面就后面,本来我就喜欢看妈妈的大屁股。”小杰欣然答应,让出一个缝让晓芬走进茅厕。


    因为王家在村里算是大户人家,所以茅厕的条件要稍好一些,刚刚够容纳晓芬和小杰两个人。要知道在大部分村民家里,并没有专门的茅厕,而是几家共用一个粪坑。晓芬靠里解开裤子蹲了下来,小杰则蹲在他妈妈身后,仔细地看着晓芬的屁股。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杰面前裸露下体了,但以这样尴尬的方式还是头回,晓芬蹲在那里半天,楞是没有挤出一滴尿,直到最后强烈的尿意占了上风,只见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晓芬体内喷溅出来,晓芬羞得脸色通红,而小杰倒是看得聚精会神,还说今后妈妈上厕所他都要看。


    晓芬叹了口气,深知自己地位低微,而这个傻乎乎的儿子总是会提出各种古怪的要求来为难自己,但好歹他是自己的儿子,在他面前丢人总比在外面丢人要好些。


    “小杰,你和你媳妇都在茅厕里干什么那。”说话的是阿狗,他正好看见小杰和晓芬一起从茅厕里出来。


    “我在看妈妈撒尿呢。”小杰的话让晓芬顿时羞得脸色通红。


    “好看吗,我也想看。”阿狗色迷迷的眼睛在晓芬身上打量着。


    “当然好看了。”两个孩子兴致饽饽的谈论着晓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阿狗你怎么在这里啊?”晓芬连忙打算他们的谈话,再让他们谈下去小杰不知道还会瞎说什么呢。


    “我爹给我来提亲呢,他们在堂上谈事,我就随便走走。”阿狗的话让晓芬大惊失色,在村子里,是有这样的规定,如果一家的妇女无法生育,可以借别人家的妇女传宗接代,但那要付出非常高的代价,难道阿狗的爸爸是来借自己给他们家生……晓芬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晓芬几乎是拉着小杰走回了大堂,在那里果然阿狗的爸爸在和富贵谈论着什么,桌子上摆着几包东西。


    “小杰你来得正好,爸爸有事要问你。”富贵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晓芬,却直接把小杰叫了过去,看来也没准备让晓芬参与意见。


    “阿狗的爸爸要借你老婆去给他们家生儿子,你愿意不愿意啊。”富贵说出了晓芬最担心的事。


    “对对,到时候我会让狗子的妈妈到你们家来,而且会把我们家的大母猪借你们家一年,如果晓芬生了儿子,那母猪也归你们。”阿狗的爸爸连连补充道。


    “你赶紧给我滚回去,谁要去你们家,别做梦了。”晓芬忍不住插了进来。


    “你这个贱婆娘,我们男人谈论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出声了,信不信老子揍你。”富贵一阵怒喝,让晓芬不敢再说话了。


    “我不要,我要和妈妈睡觉。”小杰的话让晓芬看到了一丝希望。


    “傻孩子,人家阿狗的妈妈会过来陪你睡的啊,你也可以干她。”富贵看起来更倾向于将晓芬交换出去。


    “是啊,阿狗的妈妈会把你伺候得很舒服的。”阿狗爸也劝说着。


    “可是,我也看妈妈洗澡撒尿。”小杰支吾了半天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样吧,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来我们家,让你看得够。”阿狗爸拍拍胸脯保证道。


    “好吧。”小杰看了眼晓芬,但还是答应了,晓芬的心陷入了绝望中。


    “那好,一言为定,我们明天带人来交换。”阿狗爸喜形于色。


    “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过去,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待阿狗父子一出门,晓芬扑通一声跪在富贵和小杰面前。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富贵一叫把晓芬踹倒在地上。


    “人家肯拿一头母猪来借你一年,已经是看得起你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我还不如那一头母猪吗。”晓芬的眼泪已经哗哗地流了下来。


    “母猪可以给我们家生猪崽,你如果不给男人生儿子,要你有什么用。”富贵恶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而且,等你回来,还要继续给我们王家生!”


    “呜呜呜……”晓芬发觉面前这个男人此时是如此的冷酷,在他心目中,女人唯一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根本没有什么权利和地位,自己居然和这样的男人度过了10几年。


    “妈妈,反正也就是一年嘛,一年就回来了啊。”傻乎乎的小杰并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将面对什么。


    面对着这一对父子,晓芬的心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如果不是出于对小杰的牵挂,以及刚出生的那一对双胞胎还需要照顾,自己真应该一死了之,免得受辱。


    第二天一大清早,窗外传来母猪撕裂的叫声,晓芬知道用来交换自己的东西已经到了。她看了看躺在身旁的小杰和两个孩子,默默的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一头母猪被捆住手脚,正在地上挣扎着,晓芬瞥了一眼那头正在扭动的母猪,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牲畜交换到别人家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晓芬来了啊。”阿狗爸看到她眼睛都直了。


    “好了,我把晓芬交给你了,一年后不管她有没有你家的种,都得给我还回来。”


    富贵全然不象是在谈论自己的妻子,更象是谈论某个物品。


    “放心吧,如果不能让她生崽,那老子岂不是没后了。”阿狗爸乐呵呵地说道。


    “还有,要好好对我妈妈。”听到小杰的话,晓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抱住小杰的脑袋,仔细端详着。


    “孩子,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等妈妈回来,我们一起好好活。”小杰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的妈妈,他根本感觉不到晓芬此时此刻的心情。


    “好了,我们走吧。”晓芬终于忍住心中的伤痛,站起来走向阿狗爸……


    靠山屯是个与世隔绝的山村,在已经进入21世纪的今天,这里还残留着许多封建社会的陋习。由于长年重男轻女思想,村里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成年男女的比例超过了3比1,于是就引发了更为严重的一个现象,由于女性不足,一家能娶到媳妇就算不错了,有的时候,儿子娶不到老婆的,爸爸就会把自己的老婆,也就是儿子的亲妈妈转嫁给他,这就是村子里特有的母妻现象。


    时间一长,大家对这种现象也就习以为常,村里的长辈们甚至还定下了一套规矩,就是要求如果儿子的父亲决定要将母亲嫁给儿子,就算妈妈反对也必须成亲,违抗者要受到村规处罚,但如果做妈妈的还为儿子怀孕,就会得到奖励山羊一只,在那样的山村,一只山羊已经是相当客观的一笔财产了,也正是由于这种乱伦的近亲繁殖,这个村子里的痴呆儿越来越多。


    晓芬是临村里有名的美女,但自幼家境贫寒,爹妈勉强把她拉扯大,18年前,还只有17岁的她就嫁给了村里最有名望长辈的儿子王富贵,第二年就生下了儿子小杰。


    然而好景不长,生下小杰没多久,富贵在和朋友打猎时受了伤,失去了生育能力。


    时光回到现在,富贵在晓芬公公的帮助下已经做到了村长的位置,而儿子小杰,也已经到了谈婚事的年龄,可是小杰虽然长的十分出众,但也是傻乎乎的,17岁了还不会自己洗澡穿衣。几次给他说亲都没有成功,急得富贵和晓芬也束手无策。


    而事情的发展,也超出了晓芬的预料,她开始发现在自己洗澡和上茅房时,似乎总有个身影在外面徘徊,起初她还以为是村里的哪个好色男人。因为农村里没有完全封闭的厕所,很多人都是在露天的便坑旁方便的,而即使是有封闭的茅房,也只是简单的棚子,四周还是有不少缝隙,村里总有那么一些游手好闲的男人喜欢偷看其他人家女人解手或洗澡。


    这一天,刚做完家务的晓芬按照在木盆里打了盆热水,准备洗下身子。


    正当晓芬脱光衣服,准备浸到澡盆里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东西掉落的声音。


    “是谁不要脸的,出来!”晓芬大声喊道。


    “妈妈,是我。”门外的居然是小杰,他在那里干什么。


    晓芬立刻捂住自己的胸口和下阴,可一只手怎么能够完全遮住晓芬那对丰满的乳房呢,乳房在胳膊的压力下肉都被挤到两边,看起来更是肉感十足。


    “快出去。”晓芬可不想一直这样站在自己儿子面前。


    “妈妈,为什幺小时候你还让我摸你的奶子,现在看都不给看了。”小杰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你现在大了啊,回头妈妈给你找个好媳妇,你可以随便看她的啊。”晓芬此时只想小杰能够快点出去。


    “大了就不让啊,人家村口的阿狗还和他妈妈天天睡一起呢。”小杰说的阿狗,正是月初刚刚和他亲妈妈成亲的。


    晓芬一时无言以对,可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一定要先想办法让小杰出去。


    “妈妈,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摸你的奶子。”小杰的话让晓芬有些恼羞成怒。


    “快出去!妈妈要发火了。”晓芬板起脸厉声说道。


    “妈妈一点都不好,真小气。”小杰把嘴巴撅得老高,气呼呼地说道。


    看到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晓芬有些动摇了,不就是让儿子摸下胸吗,孩子又不是没摸过。


    “好吧。”晓芬把遮着胸口的手挪到了阴部,一双雪白丰满的乳房暴露在小杰面前。


    “不过摸完就要出去。”


    “好好。”小杰的眼睛一直盯着晓芬的双乳,迫不及待地走到晓芬面前。


    “妈妈,你的奶子真是好看,比起阿狗他妈的好看多了,而且,摸起来真舒服。”


    小杰一只手抓一个乳房,肆意在晓芬胸前的两块肉球上肉捏着。


    晓芬没有回答,只是不断地催促小杰快点结束。


    啊,小杰居然在搓自己的两颗乳头,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袭上晓芬的心头,那是很久没有体验过的感觉了,甚至让晓芬有些茫然了。


    “不要捏了,快出去吧。”晓芬说话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缓和了很多。


    “妈妈,你的奶头怎么变大了啊。”小杰察觉到了晓芬身体的微妙变化。


    “不要捏了,妈妈受不了了。”晓芬的话里明显透着哀求的语气,本来遮住阴部的手移上来保护自己的乳房。


    “妈妈,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也要和你睡觉。”小杰的嘴里,说出了让晓芬颤栗的话来。


    “不行!”晓芬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小杰推倒在地上,迅速地把外衣批在身上,遮住羞处。


    “你出去吧,今天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


    “妈妈,我真的喜欢你啊。”小杰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晓芬铁青的脸色,只好识相地退了出去。


    ************当天晚上,在富贵和晓芬的睡房里。


    “富贵,小杰今天太过分了,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晓芬怒气冲冲地对丈夫说道。


    “怎么,那小子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看我不收拾他。”富贵做出撸袖子的样子。


    “不是,今天他竟然偷看我洗澡,还提什么要摸我,太不像话了。”“就这事啊。”富贵听到晓芬话反而又坐了下来,语气轻松地说道。


    “自己家的孩子,让他摸摸就摸摸吧。”


    “可他已经大了啊,应该娶个自己的老婆,而不是偷看妈妈洗澡。”“人家娘给儿子做媳妇都有,你给儿子摸几下算什么。”富贵居然和儿子居然是一个态度。


    “我才不那样呢。”


    晓芬皱眉道:“儿子就是儿子,怎么能乱伦呢。”“妇人之见,我们村几百年来都是这样的规矩,我跟你说,如果小杰坚持要娶你,我还就把你嫁给他。”富贵居然开始怒斥起晓芬来。


    “不要嘛。”晓芬意识到自己说服不了丈夫,只能来软的了。


    “人家只想伺候你一个人啊。”


    “哎,我又何尝不想啊。”


    富贵摸着晓芬的屁股。“这么骚的娘们,哪怕是让给我的儿子,也有些不甘啊。”


    “那就别让嘛。”晓芬褪去身上的睡衣,跪到富贵脚边,将头埋到了他的双腿之间,用力吮吸起富贵的肉棒来……


    ************第二天,晓芬去河边洗衣服回来,发现家里来了好几个长辈,还没进门,就听到富贵在叫自己过去。


    “晓芬,我们刚才决定了,把你许配给我们的儿子小杰。”富贵严肃地对晓芬说道。


    “什么?”这一消息有如青天霹雳,晓芬当场就叫了起来。


    “不行,绝对不行。”


    一直以来,晓芬对小杰都是倾注了母爱,而现在居然要自己象侍奉丈夫一样侍奉自己的儿子,晓芬还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


    “你不同意也要同意,什么时候轮到你做决定了。”富贵猛地一拍桌子,把晓芬着实吓了一调。


    “我不干,你们不能替我决定。”晓芬突然看到门口站了两个手持麻绳的大汉,知道不妙了。


    “今天可由不得你!”富贵手一挥,两个大汉立刻象抓小鸡一样把晓芬反拧双手,很快她便被五花大绑地反绑了个结实。


    “先把她关到柴房去,叫弄婆来算日子,然后就和小杰成亲。”所谓算日子,就是让弄婆来测算晓芬排卵的日期,办法是每晚在晓芬的阴道里塞入一卷白布,每三天查看一次白布上沾的液体,来判断晓芬排卵的时间。


    所以在这几天里,晓芬都被反绑双手关在柴房里,等待大婚的日期确定。


    每天定时有人过来给她喂饭和帮她解手。


    这一天晚上,柴房门打开了,走进来的竟然是小杰,他一看到披头散发被反捆着的妈妈也很惊讶。


    “妈妈你怎么被绑着啊?”


    “还不是你这个小畜生害的。”晓芬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自己心里也知道,无知的小杰并不知道这黑暗的事情。


    “爸爸说了,明天开始妈妈要天天陪我睡觉了,是真的吗?”小杰脸上挂满了喜悦的神情。


    晓芬心头一惊,看来自己已经进入了排卵期,自己还是逃不过这恶心的村规吗?


    “妈妈,你高兴吗?”小杰蹲到晓芬身旁,看着被捆成一团的母亲。


    “当然了,妈妈当然高兴。”晓芬试着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麻绳仍然捆得很紧,她看着小杰傻乎乎的神情,心里想到了一个脱身办法。


    “小杰,你不是要摸妈妈吗?”晓芬故意把丰满的胸部朝小杰凑了过去。


    “是啊,我最喜欢摸妈妈了。”不知真假的小杰还真的把手伸了过去。


    “可是妈妈被捆成这样,不能给小杰摸了啊。”晓芬把胸部缩了回去。


    “那我叫爸爸来解开你。”小杰说着就要往外走。


    “不要。”


    晓芬连忙喊住他:“爸爸来了就要跟你抢着摸了,你不想自己一个人摸妈妈吗?”


    “对啊,我要一个人摸妈妈。”小杰点着头,蹲到晓芬身边,晓芬赶紧把被反捆的双手凑过去。


    绳子捆得很紧,小杰的手脚又不利索,解了半天都没解开,晓芬看到满头大汗的小杰,心里也有些不忍。


    终于,小杰解开了绑绳上最主要的一个绳结,捆在晓芬身上的麻绳立刻象断了的弦一样散落到地上。


    “妈妈,我要摸你的奶子了。”小杰顾不上擦汗,双手直接按在晓芬两颗肉球上。


    “孩子,不要。”晓芬想要伸手阻止,但发现长时间被紧捆着的手臂已经发麻,一时仍旧无法动弹。


    晓芬没有反抗,小杰还以为妈妈放开了让自己摸,竟然将晓芬的乳头含到嘴里,象以前喝奶一样吮吸起来。


    “不要……”对于儿子的举动,晓芬也只能口头抗议,更让她尴尬的是,在儿子的吮吸和揉弄下,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些许反应,下身微微湿润了起来。


    “儿子,对不起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晓芬的双手也慢慢恢复了知觉,她拣起地上的一块砖头,朝小杰脑袋上砸去……


    批上了小杰身上的外衣,晓芬落魄地逃回了隔壁村子自己的父母家,向自己的父母倾诉着自己在靠山屯遭受的委屈。


    母亲对女儿的遭遇愤愤不平,一边安慰着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晓芬,一边咒骂着富贵,倒是晓芬的父亲一直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什么话也不说。


    “老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你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啊。”晓芬的母亲忍不住说道。


    “算什么算,人家不找咱们算账就不错了。”老头子长叹了口气。


    “是芬坏了人家的规矩啊。”


    “那是什么破规矩,哪有儿子娶老娘的道理。”老太婆的口气仍旧是不依不饶。


    “那是人家几百年的规矩了,以前为这个事,靠山屯人没少和邻村发生过冲突。”


    “那我们就怕了他们不成。”老太婆的口气明显软了下来,确实,这几年因为媳妇逃走,靠山屯人到邻村抢人造成了不少次的流血冲突,最后邻村里都害怕得罪野蛮的靠山屯人。


    “现在就怕他们来我们村要人啊。”老头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怎么办,总不能把女儿绑了送过去啊。”老太婆抱紧了晓芬。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老头子耸耸肩。


    “不,不要。”晓芬在老太婆怀里拼命地摇着脑袋。


    “不要把我送回去,求求你们。”


    “咳,当初就不该把你嫁到靠山屯啊。”老头子用烟袋敲着自己的脑门。


    “可是如果你不回去,恐怕会给我们全村带来麻烦啊。”“呜呜呜……”眼看没有了希望,晓芬和老太婆抱在一起痛哭着。


    “孩子,娘不该为了一点聘礼把你许给富贵家啊。”老太婆突然疯了似的吹打着自己的胸口。


    “妈,我不怪您。”晓芬突然站了起来,扑通一声,双膝跪在老两口面前。


    “芬感谢你们的养育之恩,在这里给爹妈磕头了。”说罢晓芬深深地弯下了腰……


    ************第二天清晨,一帮手持农具的壮汉气势汹汹的来到村口,领头的正是富贵,在他身旁,还站着头包白布的小杰。


    “把贱货交出来。”十几个大汉齐声喊道。


    “富贵啊,你这是何必。”在半天没人敢出面的情况下,老头子站了出来。


    “岳父来了正好,你们家的晓芬不守妇道,竟然还敢打伤我们家小杰,我们要抓她回去,村法处置。”


    “都是自己人,就不要这样了,昨晚我已经说服我们家的晓芬,让她回去好好伺候小杰,给你们家传续香火。”


    “是么?”富贵斜眼看着老头子,将信将疑。


    “晓芬还不快出来?”老头子跺了跺脚。


    在老太婆的陪伴下,哭肿眼的晓芬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把这个贱货给我绑起来!”富贵手一挥,几个村民朝晓芬靠过去。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为难我的爸妈。”晓芬主动背过去,将双手反剪着,任村民将她捆了个结实。


    接着,一团破布被塞进了晓芬的嘴里,将她的嘴巴堵了个严严实实。


    可怜的老两口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野蛮的村民捆起来押走,无奈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晓芬被押回了靠山屯,家里早已布置得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的,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她和小杰的婚事。


    5个年纪较大的女人给晓芬梳洗干净后,将晓芬带到梳妆台前。


    在梳妆台前,摆放着一件红色的长袍,一根红色棉绳和一块红色布团,晓芬自然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做什么的。


    因为母子洞房时一般儿子都没什么男女经验,而母亲大多处于伦理束缚,不会主动,后来村人们规定,在母亲和儿子拜堂之前,就用浸有春药的红色棉绳捆住下体,所以村里人管这种绳子叫交欢绳,这样经过一个多时辰的仪式,等到洞房之时母亲一般都已经是娇喘吁吁,玉门大开了。至于塞嘴的红布团,那是为了让下体捆着棉绳的母亲新娘不会在仪式上出丑呻吟。


    那个弄婆拿起棉绳,晓芬知道她要干什么,很配合地半趴在梳妆台上,多下来的绳子引向晓芬的股间,两个绳结不偏不倚正好压在晓芬的阴户和屁眼上。


    弄婆故意用力抽紧绳子,使绳结完全勒入晓芬的嫩穴中,这样可以使春药得更好地发挥作用。晓芬只能忍受着棉绳对阴户嫩肉的炙热摩擦,更可气的是,居然捆上交欢绳没多久身体就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一定是绳子上面的春药开始见效了,晓芬咬紧嘴里塞着的红布团,努力地跟在弄婆后面,几次都因为股间的刺激太过强烈差点跌倒,好在两旁负责仪式的妇女扶着她。


    在堂前,村长做在中间,富贵和小杰端坐在两旁,小杰今天穿了身新郎官的衣服,幼稚的脸上挂满了喜悦的神情。


    晓芬的日子可不好受,一面要忍受着股间那根淫绳带来的刺激,一面还要忍受着围观村民的讥讽。


    “这娘们看起来哪有35岁啊,还和小姑娘一样水灵。”“小杰真是有艳福,这娘们的屁股这么大,在床上一定骚劲十足。”“屁股大应该是能生才对啊。”


    “是啊,35岁给小杰生过儿子,没准还能再嫁给小杰的儿子,那她就伺候了祖孙三代人了。”


    “安静!”村长站了起来,用拐杖敲了敲地面,整个大堂果然迅速安静了下来。


    “今天我们在这里,是给小杰,和他的妈妈举行婚配仪式,同时也是请大家对富贵将妻子转交给儿子小杰做一个见证,现在让富贵将他的媳妇交给小杰。”村长将一根红色绸带交给富贵。


    富贵走到晓芬面前,将她的双手并在胸前,用绸带捆扎在一起,然后将晓芬牵到小杰面前,将系着晓芬双手的绸带递给小杰。


    “现在开始拜堂!”村长大声宣布道。


    这个拜堂和传统的拜堂有所区别,与其说是拜堂,还不如说是母妻的拜恩,首先是要对原来的男人叩头,叩头还必须双膝着地,身体弓起,额头触地,其次是对亲朋好友的拜恩,最后是对现在的男人拜恩。这也是村里男尊女卑思想的独特体现。


    普通人做一次着的跪拜动作可能没有什么,但对于下身被紧紧捆着的晓芬来讲,那简直有如地狱一般的煎熬,在她跪下弓身的时候,股间的麻绳更深地勒进了她柔嫩肉穴,更要命的是,下身流出的液体浸湿棉绳后,绳子就象是附在晓芬的嫩肉上,疼痛和搔痒同时侵袭着晓芬的身体,在三拜结束后,晓芬是靠着旁边妇人地搀扶才勉强站起。


    “行礼完毕,现在晓芬正式成为王杰的媳妇。”村长用激动的语气宣布道:


    “现在由富贵父子把新娘送进洞房,其他客人去院子里用晚膳。”晓芬被搀扶着跟在小杰后面走入了洞房,说是洞房,其实那就是小杰住的房间,只是简单装饰了下,往日正是在这个屋子里,晓芬照顾着小杰的起居,没想到现在却被小杰以新娘的身份迎娶了进来。


    弄婆指挥着几个妇人七手八脚把晓芬摆在床上,用红布条把晓芬四肢固定在床的四个角上,自己则用另外一根布条捆在晓芬的嘴巴上,使她无法吐出里面塞着的布团。


    捆绑完毕后,弄婆揭开晓芬的裙摆,用手指在晓芬的阴道口探了探,沾着那里的液体仔细地闻了一会,然后转过身对小杰说:“你可以先随便抚摸她,但是不要插到她的身体里,也不要松开她的手脚和嘴巴,大概过了1个时辰,我会回来教你怎么和她行房。”


    “我们家的香火,全拜托你了。”富贵对这个弄婆倒是十分客气。


    “哪里,我看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生育能力很强,今晚十有八九能得子。”弄婆对那几个妇人挥了挥手,示意可以先出去了。


    “这里还是交给你们父子吧,先把她的情欲勾起来,这样会更容易得子。”弄婆说完这些,也退了出去,并主动掩上房门。


    “乖儿子,今晚就看你的了。”


    富贵摸了摸小杰的脑袋:“今晚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地干她,让她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出来。”


    “那我可以看妈妈洗澡和拉屎吗?”小杰傻乎乎地问。


    “哈哈,你这个臭小子,她都是你的女人了,你想看她哪里就看她哪里。”“可是妈妈会打我。”小杰摸了摸脑袋,看来上次被晓芬用砖头敲了下还有点后怕。


    “不要怕,她现在不是你妈妈了,她是你媳妇,你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如果她敢不听话,你告诉爸爸,我帮你收拾她。”富贵挥舞着拳头道。


    “好。”小杰天真地点了点头。


    “想摸她的奶子和屁股吗?”富贵走到床边,扒开晓芬身上的红褂子,雪白的肉体展现在父子面前。


    “想。”小杰目不转睛地盯着晓芬的那双玉乳,双手已经开始在她身上抚弄了。


    “呜呜呜……”晓芬在床上拼命地扭动着身躯,但那只是让她的身体看起来更加的诱人,小杰的手在富贵的“指导”之下肆意在晓芬身体上的敏感部位抚弄着,本来就被淫绳困扰的肉体更是被挑逗得欲火焚身。


    “妈妈好像很难受。”小杰看到晓芬痛苦扭曲的表情,手不禁停了下来,毕竟是母子情深。


    “那是因为她想被男人干了。”富贵把儿子的手重新放到晓芬身上。


    “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的,知道吗?”


    “那妈妈也是这样的吗?”小杰的手被富贵抓着伸向了晓芬湿漉漉的双腿之间。


    “你知道她这里为什么这么湿吗?”富贵看着一脸稚气的小杰。


    “你妈妈也喜欢被我们玩弄啊,看她都这么湿了。”“是不是越湿就代表妈妈越喜欢啊?”


    “是的,越湿说明她越想被小杰干。”富贵看着面前这个如此诱人的肉体,可惜自己下面毫无反应,倒是小杰的裤裆里竖起了高高的帐篷。


    听到父子两的对话,晓芬又脑又急,恼的是在富贵心里,原来自己只是个附属品,居然可以这样转手让给小杰,急的是自己身体已经难以自制,鼻子里已经开始发出淫孽的呻吟。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干她了。”富贵轻轻地叹了口气,走到门外将弄婆和几个妇人叫了进来。


    弄婆熟练地解开晓芬裤裆里捆着的棉绳,勒着晓芬阴部的那一截绳子已经被她的体液浸得变了颜色。


    “这娘们骚水真多啊。”旁边帮忙的一个妇人轻声说道。


    弄婆没有理会她,而是指挥她们将本来固定在床角的晓芬双腿解开,将晓芬的大小腿折叠着捆在一起后再分别固定在床的两侧,这样晓芬就会完全被打开双腿,湿漉漉的女性器官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包括小杰在内的众人面前。弄婆还特地在晓芬的屁股下面垫了个枕头,让晓芬的阴户稍稍抬高。整个过程没有遇到晓芬任何的反抗,似乎,晓芬也在等待着这个时刻。


    “好了,孩子,上去干她吧,让她怀你的孩子,给我们王家传宗接代。”富贵鼓励着有些拘谨的小杰。


    小杰看了看被捆绑成一团的母亲,又看了看身旁的父亲,犹豫了片刻,终于象饿虎扑食一样扑到了晓芬身上,男女之事对于有些傻乎乎的小杰来说竟然也是无师自通,只见他从裤裆里掏出挺立着的肉棒,对准晓芬的阴门就插了进去,母亲阴道里的温暖和湿润让小杰感到无比的舒畅。


    晓芬的肉穴从忍受了长时间的挑逗到突然被充满,也变得格外的配合,将小杰的肉棒包裹得紧紧的,晓芬塞着布团的嘴里似乎是在催促着小杰快点插。


    但小杰毕竟没什么经验,在母亲的阴道里才抽插了进下,就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了母亲的子宫里。晓芬无奈地看着小杰将射过精的肉棒从自己的身体里拔出,空前的空虚感让晓芬剧烈地挣扎起来,在春药和抚摸的双重作用下,她渴望被插入,渴望被玩弄,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身儿子。


    好在小杰年轻气盛,没过多久,疲软的肉棒又象充了气一般膨胀起来,当小杰再次蹲跪在晓芬屁股前的时候,晓芬索性闭上了眼睛,开始享受起儿子带给自己肉体的欢愉和刺激……


    小杰的欲望就象是出闸的洪水,拼命地在自己的母亲身上发泄着,晓芬的子宫里已经盛满了小杰射入的精液,甚至还从阴道口溢了出来。整个晚上,晓芬经历了从渴望在满足,从满足到痛苦的过程,她看着身旁这个疲惫睡去的男人,想想在一天前他还是自己的儿子,现在却成为了自己的男人,而自己也很有可能要为他生育后代……


    ************10个月后……


    婴儿的呱呱声打破了村子里夜的寂静,村民们都知道,这是王富贵家的儿媳妇,也就是晓芬生了,而且是个双胞胎男婴。这事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封建的村民都认为是晓芬能生儿子,那些家里女人无法生育的男人都羡慕王家这个大龄儿媳妇。


    更让人羡慕的是,晓芬产后身材没有象传统农村妇女那样变形,而是很快就恢复了小蛮腰,屁股和胸反而比以前更加的丰满。


    “你看看人家媳妇,生的全是儿子,真是个好种啊。”“小杰现在这么年轻,估计还有得生呢。”


    “他们家要这么多男丁干什么,不如把那个娘们租给我们用用,帮我们家也生个带把的。”


    “就是,反正女人也就是给男人用的,不生孩子养在家里的话那还不如养头猪呢。”


    “那以后问问小杰那个傻小子?”


    “好好,哈哈。”


    村里的传言越来越盛,晓芬仿佛一夜之间成了名人,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村落里,能够生儿子的女人就是一个无价宝,一场危机也向这个可怜的女人袭来。


    在王家后院的茅厕门口,晓芬捂着肚子站在门外,小杰在一脸调皮地坏笑站在晓芬和茅厕中间。


    “妈妈你说生完孩子要让我看你蹲茅坑的。”小杰还是没有改口,依旧称呼晓芬为妈妈。


    “蹲茅坑有什么好看的。”晓芬紧捂着肚子,眉头紧锁,显然是快要憋不住了。


    “我就喜欢看,不然我告诉我爸爸。”小杰每到说服不了妈妈的时候,就把他爸爸搬了出来。


    晓芬楞住了,因为她知道小杰告诉她爸爸会有什么后果。那还是在半个月之前,晓芬刚刚生产完没几天,小杰就要求和晓芬行房,但被晓芬以身体虚弱为由拒绝了。结果失望的小杰在日后跟富贵提起了这件事情,谁知道富贵竟然大发雷霆,当场就把晓芬从被窝里拖出来,吊在门口的树上一顿鞭打,还说什么你就是给男人生孩子的,要不给男人日,那你还有什么用,不如打死你算了。


    尽管那次富贵在小杰的劝阻下没有往死里打,但也着实让晓芬吓得够呛,也就是从那次起,小杰提什么要求晓芬都不敢不答应,包括要在小杰的注视下洗澡等奇怪的要求。


    现在小杰居然又提出要看她上茅厕,真是太丢人了,怎么可以在自己儿子面前做这么丢人的事呢,晓芬起初死活不答应,小杰就拦着茅厕的门不让晓芬上,直到此时小杰搬出了富贵,晓芬想起了被吊在树下抽打的情形,不禁又打了个冷战。


    “好,让你看,但是只能看背面。”晓芬作出了最后的让步。


    “后面就后面,本来我就喜欢看妈妈的大屁股。”小杰欣然答应,让出一个缝让晓芬走进茅厕。


    因为王家在村里算是大户人家,所以茅厕的条件要稍好一些,刚刚够容纳晓芬和小杰两个人。要知道在大部分村民家里,并没有专门的茅厕,而是几家共用一个粪坑。晓芬靠里解开裤子蹲了下来,小杰则蹲在他妈妈身后,仔细地看着晓芬的屁股。


    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杰面前裸露下体了,但以这样尴尬的方式还是头回,晓芬蹲在那里半天,楞是没有挤出一滴尿,直到最后强烈的尿意占了上风,只见一股淡黄色的液体从晓芬体内喷溅出来,晓芬羞得脸色通红,而小杰倒是看得聚精会神,还说今后妈妈上厕所他都要看。


    晓芬叹了口气,深知自己地位低微,而这个傻乎乎的儿子总是会提出各种古怪的要求来为难自己,但好歹他是自己的儿子,在他面前丢人总比在外面丢人要好些。


    “小杰,你和你媳妇都在茅厕里干什么那。”说话的是阿狗,他正好看见小杰和晓芬一起从茅厕里出来。


    “我在看妈妈撒尿呢。”小杰的话让晓芬顿时羞得脸色通红。


    “好看吗,我也想看。”阿狗色迷迷的眼睛在晓芬身上打量着。


    “当然好看了。”两个孩子兴致饽饽的谈论着晓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阿狗你怎么在这里啊?”晓芬连忙打算他们的谈话,再让他们谈下去小杰不知道还会瞎说什么呢。


    “我爹给我来提亲呢,他们在堂上谈事,我就随便走走。”阿狗的话让晓芬大惊失色,在村子里,是有这样的规定,如果一家的妇女无法生育,可以借别人家的妇女传宗接代,但那要付出非常高的代价,难道阿狗的爸爸是来借自己给他们家生……晓芬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晓芬几乎是拉着小杰走回了大堂,在那里果然阿狗的爸爸在和富贵谈论着什么,桌子上摆着几包东西。


    “小杰你来得正好,爸爸有事要问你。”富贵看了看走在前面的晓芬,却直接把小杰叫了过去,看来也没准备让晓芬参与意见。


    “阿狗的爸爸要借你老婆去给他们家生儿子,你愿意不愿意啊。”富贵说出了晓芬最担心的事。


    “对对,到时候我会让狗子的妈妈到你们家来,而且会把我们家的大母猪借你们家一年,如果晓芬生了儿子,那母猪也归你们。”阿狗的爸爸连连补充道。


    “你赶紧给我滚回去,谁要去你们家,别做梦了。”晓芬忍不住插了进来。


    “你这个贱婆娘,我们男人谈论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出声了,信不信老子揍你。”富贵一阵怒喝,让晓芬不敢再说话了。


    “我不要,我要和妈妈睡觉。”小杰的话让晓芬看到了一丝希望。


    “傻孩子,人家阿狗的妈妈会过来陪你睡的啊,你也可以干她。”富贵看起来更倾向于将晓芬交换出去。


    “是啊,阿狗的妈妈会把你伺候得很舒服的。”阿狗爸也劝说着。


    “可是,我也看妈妈洗澡撒尿。”小杰支吾了半天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样吧,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来我们家,让你看得够。”阿狗爸拍拍胸脯保证道。


    “好吧。”小杰看了眼晓芬,但还是答应了,晓芬的心陷入了绝望中。


    “那好,一言为定,我们明天带人来交换。”阿狗爸喜形于色。


    “求求你们,不要让我过去,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待阿狗父子一出门,晓芬扑通一声跪在富贵和小杰面前。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富贵一叫把晓芬踹倒在地上。


    “人家肯拿一头母猪来借你一年,已经是看得起你了。”“难道你真的认为,我还不如那一头母猪吗。”晓芬的眼泪已经哗哗地流了下来。


    “母猪可以给我们家生猪崽,你如果不给男人生儿子,要你有什么用。”富贵恶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而且,等你回来,还要继续给我们王家生!”


    “呜呜呜……”晓芬发觉面前这个男人此时是如此的冷酷,在他心目中,女人唯一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根本没有什么权利和地位,自己居然和这样的男人度过了10几年。


    “妈妈,反正也就是一年嘛,一年就回来了啊。”傻乎乎的小杰并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将面对什么。


    面对着这一对父子,晓芬的心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如果不是出于对小杰的牵挂,以及刚出生的那一对双胞胎还需要照顾,自己真应该一死了之,免得受辱。


    第二天一大清早,窗外传来母猪撕裂的叫声,晓芬知道用来交换自己的东西已经到了。她看了看躺在身旁的小杰和两个孩子,默默的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一头母猪被捆住手脚,正在地上挣扎着,晓芬瞥了一眼那头正在扭动的母猪,想到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牲畜交换到别人家里,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晓芬来了啊。”阿狗爸看到她眼睛都直了。


    “好了,我把晓芬交给你了,一年后不管她有没有你家的种,都得给我还回来。”


    富贵全然不象是在谈论自己的妻子,更象是谈论某个物品。


    “放心吧,如果不能让她生崽,那老子岂不是没后了。”阿狗爸乐呵呵地说道。


    “还有,要好好对我妈妈。”听到小杰的话,晓芬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抱住小杰的脑袋,仔细端详着。


    “孩子,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等妈妈回来,我们一起好好活。”小杰傻乎乎地看着自己的妈妈,他根本感觉不到晓芬此时此刻的心情。


    “好了,我们走吧。”晓芬终于忍住心中的伤痛,站起来走向阿狗爸……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