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小琦的贖罪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3:40   

    市區一棟略為高級的公寓,一個女孩拿著包裹走進電梯,白髮蒼蒼的管理員瞧了一眼,點點頭,也沒說什麼,他認得這女孩,是七樓住戶的朋友,常常來找他。

    年輕真好,他心想,隨即又回頭繼續看報紙。

    周文琦站在門口按了電鈴,她其實一點也不想來這地方,一秒都不想,原本打算東西放在門口就離開,但今天有些話無論如何都要說出來,只好忍住情緒,過沒多久,一個爽朗年輕男子的聲音從門內傳出。

    「來了,是小琦嗎?」打開門,是個比文琦高一個頭的年輕男子,笑臉咪咪的瞧著她,這是她老家的鄰居劉轍,目前和她讀同一所大學。

    「今天怎麼有空來找我啊。」劉轍那個看似天真無邪的面孔讓文琦覺得很反感,母親昨晚才說和劉轍通過電話,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今天她會來找他。

    裝傻也要有個限度。

    「拿去,這是我媽做的肉卷,她叫我拿給你。」要不是母親從家裡寄來東西,文琦根本不想靠近這個男人,她把東西往他懷裡塞,接著深呼吸,打算說出接下來的事。

    「劉轍,我要跟你說一件事,你聽好。」

    「哇,周媽的肉卷,我最愛吃了,小琦你要不要也來一口,進來喝杯茶吧。」

    男人開心的看著包裹裡的東西,轉頭就走進屋內,無視小琦的叫喊。

    「我有說錯嗎?看看這身體,讓我多嘗幾口。」

    「你這垃圾!人渣!」

    「我就是喜歡你這這個性,多罵幾聲。」

    「變態!」

    「呵呵呵,我是阿。」

    小琦氣的伸出手用力敲打劉轍,卻被劉轍一把抓住,劉轍將她兩隻手放到頭上抓住,然後繼續玩弄她的身體,原本想繼續反抗的她,看到男人身上的傷痕卻又軟了下來,最終她乾脆閉上眼任由男人玩弄。

    但劉轍沒這麼簡單放過她,他將小琦翻過身,抬高屁股。

    「今天是安全期吧。」

    「不是!」

    「我都有在算歐,別想瞞我了,你不是最喜歡這種感覺嗎。」

    「才沒有~阿~~」劉轍狠狠的從她身後插入,他說的沒錯,這是最容易讓小琦高潮的體位,無套內射也是讓她最有感的性交,他們約定好不能懷孕,所以平時會帶套,只有當小琦安全期的時候兩人才有使用這種玩法。

    劉轍仔細的把小琦壓入床單內,深深的將肉棒挺入,臉上的淫笑消失,取而代之是對戀人的疼惜,但他不能隨意讓小琦看到這副臉孔,男人溫柔的親吻小琦的美背,用手玩弄她微微垂下的乳房,他很喜歡這樣貼著女人的玩法,擁抱著她的身軀看她在自己懷裡高潮不已,可以讓他覺得暫時真的擁有這個女人。

    雖然沒說出口,但小琦其實也很喜歡這姿勢,男人的擁抱讓她覺得溫暖,即便他是如此可恨的男人,但此時此刻卻能帶給她溫柔,彼此見不到面就不容易想起對方的一切,女人賣力地挺起屁股迎合男人的進出,單純享受最原始的肉慾。

    「好緊,小琦,你的小穴真棒。」

    「閉嘴~阿~」

    「讓我聽聽你的求饒。」

    「作夢~停~太深了。」

    「很深吧。」

    「嗯~阿~~」

    「都給你~我要射進你深處。」

    男人緊緊抱住小琦,用力往深處頂出,數道熱流衝擊她的體內,這是女人最在這份關係中感到最幸福的一刻。

    到底這段扭曲的關係是怎開始的?文琦不禁回想。

    劉轍是醫生的兒子,文琦家裡則是經營小餐廳,由於正好兩家住的近,劉轍的父母又常去光顧就熟了起來,那時,文琦的個性比較大姊頭,劉轍剛好相反,年齡相近又兩邊家長很熟,這使得文琦常常主動拉著他四處去冒險,劉轍個性膽小,只敢跟在她後面追著跑。

    兩家熟了之後來往也變多,可能是小時候的膽小印象,即便長大,文琦對他還是沒有太多防備,有些相處依舊和小時候一樣親密,兩邊父母也不怎麼在意,等到兩人察覺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那是文琦開始接觸男女之事的時間,她和劉轍高中並沒有就讀同一所學校,劉轍因為家裡的關係去念升學率高的私立高中,她則是在縣內普通高中就讀,正值叛逆期和充滿好奇心的她很快地交了一群新朋友,晚上也常常晚歸,父母因為那幾年生意越來越好,常常忙不過來也沒太管她。

    和一般少女一樣,她很快地交了個男朋友,有了人生第一次約會,那天回來的時候正巧碰見劉轍,和他身邊的女人。

    事後回想,那可能她第一次看過劉轍這麼蒼白的表情。

    「小琦,這位是?」

    「這是我引以為傲的超完美鄰居劉轍,他很厲害歐,K中榜首還是校隊隊長萬人迷,還是師奶殺手,連我媽都超迷他的。」

    「哇,好厲害,那不是超厲害的升學學校嗎?劉轍?該不會那位最近剛拿全國高中籃球冠軍的MVP吧,天阿。」男孩發自內心的佩服。

    「欸劉轍,這是誰啊,你女朋友嗎,還不介紹一下。」文琦雖然覺得劉轍表情奇怪,但沒有在意,戲謔似的用手頂了頂這位青梅竹馬要尋他開心。

    「我是劉轍的女朋友,叫夢夢。」女孩高調地摟緊劉轍,帶點驕傲看著文琦,這讓文琦覺得有點討厭,這女人雖然漂亮,但散發出一種瞧不起人的味道,看身上行頭,大概是哪個千金大小姐吧。

    她喵了一眼老友心想,看人眼光還真不怎樣,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阿。

    「那個,文琦,這位是?」劉轍回過神,表情恢復正常,露出招牌笑容發問。

    「歐~這位是我朋友士豪,今天剛約會完,正考慮要不要升級成男朋友。」

    「等等……都看完電影吃完飯還不算阿。」

    「再讓我考慮幾天,享受一下被追的滋味,你們男人到手就不會珍惜了。」

    「我才不是這種人,我一向是一心一意。」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打情罵俏,夢夢看兩人是情侶,也稍微放鬆了戒心,完全沒人注意到劉轍的眼神越來越陰沉,表情也越來越僵硬,正好此時文琦的手機響了。

    「媽?我和朋友吃飯,恩,快要回去拉,什麼?不是鬼混,真的沒騙你拉,我剛好碰到劉轍,他可以證明,要我拿給他講電話?不要這麼麻煩好不好。」

    小琦將手機遞給劉轍,做出拜託的手勢,指指身邊的士豪,伸出食指放在嘴巴前面,劉轍愣了一愣,隨後點點頭,接過電話。

    「周媽媽好,我劉轍,對,我剛在路上碰到小琦,她和朋友吃完飯正要回去,朋友拉,不是啥奇怪的人,不是,絕對不是男朋友,怎麼可能,我保證。」

    劉轍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小琦,小琦現在還不想讓母親對士豪的事問東問西,鬆了一口氣,暗自感謝這好哥們的掩護,正當此時,劉轍卻又繼續和母親談話。

    「好,我會馬上帶她回去,放心,有我在,不會讓她亂跑的,好。」

    小琦聽到後嚇了一跳,她還打算和士豪去公園走一走,沒想到劉轍一口答應下來,準備搶下電話的時候,只見劉轍將手機一滑。

    「她叫我把你帶回去。」

    「你是笨蛋嗎,幹嘛隨便答應阿!」文琦氣得跳腳,劉轍只是縮了縮肩膀表示無辜。

    「周媽媽的命令歐。」

    「嗚……討厭,沒辦法,那士豪,我們今天就先到這吧。」

    「既然是伯母的命令,只好這樣,小琦,那明天學校見嚕。」

    「嗯。」

    「就是這樣,抱歉,夢夢,我必須先帶她回去。」劉轍對身旁的女人說道。

    「就這樣?那下次約會的時間是……」

    「抱歉,你可能要自己先回去,之後再說吧。」劉轍淡淡地說了這句,不知道是不是天氣關係,夢夢突然覺得一陣全身發冷,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對,正當她還想追問劉轍,盧他送自己回去時,卻看到劉轍眼角那冰冷的視線。

    那是個冷到極點的眼神,明確的告訴她閉嘴,這是她從未看過的劉轍,讓她瞬間嚇得只能把話硬卡在喉嚨中間。

    劉轍輕巧的移動身軀擋在試圖再和文琦說話的士豪中間,推了推小琦,士豪感覺到劉轍身上發出一種奇怪的氛圍,像是警告別人不要接近。

    「走拉,再晚周媽會罵人,到時候我可不幫你說話。」

    「好好好,那士豪,夢夢,抱歉歐,我們先走了。」雖然說第一眼對夢夢印象不好,但基於禮貌文琦還是很有精神的向兩人道別。

    「嗯,我們先走了歐。」此時劉轍已經恢復了原本溫和的表情和感覺,轉變之快讓夢夢和士豪不禁以為剛剛只是自己想太多。

    「掰。」

    「那……劉轍再見,記得打電話給我歐。」不過劉轍並沒有做出回應。

    兩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文琦不斷的找話題和劉轍閒聊,劉轍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今天的劉轍真是漫不經心,她心想。

    此時男人終於開口。

    「你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

    「什麼?……歐,你說士豪嗎,最近拉。」小琦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樣子。「我們在社團裡認識的,他人不錯,幫過我不少忙。」

    「那個男人不是好東西,不要和他在一起。」看到小琦這模樣,劉轍眼神更冷了。

    「什麼?」

    「我說不要和他在一起。」

    「喂,劉轍,你又和人家不熟,幹嘛這樣評論。」

    「他不夠好。」

    「你又知道了?莫名其妙。」

    「我就是知道,他不適合你,分手吧。」

    「你神經歐,人家雖然沒有你這麼厲害,但也是打我們學校系隊的阿,功課也不差,家裡又是開公司的,還比我家有錢耶。」

    「那又如何,他不夠好,離開他吧,他不是你要的男人,完全不適合你。」

    「雖然我們很熟,不過你再這樣說我朋友我要生氣摟,劉轍。」小琦對劉轍這種奇怪的態度有點惱火,音調也逐漸上升,但突然轉念一想,他搞不好只是在擔心自己,畢竟他家境好,看的多,眼光也高,士豪和他比起來的確不怎樣,小時候他也常常莫名其妙對自己擔心東擔心西的。

    什麼嗎,原來如此,好哥們的擔心。

    「欸,你該不會擔心我被騙之類吧,放心啦,我沒你這麼聰明,但看人眼光還是有的,士豪條件很不錯。」

    想通了之後,小琦用力拍了拍劉轍的背,心情轉好,但劉轍還是一臉陰沉。

    「和他分手吧。」

    小琦此時開始察覺的氣氛的詭異,也發現好像什麼不太對勁,試圖用玩笑話緩和一下氣氛。

    「你冷靜點,你想阿,以我家的情況搞不好還算我高攀人家咧,你應該祝福我啊,不然我哪有機會碰到這種好男人,哈哈。」

    「我」

    「什麼?」

    「選我。」

    「喂?這……你冷靜點。」意外的告白讓小琦腦袋有點轉不過來,但劉轍卻無視週遭行人的眼光抓起她的手。

    「我才是適合你的男人。」

    「等等,旁邊有人在看。」

    「我不在意。」

    「但我在意阿!放手!」劉轍這才松開了小琦,但還是直直地盯著她,四周人群聽到他們的聲音紛紛轉頭查看。

    「小倆口吵架嗎?」

    「床頭吵床尾和拉。」

    此起彼落的討論讓小琦有點受不了,抓起劉轍的手連忙往個無人的角落走去。

    「你發什麼瘋。」到了角落後小琦劈頭就問。

    「我喜歡你,當我女朋友吧。」

    「劉轍,你白痴嗎,突然冒出這句。」

    「我是認真的。」

    「你不是有女朋友嗎?」

    「我明天就會分手,反正只是玩玩。」

    「既然玩玩幹嘛和人家交往,這樣很垃圾耶。」

    「因為她長得像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小琦一時語塞,像我?

    「她長得像你又剛好糾纏我,所以我才試著交往看看,但除了臉實在差太多了。」劉轍轉頭看著遠方,又回頭注視著小琦。

    「周文琦只能是你,其他人都不行。」

    小琦久久不語,不知道要怎麼接話,今天第一次發現青梅竹馬原來是這樣看自己,此時她才注意到劉轍的眼神和記憶的不同,那不是單純看鄰居的眼神,是種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你和他接吻了嗎?那個士豪?」

    「阿……沒……沒有。」小琦直覺的回答,只見劉轍笑了笑。抓起小琦的臉吻了上去。

    「嗚……你幹什麼。」文琦起初震驚,隨後回過神就是一巴掌,劉轍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覺得十分難過。

    「你這混蛋,這是我的初吻耶!」

    「那不是很好嗎?我才不想你的初吻被其他男人奪走。」

    小琦回頭又是一巴掌。

    「你這人渣,我死也不會和你在一起。」隨後頭也不回的跑回家裡去。

    心情混亂的小琦回家後和母親吵了一架,但周媽媽以為她只是把她叫回來在不高興,也就沒繼續追究,之後幾天,文琦刻意躲著劉轍,因為被劉轍奪去初吻的罪惡感還有青梅竹馬告白的混亂,和士豪的發展也暫時停了下來,士豪也不知道為什麼小琦突然態度大轉變,只能任由小琦獨自一人煩惱。

    這天吃飯時,周媽媽突然談起隔壁劉家的事。

    「聽說劉轍這幾天都關在房間裡。」

    「歐,那小子怎麼了嗎?比賽輸球了?不是才拿到全國冠軍嗎」周爸隨口問。

    「聽玉如說是失戀了,對方好像是啥千金小姐。」

    「這小子也太誇張了,他的條件這麼好,何愁沒女人要。」

    「是阿,玉如她也是這樣勸她兒子,不過好像聽不進去,說是被他深愛的人拒絕。」

    「沒人要乾脆讓我們文琦揀去加減配一配好了,反正都這麼熟了,哈哈。」

    「不要亂開玩笑。」正在吃飯的文琦臉色一沉,明顯不開心。

    「唉呦,幹嘛這麼認真,你想要搞不好人家還看不上你咧,人家可是大醫院獨生子,我們只是小餐館而已,高攀不上,高攀不上拉。」

    看女兒臉色變臉,周爸爸連忙打哈哈過去,他不知道的是女兒心裡想的是另一回事。

    「是阿,我們的生意受劉家醫院不少關照,可不能再對不起人家了。」

    「怎說的好像我女兒是吃貨一樣,再怎樣也是有凹有凸,略有姿色阿。」

    「碰。」「我吃飽了。」小琦重重的放下手上的碗筷,一臉不悅地離開餐桌。

    「都是你愛開那種玩笑,讓女兒生氣了吧。」

    「平常這種玩家她都不在意,天知道今天怎麼回事,生理期來了嗎。」

    晚餐過後周媽媽把小琦叫下來,遞給她一份包裹。

    「劉轍他最喜歡吃我做的肉卷,玉如說他兒子這幾天不太吃東西,怕餓著,打電話希望我做一些,你幫我拿過去吧。」

    「我?」

    「你不方便嗎?」

    「可是……」

    「歐,小琦,你要去劉家阿,那順便幫我拿這給劉院長,說是星期天騎單車的行程表。」

    周爸和劉爸是車友,假日常常一起和車隊騎車外出,在父母都直接交代任務的情況下小琦只好被迫接受去劉家走一趟。

    劉家離他家不到五分鐘路程,打開門迎接她的是劉轍的媽媽,玉如。

    「這不是小琦嗎?歡迎。」

    「劉媽媽好,這是我媽做的肉卷,讓我帶過來,劉爸爸在嗎?我爸叫我拿星期天的行程表給他。」

    「在裡面洗澡呢,進來坐坐吧。」

    「不……不用麻煩了。」

    「沒關係,進來坐坐,有陣子沒看見你了正好讓我和劉爸爸看看,順便開導一下我家那笨兒子劉轍。」

    聽到劉轍的名字小琦內心一跳,隨後被玉如拉入家裡。

    「劉……劉轍還好嗎?」

    「他一直不想上課,整天悶著,我一直覺得那女孩看上去不怎樣,不過是我兒子的選擇,我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欸」玉如抱著手嘆了口氣,隨後抓住小琦的手。

    「要是你就好了,你肯定不會讓劉轍這麼傷心。」

    「劉……劉媽媽你真愛開玩笑。」小琦連忙鬆開手,一陣慌亂。

    「劉媽媽沒有開玩笑阿,我還挺中意你的呢,像你這麼好的女孩現在實在很少見了。」

    「你這樣誇獎我會不好意思啦,劉媽媽。」

    「本來想說我那笨兒子好像對你有點意思,我還蠻樂觀其成的,誰知道跑去和啥大小姐在一起。」玉如有點認真地說道。「早知道把你們先湊一起就好了。」

    「不……不要這樣說。」

    「玉如,你抓著人家女兒那邊說什麼瘋話,太難看了。」此時劉院長剛洗完澡走出來。

    「劉爸爸好。」

    「小琦阿,坐,不要客氣,當自己家。」

    「謝謝。」

    「你也要看人家女兒看不看得上咱們兒子,都什麼時代了還要聽我們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