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老婆的姐姐!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4:02   

    我並不是那種淫亂人倫的傢伙,當然,這裏提到的姐姐也並不是我的親姐,她是我妻子的大姐,我也隨妻這樣稱呼她罷了

    姐姐本來在縣裏一所小學教數學,最近調來市幼稚園任教。由於一時還找不到住處,就先借住在我家。家裏不算大,七十多平方,兩房一廳,一年前與妻新婚才住進來的。

    新婚燕爾,我跟妻還很恩愛,所以,大姐住進來並沒有對我們的生活有多大影響(除了每次做愛得小聲點外)。

    發生那件事,完全是偶然,當事人過後也都很理智,所以事情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就象小石子落入一碗清水,沒有激起多大的漣漪。

    事情是這樣的:

    那天星期六,妻去外地出差快有一星期了,但今天還回不來(我也憋了快一星期了)。按習慣,姐姐每個星期這時候都要回縣裏與姐夫和小外甥團聚,但據她說幼稚園搞活動,這星期就不回去了。

    那天晚上,幾個好友約去喝茶打牌,回到家已是半夜一點多,姐姐睡的房間大門緊閉,想必她已經睡了。我卻由於剛喝過茶,興奮非常,所以上網衝浪,流覽一些成人網站。

    時值雨季,天氣悶熱,好象要下雨,我就關上房門,開大空調(家裏只有我的主臥室有空調),慢慢欣賞圖片和小電影。看到兩點多,剛才是我興奮,現在連小弟也興奮起來了,我決定好好洗個澡,再打下飛機,發洩一星期以來聚積的欲火。

    由於估計姐姐已經睡熟,而且天氣太熱,洗完澡,我並沒有穿內褲,就站在衛生間門外過道的洗手池前漱口,頭腦發熱的還在想著小電影上的精彩情節。

    這時,姐姐從她房裏出來,要上廁所。如果是平時,在這七十公分寬的過道裏,我側一下身,就可以讓她進廁所了。但當時我正想入非非,完全沒有意識到她的到來,更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絲不掛的!她也是睡眼朦朧,沒有看清我的狀況就過來了。她走到我身邊,我轉向她一側,準備讓她過去。

    我看了不出聲,小弟弟卻開始跳動了。當時我兩的位置,肉棒正好對著她的臉。

    她已不象剛才那麼驚訝,只是靦腆地看著勃起的肉棒,並未回避,仍保持跪在床上的姿勢,算起來她也應該有一星期未吃「葷」了(沒回縣裏和姐夫XX)。

    見了她的反映,我決定:上她!!!!

    我從床上下來,對她說:「這床濕了,你到我房去睡吧,我那還開著空調,我睡客廳。」

    「嗯」她答應了。她進了我房間,我也跟進去,說:「我拿個枕頭。」但進去後隨手就把門關上!

    她並未有做睡覺的準備,而是站在床沿看電腦螢幕上仍在播放的小電影(電腦一直開著的)。

    此時,我再不覺得尷尬,而是一陣狂喜,小弟弟也跳得更歡了!

    「都濕透了,我幫你擦擦。」我說。

    她沒講話,仍看著螢幕。我拿出乾淨毛巾,站在她背後,開始擦她身上的水。擦了一下,我開始試探著將硬挺的肉棒去頂她的屁股,慢慢的,輕輕的……頂到了!

    這回輪到她打了個冷戰,但仍不回避,好象猶豫了一下,接著反而將屁股稍稍後靠。

    大局已定!見時機漸漸成熟,我悄悄的拉開她睡裙的吊帶,睡裙一下子滑到她胸部。

    「嗯」,她回過頭來,雙手抱胸,嬌嫃的表示反對,維護她的矝持。

    時不我待,我一把抱住她,將她攬入懷中,說:「脫下來吧,會著涼的。」

    她仍搖頭,但並沒有反對我的動作。我把她摟得更緊,並用肉棒輕輕地頂她的光滑柔軟小腹。她靦腆地低下頭,嘴角微微流露出偷情時激動的心情所產生的顫抖。

    好,成功!繼續努力。

    我遊弋雙手,輕撫她圓潤的肩膀,漸漸順著兩肋向下滑動,敏感的指尖可以覺察到她微微扭動的腰肢上快樂地舒張著的毛孔。繼續往下,隔著真絲睡褲,我撫摸著她渾圓的豐臀,哎?寬鬆的短褲下並沒有內褲!難道?……

    也可能天太熱,睡覺出汗弄潮了內褲,剛沖完涼後就脫去了。

    勁!挑開短褲下沿,我滾燙的雙手直接按在她細膩光滑的豐臀上。「唔」她嬌喘一聲,想用手去撥開我手。原來她雙手抱胸,脫落的睡裙還掛在胸前,現在手一移開,睡裙就落在腰際,挺拔的雙峰暴露無遺。

    借著臥室內昏暗的燈光,她那傲人雙峰,在我面前挺立,暗紅色的乳頭因緊張激動而收縮凸硬。

    「哎呀」她輕叫一聲,還想用手護胸,但被我抓住了,順勢將她往床上壓。

    開始她還抵抗,但拗不過我,半推半就的就被我壓倒在床上,我則側臥在旁邊。她緊閉雙眼,輕輕喘息著,玉乳也跟著一起一伏,就在我面前。

    我抽出一隻手,順著大腿,小腹,摸上她的胸部,握住其中一隻玉乳,揉搓起來。

    「嗯……」她攤軟了。這下可由得我了,揉搓一下,再狠狠地吮吸硬起的乳頭,騰出手來,輕撫平滑的小腹和隔著真絲褲更顯柔滑的恥毛,恥毛下,一陣陣熱氣傳來。再次挑起短褲下沿,我直接按在她的秘處。到底生產過,溫潤的小陰唇整個突出來,撥開恥毛即可觸及,再分開陰唇,裏面早已漿水氾濫了,五指大動,不一會已是滿手粘液。

    見時機已到,我先退去她的真絲短褲,留下睡裙擋在腰間(這樣性感),再脫下自己濕透的四角褲,提起怒漲的肉棒就要上,大姐也發覺了,睜開朦朧的雙眼,看著我,「別……」她說。她好象還有所保留,我卻已是箭在弦上,管她!

    眼看肉棒已到陰門,大姐卻一手抓住了。她輕輕握住,想插入,卻被她引開,頂到多毛的陰丘上。不得入其門,我激烈地喘息著,肉棒在她手中跳動。她輕輕套弄,以撫慰激動的我。

    大姐呵,小弟弟一小時前已處於興奮狀態了,再弄兩下就……「撲哧,撲哧……」終於忍不住在她手中噴發了!白濁的粘液噴射出來,粘滿她的纖手和肥嫩的陰門。

    「呵……」我軟了下來。

    她推開我,坐起來,拿起一旁的真絲短褲抹擦手上和陰部的粘液。這使我有機會站在旁邊欣賞她迷人的私秘處。捲曲的恥毛粘滿了精液;暗紅的小陰唇凸顯在外,有少許皺折,微微向兩旁張開;陰唇交匯出,珍珠般大小的陰核粘滿了淫液,在燈光下楚楚動人。

    感觀刺激了小弟,它又慢慢抬起頭來!

    大姐也看見了,她抬起頭,用憐愛的眼光看著我,笑了笑。還用等嗎?我再次壓倒她在床上,這次,她很順從,沒有一點掙扎。

    「戴套」她說。我從床頭櫃裏拿了個出來,遞給她,說:「幫我戴」。

    她撕開包裝,拿出來,托住肉棒,慢慢套入,溫柔極了,肉棒跳了一下,恢復原有的硬度。

    借著精液淫液的潤滑,我順利插入。雖然她生產過,有點鬆,但突出的陰唇給我很大刺激。我站在床下,她躺在床邊,高度正好。

    接下來四十分鐘,我讓她體驗了什麼叫死去活來。再看結果:她抓亂了被單,抓傷了我的手臂,弄濕了床單,攤在床上。我也累了,趴在她胸口睡著了。

    第二天,我起的很晚。中午,她從幼稚園回來,主動幫我換洗了被套床單,還有她的真絲吊帶睡衣。但這時,她明顯已恢復大姐的身份和心態,看不出昨晚在她身上發生過什麼。也好,就這樣過去吧……

    過兩天,妻出差回來,大家都很高興。妻還誇我乖——主動換洗了被套床單。很慶倖,她沒有胡思亂想。

    現在,姐姐已找到了住處,搬出去了,雖然時有竄門走動,但大家對那晚之事沒透露過半句,就這樣平靜的過去了。正如前面所說,整個事情就象小石子落入一碗清水,沒有激起多大的漣漪。但到底還是有一顆石子留在了碗中——我不時還把整件事拿來細細回味……雪白的大腿,搖擺的乳房和肉感的身體。急促的呼吸聲,銷魂的呻吟聲和肉與肉的碰撞聲。眼前的一幕幕不用說大家也明白這是在幹什麼!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