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小可爱女友

    发布时间:2019-06-24 17:25:25   

    昨天帮小云搬东西,阿美她们全部走了,就剩小云一个,只好转租了一个房给别人,我当然是帮忙啦!嘿,搬进阿美和小丽住的房,她们是双人床的房间,另一个出租的是两张单人床的啦!嘿嘿!传呼机又响了,喂,姑奶奶哦,我在上班呢!发现以前觉得小云很可爱是很错的,好调皮也好爱玩才是真的,超级活力那种,俺是不是老了?呜……你不想理人家啦?今天还说晚上做饭你吃哦!小云可爱的声音传了过来,说话声音好像个娃娃,尤其是撒娇的时候,反正我是次次给她嗲得投降就是了。

    哪敢不理你啊!小姑奶奶,我晚上一定到。


    要不要豆腐花?呵呵,豆腐花也是花嘛,也实际好多哦!去,晚上我要去看电影,你先去买票,不然有你好看。


    哼!电话就挂掉了。


    电影啊?我也喜欢哦,尤其是和妹妹看,上次和小霞在公厕干,现在还回味着呢!唉!好久没干鸡迈了,小云好像因为第一次给某狼强奸后,就一直有些心理阴影,我可不敢勉强,只能是宠着她,顺她意。


    进来啊,还傻呼呼的。


    小云穿着一套小可爱,就是小背心,一条小热裤了,看着前凸后翘,好诱惑。


    唉,都一个月了,心理阴影那麽难消?进了家门,门没关好,傻瓜,过来帮忙,快点啦!在厨房叫着我。


    脱了鞋子走进厨房,小可爱居然弄了好多个菜,要我端出去,开饭了。


    好吃不?要是不吃完,人家要你好看的哦!小可爱更像小恶魔嘛,只是做的菜味道真不错,以后是不是一起住?嘿!好吃,我不吃饭行不?菜我全包了。


    一边啃一边说。


    随你啦!吃饱饭,我们去看什么电影?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随便啦,小可爱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了,呵呵!那是真话啦!我想看外国片,又想看港产片,没想好呢,你给个意见嘛!又开始用撒娇这招了,次次也要上当的说。


    那去包房看就是了,想看什么点什么片看,行不?小心的看了眼,嘿,包房就是像现在KTV一样,可以点片看的,一张长长的沙发,可以坐可以躺那种了,冬天晚上还可以找老板要被子,反正传说中就是炮房,我没去过呢,好想试一下。


    那样啊?好像在XX有间很大间的,叫影都的,是不是包房?小云估计也没去过,问我。


    好像是吧,我也不清楚啊!反正去到不是就闪人,那有什么的。


    敲定了就行。


    饭后洗碗不用我帮心,虽然我一直在厨房里说着话,要帮忙什么的,呵呵,更多是想看小云的身材了,那身材真是匀称啊!比例超好那种,腿很结实,又直又长的,不粗却很有肉感,是不是跳舞多的原因?打车到了影都,我进去问,果然是包房看电影的,也不贵,一晚上通宵是八十元,只看一部片是三十元,包夜是随便点片的,一部片是点好就不能换,当然是包夜啦!要了房,就出来叫小云,我们一起在影片架上点了几部片,要是不好看,在房里有内线电话就换片的。


    进了房,唔,那麽小啊?比家的电视也差不多,看着不舒服哦!小云对那台电视不是很喜欢了。


    我也不懂啊,第一次来呢,下次不来就是了。


    乖,小可爱坐到哥这来。


    我坐到沙发上,试了下,还行了,也不会太差,嘿!不是那种软软的沙发,弹性不错的。


    看着片,真的纯看电影来说没什么意思了,我伸手搂着小云,想亲一下她,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掐我大腿:人家没答应做你女友呢,哼!没法子,只好翻了下白眼,靠到沙发上,手在她腰上抚摸着,唉,都是我的错啊!大眼哥,我问你个事,你要老实回答的好不好?小云靠到我身上嗲我。


    问吧,姑奶奶你问什么,我敢不老实回答吗?靠在沙发上无力的回答。


    要开心些嘛!嘻嘻,不准那麽无奈的,快坐直,一会人家考虑一下做你女友嘛!小恶魔耍我呢!我也只有照办啦!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是不是小芬姐、阿美姐、小丽你都干过?还有小霞姐你也搞了?晕,怎么会问这个?想了很久,静了好大一会,为什么要问这个?小云,这东西都已经过去了嘛!我说是肯定有罪受,说不是估计也会很惨。


    不回答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想我做你女友的。


    嘟着小嘴,白着大眼睛,又来了,老天。


    你想知道,我就说吧,我是和她们都有过关系,行了吧?我有些郁闷的回话。


    早知道了,算你老实,要是敢骗我,人家就可以下决心不理你了。



    小云气呼呼的样子,真是有些像小姑娘哦!那很不公平的嘛,你搞过那麽多女人,人家就一个男人,还是给强奸的,讨厌,我以后也要找几个才行,不然亏大了。


    小恶魔说着,人却是倒在我的怀中,用力掐我的腰。


    乖,我以后保证不碰任何女人行了吧?刚有些郁闷的心,给个小恶魔一倒进怀中,好像就没了。


    男人啊,真是贱哦!小恶魔自己伸双手搂着我脖子,小嘴贴了上来,轻轻的咬了一下我的嘴唇,又离开:只能亲嘴哦,不能硬来的。


    脸上红红的,又贴了上来,咬上了我的嘴。


    我能给女人咬吗?当然不行,反击进行中,双方你咬我啃的,舌头也绞在一起,亲得好舒服,呜……终于可以亲个小嘴儿了,稍有郁闷的是手想动,却是不批准,只好老实的亲嘴了。


    电影?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小云脸红红的停下来时,说:人家要看电影了,是不是可以叫换片的?气还未喘顺的小云靠在我怀中,真的惹人怜惜。


    换片中,小声的说着情话,手也可以给在腰上探索一下下,嗯,当然是衣服里面了,不然怎好意思说嘛?隔壁有电视好大的叫声哦!嘿,看一下四周,原来电视后的大窗子和隔壁是相通的,没完全封闭,隔壁不知在看什么片?叫的声音好古怪哦!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声音,嘿!只是装纯情啦!你好假,臭家伙,嘻嘻,以为人家不懂黄片啊?讨厌!小云拆穿我,掐了我一下。


    我去电视后的墙角处瞄一眼,却是看不到里面,只能看到电视机,电视声音开得挺大的。


    看到什么?嘻嘻,我们是不是偷窥?小云没怪我,只是笑嘻嘻的问我。


    没,和我们这摆设一样的,看不到里面,只看到电视了。


    小恶魔,居然在手袋中拿了个小镜子给我,我晕……他们在做什么?那边在做什么?是小云问的,那是我爱做的事,怎么用问。


    那边的男女衣服脱光光的,在69式了,嘿!那女的奶子好大,像是一个熟妇哦!只是那男的有些瘦弱。


    可惜不开灯,只是电视的光线看到倒映,不是很清楚,但好像朦胧中好像更刺激啦!小云趴在我身上看,身上好像有些发颤,鼻息好重哦!我反手搂上小云,她贴得更紧我的背,似乎全身发软一般。


    不看了,回身看我的小恶魔吧,回头看她时,眼睛水朦朦的,好像有一层雾,脸儿红红的像是喝了酒,咬着小嘴,不知想什么。


    小可爱,让大眼哥爱你好吗?我保证,要是你痛我就马上停止。


    小心的哄着,温柔的说着。


    大眼哥,那你要温柔些,我好怕你上次,好疯狂,人家痛得都裂了,你也不饶人家。


    玩着衣角的小云自己走回沙发上。


    我走过去,跪在那双腿中,双手握上腰:小可爱,你痛就叫停,大眼哥一定对你温柔。


    手轻轻的揉她的腰肉。


    好痒的,不能那样,咯咯!手刚动,小云怕痒就笑着倒在椅背上。


    用手轻轻的解她的小热裤,扣子解开了,她双手握着我的手,很紧张却也没阻止。


    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来了,大腿好白,我趴在大腿上舔了一会,一直没动到上面,只是玩着那双长腿,肉很结实,皮肤却是很细腻。


    慢慢地舔到小腹上,双手也开始帮小云脱上衣,她只是紧张的把双手放到我肩膀上,当然也不会推开我了。


    一身的肉全在我眼内了,光着身体的小云没一丝的赘肉,小腹平得像机场跑道,嘿!奶子却像两个小木瓜一般,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估计是32B+ 或32C吧,乳尖微微向上翘起。


    估计是年纪问题吧,小云的皮肤比其他几个都要好,奶子的皮肤是半透明的,血管也能看到一般,好诱惑的一个小恶魔啊!唔……别看啊,好羞人,唔……小云手想摀住什么,却又不知捂什么才好,神情也是极羞涩的,第一次全身光光给情郎看嘛!小可爱好好看,真的好好看。


    轻声说着话,张嘴轻轻的舔着奶子,手也在小腹上打着转。


    小云只剩本能的双手搂着我的头,气喘得好大声,久不久出现几声娇吟,更是让小云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唔,小可爱真是太棒了,身材真好,跳舞的就是好。


    一直在发自内心的赞叹。


    舔到大腿了,小云的腿又并了起来,手却压着我的头,似乎想压下去,我只是在舔大腿上面和小腹。


    只是一会,忽然像下了大决心的小云,腿一下子张开,呵,张得好大,一只腿撞了一下我的身体。


    用手先玩了一下,人又跪到她双腿中,小云鸡迈的毛算是多的,但不会说整个也长满了,轻轻的用手拨开,小鸡迈是馒头穴,两瓣肉肉好肥,包得密密的,嘿,这种鸡迈干起来最爽了。


    用手拨开阴唇,好湿,小云居然是特别多水的妞,没开始干,甚至没碰鸡迈就已经湿成这样了,据说毛多的性欲旺,不知真假?别,唔……好痒……大眼哥,我好难受,不要舔了,唔……小云带着哭音的叫唤着小可爱真美,皮肤好好,摸着好舒服哦!唔,以后我要抱着宝贝睡觉,好不好?嘻嘻!双手加了些力,揉着小云一身的肉肉,真是极品,所谓的肥不露肉,瘦不露骨就是这样了吧?大眼哥,你坏,人家好难受,好讨厌,我好热。


    娃娃般的妖娆声音,似乎是从鼻子发出的,听了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干。


    我也站起身子,把衣服脱下,当露出那直直翘起的大鸡巴,小云似乎又怕又羞,眼呆呆的看我,脸色飞红,似乎想起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糟!不该站那麽高,还直直的站前面嘛,习惯成自然的,呵呵,小芬、小霞见到就要跪在前面舔了,倒是忘了小云上一次的阴影。


    小可爱,喜欢大眼哥吗?哥以后一定最疼小云,小云真的好可爱。


    我坐到小云边上,把她抱在怀中,轻声的在耳边说着,又开始亲她的小俏脸。


    大眼哥,你的好大,看着好怕人,我有些怕,你真要温柔些。


    唔,你可以慢慢地试一下,人家好难受。


    小云在我怀中扭着身体,受不了我的手,一只手还在轻揉着小鸡迈呢!把小云放躺在沙发上,趴了上去,舔着那个小馒头,轻轻的拨了开来,舔着里面,似乎带着一股淡淡的骚味哦!嘿嘿!小云扭着腰,小穴的水也流了出来,阴毛上全是亮晶晶的水珠,舌头一路的舔上去,小腹、奶子、奶头,一直到了小嘴,唔……小云鼻子发出声音,也张嘴伸出舌头和我亲着。


    是时候了,我的鸡巴也硬得涨痛,轻轻的在阴唇上磨擦了几下,就开始要顶进去,唔……大眼哥,慢点,好涨,是不是又要裂了?唔……不要了。


    小云低声说,双手紧张的抓着我的背,好痛,是我痛,她的指甲抠入肉里了。


    用嘴亲上小云,鸡巴暂停了一下,然后又缓慢地挺进,不管了,这次要不解决,以后会更难上的。


    呼~~讨厌,你又硬来,大眼哥又强奸人家。


    小云出了口大气,鸡巴已经全部插在里面,真紧!肉乎乎的鸡迈把鸡巴包得紧紧的,就像全是肉的嘴包着一样,好舒服。


    我不敢动,只是亲着俏脸儿,舔着耳朵,讨厌大眼哥,里面好涨,先出来嘛!唔,好涨嘛!小云似乎不是痛,嘿嘿,傻妞只是觉得涨,要拔出来而已。


    我轻轻的抽动鸡巴,缓慢地抽出来,只是一下,小云整个脸似乎冰雪融化一般,很舒服吧?傻妞哦!缓慢地抽出,轻轻的顶进去,抽插了十来下后,小云就受不了:大眼哥,唔……好痒,好难受,快点嘛!不能那麽慢的,唔……嘿嘿,也没急,只是轻抽快插了,还是没用力,就这样一直在玩着小云,直到小云的淫液都在溢出,每次抽出插入,鸡迈都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


    小云双腿这时开始夹我的腰:坏家伙,唔……人家要,讨厌,上次那麽疯狂,现在那麽斯文,我要嘛!腰在拼命地扭,小屁股更是拼命地往上顶。


    开始了,我也实在是受不了,好涨,鸡巴已经涨到发痛的感觉。


    好舒服……大眼哥,用力!好舒服……要死了,啊……要死了……小云也不懂叫,只是疯狂地扭着腰,屁股在迎合着我的疯狂抽插。


    好舒服,整根鸡巴给那肉乎乎的鸡迈紧紧地包着,真是舒服!干了几十下,小云就像整个人失魂一般尖叫了声,上半身仰了起来,紧紧地抱着我,指甲也抠在我背上,双腿死死地夹住我的腰,小鸡迈更是像真空吸尘机一样,紧紧地吸着我的鸡巴。


    操!居然老老江湖的我给小云这样一吸,精关不守就射了出来,好爽!想抽插多两下也不行了,给夹得太紧,动不了。


    唔,大眼哥,好舒服!人家刚刚以为要死掉了。


    你好会玩,唔,上次强奸人家怎么那麽痛?这次好舒服。


    晕,什么话了,你都说上次是强奸了嘛!小可爱,喜欢吗?哥以后常常陪你,只要你喜欢就行。


    痛,腰又给掐上了。


    坏蛋,没结婚不能常常做的,好讨厌,要是人家怀孕怎么办嘛?呜……张嘴又咬我肩膀,只是咬了一上,舌头就轻轻的舔着。


    以后可以戴套,可以吃药的嘛!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了,我们就结婚。


    你不喜欢大眼哥啊?讨厌,不喜欢你人家怎么会……又掐我,唔……你以为人家是你啊?那麽多女人,不喜欢你怎么会和你做这个?讨厌!说完却又很可爱的用舌头舔我的脸。


    嘿,你舔我也舔,又开始舔小云,全身的把玩着,又开始干上了。


    这次干了很久,到后来小云不肯了,小鸡迈红肿了起来,只好停下,鸡巴硬硬的翘着。


    要是今天叫小云舔鸡巴是不是太急了?慢慢来吧!我搂着她:小可爱,以后我们一起住好不好?心里是想找个女友,正正经经的一起了,小云起码长得漂亮,人也可爱,饭菜也做得好好吃嘛!嗯,你要做家务哦!嘻嘻!小云头趴在怀中,笑嘻嘻的。


    忽然羞羞的问我:大眼哥,人家想那个。


    什么东东?还想要?会痛不?我的反应当然是还想干鸡迈嘛!鸡巴没射呢!讨厌,人家要上洗手间嘛!你陪我去,好不?晚上过道外面没开灯,黑黑的,小云不太敢去。


    我们在洗手间处,没分男女的,小云在厕格里好久了也,小云没事吧?怎么那麽久?我担心的问她。


    唔,大眼哥,那里好像有些痛,有血丝出来。


    操!都一个月了嘛,还会啊?我看一眼外面,没人,敲门说:给我进去看一下,别怕,没人。


    门开了一点,我闪身进去,小云脸红红的,裤子褪在小腿下面:怎么看嘛?回房才看嘛!呵呵,要回房才给情郎看了。


    来,乖,小可爱扶着门,我看一下。


    我让小云弯腿扶着门,把腿张得开开,真的有些红肿,估计是会痛了,血丝可能有也是正常的,好多女人第二、三次也会出血的。


    嘴上哄了小云一下,却听到有人进入厕所,也就不敢说话了。


    居然进来的也是一男一女,废话了,晚上包房里过夜难道还有朋友聚会啊?那对男女嬉笑着,估计是常常来的,因为我们是在最里面一间,他们可能没留意,也不知道有人在。


    老婆,我们在这干一下,好不好?那男的说。


    去,一会有人撞见……别啊……讨厌,回房给你干嘛!嘻嘻,真要干,就快些,别玩嘛!居然就真的干了起来,而且没进格子里,是在外面干啊!操!和俺一样的猛男嘛!不过我是干别人的老婆,你是干自己的,也难说是不是自己的了。


    小云脸好红,只是不像羞也,像是兴奋,裤子也没抽,就那样贴着我。


    我悄悄的把门开了一丝,嘿嘿!能看到,就和小云在偷窥了,晚上居然偷窥两次干鸡迈。


    那对可能也是常常干的,只是一会就狂猛地抽插,鸡迈的水声不小,嘿,那女的也挺骚啊!他们很快就完事了,太紧张吧,那男的抽出鸡巴,那女的也飞快地转身蹲下含上了。


    只是一会就看那男的拼命挺着,在射精,嘿,那女的也不闪避,给射得一脸都是,居然伸出舌头在舔,好骚,操!害我鸡巴更涨了。


    那女的帮男的舔了一下,很快就离开了,剩下两个偷窥男女。


    小云也有些意动,只是估计鸡迈有些痛,不太敢了,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鸡巴,慢慢地帮我揉搓着。


    只是一会,她看了我一眼,好娇好媚的一眼,看了一眼就蹲了下去,张嘴含着鸡巴了。


    这傻妞不懂却大胆,居然一下就想全部含进去,然后就呛得放开,呵呵,只是又伸舌头舔,舔得好认真、好仔细,最后要射时,居然也学着那女人张嘴,脸也不闪,让我射在脸上和嘴里,又伸舌头帮我舔干净,才羞羞的去洗手洗脸。


    (2)周末逛街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差,似乎走货也开始减少,这些违法的总是这种结局吧!我要找的生意也基本落实了,找得很累,就是开灯饰店。


    偶然听到人说,卖灯饰可以出货才付钱的,就开始了天天的打电话找厂家问,自己也做了一个计划,每周六日就往东莞跑,一个个的厂家问,终于找到一个厂家同意,他们厂在别的城市也有类似的做法,经理似乎也挺欣赏我做的计划。


    我的灯饰店在紧张的装修,但是我还没辞职,也只有阿昆知道,因为我的钱不够,找阿昆借了一笔,我想有货走,仍然要去博一下,弄些钱回来。


    而阿昆也同意我的想法,开始我想找他合伙,他却摇头,说有钱了就要回家,不想在这城市,总是感到不是自己的地方吧!老公,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别太累了啊,喝多些汤嘛,对人很好呢!已经和小云一起住了,她的另一个房也租了给一个公司白领,叫招娣。


    呵,我听到就想笑的一个名,但好像那样的名也不少吧?长得倒是挺不错,OL一般也不会太丑了啦!小可爱真好,煲的汤也好好喝。


    最近总是跑东跑西,但走货却近两个多月才走了一次,公司的单我倒没减少,别的人都是愁眉苦脸的叹着。


    老公,你的店什么时候装修好啊?看你累的样子好心疼。


    小云嗲嗲的说着。


    嘿,是不是老公最近都是交差了事,小可爱不满了啊?手上摸了一下奶子,那个招娣在厅上看电视呢!去,人家才不像你,那麽色,只是心疼你嘛!嘴上是那样说,但脸上却是春意盎然,想了吧?不过和小云的性生活一直不是太美好,在电影院那天晚上就很爽,回家后慢慢地小云也不抗拒,但总是感觉不投入一般,而且鸡迈也是水份不足,常常做一半就火辣辣的,我一直怀疑是不是心理阴影没消。


    小可爱,还会痛不?我搂着一具诱惑无比、青春动人的肉体,鸡巴却涨得发痛,仍然是这样,干久一些就没水,火辣辣的痛。


    不会了。


    老公,小云是不是很没用?小云其实也是很想让我开心的,尤其是最近,见我总是忙得晕头转向。


    傻瓜,怎么会关你事,小云是我的小可爱呢!心里不爽,嘴上仍然要哄哄女友啦!但后一句却说错话了:小云是天上的云彩,白云飘啊飘的,奶子好白,唔……我的腰给掐了一下狠的,小云居然眼湿湿的看着我。


    小可爱怎么生气了?别,别哭。


    晕,我说错了什么?坏老公,讨厌!不要你,唔……讨厌,人家是草花头的芸,不是云彩。


    奶子白得像草绿呢,讨厌!晕啊,好像听说话的,怎么分得清?连忙道谦,又亲又舔的哄着,才终于开心,还许下周六一起逛街跳舞的诺。


    嘻嘻!老公对小芸最好了,亲一下。


    晕头中的某狼,似乎又开心无比,因为小芸亲的是硬翘翘的鸡巴。


    唔,老公,你的怎么那麽大嘛?讨厌,那天那个女的都全含完,那男的很舒服的样子,我咬短些好不?小恶魔又开始调皮了,真的咬着那大龟头,只是好轻,好舒服。


    我是真的有些儿爽的感觉。


    有一天看见小芸偷偷的拿根大香蕉在练习,我是吓了一跳,当然也没说破啦!小芸在我的大鸡巴上真的是用心哦!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只是以前可没那麽多A片,有的也只是一些录影带而已,不是很清晰的那种,但小芸是很用心的做啦!我也终于射精,小芸张嘴紧紧地含着,全射在她嘴里面,居然还一边吞一边的帮我舔着。


    老婆,你真好,老公好舒服。


    好像我很少会叫小芸做老婆的,似乎心里仍然是纪念着阿美。


    唉!叫老婆似乎就会想起那小妖精一般。


    老公,人家去洗一下脸,好不?当然好,还有什么不好的嘛?周末了,今天约好了小芸一起逛街,晚上泡吧跳舞。


    下午我们就开始一起在街上逛着,小芸穿得很辣,小小的背心,小裙裤也是短至大腿上的,唔,好辣好诱惑的装扮。


    别和女人逛街,尤其别和一个精力过剩的小恶魔逛,好累,一个下午不停地走,每间衣物、包包,还是美容类的都要进去,还没机会坐,要给意见哦,不然小嘴就嘟了起来。


    老公,这衣服好不好看?小芸就爱这种辣妹的装扮,手上拿的也是小件的背心,白底上面是有闪珠和公仔的,什么公仔我不懂。


    嗯,很好看,试一下,喜欢就买了吧!别心疼钱了,反正买好了可以回家。


    呵,是不是女人爱用逛到男人快发疯、然后基本是你喜欢就买吧这招?越快买越好!老公,进来一下。


    小芸在一个换衣间里招我进去,我看了眼卖衣服的小妹,小妹笑咪咪的,没什么意见。


    要老公做什么?小可爱。


    这个试衣间也是个杂物间,挺大的。


    好不好看?刚才买的内衣。


    内衣是刚刚买的一套,但卖内衣处不给试穿的,小芸在这急着试,嘿嘿!好看,没穿更好。


    我在小芸身后贴了上去,对着更衣镜拉开那胸围,全身镜看着就是爽。


    别啊,老公,给人听见的。


    小芸脸色似乎很想,但又怕一般。


    看一眼嘛!小可爱乖。


    我蹲下身体,伸手把她的内裤脱了,居然也没反对,就脱了下来。


    好湿,全是淫液。


    晕啊,在家干了那麽多次,加一起可能还没现在的水多。


    小芸脸色好红,似乎情动哦!难道小芸喜欢在公众地方给干?上次动情也是在电影院,尤其是厕所里好骚。


    老公,别,人家会叫出来的。


    我拉开裤链,就要干小芸的鸡迈,她又害怕,我顺手拿了刚才换出来的的内裤塞进她嘴里。


    老公要进去了哦!你叫不出来了吧?嘿嘿!反对无效,也许根本也不反对,只是半推半就。


    腿张得好开,鸡巴轻松的就进去了,我不敢大力干,只是动作很快,但真的很刺激,在公众场所就是爽。


    只是几分钟我就射了,小芸似乎也高潮了,脸色潮红,鸡迈一直在收缩,淫液更是流到大腿到处是,连地上也有不少。


    我帮小芸快速的用她内裤擦干净她的腿,也擦了下地面,就两人一起出来。


    那卖服的小妹看我们的眼神好古怪,我只是笑笑,让她打包,然后给钱走人。


    小芸也没说什么,只是想快走,她没穿内裤哦!新的说没洗不好穿,旧的还擦了一下地板,更不好穿啦!老公,我们打车回家,好像有东西流出来。


    小芸靠着我的身体,小声的说。


    好嗲好骚的样子,回去慢慢地干多你一次才行。


    伸手招了计程车,我把手上的东西扔到后座里面,本来是想坐前面的,小芸拉我的手却没放,就一起坐后面了。


    她先上车,坐车中间位,那座位比两边高一些的,我坐在边上。


    说了地名,车开始在开了,今天是周末,有些塞车,走得很慢,小芸靠在我身上,没说话,腿合并着,似乎怕东西流出来。


    塞车真讨厌。


    说了一句,就把车窗摇下,想抽支烟。


    小芸并没反对我抽烟的,始终是爱泡吧的,见习惯了吧!抽着烟,我的头都是往外看和喷烟的,一直也没留意里面。


    车慢慢地走着,在停下时,眼角忽然见司机调了下车内的倒车镜,刚才他已经调了一次也。


    我没出声,只是装作不为意的摆了下身子,眼角可以看到小芸的坐姿,居然倒车镜正对着她的双腿,小芸开始是并着腿的,现在居然是打得开开的。


    而且让我更震惊的是,小芸脸色有些潮红,她知道在给人偷窥吗?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用眼角瞄着,头也靠到车椅上,手上又点了支烟。


    小芸肯定是知道的,她的腿曲了些,裙摆似乎抬高了好多,小鸡迈是完全能给倒车镜看到了。


    好在司机也没出事,顺利回到家,给了钱司机,嘿,居然说错了三次价,神不守舍到这地步?老公,我要……要你干我鸡迈,好想。


    刚一进门,发现没人在,小芸就要脱我裤子。


    在大厅上就开始干,水好多,如果小霞、小芬是水池,那小芸现在就是水塘了,真的好厉害,在沙发上干,连沙发也一大片的水渍,地面也不少。


    原来,小芸有些心理问题,是喜欢在公众场合上给干?我后来问过一些心理医生,他们说很正常的,因为很多人有表现的欲望。


    而且小芸第一次是给我强奸的,第二次就发现别人在厕所也敢干,她的心理已经有些儿出现这种很强的表现欲望。


    晚上我们到酒吧去,发生了好多事,也好爽。


    嘿嘿!(3)迪厅艳遇老公,今天好舒服,以后也要那麽舒服,不然人家不理你。


    给干爽的小芸趴在我身上,像猫一样舔着我,我们从客厅干到房间,躺在床上了,鸡巴还泡在小芸的鸡迈里面。


    小可爱,好像有东西流出来了哦!要不要起来清理一下?我是想着要洗一下还是什么的,没想小芸白了我一眼:坏坏的老公。


    就从我身上起来,拿纸巾捂着自己的小鸡迈,趴在我身下开始舔我的鸡巴,嘿,这样帮我清理?爽!鸡巴上沾满了淫液和精液,连阴毛上也是,小芸在那舔得很认真也很仔细,抬头看了一下,刚才她流的淫液太多,我射得也不少了,流到蛋收下面也有,她也趴到那开始舔,连我屁眼也舔得好干净,害我鸡巴又硬了起来,刚想做什么,就听到大门响,好像同居的回来了。


    老公,晚上才能玩了哦,现在我要做饭饭你吃。


    小芸轻轻的咬了下我的龟头,就起身穿衣服,居然没穿内裤就穿回原来的裙子。


    阿娣姐,一起吃饭吧?小芸在开饭时叫上招娣,我也叫她一起吃,周末没上班是在家吃饭了。


    那不好意思啊,大眼哥。


    她也很爽快的坐了过来。


    那麽客气做什么?今天没和男友逛街啊?我递了碗饭过去,顺口问着。


    他要晚些才能过来。


    讨厌得要死,钱赚不到几个,工却忙得要死。


    招娣在怨她男友。


    一边吃一边说着笑,很快吃完了,招娣抢着洗碗去了,小芸陪我在客厅坐,老公,一会是不是跳舞?小妞可不会忘记,怎会那麽喜欢跳舞嘛?你喜欢啊!说了今天陪你的。


    我笑着回话,今天也够爽了,嘿!耶~~老公最好了!我先洗个澡,我们就去。


    小可爱跳了起来,扭着小屁股就进去拿衣服洗澡了。


    看着她天真的开心样,心中想起下午坐车时却那麽大胆的表现,是不是很矛盾?跳舞是不是也是一种表现欲望?让人关注自己的欲望啊!小芸换了衣服,还是差不多的,套了条小牛仔裙,上面是小背心,包得紧紧的。


    招娣姐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啊?小芸在洗澡时,招娣的男友也来了,长得1米72上下的一个斯文男人,戴着眼镜,叫阿才吧,也许是阿财也不定,没有问。


    好啊!好久没泡的厅了。


    招娣也说着要一起去,阿才没意见,好像他挺怕招娣的。


    一起出了门,居然是招娣说要去火玫瑰,我也没反对,去就去吧,大家打了车就过去。


    周末的厅里人很多,我们一起挤到一角落才找到有空台,大家坐下,叫了东西,阿才抢着给钱,我也随便了。


    只是坐一会,老公,我们跳舞去。


    小恶魔一到舞厅就开始发疯了,唉!果然,跳了一小时她也没停一下,我的脚啊……下午已经逛了一下午街,现在又跳舞,脚好累哦!我先回了座位,小芸继续玩她的,实在没精力陪她疯,呵呵!招娣,怎么你一个人在?阿才跑去哪了?大眼哥,他去覆电话了,有人传呼他。


    招娣似乎喝了些闷酒,脸上通红的。


    那要不要大眼哥陪你跳一下?我客气了一句,没想却是,好啊,坐得好闷。


    招娣站了起来,要开始跳舞。


    一曲跳完,灯光有些暗,音乐也不再是强劲的,给人中场休息吧!我和阿娣因为刚出来,也没回去坐,就接着跳慢舞了。


    嘿,搂着挺舒服的,奶子也不小,顶在胸口很软很舒服。


    回到位子上,小芸和阿才都在,我们就玩骰子,一起玩闹。


    传呼机响起,招娣不开心的说:你是不是和我玩的?难得一次,响个不停。


    阿才无奈地拿传呼机。


    阿娣,不是我的啦!我刚刚都关机了,你看。


    晕,原来是我的响。


    尴尬的阿娣:不好意思,大眼哥,我不是说你的。


    呵呵,别解释了,越抹越黑的事。


    走出的厅外面覆机,里面太吵,基本是听不到电话的啦!只是阿昆找我聊天的,听我说在的厅玩也就算了。


    在外面站了一会,里面的空气真的不咋样,有时出来坐一下,觉得人舒服很多。


    走进的厅,在位子上只有招娣在坐着。


    他们呢?又是你一个在。


    倒了杯酒给招娣,问她。


    阿才和小芸出去跳舞了,我跳累了。


    招娣倒是挺会喝酒的,杯到酒干。


    老公,你肯回来了啊?电话说那麽久,呵呵,才哥挺会跳舞的。


    他们很快就回到位子,舞厅的灯光慢慢地变暗,要跳慢舞了吧?只是坐了一会,小芸就拉我出去跳慢舞,这小恶魔不会累的啊?老公,第一次和你跳慢舞哦!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小芸嗲嗲的说着。


    小可爱,今天玩得开心不?我低头亲着小芸的脸,小声的问她。


    嗯,老公,我们回去就做爱好不好?人家想。


    靠!今天已经干了你两次,还想啊?我也没想其它的,嘿嘿,难道这小妞受环境影响那麽大?想着,看了眼过道,是不是去那玩一下?有些儿怀念哦!老婆,跟我来,老公现在就干你鸡迈,好不好?我搂着小芸移到过道边上,小芸脸色红红的:人那麽多,怎么干嘛?不是不肯,只是怕人太多哦!再次移到那个包厢,没灯光,敲门,没人,再敲……伸手打开。


    老公,你好大胆,要是有人进来怎么办?小芸低喘着,小声的说。


    咳,同好……我靠!林哥这鸟人是天天在的啊?今天发现小芸胆子比小芬大好多,居然也没怕,只是搂紧我,没什么动。


    我没说话,在想着是不是要在这干,人有些儿矛盾。


    很刺激是真的,女人也特别骚,可是小芸是我的正牌女友,要是林哥提出要一起干,我就不是那麽舒服了。


    我正考虑,兄弟,你可以到这沙发上干,还有个长沙发的。


    林哥在说,小芸身子一直在扭,似乎很兴奋,很想我干她。


    操,我不出声就是了,干就干!没点火机,林哥干的女人长什么样我没看见,但肯定不是上次那个,声音不太对。


    嘿嘿,这次这个好像很骚,声音一直没停下,一直低低的传过来。


    抱着小芸过去,我脱掉了她的内裤,居然小芸自己脱下裙子,下身光光的。


    操!她是真不怕人看的样子,靠!看就看吧!怕个鸟?我也脱下裤子,下身光光的干起来舒服。


    鸡巴刚插入,像是给吸进去一样,小芸的鸡迈已经有若水塘了。


    一开始我就狂干着,噗滋……噗滋……每次抽出和插入的水声大得怕人。


    我没说什么,只是埋头狂干,林哥那边可能已经快结束,也是越干越快。


    小芸也开始在低低的叫,手拉我的手摸她奶子,有衣服在摸得不是很爽,干脆把她全身脱得光光,小芸似乎更加疯狂了,整个人都仰起身子:老公,我要死了!唔……叫得好大声。


    在她全身的抽搐下,鸡迈夹得好紧,好舒服,我停了下来,享受着鸡迈一紧一松的按摩。


    那边打着火机,点亮了蜡烛,手居然抖了一下。


    我望过去,林哥也是愣着看我,我看那女人时,知道他为什么会愣住。


    那个女人居然是老板娘,就是胖子的姐姐!操,我也愣住了,不知做什么反应。


    天!老公,好舒服……整个人还给我压着的小芸不知什么事,低声叫我。


    我对那边笑笑,坐到沙发上,小芸也回头看了一下那边,就双眼如丝的趴起来给我舔鸡巴。


    操!这小骚货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小屁股正对着林哥那边,还稍稍的张开了腿,那个肉馒头那边是看得很清楚了,虽然烛光不是很亮。


    我有些兴奋也有些迷惘,心里有些疯,手就用力压了一下小芸的头,呜……差不多整根都插进了小嘴里。


    呕……我放开时,小芸有些反胃,嘴里也有些口涎挂在嘴角,眼睛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呵,不会是为无法全吞我的鸡巴而不好意思吧?小芸又继续舔,那边的老板娘居然走了过来,全身光光的,奶子不大,还是很挺的样子,手上从台面移过来一杯热茶和一桶冰。


    她想做什么?小妹妹,帮男人吹,这样可不够哦!不会吧?教小芸吹箫?小芸抬起头,眼神好奇地看着她:要怎样啊?我不懂的。


    老板娘细细的说着,小芸真的按照她说的,含了口热茶就给我含鸡巴了,可是马上就弄了我一腿的热茶。


    呵呵!老板娘回头看了眼林哥,小妹妹,我示范一下你看哦!就含了口热茶,跪在地上含我的鸡巴。


    晕啊,收买我?拉我下水?反正也不准备在公司干了,爽一下老板娘也不错。


    小芸在边上看着,老板娘先用热茶,然后用冰加水一次次的换着,好爽,冰火九重天哦!鸡巴硬得发涨,真他妈的舒服!发明的鸟人估计,也真是玩女人不知玩成什么样了,这样也能想出。


    来回几次后,老板娘直接低头,慢慢地含了我鸡巴进嘴,居然头还摇摆了几下,整根鸡巴就进了嘴了。


    爽!深喉吗?我看着小芸,她一脸的佩服,并无不悦之色。


    看了眼林哥,他也是笑笑,比了个手势,让我享受,似乎是让我干她。


    我伸手把老板娘拉起来,想干她,但刚才林哥是内射的,流出精液,我又看着不是很爽,就对着屁眼去了。


    老板娘也不反对,回头媚着眼说:慢些哦,你的好大。


    插了进去就开始抽送,肯定已给人干过不少屁眼了,虽然还是很紧。


    嘿嘿!小芸发现我居然在干屁眼,脸上更是好奇,我没干过她的嘛!把老板娘身体转了下,她就知道,伸头到小芸的鸡迈处舔小芸。


    干了几十下,我就抽了出来,移到小芸处开始干她的鸡迈,全是水。


    很快地小芸再次高潮,在全身抽搐、鸡迈的紧夹下,我也要射出来,但却没在里面射,而是抽了出来。


    伸手拉老板娘的头,她自动张开嘴让我射,嘿,我没对着嘴,只是射在她脸上。


    爽!颜射以前感觉高高在上的一个女人,射完也是让她舔干净。


    我们离开了,一直没交谈,他们也不想给小芸知道我们认识吧?只是大家交流了下眼神,我就离开了。


    是夜,回到家中想睡觉,没想小芸居然拿我的鸡巴练习了一晚上,累啊!第二天觉得腰都酸痛啊!(4)摩托上的战斗和小芸在酒吧里干过之后,回到家中开始时还好,后来又回复原样,居然干起来是乾乾的,次次是干一半就帮我吹出来。


    现在小芸倒是吹的技术非常不错,可是仍然觉得郁闷啊!店舖也已经装修好,我把辞职报告交上去时,胖子非常惊愕,看了我半天才冒出一句:大眼,你考虑好,真的不做啊?胖哥,感谢你一直对我的关照了,以后常常传呼我玩呀!然后我也对他说了,我开了个灯饰店,请他以后多关照之类啦!结了薪水我就提着包袱闪人了,只是和那几个人打了个招呼,也没什么好扯的,关系也不是那麽好。


    呵呵!回到家中把东西都放好,打了个电话给小霞,告诉她,我没在胖子那做了,我已经对她说过,我要开灯饰店的,她倒也非常看好。


    聊了许久才放电话,呵,两周还是有一次的干小霞的啦,虽然少了很多,但她也是对我极好了。


    老公,我回来了。


    好香!我做好饭时,小芸就回来了,其实我不会做饭菜,只是小可爱喜欢赞我而已。


    快去洗手吧!菜不咋样,汤不错的哦!小芸洗好手,招娣居然也回到家了,平时她是没那麽早的,她要在公司吃了饭才回的。


    刚好,招娣一起吧!我招呼着,小芸也进去取了碗。


    嘿嘿,招娣倒不客气:看来我运气好,今天出来办事,没回公司就回家了,居然吃到大眼哥做的饭菜。


    唔,汤好喝。


    大家笑着吃饭,我对招娣说了我没在公司做,开了个店的事。


    大眼哥,你要不要招人啊?我妹妹没事做,正在找事做呢!哈,真的?那可好了,我正头痛着找个信得过的人难找呢!是真的麻烦事,计划中我是常常要跑外面的,要是没个信得过的人帮忙就很麻烦了。


    大家说好后,招娣饭没吃完就去打电话告诉她妹妹,让她过来给我看看。


    阿娣,这个这样摆,好不好看?招娣的妹妹叫英娣,嘿嘿,她要我叫她阿娣了,英娣?嘿嘿~~前两天就开始上班了。


    店后天就开张了,今天也终于把货全部进好、摆好了。


    呼~~吐了口大气,正在点烟,阿昆就进来了,和阿娣也打了个招呼,就扔个钥匙给我:给你的,二手的摩托,你要跑业务,总不能天天坐车的,不方便也太长时间。


    晕啊!兄弟就是兄弟,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是准备有钱就去买的,呵呵,现在缺钱啊!一个红色的125㏄的铃木王(台湾是叫什么的?趴下身子开的那种),我很喜欢的一种车了,开得拉风啊,当年这车可是有钱人玩的东西。


    傍晚,把店关了后,就知道车的好处了,嘿。


    阿娣,我送你回去吧!阿娣住在她们大姐夫的家里,我送她回家也不远的。


    那怎么好意思啊?大眼哥。


    说是说,人可是上了车。


    嘿,这种趴着开的车带妹就是爽啊!开始阿娣离得有些远,是向后靠的,但车一开,踩上两次刹车,急加速几次后,人就趴在我身上了,手也是抓着我腰边的衣服,不敢抱啦!嘿!两个奶子不大,但感觉很结实哦,弹力十足,害我心痒痒的。


    好久没发泄过了,总是干一半,小芸到底什么回事嘛?明明是水塘,在家也不出水,靠!回到家,和小芸吃了饭,也已经快8点了,大家都工作一天,一身脏脏的。


    洗了澡后,小芸穿了条像睡袍一样的吊带裙,头发刚洗好,在擦着头发出来。


    看看她的头发湿湿的,我说:小芸,阿昆今天给了个车我用,我带你去兜风要不?吹吹头发也好,也好久没陪小芸去那玩了,天天忙得半死,比在公司做事还要忙许多呢!小芸听说我有了个摩托车,高兴坏了,当然要去游车河啦!她要换衣服时,我就顺口说了:只是转几圈,不用换啦,换来换去的麻烦。


    小芸也是随便的就跟着我出门了。


    吊带裙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些宽松,小芸好像忘了自己没戴胸罩哦!我开始也是没留意,出来了才看到,想想也没事了,反正就是游个车河,嘿,对我更好,趴在我身上舒服啊!开始在市内开得不快,小芸趴在我耳边说:大眼哥,我们开出郊区去,吹一下风,好不好?呵呵,哪有不好的?一个可爱女孩趴在你身上嗲嗲的要求,你会说不好啊?开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出了市区,开往一个山区里面,也是市内了,只是那边属于风景区,没有住房的,全是树木或小山丘的,有个很大的湖,拍拖或什么的倒是不错。


    嘿,开过去就看到很多小车停在路边了,在干什么?嘿。


    我心中有些想,一直在家干小芸似乎都不能尽兴,再试一次是不是出来干就好?心中想着,就把车开到一边的小树林里。


    停下车,老婆,我们坐坐?下车时,小芸也下来了,但转了圈找不到长椅啊,靠!全是在一对对的搂着的。


    干脆回到车上,打了大脚架,和小芸就坐在车上了。


    她居然学着说要开车,整个人趴在车上玩,小屁股对着我,呵呵,只给她顶了几下,鸡巴就硬硬的翘起了。


    伸手去搂她,亲着脖子,双手也开始揉小芸的奶子:老婆,我想干你。


    那回家人家给你干,老公。


    小芸也直起身体靠到我怀中。


    唉,回家干估计又是不能尽兴的,手揉着奶子,只是也没说什么了。


    小芸又趴下做着开车的样子,看她那麽喜欢,干脆带她开开吧!那时摩托可不是家家有的东西,算是比较贵价的东西了。


    小芸,我带你在路上慢慢开一下。


    我也趴了下去,小芸当然愿意,呵!老公最好了,嘻嘻!人家也学开摩托车。


    着了车,慢慢地开着,小芸只是做个样子啦,并没开的,不过她也是双手扶在方向盘上,整个人都像足在开了。


    开到另一个方向去,那边离得远,来往的车不多,而且边上都是草地,好像说是什么大型工地的,但一直没什么开工。


    车在慢慢地开着,小芸的屁股顶在我鸡巴上,靠!鸡巴更是涨了。


    小可爱感受到那硬度,居然成了小恶魔,屁股还扭了扭。


    车越开越慢,让小芸扭嘛,真是很舒服呢!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已经看不到开了,我把车停了下来,老公,你要做什么呀?不能在这干人家的嘛,要是一会有车过就不好了。


    小芸说的声音好娇好嗲,怎么听都是叫老公快干我啊!手把小芸的裙子拉高起来,一只手从衣服的上面往下探,一只手从裙摆下伸了进去,靠!又是水塘啊,好湿,乳头也变得硬硬的。


    老婆,你摸起来手感真是超级好。


    手在揉着那个涨起来的乳头,嘴也轻声的说着,下面的手伸了两手指进去挖着小鸡迈。


    只是一会,唔……老公,我好难受,我们回家干好不好?小芸说话像猫叫春一般了,下面的淫液更是把内裤都弄得湿湿的。


    老婆,回家干嘛?刚出来啊!嘿嘿,手更是卖力地捏着乳头在搓,下面也在揉阴帝了。


    老公,我受不了,人家要回家给你干鸡迈嘛!要你大鸡巴干人家。


    唔……好难受……小芸身体在不停地扭着。


    老婆,你趴在车前面,我在这干你。


    靠!要是回家水塘又干涸,我就累死了。


    没等小芸同意就把她的屁股抬高了些,我只是解开裤链,抽出鸡巴就坐在车上,把小芸的内裤脱下,小芸也扭着屁股往后顶了。


    很轻松的就进去了,靠!那麽多水,什么也进去了。


    老公,好舒服!唔……小芸一边叫着,屁股也拼命地摇着往后顶,双手扶着小芸的腰,在小动作的干着,始终姿势不对,用不了力。


    干了有几十下吧,我趴了下去,小芸的屁股挺得高高的给我插。


    插了一会,好累啊,双脚还要撑着摩托车呢!老婆,你坐好一些,我们像刚才一样开车吧!心里忽然想起刚刚小恶魔扭屁股顶我鸡巴的样子。


    把车开了起来,好爽,小芸头趴下了些,双手扶着油箱,屁股撅高了些,她自己用力了,嘿,我要开车啊!当然只是几下后就到我用力了,踩一下刹车急加一下油,就是我在用力顶嘛,爽死!小芸?她的鸡迈已经浪得流出的水可以加满油箱了。


    正干得爽,对面忽然有车来,小芸一看到就把头俯低了,嘿,但是屁股却更加卖力地往后顶,好像要高潮了。


    对面的车很快过去,但路过时,喇叭打得震天响呢,嘿,该是看到了吧!唔……老公,要死了……唔……老公,你要干死我了,好舒服啊!老公,唉……插太深了……小芸在乱叫着。


    伸手把小芸的裙子整条拉高,没戴胸罩的小芸这时可是全身裸露了,裙子盖到她头上去了。


    摩托车还在慢慢地开着,在车的倒后镜居然看到有车来了,但没开灯,不会是劫匪吧?靠!我小心的注意着后面,小芸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撅起屁股往后顶。


    后面的车灯亮了起来,靠!是刚才那台车。


    没理他,我干得正爽,你要看就看吧!车灯亮起时,小芸似乎吓了跳,但又很快地继续扭屁股,后面的车居然也开得慢慢的在看呢!靠,看活春宫啊?我居然感觉很爽,鸡巴比平时更硬更涨。


    小芸?她已经快乐得晕过去了,慢慢的没力扭屁股了。


    我干脆半站了起来,小芸也配合地把屁股撅得好高,方便我插她鸡迈啊!靠,是不是变态夫妻?我居然给人看着也感觉特别爽,干得更是卖力。


    后面的人是不是看得很爽?可别看傻了加一脚油来撞我哈!现在的姿势他们是看很清楚了。


    我干了一会,刚好见一小路,就把着车转了上去,那是条泥路,两边都是草,那车才转头走了。


    我开得也不远,就把车停下,打了小脚架,鸡巴抽出来,把小芸反过身子。


    小芸这时候头发凌乱,整个脸都是潮红之色,眼睛也迷惘得很,身子一反过来,双腿盘上我的腰,就那样给我干。


    靠!嘴居然拼命地咬我,高潮过度了啊?精神恍惚的小芸已经不会叫,只是死死地用力。


    好爽!鸡迈一松一紧的吸着,我也射了精,好久没真正的发泄了。


    靠!小芸真的在公共场合干就水多,喜欢给人看吗?干完还抱了很久,整条裤子和摩托油箱上都是小芸的淫液和从她鸡迈流出来的精液。


    老公,刚刚以为会给你干死了,好舒服,人家刚刚以为死掉了。


    小芸过了很久才无力地说,似乎她真的兴奋过度了。


    老公,我帮你舔一下要不要?小芸是不是还想干啊?嘿嘿!我没反对啦,只是把车靠好,我抱着小芸离开车,她就蹲在我前面给我舔鸡巴。


    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小芸只是舔了一会就要回家,居然不是想干多一炮?回家后,边干小芸边聊天的和小芸说了很多,下次再慢慢说吧!(5)暴露的起源在摩托上操了小芸后,带着她回到家中,小可爱居然仍然要我操她,操的过程是非常骚吧,甚至可说是那种极为淫荡的叫床和索取。


    老公,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高潮后软在我身上的小芸过了许久忽然问我。


    为什么那样说啊?你是我最可爱的小可爱呢!怎会说老公不要你了?我搂着她亲着脸说。


    人家是不是好骚啊?我知道你那样想我的,老公……呜……居然开始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


    老婆,别哭,晕!怎么好好的就哭上了?我喜欢着呢,你是我的宝贝呢!你怎么会骚嘛,要说骚也是我嘛!嘿嘿……哄着小芸,亲舔着她的小俏脸,泪水似乎有些儿苦涩。


    沉默了一会,小芸翻身坐到床上,我也坐了起来,伸手搂着她:宝贝儿,你到底怎么忽然不开心啊?老公不明白呢!其实我心里是知道的,她觉得在外面给人看,心中正闷着,可能又控制不了自己吧!老公,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的,我知道你知道的,我是不是很骚?小芸说着绕口的话,但意思却是很明白。


    我不知道会不会猜错嘛!你自己说,老公最疼宝贝儿了,不会怪小可爱老婆的。


    揉着那双坚挺的乳房,感受着那柔软和弹性一体的细腻。


    老公,我是不是很骚?我好怕,可是我……说着话,似乎又想哭,老公,我在那时候就会好兴奋,控制不住自己,你那样操我时,我觉得好舒服,好喜欢你那样操我。


    小芸终于开始说了出来,自己在暴露的情况下会感觉兴奋。


    傻,很正常啦!你没发现老公那时也特别兴奋啊?嘿嘿!我低头咬了那粉红的乳头,又亲了一下嘴,小芸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


    老公,可是我好怕啊,以后会不会变成荡妇?小芸沉默了一会,又开始问。


    不怕啦!老公还欠你四个女人呢!你说要找四个男人的嘛!我开着玩笑说。


    讨厌,人家说真的嘛!开始回复正常的小芸又开始嗲上了。


    过后一直在操小芸时就会说起这事,也常常和她开始聊以往的事,我说是为了帮她找原因哦,没想真的发掘了好多东西出来。


    原来小芸是老二,有个比她大四岁的姐姐,和小芬同年的,小芸和双胞胎妹妹一直是她们几个大姐姐的跟屁虫,小芬的哥哥阿军和当时就已经认识的白脸哥林建强,他们都是一起长大一起玩的。


    在小芸小时候跟得太紧时,她记忆中的童年是在小村庄里长大的,最爱就是到山上的小树林里玩。


    那时可是好多防空洞的,他们常常就在防空洞里玩游戏,嘿,玩得最多的就是结婚游戏,还有就是扮医生打针的游戏了。


    她那时总是好羡慕姐姐和小芬姐,次次几个大哥哥选新婚都是选她们两个,那时她才六岁嘛,两个姐姐也才是十岁,总是那样拜堂啦、做饭吃啦什么的,小芸和妹妹小微就总是人只能在边上看,小芸还好多次看到两个哥哥和姐姐洞房。


    小芸说到他们洞房时,脸上红红的不肯说,嘿,在俺的大棒政策下,最后也羞涩的说,次次两个姐姐都是给扒得光光的和两个哥哥玩,有时是好多个哥哥,他们玩得好开心的样子。


    而且次次那样玩都是不给小芸和妹妹跟去的,只是她自己找到去偷看到的。


    小宝贝,你骗老公哦!我捏着乳头说小芸。


    讨厌!人家哪有骗老公嘛,真的是偷看的啦!小芸真的很会嗲人,说话时也是翻着可爱的眼睛,在那转啊转的。


    小孩子看到这些东西一般会跟爸爸妈妈说的啊,你怎么没说呢?我小时候好像也偷看过的说。


    人家才不敢说,人家……讨厌老公,不说嘛!小芸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也。


    那天晚上我一直折磨着她,小芸最后也不肯说。


    但过了没几天,带她在包厢看电影时,嘿咻中折磨了半天不操她,才终于用哭泣的声音说了出来。


    坏老公,快操人家啊!人家要老公操小穴嘛!呜……人家那时看到爸爸肏妈妈,第二天问妈妈,给妈妈教训了一次,之后就不敢再问这些嘛!晕,你看到爸爸和妈妈肏屄还去问啊?老公,我说了,你不准笑的,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


    小芸给操得半天吊时才肯告诉我。


    宝贝真乖,老公最爱宝贝了。


    你爸爸是怎样肏妈妈的?我们也学一下。


    呵呵,操得爽时,我胡扯着和小芸玩笑。


    坏老公,爸爸肏妈妈就和你肏人家一样的肏啦!老公,要死了,要给你操死了!呜……小芸似乎高潮了,紧紧地抱着我。


    你妈妈是不是一样的叫啊?宝贝。


    我是顺嘴问的,真的。


    叔叔操时,妈妈是那样……啊,没什么了。


    小芸失神中说错话了,叔叔操时?小可爱不乖哦!我们说什么也不怕的嘛!我可是什么也告诉你了。


    我停下操小穴,好涨,但更想听丈母娘的风流故事哦!但这次小芸是死活不肯说,只是说自己叫错了,要不就是我听错了。


    嘿嘿!在陆陆续续日子,小芸也一一的老实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


    小芸就很坦白的承认,自己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很想像姐姐一样脱光了和哥哥们玩游戏,在童年时就一直有的念头,是不是露给人看会兴奋的来源啊?老婆,我们回家好不好?在一次公园野合中,我在戏弄着已经春潮泛烂的小芸。


    呜……坏老公,我要……我要老公肏人家。


    快点嘛!光着下体的小芸,死死地用双腿夹着我的粗腰,非要我操她不可!鸡巴缓慢地插了进去,嘿,小芸更是疯狂的想要,那样慢的操,更是一种折磨啦!老公,别玩小芸了啊,小芸是老公你的骚货,要死了……快大力操人家嘛!已经处于疯狂的小芸,屁股顶得半天高。


    小乖乖,叔叔是怎样操妈妈的啊?要不要老公一样的操你?腰一直在迎合着小芸,她进我退的迎合着。


    嗯,坏老公……乖嘛!操人家,一会说哥哥怎样操姐姐的……不肯说妈妈,只肯说姐姐的小骚货,我开始狠操着小芸。


    那时人家都12岁了,快搬家的那个暑假,那次妹妹出去玩了,人家在家好无聊,就跑到后山玩。


    小芸和我搂着,就在草地上两人疯狂后静静地说话。


    那时人家也好怀念小时候的乐趣嘛,就跑到防空洞玩,才走近就听到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小芸说着,脸上又开始了那种媚眼如丝的表情,居然小穴也有了淫液流出一般。


    我偷偷的走过去看,姐姐光光的身体,两个哥哥也是没穿衣服,你以后见到姐姐不准说的,不然人家给骂死了哦!当然是起誓保证不说嘛,小芸才肯继续说:姐姐就那样给一个哥哥在舔小穴,嘴上也在帮阿军哥哥舔鸡巴,后来那个叫大飞的哥哥就把姐姐身子翻好,趴着开始操她,军哥哥就在前面用鸡巴操姐姐的嘴。


    小芸说着时,手居然在搓我的鸡巴,似乎想要继续操屄了。


    心下奇怪,小芸要是经过这样的偷窥,应该很小就会给人上过吧?怎么会还是处女留给我呢?老公,人家好怕男人啊,就是那次看到姐姐给两个哥哥操后,没隔多久,有一人晚上我半夜起来小便,听到妈妈在姐姐房里哭求着什么,就偷偷的看,才发现是爸爸在打姐姐。


    老公,那时人家好怕,当时也不敢说话,后来听出一点,原来姐姐怀孕了,给爸爸发现,打得好惨,妈妈一直在求别打了。


    后来姐姐一连好多天没上学,阿军哥哥几个也一直没再出现,我那时好怕啊!他们怎会这样?老公,我怀孕了,你会不会不要人家?原来如此……我嘴上当然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不要老婆。


    只是叔叔是怎样肏妈妈的,隔了好久才给套出来……嘿嘿,那是以后的故事了。


    (待续)


    昨天帮小云搬东西,阿美她们全部走了,就剩小云一个,只好转租了一个房给别人,我当然是帮忙啦!嘿,搬进阿美和小丽住的房,她们是双人床的房间,另一个出租的是两张单人床的啦!嘿嘿!传呼机又响了,喂,姑奶奶哦,我在上班呢!发现以前觉得小云很可爱是很错的,好调皮也好爱玩才是真的,超级活力那种,俺是不是老了?呜……你不想理人家啦?今天还说晚上做饭你吃哦!小云可爱的声音传了过来,说话声音好像个娃娃,尤其是撒娇的时候,反正我是次次给她嗲得投降就是了。


    哪敢不理你啊!小姑奶奶,我晚上一定到。


    要不要豆腐花?呵呵,豆腐花也是花嘛,也实际好多哦!去,晚上我要去看电影,你先去买票,不然有你好看。


    哼!电话就挂掉了。


    电影啊?我也喜欢哦,尤其是和妹妹看,上次和小霞在公厕干,现在还回味着呢!唉!好久没干鸡迈了,小云好像因为第一次给某狼强奸后,就一直有些心理阴影,我可不敢勉强,只能是宠着她,顺她意。


    进来啊,还傻呼呼的。


    小云穿着一套小可爱,就是小背心,一条小热裤了,看着前凸后翘,好诱惑。


    唉,都一个月了,心理阴影那麽难消?进了家门,门没关好,傻瓜,过来帮忙,快点啦!在厨房叫着我。


    脱了鞋子走进厨房,小可爱居然弄了好多个菜,要我端出去,开饭了。


    好吃不?要是不吃完,人家要你好看的哦!小可爱更像小恶魔嘛,只是做的菜味道真不错,以后是不是一起住?嘿!好吃,我不吃饭行不?菜我全包了。


    一边啃一边说。


    随你啦!吃饱饭,我们去看什么电影?眨着大眼睛看着我。


    随便啦,小可爱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了,呵呵!那是真话啦!我想看外国片,又想看港产片,没想好呢,你给个意见嘛!又开始用撒娇这招了,次次也要上当的说。


    那去包房看就是了,想看什么点什么片看,行不?小心的看了眼,嘿,包房就是像现在KTV一样,可以点片看的,一张长长的沙发,可以坐可以躺那种了,冬天晚上还可以找老板要被子,反正传说中就是炮房,我没去过呢,好想试一下。


    那样啊?好像在XX有间很大间的,叫影都的,是不是包房?小云估计也没去过,问我。


    好像是吧,我也不清楚啊!反正去到不是就闪人,那有什么的。


    敲定了就行。


    饭后洗碗不用我帮心,虽然我一直在厨房里说着话,要帮忙什么的,呵呵,更多是想看小云的身材了,那身材真是匀称啊!比例超好那种,腿很结实,又直又长的,不粗却很有肉感,是不是跳舞多的原因?打车到了影都,我进去问,果然是包房看电影的,也不贵,一晚上通宵是八十元,只看一部片是三十元,包夜是随便点片的,一部片是点好就不能换,当然是包夜啦!要了房,就出来叫小云,我们一起在影片架上点了几部片,要是不好看,在房里有内线电话就换片的。


    进了房,唔,那麽小啊?比家的电视也差不多,看着不舒服哦!小云对那台电视不是很喜欢了。


    我也不懂啊,第一次来呢,下次不来就是了。


    乖,小可爱坐到哥这来。


    我坐到沙发上,试了下,还行了,也不会太差,嘿!不是那种软软的沙发,弹性不错的。


    看着片,真的纯看电影来说没什么意思了,我伸手搂着小云,想亲一下她,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掐我大腿:人家没答应做你女友呢,哼!没法子,只好翻了下白眼,靠到沙发上,手在她腰上抚摸着,唉,都是我的错啊!大眼哥,我问你个事,你要老实回答的好不好?小云靠到我身上嗲我。


    问吧,姑奶奶你问什么,我敢不老实回答吗?靠在沙发上无力的回答。


    要开心些嘛!嘻嘻,不准那麽无奈的,快坐直,一会人家考虑一下做你女友嘛!小恶魔耍我呢!我也只有照办啦!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回答。


    是不是小芬姐、阿美姐、小丽你都干过?还有小霞姐你也搞了?晕,怎么会问这个?想了很久,静了好大一会,为什么要问这个?小云,这东西都已经过去了嘛!我说是肯定有罪受,说不是估计也会很惨。


    不回答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想我做你女友的。


    嘟着小嘴,白着大眼睛,又来了,老天。


    你想知道,我就说吧,我是和她们都有过关系,行了吧?我有些郁闷的回话。


    早知道了,算你老实,要是敢骗我,人家就可以下决心不理你了。


    小云气呼呼的样子,真是有些像小姑娘哦!那很不公平的嘛,你搞过那麽多女人,人家就一个男人,还是给强奸的,讨厌,我以后也要找几个才行,不然亏大了。


    小恶魔说着,人却是倒在我的怀中,用力掐我的腰。


    乖,我以后保证不碰任何女人行了吧?刚有些郁闷的心,给个小恶魔一倒进怀中,好像就没了。


    男人啊,真是贱哦!小恶魔自己伸双手搂着我脖子,小嘴贴了上来,轻轻的咬了一下我的嘴唇,又离开:只能亲嘴哦,不能硬来的。


    脸上红红的,又贴了上来,咬上了我的嘴。


    我能给女人咬吗?当然不行,反击进行中,双方你咬我啃的,舌头也绞在一起,亲得好舒服,呜……终于可以亲个小嘴儿了,稍有郁闷的是手想动,却是不批准,只好老实的亲嘴了。


    电影?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小云脸红红的停下来时,说:人家要看电影了,是不是可以叫换片的?气还未喘顺的小云靠在我怀中,真的惹人怜惜。


    换片中,小声的说着情话,手也可以给在腰上探索一下下,嗯,当然是衣服里面了,不然怎好意思说嘛?隔壁有电视好大的叫声哦!嘿,看一下四周,原来电视后的大窗子和隔壁是相通的,没完全封闭,隔壁不知在看什么片?叫的声音好古怪哦!我当然知道是什么声音,嘿!只是装纯情啦!你好假,臭家伙,嘻嘻,以为人家不懂黄片啊?讨厌!小云拆穿我,掐了我一下。


    我去电视后的墙角处瞄一眼,却是看不到里面,只能看到电视机,电视声音开得挺大的。


    看到什么?嘻嘻,我们是不是偷窥?小云没怪我,只是笑嘻嘻的问我。


    没,和我们这摆设一样的,看不到里面,只看到电视了。


    小恶魔,居然在手袋中拿了个小镜子给我,我晕……他们在做什么?那边在做什么?是小云问的,那是我爱做的事,怎么用问。


    那边的男女衣服脱光光的,在69式了,嘿!那女的奶子好大,像是一个熟妇哦!只是那男的有些瘦弱。


    可惜不开灯,只是电视的光线看到倒映,不是很清楚,但好像朦胧中好像更刺激啦!小云趴在我身上看,身上好像有些发颤,鼻息好重哦!我反手搂上小云,她贴得更紧我的背,似乎全身发软一般。


    不看了,回身看我的小恶魔吧,回头看她时,眼睛水朦朦的,好像有一层雾,脸儿红红的像是喝了酒,咬着小嘴,不知想什么。


    小可爱,让大眼哥爱你好吗?我保证,要是你痛我就马上停止。


    小心的哄着,温柔的说着。


    大眼哥,那你要温柔些,我好怕你上次,好疯狂,人家痛得都裂了,你也不饶人家。


    玩着衣角的小云自己走回沙发上。


    我走过去,跪在那双腿中,双手握上腰:小可爱,你痛就叫停,大眼哥一定对你温柔。


    手轻轻的揉她的腰肉。


    好痒的,不能那样,咯咯!手刚动,小云怕痒就笑着倒在椅背上。


    用手轻轻的解她的小热裤,扣子解开了,她双手握着我的手,很紧张却也没阻止。


    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来了,大腿好白,我趴在大腿上舔了一会,一直没动到上面,只是玩着那双长腿,肉很结实,皮肤却是很细腻。


    慢慢地舔到小腹上,双手也开始帮小云脱上衣,她只是紧张的把双手放到我肩膀上,当然也不会推开我了。


    一身的肉全在我眼内了,光着身体的小云没一丝的赘肉,小腹平得像机场跑道,嘿!奶子却像两个小木瓜一般,不是很大,但也不小了,估计是32B+ 或32C吧,乳尖微微向上翘起。


    估计是年纪问题吧,小云的皮肤比其他几个都要好,奶子的皮肤是半透明的,血管也能看到一般,好诱惑的一个小恶魔啊!唔……别看啊,好羞人,唔……小云手想摀住什么,却又不知捂什么才好,神情也是极羞涩的,第一次全身光光给情郎看嘛!小可爱好好看,真的好好看。


    轻声说着话,张嘴轻轻的舔着奶子,手也在小腹上打着转。


    小云只剩本能的双手搂着我的头,气喘得好大声,久不久出现几声娇吟,更是让小云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唔,小可爱真是太棒了,身材真好,跳舞的就是好。


    一直在发自内心的赞叹。


    舔到大腿了,小云的腿又并了起来,手却压着我的头,似乎想压下去,我只是在舔大腿上面和小腹。


    只是一会,忽然像下了大决心的小云,腿一下子张开,呵,张得好大,一只腿撞了一下我的身体。


    用手先玩了一下,人又跪到她双腿中,小云鸡迈的毛算是多的,但不会说整个也长满了,轻轻的用手拨开,小鸡迈是馒头穴,两瓣肉肉好肥,包得密密的,嘿,这种鸡迈干起来最爽了。


    用手拨开阴唇,好湿,小云居然是特别多水的妞,没开始干,甚至没碰鸡迈就已经湿成这样了,据说毛多的性欲旺,不知真假?别,唔……好痒……大眼哥,我好难受,不要舔了,唔……小云带着哭音的叫唤着小可爱真美,皮肤好好,摸着好舒服哦!唔,以后我要抱着宝贝睡觉,好不好?嘻嘻!双手加了些力,揉着小云一身的肉肉,真是极品,所谓的肥不露肉,瘦不露骨就是这样了吧?大眼哥,你坏,人家好难受,好讨厌,我好热。


    娃娃般的妖娆声音,似乎是从鼻子发出的,听了只剩一个想法就是干。


    我也站起身子,把衣服脱下,当露出那直直翘起的大鸡巴,小云似乎又怕又羞,眼呆呆的看我,脸色飞红,似乎想起什么,眉头皱了起来。


    糟!不该站那麽高,还直直的站前面嘛,习惯成自然的,呵呵,小芬、小霞见到就要跪在前面舔了,倒是忘了小云上一次的阴影。


    小可爱,喜欢大眼哥吗?哥以后一定最疼小云,小云真的好可爱。


    我坐到小云边上,把她抱在怀中,轻声的在耳边说着,又开始亲她的小俏脸。


    大眼哥,你的好大,看着好怕人,我有些怕,你真要温柔些。


    唔,你可以慢慢地试一下,人家好难受。


    小云在我怀中扭着身体,受不了我的手,一只手还在轻揉着小鸡迈呢!把小云放躺在沙发上,趴了上去,舔着那个小馒头,轻轻的拨了开来,舔着里面,似乎带着一股淡淡的骚味哦!嘿嘿!小云扭着腰,小穴的水也流了出来,阴毛上全是亮晶晶的水珠,舌头一路的舔上去,小腹、奶子、奶头,一直到了小嘴,唔……小云鼻子发出声音,也张嘴伸出舌头和我亲着。


    是时候了,我的鸡巴也硬得涨痛,轻轻的在阴唇上磨擦了几下,就开始要顶进去,唔……大眼哥,慢点,好涨,是不是又要裂了?唔……不要了。


    小云低声说,双手紧张的抓着我的背,好痛,是我痛,她的指甲抠入肉里了。


    用嘴亲上小云,鸡巴暂停了一下,然后又缓慢地挺进,不管了,这次要不解决,以后会更难上的。


    呼~~讨厌,你又硬来,大眼哥又强奸人家。


    小云出了口大气,鸡巴已经全部插在里面,真紧!肉乎乎的鸡迈把鸡巴包得紧紧的,就像全是肉的嘴包着一样,好舒服。


    我不敢动,只是亲着俏脸儿,舔着耳朵,讨厌大眼哥,里面好涨,先出来嘛!唔,好涨嘛!小云似乎不是痛,嘿嘿,傻妞只是觉得涨,要拔出来而已。


    我轻轻的抽动鸡巴,缓慢地抽出来,只是一下,小云整个脸似乎冰雪融化一般,很舒服吧?傻妞哦!缓慢地抽出,轻轻的顶进去,抽插了十来下后,小云就受不了:大眼哥,唔……好痒,好难受,快点嘛!不能那麽慢的,唔……嘿嘿,也没急,只是轻抽快插了,还是没用力,就这样一直在玩着小云,直到小云的淫液都在溢出,每次抽出插入,鸡迈都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


    小云双腿这时开始夹我的腰:坏家伙,唔……人家要,讨厌,上次那麽疯狂,现在那麽斯文,我要嘛!腰在拼命地扭,小屁股更是拼命地往上顶。


    开始了,我也实在是受不了,好涨,鸡巴已经涨到发痛的感觉。


    好舒服……大眼哥,用力!好舒服……要死了,啊……要死了……小云也不懂叫,只是疯狂地扭着腰,屁股在迎合着我的疯狂抽插。


    好舒服,整根鸡巴给那肉乎乎的鸡迈紧紧地包着,真是舒服!干了几十下,小云就像整个人失魂一般尖叫了声,上半身仰了起来,紧紧地抱着我,指甲也抠在我背上,双腿死死地夹住我的腰,小鸡迈更是像真空吸尘机一样,紧紧地吸着我的鸡巴。


    操!居然老老江湖的我给小云这样一吸,精关不守就射了出来,好爽!想抽插多两下也不行了,给夹得太紧,动不了。


    唔,大眼哥,好舒服!人家刚刚以为要死掉了。


    你好会玩,唔,上次强奸人家怎么那麽痛?这次好舒服。


    晕,什么话了,你都说上次是强奸了嘛!小可爱,喜欢吗?哥以后常常陪你,只要你喜欢就行。


    痛,腰又给掐上了。


    坏蛋,没结婚不能常常做的,好讨厌,要是人家怀孕怎么办嘛?呜……张嘴又咬我肩膀,只是咬了一上,舌头就轻轻的舔着。


    以后可以戴套,可以吃药的嘛!不会有事的,就算有了,我们就结婚。


    你不喜欢大眼哥啊?讨厌,不喜欢你人家怎么会……又掐我,唔……你以为人家是你啊?那麽多女人,不喜欢你怎么会和你做这个?讨厌!说完却又很可爱的用舌头舔我的脸。


    嘿,你舔我也舔,又开始舔小云,全身的把玩着,又开始干上了。


    这次干了很久,到后来小云不肯了,小鸡迈红肿了起来,只好停下,鸡巴硬硬的翘着。


    要是今天叫小云舔鸡巴是不是太急了?慢慢来吧!我搂着她:小可爱,以后我们一起住好不好?心里是想找个女友,正正经经的一起了,小云起码长得漂亮,人也可爱,饭菜也做得好好吃嘛!嗯,你要做家务哦!嘻嘻!小云头趴在怀中,笑嘻嘻的。


    忽然羞羞的问我:大眼哥,人家想那个。


    什么东东?还想要?会痛不?我的反应当然是还想干鸡迈嘛!鸡巴没射呢!讨厌,人家要上洗手间嘛!你陪我去,好不?晚上过道外面没开灯,黑黑的,小云不太敢去。


    我们在洗手间处,没分男女的,小云在厕格里好久了也,小云没事吧?怎么那麽久?我担心的问她。


    唔,大眼哥,那里好像有些痛,有血丝出来。


    操!都一个月了嘛,还会啊?我看一眼外面,没人,敲门说:给我进去看一下,别怕,没人。


    门开了一点,我闪身进去,小云脸红红的,裤子褪在小腿下面:怎么看嘛?回房才看嘛!呵呵,要回房才给情郎看了。


    来,乖,小可爱扶着门,我看一下。


    我让小云弯腿扶着门,把腿张得开开,真的有些红肿,估计是会痛了,血丝可能有也是正常的,好多女人第二、三次也会出血的。


    嘴上哄了小云一下,却听到有人进入厕所,也就不敢说话了。


    居然进来的也是一男一女,废话了,晚上包房里过夜难道还有朋友聚会啊?那对男女嬉笑着,估计是常常来的,因为我们是在最里面一间,他们可能没留意,也不知道有人在。


    老婆,我们在这干一下,好不好?那男的说。


    去,一会有人撞见……别啊……讨厌,回房给你干嘛!嘻嘻,真要干,就快些,别玩嘛!居然就真的干了起来,而且没进格子里,是在外面干啊!操!和俺一样的猛男嘛!不过我是干别人的老婆,你是干自己的,也难说是不是自己的了。


    小云脸好红,只是不像羞也,像是兴奋,裤子也没抽,就那样贴着我。


    我悄悄的把门开了一丝,嘿嘿!能看到,就和小云在偷窥了,晚上居然偷窥两次干鸡迈。


    那对可能也是常常干的,只是一会就狂猛地抽插,鸡迈的水声不小,嘿,那女的也挺骚啊!他们很快就完事了,太紧张吧,那男的抽出鸡巴,那女的也飞快地转身蹲下含上了。


    只是一会就看那男的拼命挺着,在射精,嘿,那女的也不闪避,给射得一脸都是,居然伸出舌头在舔,好骚,操!害我鸡巴更涨了。


    那女的帮男的舔了一下,很快就离开了,剩下两个偷窥男女。


    小云也有些意动,只是估计鸡迈有些痛,不太敢了,她的小手握着我的鸡巴,慢慢地帮我揉搓着。


    只是一会,她看了我一眼,好娇好媚的一眼,看了一眼就蹲了下去,张嘴含着鸡巴了。


    这傻妞不懂却大胆,居然一下就想全部含进去,然后就呛得放开,呵呵,只是又伸舌头舔,舔得好认真、好仔细,最后要射时,居然也学着那女人张嘴,脸也不闪,让我射在脸上和嘴里,又伸舌头帮我舔干净,才羞羞的去洗手洗脸。


    (2)周末逛街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差,似乎走货也开始减少,这些违法的总是这种结局吧!我要找的生意也基本落实了,找得很累,就是开灯饰店。


    偶然听到人说,卖灯饰可以出货才付钱的,就开始了天天的打电话找厂家问,自己也做了一个计划,每周六日就往东莞跑,一个个的厂家问,终于找到一个厂家同意,他们厂在别的城市也有类似的做法,经理似乎也挺欣赏我做的计划。


    我的灯饰店在紧张的装修,但是我还没辞职,也只有阿昆知道,因为我的钱不够,找阿昆借了一笔,我想有货走,仍然要去博一下,弄些钱回来。


    而阿昆也同意我的想法,开始我想找他合伙,他却摇头,说有钱了就要回家,不想在这城市,总是感到不是自己的地方吧!老公,你看你最近都瘦了。


    别太累了啊,喝多些汤嘛,对人很好呢!已经和小云一起住了,她的另一个房也租了给一个公司白领,叫招娣。


    呵,我听到就想笑的一个名,但好像那样的名也不少吧?长得倒是挺不错,OL一般也不会太丑了啦!小可爱真好,煲的汤也好好喝。


    最近总是跑东跑西,但走货却近两个多月才走了一次,公司的单我倒没减少,别的人都是愁眉苦脸的叹着。


    老公,你的店什么时候装修好啊?看你累的样子好心疼。


    小云嗲嗲的说着。


    嘿,是不是老公最近都是交差了事,小可爱不满了啊?手上摸了一下奶子,那个招娣在厅上看电视呢!去,人家才不像你,那麽色,只是心疼你嘛!嘴上是那样说,但脸上却是春意盎然,想了吧?不过和小云的性生活一直不是太美好,在电影院那天晚上就很爽,回家后慢慢地小云也不抗拒,但总是感觉不投入一般,而且鸡迈也是水份不足,常常做一半就火辣辣的,我一直怀疑是不是心理阴影没消。


    小可爱,还会痛不?我搂着一具诱惑无比、青春动人的肉体,鸡巴却涨得发痛,仍然是这样,干久一些就没水,火辣辣的痛。


    不会了。


    老公,小云是不是很没用?小云其实也是很想让我开心的,尤其是最近,见我总是忙得晕头转向。


    傻瓜,怎么会关你事,小云是我的小可爱呢!心里不爽,嘴上仍然要哄哄女友啦!但后一句却说错话了:小云是天上的云彩,白云飘啊飘的,奶子好白,唔……我的腰给掐了一下狠的,小云居然眼湿湿的看着我。


    小可爱怎么生气了?别,别哭。


    晕,我说错了什么?坏老公,讨厌!不要你,唔……讨厌,人家是草花头的芸,不是云彩。


    奶子白得像草绿呢,讨厌!晕啊,好像听说话的,怎么分得清?连忙道谦,又亲又舔的哄着,才终于开心,还许下周六一起逛街跳舞的诺。


    嘻嘻!老公对小芸最好了,亲一下。


    晕头中的某狼,似乎又开心无比,因为小芸亲的是硬翘翘的鸡巴。


    唔,老公,你的怎么那麽大嘛?讨厌,那天那个女的都全含完,那男的很舒服的样子,我咬短些好不?小恶魔又开始调皮了,真的咬着那大龟头,只是好轻,好舒服。


    我是真的有些儿爽的感觉。


    有一天看见小芸偷偷的拿根大香蕉在练习,我是吓了一跳,当然也没说破啦!小芸在我的大鸡巴上真的是用心哦!能想到的都用上了,只是以前可没那麽多A片,有的也只是一些录影带而已,不是很清晰的那种,但小芸是很用心的做啦!我也终于射精,小芸张嘴紧紧地含着,全射在她嘴里面,居然还一边吞一边的帮我舔着。


    老婆,你真好,老公好舒服。


    好像我很少会叫小芸做老婆的,似乎心里仍然是纪念着阿美。


    唉!叫老婆似乎就会想起那小妖精一般。


    老公,人家去洗一下脸,好不?当然好,还有什么不好的嘛?周末了,今天约好了小芸一起逛街,晚上泡吧跳舞。


    下午我们就开始一起在街上逛着,小芸穿得很辣,小小的背心,小裙裤也是短至大腿上的,唔,好辣好诱惑的装扮。


    别和女人逛街,尤其别和一个精力过剩的小恶魔逛,好累,一个下午不停地走,每间衣物、包包,还是美容类的都要进去,还没机会坐,要给意见哦,不然小嘴就嘟了起来。


    老公,这衣服好不好看?小芸就爱这种辣妹的装扮,手上拿的也是小件的背心,白底上面是有闪珠和公仔的,什么公仔我不懂。


    嗯,很好看,试一下,喜欢就买了吧!别心疼钱了,反正买好了可以回家。


    呵,是不是女人爱用逛到男人快发疯、然后基本是你喜欢就买吧这招?越快买越好!老公,进来一下。


    小芸在一个换衣间里招我进去,我看了眼卖衣服的小妹,小妹笑咪咪的,没什么意见。


    要老公做什么?小可爱。


    这个试衣间也是个杂物间,挺大的。


    好不好看?刚才买的内衣。


    内衣是刚刚买的一套,但卖内衣处不给试穿的,小芸在这急着试,嘿嘿!好看,没穿更好。


    我在小芸身后贴了上去,对着更衣镜拉开那胸围,全身镜看着就是爽。


    别啊,老公,给人听见的。


    小芸脸色似乎很想,但又怕一般。


    看一眼嘛!小可爱乖。


    我蹲下身体,伸手把她的内裤脱了,居然也没反对,就脱了下来。


    好湿,全是淫液。


    晕啊,在家干了那麽多次,加一起可能还没现在的水多。


    小芸脸色好红,似乎情动哦!难道小芸喜欢在公众地方给干?上次动情也是在电影院,尤其是厕所里好骚。


    老公,别,人家会叫出来的。


    我拉开裤链,就要干小芸的鸡迈,她又害怕,我顺手拿了刚才换出来的的内裤塞进她嘴里。


    老公要进去了哦!你叫不出来了吧?嘿嘿!反对无效,也许根本也不反对,只是半推半就。


    腿张得好开,鸡巴轻松的就进去了,我不敢大力干,只是动作很快,但真的很刺激,在公众场所就是爽。


    只是几分钟我就射了,小芸似乎也高潮了,脸色潮红,鸡迈一直在收缩,淫液更是流到大腿到处是,连地上也有不少。


    我帮小芸快速的用她内裤擦干净她的腿,也擦了下地面,就两人一起出来。


    那卖服的小妹看我们的眼神好古怪,我只是笑笑,让她打包,然后给钱走人。


    小芸也没说什么,只是想快走,她没穿内裤哦!新的说没洗不好穿,旧的还擦了一下地板,更不好穿啦!老公,我们打车回家,好像有东西流出来。


    小芸靠着我的身体,小声的说。


    好嗲好骚的样子,回去慢慢地干多你一次才行。


    伸手招了计程车,我把手上的东西扔到后座里面,本来是想坐前面的,小芸拉我的手却没放,就一起坐后面了。


    她先上车,坐车中间位,那座位比两边高一些的,我坐在边上。


    说了地名,车开始在开了,今天是周末,有些塞车,走得很慢,小芸靠在我身上,没说话,腿合并着,似乎怕东西流出来。


    塞车真讨厌。


    说了一句,就把车窗摇下,想抽支烟。


    小芸并没反对我抽烟的,始终是爱泡吧的,见习惯了吧!抽着烟,我的头都是往外看和喷烟的,一直也没留意里面。


    车慢慢地走着,在停下时,眼角忽然见司机调了下车内的倒车镜,刚才他已经调了一次也。


    我没出声,只是装作不为意的摆了下身子,眼角可以看到小芸的坐姿,居然倒车镜正对着她的双腿,小芸开始是并着腿的,现在居然是打得开开的。


    而且让我更震惊的是,小芸脸色有些潮红,她知道在给人偷窥吗?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用眼角瞄着,头也靠到车椅上,手上又点了支烟。


    小芸肯定是知道的,她的腿曲了些,裙摆似乎抬高了好多,小鸡迈是完全能给倒车镜看到了。


    好在司机也没出事,顺利回到家,给了钱司机,嘿,居然说错了三次价,神不守舍到这地步?老公,我要……要你干我鸡迈,好想。


    刚一进门,发现没人在,小芸就要脱我裤子。


    在大厅上就开始干,水好多,如果小霞、小芬是水池,那小芸现在就是水塘了,真的好厉害,在沙发上干,连沙发也一大片的水渍,地面也不少。


    原来,小芸有些心理问题,是喜欢在公众场合上给干?我后来问过一些心理医生,他们说很正常的,因为很多人有表现的欲望。


    而且小芸第一次是给我强奸的,第二次就发现别人在厕所也敢干,她的心理已经有些儿出现这种很强的表现欲望。


    晚上我们到酒吧去,发生了好多事,也好爽。


    嘿嘿!(3)迪厅艳遇老公,今天好舒服,以后也要那麽舒服,不然人家不理你。


    给干爽的小芸趴在我身上,像猫一样舔着我,我们从客厅干到房间,躺在床上了,鸡巴还泡在小芸的鸡迈里面。


    小可爱,好像有东西流出来了哦!要不要起来清理一下?我是想着要洗一下还是什么的,没想小芸白了我一眼:坏坏的老公。


    就从我身上起来,拿纸巾捂着自己的小鸡迈,趴在我身下开始舔我的鸡巴,嘿,这样帮我清理?爽!鸡巴上沾满了淫液和精液,连阴毛上也是,小芸在那舔得很认真也很仔细,抬头看了一下,刚才她流的淫液太多,我射得也不少了,流到蛋收下面也有,她也趴到那开始舔,连我屁眼也舔得好干净,害我鸡巴又硬了起来,刚想做什么,就听到大门响,好像同居的回来了。


    老公,晚上才能玩了哦,现在我要做饭饭你吃。


    小芸轻轻的咬了下我的龟头,就起身穿衣服,居然没穿内裤就穿回原来的裙子。


    阿娣姐,一起吃饭吧?小芸在开饭时叫上招娣,我也叫她一起吃,周末没上班是在家吃饭了。


    那不好意思啊,大眼哥。


    她也很爽快的坐了过来。


    那麽客气做什么?今天没和男友逛街啊?我递了碗饭过去,顺口问着。


    他要晚些才能过来。


    讨厌得要死,钱赚不到几个,工却忙得要死。


    招娣在怨她男友。


    一边吃一边说着笑,很快吃完了,招娣抢着洗碗去了,小芸陪我在客厅坐,老公,一会是不是跳舞?小妞可不会忘记,怎会那麽喜欢跳舞嘛?你喜欢啊!说了今天陪你的。


    我笑着回话,今天也够爽了,嘿!耶~~老公最好了!我先洗个澡,我们就去。


    小可爱跳了起来,扭着小屁股就进去拿衣服洗澡了。


    看着她天真的开心样,心中想起下午坐车时却那麽大胆的表现,是不是很矛盾?跳舞是不是也是一种表现欲望?让人关注自己的欲望啊!小芸换了衣服,还是差不多的,套了条小牛仔裙,上面是小背心,包得紧紧的。


    招娣姐你们要不要一起去啊?小芸在洗澡时,招娣的男友也来了,长得1米72上下的一个斯文男人,戴着眼镜,叫阿才吧,也许是阿财也不定,没有问。


    好啊!好久没泡的厅了。


    招娣也说着要一起去,阿才没意见,好像他挺怕招娣的。


    一起出了门,居然是招娣说要去火玫瑰,我也没反对,去就去吧,大家打了车就过去。


    周末的厅里人很多,我们一起挤到一角落才找到有空台,大家坐下,叫了东西,阿才抢着给钱,我也随便了。


    只是坐一会,老公,我们跳舞去。


    小恶魔一到舞厅就开始发疯了,唉!果然,跳了一小时她也没停一下,我的脚啊……下午已经逛了一下午街,现在又跳舞,脚好累哦!我先回了座位,小芸继续玩她的,实在没精力陪她疯,呵呵!招娣,怎么你一个人在?阿才跑去哪了?大眼哥,他去覆电话了,有人传呼他。


    招娣似乎喝了些闷酒,脸上通红的。


    那要不要大眼哥陪你跳一下?我客气了一句,没想却是,好啊,坐得好闷。


    招娣站了起来,要开始跳舞。


    一曲跳完,灯光有些暗,音乐也不再是强劲的,给人中场休息吧!我和阿娣因为刚出来,也没回去坐,就接着跳慢舞了。


    嘿,搂着挺舒服的,奶子也不小,顶在胸口很软很舒服。


    回到位子上,小芸和阿才都在,我们就玩骰子,一起玩闹。


    传呼机响起,招娣不开心的说:你是不是和我玩的?难得一次,响个不停。


    阿才无奈地拿传呼机。


    阿娣,不是我的啦!我刚刚都关机了,你看。


    晕,原来是我的响。


    尴尬的阿娣:不好意思,大眼哥,我不是说你的。


    呵呵,别解释了,越抹越黑的事。


    走出的厅外面覆机,里面太吵,基本是听不到电话的啦!只是阿昆找我聊天的,听我说在的厅玩也就算了。


    在外面站了一会,里面的空气真的不咋样,有时出来坐一下,觉得人舒服很多。


    走进的厅,在位子上只有招娣在坐着。


    他们呢?又是你一个在。


    倒了杯酒给招娣,问她。


    阿才和小芸出去跳舞了,我跳累了。


    招娣倒是挺会喝酒的,杯到酒干。


    老公,你肯回来了啊?电话说那麽久,呵呵,才哥挺会跳舞的。


    他们很快就回到位子,舞厅的灯光慢慢地变暗,要跳慢舞了吧?只是坐了一会,小芸就拉我出去跳慢舞,这小恶魔不会累的啊?老公,第一次和你跳慢舞哦!整个人挂在我身上,小芸嗲嗲的说着。


    小可爱,今天玩得开心不?我低头亲着小芸的脸,小声的问她。


    嗯,老公,我们回去就做爱好不好?人家想。


    靠!今天已经干了你两次,还想啊?我也没想其它的,嘿嘿,难道这小妞受环境影响那麽大?想着,看了眼过道,是不是去那玩一下?有些儿怀念哦!老婆,跟我来,老公现在就干你鸡迈,好不好?我搂着小芸移到过道边上,小芸脸色红红的:人那麽多,怎么干嘛?不是不肯,只是怕人太多哦!再次移到那个包厢,没灯光,敲门,没人,再敲……伸手打开。


    老公,你好大胆,要是有人进来怎么办?小芸低喘着,小声的说。


    咳,同好……我靠!林哥这鸟人是天天在的啊?今天发现小芸胆子比小芬大好多,居然也没怕,只是搂紧我,没什么动。


    我没说话,在想着是不是要在这干,人有些儿矛盾。


    很刺激是真的,女人也特别骚,可是小芸是我的正牌女友,要是林哥提出要一起干,我就不是那麽舒服了。


    我正考虑,兄弟,你可以到这沙发上干,还有个长沙发的。


    林哥在说,小芸身子一直在扭,似乎很兴奋,很想我干她。


    操,我不出声就是了,干就干!没点火机,林哥干的女人长什么样我没看见,但肯定不是上次那个,声音不太对。


    嘿嘿,这次这个好像很骚,声音一直没停下,一直低低的传过来。


    抱着小芸过去,我脱掉了她的内裤,居然小芸自己脱下裙子,下身光光的。


    操!她是真不怕人看的样子,靠!看就看吧!怕个鸟?我也脱下裤子,下身光光的干起来舒服。


    鸡巴刚插入,像是给吸进去一样,小芸的鸡迈已经有若水塘了。


    一开始我就狂干着,噗滋……噗滋……每次抽出和插入的水声大得怕人。


    我没说什么,只是埋头狂干,林哥那边可能已经快结束,也是越干越快。


    小芸也开始在低低的叫,手拉我的手摸她奶子,有衣服在摸得不是很爽,干脆把她全身脱得光光,小芸似乎更加疯狂了,整个人都仰起身子:老公,我要死了!唔……叫得好大声。


    在她全身的抽搐下,鸡迈夹得好紧,好舒服,我停了下来,享受着鸡迈一紧一松的按摩。


    那边打着火机,点亮了蜡烛,手居然抖了一下。


    我望过去,林哥也是愣着看我,我看那女人时,知道他为什么会愣住。


    那个女人居然是老板娘,就是胖子的姐姐!操,我也愣住了,不知做什么反应。


    天!老公,好舒服……整个人还给我压着的小芸不知什么事,低声叫我。


    我对那边笑笑,坐到沙发上,小芸也回头看了一下那边,就双眼如丝的趴起来给我舔鸡巴。


    操!这小骚货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小屁股正对着林哥那边,还稍稍的张开了腿,那个肉馒头那边是看得很清楚了,虽然烛光不是很亮。


    我有些兴奋也有些迷惘,心里有些疯,手就用力压了一下小芸的头,呜……差不多整根都插进了小嘴里。


    呕……我放开时,小芸有些反胃,嘴里也有些口涎挂在嘴角,眼睛看我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呵,不会是为无法全吞我的鸡巴而不好意思吧?小芸又继续舔,那边的老板娘居然走了过来,全身光光的,奶子不大,还是很挺的样子,手上从台面移过来一杯热茶和一桶冰。


    她想做什么?小妹妹,帮男人吹,这样可不够哦!不会吧?教小芸吹箫?小芸抬起头,眼神好奇地看着她:要怎样啊?我不懂的。


    老板娘细细的说着,小芸真的按照她说的,含了口热茶就给我含鸡巴了,可是马上就弄了我一腿的热茶。


    呵呵!老板娘回头看了眼林哥,小妹妹,我示范一下你看哦!就含了口热茶,跪在地上含我的鸡巴。


    晕啊,收买我?拉我下水?反正也不准备在公司干了,爽一下老板娘也不错。


    小芸在边上看着,老板娘先用热茶,然后用冰加水一次次的换着,好爽,冰火九重天哦!鸡巴硬得发涨,真他妈的舒服!发明的鸟人估计,也真是玩女人不知玩成什么样了,这样也能想出。


    来回几次后,老板娘直接低头,慢慢地含了我鸡巴进嘴,居然头还摇摆了几下,整根鸡巴就进了嘴了。


    爽!深喉吗?我看着小芸,她一脸的佩服,并无不悦之色。


    看了眼林哥,他也是笑笑,比了个手势,让我享受,似乎是让我干她。


    我伸手把老板娘拉起来,想干她,但刚才林哥是内射的,流出精液,我又看着不是很爽,就对着屁眼去了。


    老板娘也不反对,回头媚着眼说:慢些哦,你的好大。


    插了进去就开始抽送,肯定已给人干过不少屁眼了,虽然还是很紧。


    嘿嘿!小芸发现我居然在干屁眼,脸上更是好奇,我没干过她的嘛!把老板娘身体转了下,她就知道,伸头到小芸的鸡迈处舔小芸。


    干了几十下,我就抽了出来,移到小芸处开始干她的鸡迈,全是水。


    很快地小芸再次高潮,在全身抽搐、鸡迈的紧夹下,我也要射出来,但却没在里面射,而是抽了出来。


    伸手拉老板娘的头,她自动张开嘴让我射,嘿,我没对着嘴,只是射在她脸上。


    爽!颜射以前感觉高高在上的一个女人,射完也是让她舔干净。


    我们离开了,一直没交谈,他们也不想给小芸知道我们认识吧?只是大家交流了下眼神,我就离开了。


    是夜,回到家中想睡觉,没想小芸居然拿我的鸡巴练习了一晚上,累啊!第二天觉得腰都酸痛啊!(4)摩托上的战斗和小芸在酒吧里干过之后,回到家中开始时还好,后来又回复原样,居然干起来是乾乾的,次次是干一半就帮我吹出来。


    现在小芸倒是吹的技术非常不错,可是仍然觉得郁闷啊!店舖也已经装修好,我把辞职报告交上去时,胖子非常惊愕,看了我半天才冒出一句:大眼,你考虑好,真的不做啊?胖哥,感谢你一直对我的关照了,以后常常传呼我玩呀!然后我也对他说了,我开了个灯饰店,请他以后多关照之类啦!结了薪水我就提着包袱闪人了,只是和那几个人打了个招呼,也没什么好扯的,关系也不是那麽好。


    呵呵!回到家中把东西都放好,打了个电话给小霞,告诉她,我没在胖子那做了,我已经对她说过,我要开灯饰店的,她倒也非常看好。


    聊了许久才放电话,呵,两周还是有一次的干小霞的啦,虽然少了很多,但她也是对我极好了。


    老公,我回来了。


    好香!我做好饭时,小芸就回来了,其实我不会做饭菜,只是小可爱喜欢赞我而已。


    快去洗手吧!菜不咋样,汤不错的哦!小芸洗好手,招娣居然也回到家了,平时她是没那麽早的,她要在公司吃了饭才回的。


    刚好,招娣一起吧!我招呼着,小芸也进去取了碗。


    嘿嘿,招娣倒不客气:看来我运气好,今天出来办事,没回公司就回家了,居然吃到大眼哥做的饭菜。


    唔,汤好喝。


    大家笑着吃饭,我对招娣说了我没在公司做,开了个店的事。


    大眼哥,你要不要招人啊?我妹妹没事做,正在找事做呢!哈,真的?那可好了,我正头痛着找个信得过的人难找呢!是真的麻烦事,计划中我是常常要跑外面的,要是没个信得过的人帮忙就很麻烦了。


    大家说好后,招娣饭没吃完就去打电话告诉她妹妹,让她过来给我看看。


    阿娣,这个这样摆,好不好看?招娣的妹妹叫英娣,嘿嘿,她要我叫她阿娣了,英娣?嘿嘿~~前两天就开始上班了。


    店后天就开张了,今天也终于把货全部进好、摆好了。


    呼~~吐了口大气,正在点烟,阿昆就进来了,和阿娣也打了个招呼,就扔个钥匙给我:给你的,二手的摩托,你要跑业务,总不能天天坐车的,不方便也太长时间。


    晕啊!兄弟就是兄弟,知道我想要什么,我是准备有钱就去买的,呵呵,现在缺钱啊!一个红色的125㏄的铃木王(台湾是叫什么的?趴下身子开的那种),我很喜欢的一种车了,开得拉风啊,当年这车可是有钱人玩的东西。


    傍晚,把店关了后,就知道车的好处了,嘿。


    阿娣,我送你回去吧!阿娣住在她们大姐夫的家里,我送她回家也不远的。


    那怎么好意思啊?大眼哥。


    说是说,人可是上了车。


    嘿,这种趴着开的车带妹就是爽啊!开始阿娣离得有些远,是向后靠的,但车一开,踩上两次刹车,急加速几次后,人就趴在我身上了,手也是抓着我腰边的衣服,不敢抱啦!嘿!两个奶子不大,但感觉很结实哦,弹力十足,害我心痒痒的。


    好久没发泄过了,总是干一半,小芸到底什么回事嘛?明明是水塘,在家也不出水,靠!回到家,和小芸吃了饭,也已经快8点了,大家都工作一天,一身脏脏的。


    洗了澡后,小芸穿了条像睡袍一样的吊带裙,头发刚洗好,在擦着头发出来。


    看看她的头发湿湿的,我说:小芸,阿昆今天给了个车我用,我带你去兜风要不?吹吹头发也好,也好久没陪小芸去那玩了,天天忙得半死,比在公司做事还要忙许多呢!小芸听说我有了个摩托车,高兴坏了,当然要去游车河啦!她要换衣服时,我就顺口说了:只是转几圈,不用换啦,换来换去的麻烦。


    小芸也是随便的就跟着我出门了。


    吊带裙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有些宽松,小芸好像忘了自己没戴胸罩哦!我开始也是没留意,出来了才看到,想想也没事了,反正就是游个车河,嘿,对我更好,趴在我身上舒服啊!开始在市内开得不快,小芸趴在我耳边说:大眼哥,我们开出郊区去,吹一下风,好不好?呵呵,哪有不好的?一个可爱女孩趴在你身上嗲嗲的要求,你会说不好啊?开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出了市区,开往一个山区里面,也是市内了,只是那边属于风景区,没有住房的,全是树木或小山丘的,有个很大的湖,拍拖或什么的倒是不错。


    嘿,开过去就看到很多小车停在路边了,在干什么?嘿。


    我心中有些想,一直在家干小芸似乎都不能尽兴,再试一次是不是出来干就好?心中想着,就把车开到一边的小树林里。


    停下车,老婆,我们坐坐?下车时,小芸也下来了,但转了圈找不到长椅啊,靠!全是在一对对的搂着的。


    干脆回到车上,打了大脚架,和小芸就坐在车上了。


    她居然学着说要开车,整个人趴在车上玩,小屁股对着我,呵呵,只给她顶了几下,鸡巴就硬硬的翘起了。


    伸手去搂她,亲着脖子,双手也开始揉小芸的奶子:老婆,我想干你。


    那回家人家给你干,老公。


    小芸也直起身体靠到我怀中。


    唉,回家干估计又是不能尽兴的,手揉着奶子,只是也没说什么了。


    小芸又趴下做着开车的样子,看她那麽喜欢,干脆带她开开吧!那时摩托可不是家家有的东西,算是比较贵价的东西了。


    小芸,我带你在路上慢慢开一下。


    我也趴了下去,小芸当然愿意,呵!老公最好了,嘻嘻!人家也学开摩托车。


    着了车,慢慢地开着,小芸只是做个样子啦,并没开的,不过她也是双手扶在方向盘上,整个人都像足在开了。


    开到另一个方向去,那边离得远,来往的车不多,而且边上都是草地,好像说是什么大型工地的,但一直没什么开工。


    车在慢慢地开着,小芸的屁股顶在我鸡巴上,靠!鸡巴更是涨了。


    小可爱感受到那硬度,居然成了小恶魔,屁股还扭了扭。


    车越开越慢,让小芸扭嘛,真是很舒服呢!到了比较远的地方,已经看不到开了,我把车停了下来,老公,你要做什么呀?不能在这干人家的嘛,要是一会有车过就不好了。


    小芸说的声音好娇好嗲,怎么听都是叫老公快干我啊!手把小芸的裙子拉高起来,一只手从衣服的上面往下探,一只手从裙摆下伸了进去,靠!又是水塘啊,好湿,乳头也变得硬硬的。


    老婆,你摸起来手感真是超级好。


    手在揉着那个涨起来的乳头,嘴也轻声的说着,下面的手伸了两手指进去挖着小鸡迈。


    只是一会,唔……老公,我好难受,我们回家干好不好?小芸说话像猫叫春一般了,下面的淫液更是把内裤都弄得湿湿的。


    老婆,回家干嘛?刚出来啊!嘿嘿,手更是卖力地捏着乳头在搓,下面也在揉阴帝了。


    老公,我受不了,人家要回家给你干鸡迈嘛!要你大鸡巴干人家。


    唔……好难受……小芸身体在不停地扭着。


    老婆,你趴在车前面,我在这干你。


    靠!要是回家水塘又干涸,我就累死了。


    没等小芸同意就把她的屁股抬高了些,我只是解开裤链,抽出鸡巴就坐在车上,把小芸的内裤脱下,小芸也扭着屁股往后顶了。


    很轻松的就进去了,靠!那麽多水,什么也进去了。


    老公,好舒服!唔……小芸一边叫着,屁股也拼命地摇着往后顶,双手扶着小芸的腰,在小动作的干着,始终姿势不对,用不了力。


    干了有几十下吧,我趴了下去,小芸的屁股挺得高高的给我插。


    插了一会,好累啊,双脚还要撑着摩托车呢!老婆,你坐好一些,我们像刚才一样开车吧!心里忽然想起刚刚小恶魔扭屁股顶我鸡巴的样子。


    把车开了起来,好爽,小芸头趴下了些,双手扶着油箱,屁股撅高了些,她自己用力了,嘿,我要开车啊!当然只是几下后就到我用力了,踩一下刹车急加一下油,就是我在用力顶嘛,爽死!小芸?她的鸡迈已经浪得流出的水可以加满油箱了。


    正干得爽,对面忽然有车来,小芸一看到就把头俯低了,嘿,但是屁股却更加卖力地往后顶,好像要高潮了。


    对面的车很快过去,但路过时,喇叭打得震天响呢,嘿,该是看到了吧!唔……老公,要死了……唔……老公,你要干死我了,好舒服啊!老公,唉……插太深了……小芸在乱叫着。


    伸手把小芸的裙子整条拉高,没戴胸罩的小芸这时可是全身裸露了,裙子盖到她头上去了。


    摩托车还在慢慢地开着,在车的倒后镜居然看到有车来了,但没开灯,不会是劫匪吧?靠!我小心的注意着后面,小芸是不知道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撅起屁股往后顶。


    后面的车灯亮了起来,靠!是刚才那台车。


    没理他,我干得正爽,你要看就看吧!车灯亮起时,小芸似乎吓了跳,但又很快地继续扭屁股,后面的车居然也开得慢慢的在看呢!靠,看活春宫啊?我居然感觉很爽,鸡巴比平时更硬更涨。


    小芸?她已经快乐得晕过去了,慢慢的没力扭屁股了。


    我干脆半站了起来,小芸也配合地把屁股撅得好高,方便我插她鸡迈啊!靠,是不是变态夫妻?我居然给人看着也感觉特别爽,干得更是卖力。


    后面的人是不是看得很爽?可别看傻了加一脚油来撞我哈!现在的姿势他们是看很清楚了。


    我干了一会,刚好见一小路,就把着车转了上去,那是条泥路,两边都是草,那车才转头走了。


    我开得也不远,就把车停下,打了小脚架,鸡巴抽出来,把小芸反过身子。


    小芸这时候头发凌乱,整个脸都是潮红之色,眼睛也迷惘得很,身子一反过来,双腿盘上我的腰,就那样给我干。


    靠!嘴居然拼命地咬我,高潮过度了啊?精神恍惚的小芸已经不会叫,只是死死地用力。


    好爽!鸡迈一松一紧的吸着,我也射了精,好久没真正的发泄了。


    靠!小芸真的在公共场合干就水多,喜欢给人看吗?干完还抱了很久,整条裤子和摩托油箱上都是小芸的淫液和从她鸡迈流出来的精液。


    老公,刚刚以为会给你干死了,好舒服,人家刚刚以为死掉了。


    小芸过了很久才无力地说,似乎她真的兴奋过度了。


    老公,我帮你舔一下要不要?小芸是不是还想干啊?嘿嘿!我没反对啦,只是把车靠好,我抱着小芸离开车,她就蹲在我前面给我舔鸡巴。


    老公,我们回家好不好?小芸只是舔了一会就要回家,居然不是想干多一炮?回家后,边干小芸边聊天的和小芸说了很多,下次再慢慢说吧!(5)暴露的起源在摩托上操了小芸后,带着她回到家中,小可爱居然仍然要我操她,操的过程是非常骚吧,甚至可说是那种极为淫荡的叫床和索取。


    老公,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高潮后软在我身上的小芸过了许久忽然问我。


    为什么那样说啊?你是我最可爱的小可爱呢!怎会说老公不要你了?我搂着她亲着脸说。


    人家是不是好骚啊?我知道你那样想我的,老公……呜……居然开始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


    老婆,别哭,晕!怎么好好的就哭上了?我喜欢着呢,你是我的宝贝呢!你怎么会骚嘛,要说骚也是我嘛!嘿嘿……哄着小芸,亲舔着她的小俏脸,泪水似乎有些儿苦涩。


    沉默了一会,小芸翻身坐到床上,我也坐了起来,伸手搂着她:宝贝儿,你到底怎么忽然不开心啊?老公不明白呢!其实我心里是知道的,她觉得在外面给人看,心中正闷着,可能又控制不了自己吧!老公,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的,我知道你知道的,我是不是很骚?小芸说着绕口的话,但意思却是很明白。


    我不知道会不会猜错嘛!你自己说,老公最疼宝贝儿了,不会怪小可爱老婆的。


    揉着那双坚挺的乳房,感受着那柔软和弹性一体的细腻。


    老公,我是不是很骚?我好怕,可是我……说着话,似乎又想哭,老公,我在那时候就会好兴奋,控制不住自己,你那样操我时,我觉得好舒服,好喜欢你那样操我。


    小芸终于开始说了出来,自己在暴露的情况下会感觉兴奋。


    傻,很正常啦!你没发现老公那时也特别兴奋啊?嘿嘿!我低头咬了那粉红的乳头,又亲了一下嘴,小芸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些。


    老公,可是我好怕啊,以后会不会变成荡妇?小芸沉默了一会,又开始问。


    不怕啦!老公还欠你四个女人呢!你说要找四个男人的嘛!我开着玩笑说。


    讨厌,人家说真的嘛!开始回复正常的小芸又开始嗲上了。


    过后一直在操小芸时就会说起这事,也常常和她开始聊以往的事,我说是为了帮她找原因哦,没想真的发掘了好多东西出来。


    原来小芸是老二,有个比她大四岁的姐姐,和小芬同年的,小芸和双胞胎妹妹一直是她们几个大姐姐的跟屁虫,小芬的哥哥阿军和当时就已经认识的白脸哥林建强,他们都是一起长大一起玩的。


    在小芸小时候跟得太紧时,她记忆中的童年是在小村庄里长大的,最爱就是到山上的小树林里玩。


    那时可是好多防空洞的,他们常常就在防空洞里玩游戏,嘿,玩得最多的就是结婚游戏,还有就是扮医生打针的游戏了。


    她那时总是好羡慕姐姐和小芬姐,次次几个大哥哥选新婚都是选她们两个,那时她才六岁嘛,两个姐姐也才是十岁,总是那样拜堂啦、做饭吃啦什么的,小芸和妹妹小微就总是人只能在边上看,小芸还好多次看到两个哥哥和姐姐洞房。


    小芸说到他们洞房时,脸上红红的不肯说,嘿,在俺的大棒政策下,最后也羞涩的说,次次两个姐姐都是给扒得光光的和两个哥哥玩,有时是好多个哥哥,他们玩得好开心的样子。


    而且次次那样玩都是不给小芸和妹妹跟去的,只是她自己找到去偷看到的。


    小宝贝,你骗老公哦!我捏着乳头说小芸。


    讨厌!人家哪有骗老公嘛,真的是偷看的啦!小芸真的很会嗲人,说话时也是翻着可爱的眼睛,在那转啊转的。


    小孩子看到这些东西一般会跟爸爸妈妈说的啊,你怎么没说呢?我小时候好像也偷看过的说。


    人家才不敢说,人家……讨厌老公,不说嘛!小芸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也。


    那天晚上我一直折磨着她,小芸最后也不肯说。


    但过了没几天,带她在包厢看电影时,嘿咻中折磨了半天不操她,才终于用哭泣的声音说了出来。


    坏老公,快操人家啊!人家要老公操小穴嘛!呜……人家那时看到爸爸肏妈妈,第二天问妈妈,给妈妈教训了一次,之后就不敢再问这些嘛!晕,你看到爸爸和妈妈肏屄还去问啊?老公,我说了,你不准笑的,不然我以后不理你了。


    小芸给操得半天吊时才肯告诉我。


    宝贝真乖,老公最爱宝贝了。


    你爸爸是怎样肏妈妈的?我们也学一下。


    呵呵,操得爽时,我胡扯着和小芸玩笑。


    坏老公,爸爸肏妈妈就和你肏人家一样的肏啦!老公,要死了,要给你操死了!呜……小芸似乎高潮了,紧紧地抱着我。


    你妈妈是不是一样的叫啊?宝贝。


    我是顺嘴问的,真的。


    叔叔操时,妈妈是那样……啊,没什么了。


    小芸失神中说错话了,叔叔操时?小可爱不乖哦!我们说什么也不怕的嘛!我可是什么也告诉你了。


    我停下操小穴,好涨,但更想听丈母娘的风流故事哦!但这次小芸是死活不肯说,只是说自己叫错了,要不就是我听错了。


    嘿嘿!在陆陆续续日子,小芸也一一的老实说出自己看到的东西。


    小芸就很坦白的承认,自己从那时开始,就一直很想像姐姐一样脱光了和哥哥们玩游戏,在童年时就一直有的念头,是不是露给人看会兴奋的来源啊?老婆,我们回家好不好?在一次公园野合中,我在戏弄着已经春潮泛烂的小芸。


    呜……坏老公,我要……我要老公肏人家。


    快点嘛!光着下体的小芸,死死地用双腿夹着我的粗腰,非要我操她不可!鸡巴缓慢地插了进去,嘿,小芸更是疯狂的想要,那样慢的操,更是一种折磨啦!老公,别玩小芸了啊,小芸是老公你的骚货,要死了……快大力操人家嘛!已经处于疯狂的小芸,屁股顶得半天高。


    小乖乖,叔叔是怎样操妈妈的啊?要不要老公一样的操你?腰一直在迎合着小芸,她进我退的迎合着。


    嗯,坏老公……乖嘛!操人家,一会说哥哥怎样操姐姐的……不肯说妈妈,只肯说姐姐的小骚货,我开始狠操着小芸。


    那时人家都12岁了,快搬家的那个暑假,那次妹妹出去玩了,人家在家好无聊,就跑到后山玩。


    小芸和我搂着,就在草地上两人疯狂后静静地说话。


    那时人家也好怀念小时候的乐趣嘛,就跑到防空洞玩,才走近就听到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小芸说着,脸上又开始了那种媚眼如丝的表情,居然小穴也有了淫液流出一般。


    我偷偷的走过去看,姐姐光光的身体,两个哥哥也是没穿衣服,你以后见到姐姐不准说的,不然人家给骂死了哦!当然是起誓保证不说嘛,小芸才肯继续说:姐姐就那样给一个哥哥在舔小穴,嘴上也在帮阿军哥哥舔鸡巴,后来那个叫大飞的哥哥就把姐姐身子翻好,趴着开始操她,军哥哥就在前面用鸡巴操姐姐的嘴。


    小芸说着时,手居然在搓我的鸡巴,似乎想要继续操屄了。


    心下奇怪,小芸要是经过这样的偷窥,应该很小就会给人上过吧?怎么会还是处女留给我呢?老公,人家好怕男人啊,就是那次看到姐姐给两个哥哥操后,没隔多久,有一人晚上我半夜起来小便,听到妈妈在姐姐房里哭求着什么,就偷偷的看,才发现是爸爸在打姐姐。


    老公,那时人家好怕,当时也不敢说话,后来听出一点,原来姐姐怀孕了,给爸爸发现,打得好惨,妈妈一直在求别打了。


    后来姐姐一连好多天没上学,阿军哥哥几个也一直没再出现,我那时好怕啊!他们怎会这样?老公,我怀孕了,你会不会不要人家?原来如此……我嘴上当然信誓旦旦的保证不会不要老婆。


    只是叔叔是怎样肏妈妈的,隔了好久才给套出来……嘿嘿,那是以后的故事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