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孟雅婷的自述

    发布时间:2019-06-29 11:20:46   

    我叫孟雅婷,今年17岁,身材被很多人说很火爆。

    在我家乡,一个小县城里读高中。


    虽然我看起来很清纯,可是谁都不知道我内心深处藏着一个魔鬼。


    对,你们想得没错,那就是暴露……我父母都是援外工程师,经常满世界跑,基本上都是第三世界的多。


    自从我13岁就很少看到他们,春节也不例外。


    虽然他们交代了亲戚照顾我,但是亲戚们也很忙,我一般都是吃饭的时候过他们那里,然后就回自己的家睡觉。


    这样的结果就是,在我青春性萌芽时,我只能无师自通,通过网络上各种色情网站或视频,了解到各种性方面的知识。


    慢慢的,我开始关注起自己的身体,胸部从平坦,到小面包,到鸡蛋,到现在的34D,下身也冒出了浓密的阴毛。


    后来,从16岁开始,我在家除了月经来的那几天,都不穿衣服,因为,我对自己的身体开始迷恋起来,觉得这样的身材被衣服挡住真是浪费……单位给了我家一套楼,有点别墅的味道,但是对我来说有点太大了,毕竟常年只有我一个人住。


    但是从我开始习惯不穿衣服后,我觉得这样反而更好,我可以毫不担心的赤裸身体而不怕家人撞见。


    手淫一开始,我只敢在家里脱光,毕竟女孩子都胆小。


    每次从学校回到家,我都迫不及待的脱光校服,除去胸罩和内裤,然后感受着空气抚摸肌肤的感觉。


    阳台我是不敢去的,因为我家周围都是小楼型的建筑,有几栋楼是能看到阳台的。


    我只敢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自己从网上下下来的AV,一边感受着沙发棉质的表皮摩擦屁的滋味。


    到兴奋时就在家里学那些激情视频里的骚女跳几段艳舞。


    16岁那年的夏秋季节,就这样在我的暴露中过去了。


    冬天我不敢脱光,因为太冷,虽然我家在南方,但是冬天还是能到5到6度这样的,而且又没有像北方那么的暖气供应。


    于是我只能在被窝里脱光等待着春暖花开。


    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在被窝里手淫了。


    那时候是刚放寒假,我看完AV,心里的骚动来得比以前更强烈,马上脱光衣服钻进被子里,当然,卫生棉是早就准备在枕头旁边的。


    我回想着刚刚AV里的情节,用卫生棉轻轻擦拭小穴,突然感觉不过瘾了,想想片子里的男人用舌头舔着女人的阴部,我就对自己说:这卫生棉就是男人的舌头,在慢慢舔着你呢。


    然后慢慢双手抓着卫生棉,由缓逐渐变快,就像片子里的男人舌头一样,一上一下的,不停擦拭着小穴。


    那感觉太刺激了,之前并不是没有手淫过,但是都只是用卫生棉擦拭小穴部位,小小刺激一下,然后害怕的夹紧双腿回味半天就结束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那种害怕的心理没有出现,反而是期待占了上风。


    我双腿一下夹紧,一下又开成人字,而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下,下身的敏感部位传来一阵阵刺激的感觉,直冲脑门。


    抓着卫生棉的手感觉到了小穴里有东西流了出来,湿湿的,有点黏性,我意识到可能是我的爱液流出来了。


    无意识的,我双手松开了卫生棉,两只手一左一右揉着小穴的两边。


    啊……啊……啊……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下身开始传出一种空虚的感觉。


    慢慢的,我右手食指探进了小穴,感受着阴壁的肉感和光滑,左手则开始摸着自己的乳房,无师自通的抓,放,捏,弹,两边乳房在我自己的左手的蹂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而此时右手的食指感觉不够长了,中指自告奋勇的出来,接替食指的工作,一下深入了小穴中。



    我在小学11岁的时候练跳舞时不慎将处女膜弄破了,当时痛得我哭了半天,但是现在,我却因为这样可以随意拨弄小穴。


    右手食指一下两下三下……速度越来越快,左手一时蹂躏着乳房一时伸到下身摩擦着外阴。


    终于,我达到了高潮。


    嗯……啊……嗯……我潜意识里压低着声音,用双腿紧紧夹着在下身活动的右手,全身僵硬挺直的感受那一阵阵冲上来的快感。


    中指由于身体挺直而只有一个指节还在阴道里,配合着阴道里抽搐的阴壁而一点一点的抽动……从那天以后,我三天两头就自己慰问自己。


    由于那次手淫流出的爱液弄湿了床单,所以之后我都用一块干净的毛痰垫在床单上,完事后就用床单包裹着身体,感受自己爱液滋润身体的感觉。


    就这样,寒假结束了,冬天也过去了好久,夏天也来了。


    于是,我的身体再一次被放飞在空气中。


    第一次出门露出,惊险逃离。


    4月底,南方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起来。


    我的校服也由冬天的长裤装变成了裙装。


    (这里顺便说下我们的校裙还算比较保守,差不多到膝盖,黑色棉布。


    上身则是一件白色短袖衬衣,扎着个黑色小领巾。


    )由于尝到了甜头,我开始对上学有点讨厌,这样我就不能一直在家随心所欲的玩弄自己的身体了。


    还好我没有放弃学业,每天还是认真听课,认真做作业。


    要不学习成绩差了亲戚拉我到他们家去监督辅导,那我就没机会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6月份,炎热的夏天让我的衣服在家里一点也用不到。


    慢慢的,在家里脱光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那天我看了一部关于露出题材的AV,里面的女主角被要求在野外脱光然后做各种动作。


    我有点羡慕的看着她:能让自己美好的身材在大自然中,多好啊。


    其实我也可以的!我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不行!脱光出去被人看到怎么办,我们这里不是AV中的世界,被人看到就意味着声誉尽毁啊!我尽力说服自己不要尝试,可是,这念头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算了,就试一次。


    终于,我还是被我自己打败了……既然想要做了,那就得好好的计划一番。


    上面说过我家附近都是小楼,住的人大多数都是出门做生意的,基本上家里留着老人和小孩住着看家。


    而且我们这里离闹市区有两条街的距离,晚上没什么人走动。


    小县城的人起楼也不会起多高,基本都是3,4层这样,我家也是4层。


    正好今天早上去上学时看到街道通知说晚上9点半县城供电局线路维护,我们这片街道都停电。


    于是,我决定到了晚上先到屋顶去看看情况。


    那天下了晚自习,我亟不可待的冲出学校,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平时要10分钟左右的路程今天我只用了不到5分钟就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我一打开大门,把自行车进去,就紧张得连车都放不好,让车一下侧倒在地上,我反手关好大门,背靠大门锁头,左手捂住胸口,不断的喘气。


    一方面是骑车太快,一方面更是我对自己即将做的事情的紧张。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一点。


    我家一楼原本是设计为停车房的,但是由于父母不在家而且也没买车,就这么空着一个大大的空间给我放自行车。


    2楼是设计为客厅,厨房和洗手间,还有一间小客房,不过我基本都没怎么用过,因为3楼我的房间里电视电脑卫生间一应具全,那里是我平时暴露的地方。


    4楼是父母的房间,虽然他们不经常在,但是我也偶尔上去搞搞卫生,当然,基本上都是裸露着搞卫生的~反正都是脱光,就从家门口开始吧我冒出个念头。


    慢慢的我手伸向上衣,突然想到一会要上楼顶,就决定只脱裙子和内裤。


    鞋子也脱掉放在一边的鞋柜,就这样光着下半身,只穿着那件勉强能拉到屁股的衬衣走上了楼梯。


    走到3楼,我把包包和裙子内裤直接丢在门口,想想觉得胸罩有点碍事,就把衬衣拉起来套在头上,手从袖管里缩出来,脱掉胸罩,再把手套回袖管,把衣服拉下来。


    深吸一口气,走到了4楼再走到楼顶的小门前。


    手握着锁头,我的双腿,不,是全身一直在颤抖。


    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把裙子给脱了,万一对面楼顶有人怎么办。


    放弃吧,我一个劲的试图说服自己,可是手却一点也不想离开门锁。


    突然我想到,现在是晚上,我们下晚自习是8点半,现在估计也差不多9点了,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窝在电视前或快睡觉的,而且天已经很黑了,我干嘛要自己吓自己啊。


    我小小的嘲笑了自己一下,深深吸了口气,扭开门锁,慢慢的拉开了门。


    我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往外看,果然,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的霓虹灯在一闪一闪的。


    我们这是小县城也没什么太高的建筑。


    看,也没什么可怕的嘛。


    我对自己说,其实也是壮胆。


    把门拉开能过人后我一闪身,从楼顶小屋的门里冲到了外面。


    由于我一直没开家里的灯,所以眼睛对黑暗适应得很快,况且还有远处的灯光,我一下就看到了周围。


    我拼命的用手拉着衬衣的下摆,好让它遮住更多的地方,虽然那没什么用,也没意义。


    但是对于第一次在有可能被人看到的地方露屁股,我还是很害怕。


    我蹲着一点一点的挪到楼顶左边边缘,扶着安全栏往周围看。


    不出所料的,周围楼里很多都黑着灯,只有一些楼的客厅位置还有灯光。


    不过路灯倒是挺亮的,这个现在感觉有点讨厌,虽然我平时下晚自习都是靠路灯给我安全感……突然间,我眼前一黑,路灯全灭了!我楞了大半天,才想起来停电通知。


    周围小楼里陆陆续续传来声音,大概大家都知道是停电了就准备睡觉了吧。


    我看了看周围,除了两条街道外的闹市区还又一点灯光照过来以外,都没有任何光源了。


    我慢慢的直起身子站起来,突然感觉身上的白色校服在黑暗里很刺眼。


    于是我颤抖着双手迅速的把纽扣解开一下把衣服脱掉甩在地上。


    我在屋顶全裸了!可能有人觉得只是屋顶没上面了不起,可是这是我第一次在房间外的地方赤裸身体,激动的心情是很难形容的。


    我全身颤抖的扶着安全栏,头不断的四处张望,心里既害怕又很期待着有人能看到。


    几分钟后,激动的心情过去了,我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想着怎么玩才更好玩点。


    我先开始在楼顶上跳芭蕾舞,脚趾顶直,胸部前挺,另一只脚往后尽力往后抬起,让小穴尽量的暴露出来。


    然后又趴在地上,想象自己是个被调教的性奴,正在被主人调教,在屋顶上爬来爬去,还在安全栏边抬起一边脚跨在栏杆上学狗嘘嘘,当然不是真的尿出来啦……然后再整个人摆个大大的人字型仰面躺在地板上。


    傍晚时候我为了今晚的行动特意把楼顶清扫了一遍,不过即使这样等到我想手淫时还是感觉到手上有一层灰尘,虽然我没有洁癖但是也不是不讲卫生的人,脏呼呼的手指伸进小穴想想都恶心。


    可是要洗手就要离开楼顶。


    我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拍着屁股走向楼顶的门口。


    当我回到3楼我的房间门口时突然想到,现在外面路灯不亮了,根据我在楼顶看到的,外面的路上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而且供电局的通知说是要大概5个小时,那我干嘛不干脆到外面走一走?这时候我已经没什么顾虑了,也许是经过楼顶露出后胆子变大了吧。


    我想到做到,从包包里拿出大门钥匙抓在手上,两步并做一步跳一样跑到了一楼。


    到了一楼我也是慢慢打开锁,从门缝里往外看,嗯,黑乎乎的,我双手抱胸,闪身出门,轻轻的将门关好,想了想,把钥匙放在门旁边的一把扫把下面,然后走到了大街上。


    激动的心情再一次袭来,平时来来回回的路,一下子感觉新鲜了好多。


    谁能想到,平日里清纯美丽的美女高中生,竟然会在停电的时候赤裸身子走在街道上。


    平日里这里附近也只是一些老人带着孙子出来走走,现在晚上又停电,更是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


    我弯着腰,抱着胸,双腿紧夹,慢慢的沿着大街上走。


    走了十来米,胆子慢慢变大了,我开始直着身子,双手放开,学着电视里的模特走起了猫步。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街心小花园,这里一般都是早上老人们锻炼的地方,我记得那有个小水池,是用供水系统制造的流动水,并不脏。


    想到刚才在楼顶疯玩时弄脏的身子,我又有一个大胆的念头,要在那个小水池里洗澡。


    我看看周围,确定没人,其实看也没用,周围到处是黑漆漆的一片,连四周的小楼都是模模糊糊的看到个轮廓而已。


    我走到小水池边,双脚放进去,冰凉的水一下让我浑身抖了一下,我屏住呼吸,让双脚逐渐适应了冷水的刺激,然后像游泳时那样双手捧起水泼到身上,让身体习惯一下。


    然后慢慢的,我手扶着水池边缘,脚慢慢的探到水池底。


    水池并不深,就到我乳房而已。


    我咬着牙,将长发盘起,慢慢适应了清凉的水温,然后慢慢的像洗澡一样,轻轻的洗掉身上的灰尘。


    说是洗,其实差不多就像自摸了,我从脖子开始,到双肩,到乳房,到小腹,再到屁股的下身,我仔细的一寸一寸的将自己的身体摸着。


    虽然平时在家里洗澡和手淫时我经常这么做,可是现在我可是在公共场合,那种感觉太刺激了。


    我洗了一会,走到水池中间的假山,那里有个向上的水管,是这个水池的水源。


    水管的长度不高,就到我大腿上再上来十多厘米。


    我当时没注意脚一下踢到了水管,疼得我差点摔倒,还好我扶住了假山的石头。


    而我在扶着石头时,水管喷出来的水柱直射到我膀胱位置,一下刺激到了我。


    我想了想,慢慢的移动双脚,让水柱直接射到小穴位置。


    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双腿一酸,差点就坐到水管口上了。


    我定了定神,扶好假山石头,咬着牙,感受着水柱喷射小穴的美妙感觉。


    我闭上眼睛,仰头朝天,尽情享受着。


    在这里坐坐吧。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叫了出来。


    有人!完了,我的清白,我的名誉,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着这个县城。


    我又该怎么和父母解释这一切。


    刹那间我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念头,身子却由于突然的惊吓而保持原样,一动不动。


    好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这回听清楚了,是在我身后,我脑子一转,一男一女,估计是来拍拖的,我定了定神,左右看看,确定没人,而且他们的声音是在我身后,应该是和我隔着水池中心的假山,估计没看到我。


    我慢慢的缩下身子,只让头露出水面,沿着假山边慢慢挪动,尽量不让水声出现。


    绕过一块石头后,我模模糊糊的看到果然是一对情侣,坐在水池边上的长椅上,我放下心来,应该没被发现。


    TMD!这时候来打扰本小姐的好事。


    我心里把他们咒骂了成千上百次,可是那没什么用,这个水池直径最多5米,只有中间有3,4块石头组成个假山能作为我的屏障。


    贸然上岸,周围都是水泥地板,都没什么遮挡物。


    我回了回神,再看看那对情侣,他们热吻起来了!我怔怔的看着他们,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


    该死!都什么时候了还发骚。


    我骂了自己一句,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们看。


    别看我看过那么多AV,还手淫了好多次,可是真正看到男女接吻还是第一次。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看得那么清楚?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原来一直被云层挡住的月亮出现了。


    虽然只有半圆,但是至少能够将二十多米内的人穿不穿衣服看得清楚。


    虽然知道自己的裸体已经被暴露在月光下了,但是我的注意力还是被那对情侣吸引过去了。


    靠!那男人穿的是一件篮球运动短裤,他现在居然已经把裤子褪到膝盖上,而那女生正俯下身子,头在男人裆中间一上一下。


    天啊,口交!今天看来撞大运了,居然看现场直播。


    即使月亮存在,但是微弱的月光还不足以让我看清楚男人的那地方,但是我也是看得口干舌燥。


    而男人在女生服侍他的时候手也没闲着,身子侧向女生那边然后将女生的短裙掀起到腰部,把手伸进女生的小裤裤里不断的摸着她的屁股。


    摸着摸着,男人就想把女生的内裤往下拉,女生连忙放开男人的那话儿,急急忙忙的说:不要……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女生的脸,居然是我们班上的美女姚紫萍!不过传闻中她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没等姚紫萍把话说完,那男人有点生气的小声骂道:骚货!别停下!然后右手往自己裆下按住姚紫萍的头,左手将她的内裤脱下。


    姚紫萍虽然挣扎但终究力气大不过男人,内裤被拉到了膝盖部位。


    男人的左手不断的在姚紫萍的两腿间摸着,而右手则到了她的小吊带衣领处,往里面伸。


    再看姚紫萍,也许是屈服了,头在男人裆下机械的上上下下。


    而我也左手扶着假山石头,右手伸到小穴,不断的摩擦着。


    当然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们。


    过了一小会,男人看来已经不满足口交了。


    他左手一把将姚紫萍拉起身,右手从她小吊带下摆往上撩。


    姚紫萍双手紧紧抱胸,却敌不过男人的蛮力,两下子小吊带就被扯到了她的头上,双手也被男人的左手抓着。


    这时候姚紫萍裙子被撩到了腰部,内裤褪在膝盖上,上衣和双手被控制在头上方,胸罩当然也没好过,被推到了脖子,男人一翻身,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是从他屁股的前后摆动和姚紫萍的嗯……嗯……哦……哦声音中我也能知道怎么回事。


    虽然我的理智一直在提醒我也许该趁着他们激动的时候跑开,但是欲望却让我继续躲在水里看着他们做爱,清凉的水更是衬托出我身体内部的滚烫。


    此时我在水里也泡得很长时间,虽然是夏天,但是夜晚冰冷的水里泡太久也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冷了。


    我转头小心翼翼爬上后面一块相对比较平坦的前面又有另一块石头挡住他们视线的石头上,尽力不让水声吵到他们,但是那男人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好我趴低着身体躲了起来。


    男人嘟哝了一句什么,又转头专心玩弄身下的美女。


    我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弯着身子一边看他们做爱一边用手用力的抠着自己的小穴,到后来感觉上来了我甚至坐着直起腰板,整个乳房暴露在他们视线范围内。


    就在两米半左右的距离里,一对男女在尽情做爱,而另外一个女生在看着他们自慰,光是这样的场景就已经让我激动得浑身发抖。


    啊……啊……不……行了……耀哥……姚紫萍突然低声的喊了一句,而我也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残留的一点理智让我用左手尽力捂住嘴巴,尽量不让它发出声音,右手则继续着在小穴里的动作,挺直的身体将34D的乳房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两粒娇嫩的乳头也骄傲的挺起来……回想起来幸好当时我还不会用手指进进出出小穴,只会全部伸进去后在里面乱动乱抠,要不然光是撞击小穴的声音就能惊动他们……高潮时却只能尽力憋住呼吸和声音,那种感觉就像憋尿一样,不尽兴。


    但是对面的男女也是兴头上,没有意识到有人和他们一样高潮了。


    我虚弱的靠在前面的石头上,回味着高潮的感觉。


    而那个被称呼为耀哥的男人似乎也泄身了,趴在姚紫萍身上做着深呼吸。


    过了一会,月亮又从云层里探出头来,耀哥也坐直了身体,依依不舍的抚摸着姚紫萍的身体:小骚货,都不是处的了还那么装纯,说吧,被干过几炮了。


    姚紫萍却没有发出声音。


    耀哥等了一会,见她没回话,生气道:还在跟我装是不是,我叫你装。


    说完开始动手,虽然我被他的后背挡住了视线,但是看动作也猜到是在将姚紫萍的衣服脱下来。


    耀哥不要啊,我把身子给你当作还债了,就别再折磨我了。


    姚紫萍苦苦哀求着,而耀哥还在做着我看不到的动作,突然他站了起来,双手拿着几件衣服:贱货,你就这样光溜溜的回家吧,哈哈!说完就扬长而去,留下姚紫萍想追又害怕的蹲在地上痛哭。


    我看着赤裸的姚紫萍,虽然想给她点安慰,但是我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她目前的处境,都不适合我们俩见面。


    姚紫萍哭了十来分钟,弯着腰站了起来,一手拦胸一手捂住下身,一点一点的挪着脚步走了。


    我看着她慢慢走到小公园边,我也重新下水准备再到水池边缘爬上岸回家。


    可是今天巧事太多了,就在我刚下水的时候,路灯全亮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恢复通电!正好小水池边上也有一盏明亮亮的灯。


    由于长时间适应了黑暗,我的眼睛一下子被刺花了,整个人差点就晕倒在水池里。


    我手扶着水池边缘,低着头闭着眼,想尽快恢复视力,同时心里在祈祷着这时候千万别有人。


    过了一分多钟,我慢慢抬起头,发觉眼睛开始适应灯光了,赶紧看着周围,还好没人。


    我刚爬上水池边,就听到姚紫萍方向那边传来惊叫,还清楚的听见有个人高兴的大叫:耀哥真没骗人,果然有光屁股妞!我转头一看,发现赤裸的姚紫萍被几个小混混抓住,似乎嘴巴已经被捂上,没听到她的声音,而且已经有人开始迫不及待的解皮带了,他们离我大概只有50米,我心中一个咯噔:不好!果然,一个小混混指着我的方向:那还有个!我一听到这句话,赶紧掉头就跑。


    虽然在危险时刻人总能迸发潜力,但是一个17岁的小女生怎么跑得过几个男生呢。


    离家只有拐个弯再过一栋小楼的距离,我却绝望的听到背后明显的脚步声。


    我不敢回头,还是努力的跑,拐过弯,突然看到一个黑乎乎半人高的东西挡在我面前,我一下看不清楚是什么,猛的停了下来,心中哀叹:完了……这时,一只热乎乎油腻腻的手猛的捂上了我的嘴巴,同时另一只手开始在我胸部乱摸。


    我被抓到了!我刚刚反应过来,前面那个半人高的东西突然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是我家隔壁黄婆婆家养的狼狗——啊毛!只见它一下冲到我身后,咬着我身后的小混混。


    TMD,有狗!小混混惊慌失措的大叫,松开抓住我的手,急忙转身逃跑了,我松了一口气,却看到黄婆婆家对面楼上有灯亮了起来,我一下又紧张起来,我还是光着身子呢,我来不及想,一下扑在黄婆婆家前面的冬青带里,而此时黄婆婆家的灯也正好亮了起来。


    我看到黄婆婆家的窗口出现个人影,赶紧蜷缩着身体,尽力将身子缩在冬青带里。


    还好我们这的冬青带是并排种了两排,中间勉强可以容纳得下我,而且夏天植物生长得很茂盛,即使认真看也看不出来里面有人,只是可能会比较脏,但是我现在也没办法选择了。


    又过了一会,黄婆婆家门开了,黄婆婆走了出来,而周围小楼里的居民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慢慢的集中到黄婆婆家门口。


    他们讨论了大半天,基本上都是在想象到底出了什么事,并一个劲的感叹世风日下什么的。


    这倒是苦了我了,先是在冷水里泡了半天,然后被小混混揩油,现在又在肮脏的冬青带里被蚊子咬,而且还不能拍,万一弄出什么动静惊动到大家,那我就死定了。


    我一个劲的咒骂着那群八卦佬,一边咬牙忍受着蚊子对我全身的侵袭。


    熬了半个小时,终于他们肯散会了,街道上的人渐渐散去,各自回家。


    我偷偷的透过叶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没人了,可是我又不敢马上出去,毕竟有些好事的人回家以后还是喜欢呆在家里窗户边看事发地点。


    不过我这里暂时安全了,我呼了口气。


    这时身边又传来梭梭的声音,我紧张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救命狗回来了。


    啊毛,谢谢你。


    我抱着它的头,低声的说道。


    平时和黄婆婆家关系不错,也经常逗啊毛玩,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帮了我一个大忙。


    啊毛只是用它的舌头舔了舔我。


    天啊,它还舔了我的胸部。


    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些网上视频里的人狗片,我紧张的看着啊毛,难道它也想强奸我?啊毛又舔了我的嘴,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抓到我的小混混手上很油腻,可能是刚吃完东西喝完酒出来的,现在啊毛应该只是被油腻吸引才舔我的。


    我放下心来,挺头挺胸,抱着啊毛的头,让啊毛尽情的舔着我的乳房。


    慢慢的,我发现我的乳头又硬了,而啊毛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低头舔着我的乳房。


    逐渐的,我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自己那么快就有了感觉,但是由于躲进了冬青带,我手很脏,没办法自慰。


    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开啊毛,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在冬青带里慢慢往家的方向爬。


    到了家门口,我四下看看没人,一个箭步跑到门口旁边拿起藏在扫把下的钥匙,紧张的开门然后跑进家里,最后是坐在地上用瘫软的身体靠在门口将门关好……那天晚上我在浴室里泡着热水澡尽力的手淫,直到高潮了3,4次,精疲力尽才疲惫的爬到床上睡觉。


    定了。


    我一个劲的咒骂着那群八卦佬,一边咬牙忍受着蚊子对我全身的侵袭。


    熬了半个小时,终于他们肯散会了,街道上的人渐渐散去,各自回家。


    我偷偷的透过叶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没人了,可是我又不敢马上出去,毕竟有些好事的人回家以后还是喜欢呆在家里窗户边看事发地点。


    不过我这里暂时安全了,我呼了口气。


    这时身边又传来梭梭的声音,我紧张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救命狗回来了。


    啊毛,谢谢你,。


    我抱着它的头,低声的说道。


    平时和黄婆婆家关系不错,也经常逗啊毛玩,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帮了我一个大忙。


    啊毛只是用它的舌头舔了舔我。


    天啊,它还舔了我的胸部。


    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些网上视频里的人狗片,我紧张的看着啊毛,难道它也想强奸我?啊毛又舔了我的嘴,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抓到我的小混混手上很油腻,可能是刚吃完东西喝完酒出来的,现在啊毛应该只是被油腻吸引才舔我的。


    我放下心来,挺头挺胸,抱着啊毛的头,让啊毛尽情的舔着我的乳房。


    慢慢的,我发现我的乳头又硬了,而啊毛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低头舔着我的乳房。


    逐渐的,我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自己那么快就有了感觉,但是由于躲进了冬青带,我手很脏,没办法自慰。


    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开啊毛,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在冬青带里慢慢往家的方向爬。


    到了家门口,我四下看看没人,一个箭步跑到门口旁边拿起藏在扫把下的钥匙,紧张的开门然后跑进家里,最后是坐在地上用瘫软的身体靠在门口将门关好……那天晚上我在浴室里泡着热水澡尽力的手淫,直到高潮了3,4次,精疲力尽才疲惫的爬到床上睡觉。


    【全文完】


    我叫孟雅婷,今年17岁,身材被很多人说很火爆。


    在我家乡,一个小县城里读高中。


    虽然我看起来很清纯,可是谁都不知道我内心深处藏着一个魔鬼。


    对,你们想得没错,那就是暴露……我父母都是援外工程师,经常满世界跑,基本上都是第三世界的多。


    自从我13岁就很少看到他们,春节也不例外。


    虽然他们交代了亲戚照顾我,但是亲戚们也很忙,我一般都是吃饭的时候过他们那里,然后就回自己的家睡觉。


    这样的结果就是,在我青春性萌芽时,我只能无师自通,通过网络上各种色情网站或视频,了解到各种性方面的知识。


    慢慢的,我开始关注起自己的身体,胸部从平坦,到小面包,到鸡蛋,到现在的34D,下身也冒出了浓密的阴毛。


    后来,从16岁开始,我在家除了月经来的那几天,都不穿衣服,因为,我对自己的身体开始迷恋起来,觉得这样的身材被衣服挡住真是浪费……单位给了我家一套楼,有点别墅的味道,但是对我来说有点太大了,毕竟常年只有我一个人住。


    但是从我开始习惯不穿衣服后,我觉得这样反而更好,我可以毫不担心的赤裸身体而不怕家人撞见。


    手淫一开始,我只敢在家里脱光,毕竟女孩子都胆小。


    每次从学校回到家,我都迫不及待的脱光校服,除去胸罩和内裤,然后感受着空气抚摸肌肤的感觉。


    阳台我是不敢去的,因为我家周围都是小楼型的建筑,有几栋楼是能看到阳台的。


    我只敢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自己从网上下下来的AV,一边感受着沙发棉质的表皮摩擦屁的滋味。


    到兴奋时就在家里学那些激情视频里的骚女跳几段艳舞。


    16岁那年的夏秋季节,就这样在我的暴露中过去了。


    冬天我不敢脱光,因为太冷,虽然我家在南方,但是冬天还是能到5到6度这样的,而且又没有像北方那么的暖气供应。


    于是我只能在被窝里脱光等待着春暖花开。


    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在被窝里手淫了。


    那时候是刚放寒假,我看完AV,心里的骚动来得比以前更强烈,马上脱光衣服钻进被子里,当然,卫生棉是早就准备在枕头旁边的。


    我回想着刚刚AV里的情节,用卫生棉轻轻擦拭小穴,突然感觉不过瘾了,想想片子里的男人用舌头舔着女人的阴部,我就对自己说:这卫生棉就是男人的舌头,在慢慢舔着你呢。


    然后慢慢双手抓着卫生棉,由缓逐渐变快,就像片子里的男人舌头一样,一上一下的,不停擦拭着小穴。


    那感觉太刺激了,之前并不是没有手淫过,但是都只是用卫生棉擦拭小穴部位,小小刺激一下,然后害怕的夹紧双腿回味半天就结束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那种害怕的心理没有出现,反而是期待占了上风。


    我双腿一下夹紧,一下又开成人字,而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停下,下身的敏感部位传来一阵阵刺激的感觉,直冲脑门。


    抓着卫生棉的手感觉到了小穴里有东西流了出来,湿湿的,有点黏性,我意识到可能是我的爱液流出来了。


    无意识的,我双手松开了卫生棉,两只手一左一右揉着小穴的两边。


    啊……啊……啊……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下身开始传出一种空虚的感觉。


    慢慢的,我右手食指探进了小穴,感受着阴壁的肉感和光滑,左手则开始摸着自己的乳房,无师自通的抓,放,捏,弹,两边乳房在我自己的左手的蹂躏下变换着各种形状。


    而此时右手的食指感觉不够长了,中指自告奋勇的出来,接替食指的工作,一下深入了小穴中。


    我在小学11岁的时候练跳舞时不慎将处女膜弄破了,当时痛得我哭了半天,但是现在,我却因为这样可以随意拨弄小穴。


    右手食指一下两下三下……速度越来越快,左手一时蹂躏着乳房一时伸到下身摩擦着外阴。


    终于,我达到了高潮。


    嗯……啊……嗯……我潜意识里压低着声音,用双腿紧紧夹着在下身活动的右手,全身僵硬挺直的感受那一阵阵冲上来的快感。


    中指由于身体挺直而只有一个指节还在阴道里,配合着阴道里抽搐的阴壁而一点一点的抽动……从那天以后,我三天两头就自己慰问自己。


    由于那次手淫流出的爱液弄湿了床单,所以之后我都用一块干净的毛痰垫在床单上,完事后就用床单包裹着身体,感受自己爱液滋润身体的感觉。


    就这样,寒假结束了,冬天也过去了好久,夏天也来了。


    于是,我的身体再一次被放飞在空气中。


    第一次出门露出,惊险逃离。


    4月底,南方的天气已经开始炎热起来。


    我的校服也由冬天的长裤装变成了裙装。


    (这里顺便说下我们的校裙还算比较保守,差不多到膝盖,黑色棉布。


    上身则是一件白色短袖衬衣,扎着个黑色小领巾。


    )由于尝到了甜头,我开始对上学有点讨厌,这样我就不能一直在家随心所欲的玩弄自己的身体了。


    还好我没有放弃学业,每天还是认真听课,认真做作业。


    要不学习成绩差了亲戚拉我到他们家去监督辅导,那我就没机会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到了6月份,炎热的夏天让我的衣服在家里一点也用不到。


    慢慢的,在家里脱光已经不能满足我了。


    那天我看了一部关于露出题材的AV,里面的女主角被要求在野外脱光然后做各种动作。


    我有点羡慕的看着她:能让自己美好的身材在大自然中,多好啊。


    其实我也可以的!我突然冒出这个念头。


    不行!脱光出去被人看到怎么办,我们这里不是AV中的世界,被人看到就意味着声誉尽毁啊!我尽力说服自己不要尝试,可是,这念头一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算了,就试一次。


    终于,我还是被我自己打败了……既然想要做了,那就得好好的计划一番。


    上面说过我家附近都是小楼,住的人大多数都是出门做生意的,基本上家里留着老人和小孩住着看家。


    而且我们这里离闹市区有两条街的距离,晚上没什么人走动。


    小县城的人起楼也不会起多高,基本都是3,4层这样,我家也是4层。


    正好今天早上去上学时看到街道通知说晚上9点半县城供电局线路维护,我们这片街道都停电。


    于是,我决定到了晚上先到屋顶去看看情况。


    那天下了晚自习,我亟不可待的冲出学校,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平时要10分钟左右的路程今天我只用了不到5分钟就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我一打开大门,把自行车进去,就紧张得连车都放不好,让车一下侧倒在地上,我反手关好大门,背靠大门锁头,左手捂住胸口,不断的喘气。


    一方面是骑车太快,一方面更是我对自己即将做的事情的紧张。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一点。


    我家一楼原本是设计为停车房的,但是由于父母不在家而且也没买车,就这么空着一个大大的空间给我放自行车。


    2楼是设计为客厅,厨房和洗手间,还有一间小客房,不过我基本都没怎么用过,因为3楼我的房间里电视电脑卫生间一应具全,那里是我平时暴露的地方。


    4楼是父母的房间,虽然他们不经常在,但是我也偶尔上去搞搞卫生,当然,基本上都是裸露着搞卫生的~反正都是脱光,就从家门口开始吧我冒出个念头。


    慢慢的我手伸向上衣,突然想到一会要上楼顶,就决定只脱裙子和内裤。


    鞋子也脱掉放在一边的鞋柜,就这样光着下半身,只穿着那件勉强能拉到屁股的衬衣走上了楼梯。


    走到3楼,我把包包和裙子内裤直接丢在门口,想想觉得胸罩有点碍事,就把衬衣拉起来套在头上,手从袖管里缩出来,脱掉胸罩,再把手套回袖管,把衣服拉下来。


    深吸一口气,走到了4楼再走到楼顶的小门前。


    手握着锁头,我的双腿,不,是全身一直在颤抖。


    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把裙子给脱了,万一对面楼顶有人怎么办。


    放弃吧,我一个劲的试图说服自己,可是手却一点也不想离开门锁。


    突然我想到,现在是晚上,我们下晚自习是8点半,现在估计也差不多9点了,周围的人基本上都是窝在电视前或快睡觉的,而且天已经很黑了,我干嘛要自己吓自己啊。


    我小小的嘲笑了自己一下,深深吸了口气,扭开门锁,慢慢的拉开了门。


    我小心翼翼的从门缝往外看,果然,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的霓虹灯在一闪一闪的。


    我们这是小县城也没什么太高的建筑。


    看,也没什么可怕的嘛。


    我对自己说,其实也是壮胆。


    把门拉开能过人后我一闪身,从楼顶小屋的门里冲到了外面。


    由于我一直没开家里的灯,所以眼睛对黑暗适应得很快,况且还有远处的灯光,我一下就看到了周围。


    我拼命的用手拉着衬衣的下摆,好让它遮住更多的地方,虽然那没什么用,也没意义。


    但是对于第一次在有可能被人看到的地方露屁股,我还是很害怕。


    我蹲着一点一点的挪到楼顶左边边缘,扶着安全栏往周围看。


    不出所料的,周围楼里很多都黑着灯,只有一些楼的客厅位置还有灯光。


    不过路灯倒是挺亮的,这个现在感觉有点讨厌,虽然我平时下晚自习都是靠路灯给我安全感……突然间,我眼前一黑,路灯全灭了!我楞了大半天,才想起来停电通知。


    周围小楼里陆陆续续传来声音,大概大家都知道是停电了就准备睡觉了吧。


    我看了看周围,除了两条街道外的闹市区还又一点灯光照过来以外,都没有任何光源了。


    我慢慢的直起身子站起来,突然感觉身上的白色校服在黑暗里很刺眼。


    于是我颤抖着双手迅速的把纽扣解开一下把衣服脱掉甩在地上。


    我在屋顶全裸了!可能有人觉得只是屋顶没上面了不起,可是这是我第一次在房间外的地方赤裸身体,激动的心情是很难形容的。


    我全身颤抖的扶着安全栏,头不断的四处张望,心里既害怕又很期待着有人能看到。


    几分钟后,激动的心情过去了,我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想着怎么玩才更好玩点。


    我先开始在楼顶上跳芭蕾舞,脚趾顶直,胸部前挺,另一只脚往后尽力往后抬起,让小穴尽量的暴露出来。


    然后又趴在地上,想象自己是个被调教的性奴,正在被主人调教,在屋顶上爬来爬去,还在安全栏边抬起一边脚跨在栏杆上学狗嘘嘘,当然不是真的尿出来啦……然后再整个人摆个大大的人字型仰面躺在地板上。


    傍晚时候我为了今晚的行动特意把楼顶清扫了一遍,不过即使这样等到我想手淫时还是感觉到手上有一层灰尘,虽然我没有洁癖但是也不是不讲卫生的人,脏呼呼的手指伸进小穴想想都恶心。


    可是要洗手就要离开楼顶。


    我叹了口气,算了今天就到这吧,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拍着屁股走向楼顶的门口。


    当我回到3楼我的房间门口时突然想到,现在外面路灯不亮了,根据我在楼顶看到的,外面的路上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而且供电局的通知说是要大概5个小时,那我干嘛不干脆到外面走一走?这时候我已经没什么顾虑了,也许是经过楼顶露出后胆子变大了吧。


    我想到做到,从包包里拿出大门钥匙抓在手上,两步并做一步跳一样跑到了一楼。


    到了一楼我也是慢慢打开锁,从门缝里往外看,嗯,黑乎乎的,我双手抱胸,闪身出门,轻轻的将门关好,想了想,把钥匙放在门旁边的一把扫把下面,然后走到了大街上。


    激动的心情再一次袭来,平时来来回回的路,一下子感觉新鲜了好多。


    谁能想到,平日里清纯美丽的美女高中生,竟然会在停电的时候赤裸身子走在街道上。


    平日里这里附近也只是一些老人带着孙子出来走走,现在晚上又停电,更是一点有人的迹象都没有。


    我弯着腰,抱着胸,双腿紧夹,慢慢的沿着大街上走。


    走了十来米,胆子慢慢变大了,我开始直着身子,双手放开,学着电视里的模特走起了猫步。


    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街心小花园,这里一般都是早上老人们锻炼的地方,我记得那有个小水池,是用供水系统制造的流动水,并不脏。


    想到刚才在楼顶疯玩时弄脏的身子,我又有一个大胆的念头,要在那个小水池里洗澡。


    我看看周围,确定没人,其实看也没用,周围到处是黑漆漆的一片,连四周的小楼都是模模糊糊的看到个轮廓而已。


    我走到小水池边,双脚放进去,冰凉的水一下让我浑身抖了一下,我屏住呼吸,让双脚逐渐适应了冷水的刺激,然后像游泳时那样双手捧起水泼到身上,让身体习惯一下。


    然后慢慢的,我手扶着水池边缘,脚慢慢的探到水池底。


    水池并不深,就到我乳房而已。


    我咬着牙,将长发盘起,慢慢适应了清凉的水温,然后慢慢的像洗澡一样,轻轻的洗掉身上的灰尘。


    说是洗,其实差不多就像自摸了,我从脖子开始,到双肩,到乳房,到小腹,再到屁股的下身,我仔细的一寸一寸的将自己的身体摸着。


    虽然平时在家里洗澡和手淫时我经常这么做,可是现在我可是在公共场合,那种感觉太刺激了。


    我洗了一会,走到水池中间的假山,那里有个向上的水管,是这个水池的水源。


    水管的长度不高,就到我大腿上再上来十多厘米。


    我当时没注意脚一下踢到了水管,疼得我差点摔倒,还好我扶住了假山的石头。


    而我在扶着石头时,水管喷出来的水柱直射到我膀胱位置,一下刺激到了我。


    我想了想,慢慢的移动双脚,让水柱直接射到小穴位置。


    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双腿一酸,差点就坐到水管口上了。


    我定了定神,扶好假山石头,咬着牙,感受着水柱喷射小穴的美妙感觉。


    我闭上眼睛,仰头朝天,尽情享受着。


    在这里坐坐吧。


    突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差点就叫了出来。


    有人!完了,我的清白,我的名誉,我还有什么脸面继续呆着这个县城。


    我又该怎么和父母解释这一切。


    刹那间我脑海里闪过了很多念头,身子却由于突然的惊吓而保持原样,一动不动。


    好吧。


    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这回听清楚了,是在我身后,我脑子一转,一男一女,估计是来拍拖的,我定了定神,左右看看,确定没人,而且他们的声音是在我身后,应该是和我隔着水池中心的假山,估计没看到我。


    我慢慢的缩下身子,只让头露出水面,沿着假山边慢慢挪动,尽量不让水声出现。


    绕过一块石头后,我模模糊糊的看到果然是一对情侣,坐在水池边上的长椅上,我放下心来,应该没被发现。


    TMD!这时候来打扰本小姐的好事。


    我心里把他们咒骂了成千上百次,可是那没什么用,这个水池直径最多5米,只有中间有3,4块石头组成个假山能作为我的屏障。


    贸然上岸,周围都是水泥地板,都没什么遮挡物。


    我回了回神,再看看那对情侣,他们热吻起来了!我怔怔的看着他们,不自觉的舔了下嘴唇。


    该死!都什么时候了还发骚。


    我骂了自己一句,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们看。


    别看我看过那么多AV,还手淫了好多次,可是真正看到男女接吻还是第一次。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看得那么清楚?答案很快就出现了,原来一直被云层挡住的月亮出现了。


    虽然只有半圆,但是至少能够将二十多米内的人穿不穿衣服看得清楚。


    虽然知道自己的裸体已经被暴露在月光下了,但是我的注意力还是被那对情侣吸引过去了。


    靠!那男人穿的是一件篮球运动短裤,他现在居然已经把裤子褪到膝盖上,而那女生正俯下身子,头在男人裆中间一上一下。


    天啊,口交!今天看来撞大运了,居然看现场直播。


    即使月亮存在,但是微弱的月光还不足以让我看清楚男人的那地方,但是我也是看得口干舌燥。


    而男人在女生服侍他的时候手也没闲着,身子侧向女生那边然后将女生的短裙掀起到腰部,把手伸进女生的小裤裤里不断的摸着她的屁股。


    摸着摸着,男人就想把女生的内裤往下拉,女生连忙放开男人的那话儿,急急忙忙的说:不要……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女生的脸,居然是我们班上的美女姚紫萍!不过传闻中她和社会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看来传闻是真的了。


    没等姚紫萍把话说完,那男人有点生气的小声骂道:骚货!别停下!然后右手往自己裆下按住姚紫萍的头,左手将她的内裤脱下。


    姚紫萍虽然挣扎但终究力气大不过男人,内裤被拉到了膝盖部位。


    男人的左手不断的在姚紫萍的两腿间摸着,而右手则到了她的小吊带衣领处,往里面伸。


    再看姚紫萍,也许是屈服了,头在男人裆下机械的上上下下。


    而我也左手扶着假山石头,右手伸到小穴,不断的摩擦着。


    当然视线一直没有离开他们。


    过了一小会,男人看来已经不满足口交了。


    他左手一把将姚紫萍拉起身,右手从她小吊带下摆往上撩。


    姚紫萍双手紧紧抱胸,却敌不过男人的蛮力,两下子小吊带就被扯到了她的头上,双手也被男人的左手抓着。


    这时候姚紫萍裙子被撩到了腰部,内裤褪在膝盖上,上衣和双手被控制在头上方,胸罩当然也没好过,被推到了脖子,男人一翻身,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是从他屁股的前后摆动和姚紫萍的嗯……嗯……哦……哦声音中我也能知道怎么回事。


    虽然我的理智一直在提醒我也许该趁着他们激动的时候跑开,但是欲望却让我继续躲在水里看着他们做爱,清凉的水更是衬托出我身体内部的滚烫。


    此时我在水里也泡得很长时间,虽然是夏天,但是夜晚冰冷的水里泡太久也是让人感觉到有点冷了。


    我转头小心翼翼爬上后面一块相对比较平坦的前面又有另一块石头挡住他们视线的石头上,尽力不让水声吵到他们,但是那男人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好我趴低着身体躲了起来。


    男人嘟哝了一句什么,又转头专心玩弄身下的美女。


    我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弯着身子一边看他们做爱一边用手用力的抠着自己的小穴,到后来感觉上来了我甚至坐着直起腰板,整个乳房暴露在他们视线范围内。


    就在两米半左右的距离里,一对男女在尽情做爱,而另外一个女生在看着他们自慰,光是这样的场景就已经让我激动得浑身发抖。


    啊……啊……不……行了……耀哥……姚紫萍突然低声的喊了一句,而我也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残留的一点理智让我用左手尽力捂住嘴巴,尽量不让它发出声音,右手则继续着在小穴里的动作,挺直的身体将34D的乳房完美的暴露在空气中,而两粒娇嫩的乳头也骄傲的挺起来……回想起来幸好当时我还不会用手指进进出出小穴,只会全部伸进去后在里面乱动乱抠,要不然光是撞击小穴的声音就能惊动他们……高潮时却只能尽力憋住呼吸和声音,那种感觉就像憋尿一样,不尽兴。


    但是对面的男女也是兴头上,没有意识到有人和他们一样高潮了。


    我虚弱的靠在前面的石头上,回味着高潮的感觉。


    而那个被称呼为耀哥的男人似乎也泄身了,趴在姚紫萍身上做着深呼吸。


    过了一会,月亮又从云层里探出头来,耀哥也坐直了身体,依依不舍的抚摸着姚紫萍的身体:小骚货,都不是处的了还那么装纯,说吧,被干过几炮了。


    姚紫萍却没有发出声音。


    耀哥等了一会,见她没回话,生气道:还在跟我装是不是,我叫你装。


    说完开始动手,虽然我被他的后背挡住了视线,但是看动作也猜到是在将姚紫萍的衣服脱下来。


    耀哥不要啊,我把身子给你当作还债了,就别再折磨我了。


    姚紫萍苦苦哀求着,而耀哥还在做着我看不到的动作,突然他站了起来,双手拿着几件衣服:贱货,你就这样光溜溜的回家吧,哈哈!说完就扬长而去,留下姚紫萍想追又害怕的蹲在地上痛哭。


    我看着赤裸的姚紫萍,虽然想给她点安慰,但是我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她目前的处境,都不适合我们俩见面。


    姚紫萍哭了十来分钟,弯着腰站了起来,一手拦胸一手捂住下身,一点一点的挪着脚步走了。


    我看着她慢慢走到小公园边,我也重新下水准备再到水池边缘爬上岸回家。


    可是今天巧事太多了,就在我刚下水的时候,路灯全亮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恢复通电!正好小水池边上也有一盏明亮亮的灯。


    由于长时间适应了黑暗,我的眼睛一下子被刺花了,整个人差点就晕倒在水池里。


    我手扶着水池边缘,低着头闭着眼,想尽快恢复视力,同时心里在祈祷着这时候千万别有人。


    过了一分多钟,我慢慢抬起头,发觉眼睛开始适应灯光了,赶紧看着周围,还好没人。


    我刚爬上水池边,就听到姚紫萍方向那边传来惊叫,还清楚的听见有个人高兴的大叫:耀哥真没骗人,果然有光屁股妞!我转头一看,发现赤裸的姚紫萍被几个小混混抓住,似乎嘴巴已经被捂上,没听到她的声音,而且已经有人开始迫不及待的解皮带了,他们离我大概只有50米,我心中一个咯噔:不好!果然,一个小混混指着我的方向:那还有个!我一听到这句话,赶紧掉头就跑。


    虽然在危险时刻人总能迸发潜力,但是一个17岁的小女生怎么跑得过几个男生呢。


    离家只有拐个弯再过一栋小楼的距离,我却绝望的听到背后明显的脚步声。


    我不敢回头,还是努力的跑,拐过弯,突然看到一个黑乎乎半人高的东西挡在我面前,我一下看不清楚是什么,猛的停了下来,心中哀叹:完了……这时,一只热乎乎油腻腻的手猛的捂上了我的嘴巴,同时另一只手开始在我胸部乱摸。


    我被抓到了!我刚刚反应过来,前面那个半人高的东西突然发出汪!汪汪!的声音。


    是我家隔壁黄婆婆家养的狼狗——啊毛!只见它一下冲到我身后,咬着我身后的小混混。


    TMD,有狗!小混混惊慌失措的大叫,松开抓住我的手,急忙转身逃跑了,我松了一口气,却看到黄婆婆家对面楼上有灯亮了起来,我一下又紧张起来,我还是光着身子呢,我来不及想,一下扑在黄婆婆家前面的冬青带里,而此时黄婆婆家的灯也正好亮了起来。


    我看到黄婆婆家的窗口出现个人影,赶紧蜷缩着身体,尽力将身子缩在冬青带里。


    还好我们这的冬青带是并排种了两排,中间勉强可以容纳得下我,而且夏天植物生长得很茂盛,即使认真看也看不出来里面有人,只是可能会比较脏,但是我现在也没办法选择了。


    又过了一会,黄婆婆家门开了,黄婆婆走了出来,而周围小楼里的居民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慢慢的集中到黄婆婆家门口。


    他们讨论了大半天,基本上都是在想象到底出了什么事,并一个劲的感叹世风日下什么的。


    这倒是苦了我了,先是在冷水里泡了半天,然后被小混混揩油,现在又在肮脏的冬青带里被蚊子咬,而且还不能拍,万一弄出什么动静惊动到大家,那我就死定了。


    我一个劲的咒骂着那群八卦佬,一边咬牙忍受着蚊子对我全身的侵袭。


    熬了半个小时,终于他们肯散会了,街道上的人渐渐散去,各自回家。


    我偷偷的透过叶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没人了,可是我又不敢马上出去,毕竟有些好事的人回家以后还是喜欢呆在家里窗户边看事发地点。


    不过我这里暂时安全了,我呼了口气。


    这时身边又传来梭梭的声音,我紧张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救命狗回来了。


    啊毛,谢谢你。


    我抱着它的头,低声的说道。


    平时和黄婆婆家关系不错,也经常逗啊毛玩,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帮了我一个大忙。


    啊毛只是用它的舌头舔了舔我。


    天啊,它还舔了我的胸部。


    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些网上视频里的人狗片,我紧张的看着啊毛,难道它也想强奸我?啊毛又舔了我的嘴,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抓到我的小混混手上很油腻,可能是刚吃完东西喝完酒出来的,现在啊毛应该只是被油腻吸引才舔我的。


    我放下心来,挺头挺胸,抱着啊毛的头,让啊毛尽情的舔着我的乳房。


    慢慢的,我发现我的乳头又硬了,而啊毛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低头舔着我的乳房。


    逐渐的,我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自己那么快就有了感觉,但是由于躲进了冬青带,我手很脏,没办法自慰。


    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开啊毛,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在冬青带里慢慢往家的方向爬。


    到了家门口,我四下看看没人,一个箭步跑到门口旁边拿起藏在扫把下的钥匙,紧张的开门然后跑进家里,最后是坐在地上用瘫软的身体靠在门口将门关好……那天晚上我在浴室里泡着热水澡尽力的手淫,直到高潮了3,4次,精疲力尽才疲惫的爬到床上睡觉。


    定了。


    我一个劲的咒骂着那群八卦佬,一边咬牙忍受着蚊子对我全身的侵袭。


    熬了半个小时,终于他们肯散会了,街道上的人渐渐散去,各自回家。


    我偷偷的透过叶子的缝隙看着外面,没人了,可是我又不敢马上出去,毕竟有些好事的人回家以后还是喜欢呆在家里窗户边看事发地点。


    不过我这里暂时安全了,我呼了口气。


    这时身边又传来梭梭的声音,我紧张的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的救命狗回来了。


    啊毛,谢谢你,。


    我抱着它的头,低声的说道。


    平时和黄婆婆家关系不错,也经常逗啊毛玩,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帮了我一个大忙。


    啊毛只是用它的舌头舔了舔我。


    天啊,它还舔了我的胸部。


    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些网上视频里的人狗片,我紧张的看着啊毛,难道它也想强奸我?啊毛又舔了我的嘴,我突然意识到刚才抓到我的小混混手上很油腻,可能是刚吃完东西喝完酒出来的,现在啊毛应该只是被油腻吸引才舔我的。


    我放下心来,挺头挺胸,抱着啊毛的头,让啊毛尽情的舔着我的乳房。


    慢慢的,我发现我的乳头又硬了,而啊毛似乎也察觉到什么,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下,然后又继续低头舔着我的乳房。


    逐渐的,我的身体又热了起来。


    我没想到我自己那么快就有了感觉,但是由于躲进了冬青带,我手很脏,没办法自慰。


    我只好依依不舍的放开啊毛,撅着白花花的屁股,在冬青带里慢慢往家的方向爬。


    到了家门口,我四下看看没人,一个箭步跑到门口旁边拿起藏在扫把下的钥匙,紧张的开门然后跑进家里,最后是坐在地上用瘫软的身体靠在门口将门关好……那天晚上我在浴室里泡着热水澡尽力的手淫,直到高潮了3,4次,精疲力尽才疲惫的爬到床上睡觉。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