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侄女友

    发布时间:2019-07-04 21:55:00   





    当小慧跑进了浴室的时候,我便躺回床上,心想阿非这马子真不错,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内里却天性淫荡,一摸着水鸡便会春情勃发,淫水哇啦哇啦的流出来,真是连是谁人的鸡巴在插着她也不管了。


    刚才干得真爽,看看几时有机会再好好的干她几回。


    过了一会,便看见小慧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她望也不敢望我的便走回厅中去睡觉了,于是我也准备去睡觉了,但是心中仍然不断的想着下次应该如何干翻这小妮子。


    又过了一会,我看到小慧再次闪身跑进了浴室。


    这时候我的鸡巴又开始发硬起来,心想拣日不如撞日,难得这个大好的机会,于是便光着身子摸到浴室门外,我还看到我的小弟阿非仍是睡得死死的在厅的中央。


    这到底是我的房子,我轻易地便打开了门进入了浴室,我看见小慧已脱光了衣服,在用水冲洗着下身,她回头看见是我进来,狼狈地用双手遮掩着下体和乳房,但我却看得出她的双眼是盯着我那直挺挺的鸡巴的。


    叔叔,你……你进来干甚么?见你又跑进了浴室,看看你是不是有甚么事需要我的帮忙。


    不……不用了,叔叔,我自己洗好了。


    不用怕羞,有些地方是你自己洗不到的,我是最会洗的。


    不……不用了,不要……在小慧一路说不要的同时,我已经大踏步地走进了淋浴间,从后便把小慧紧紧的抱着,大鸡巴就搁在那又圆又结实的屁股上,双手便在她的乳房上不断搓弄。


    其实小慧又没有甚么真正的反抗,光是在嘴巴上说不好、不要之类,我就知道她是口不对心的了。


    我也乘机问她是不是这里不干净,那里不干净,双手在她全身上下大肆摸索一番。


    最后我双手停在她的水鸡上,原来那里早已经氾滥成灾,这小妮子真是容易发情。


    哦,原来是这里最脏,让我好好的为你清洁一下。


    这还……还不是你害的吗?谁……谁叫你射在里面,害我要洗了又洗!我现在不是在帮你洗吗?你要谢我才对。


    跟着小慧已经只能发出一些嗯嗯哼哼的声音了,因为我的手指已经在她的水鸡口尽情地活动了,我还掰开了那肥嫩的阴唇,手指把她擦得呼呼叫爽。


    在她爽了一会后,这个小妮子竟然向后伸手过来摸向我的屁股,把我的身体压向她自己,还用她那两片充满弹性的屁股来挟我的鸡巴,那种感觉真是超爽!看来小慧已经情欲高涨,欲罢不能了。


    情况相当的严重,看来要用我的特别的工具来深入清理一番。


    嗯……快……快些用罢,但……但是这次……真……真的不要射在里……里面……好好好,一切都依你。


    那你快来啊……跟着小慧便弯身向前,双手扶着墙壁,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将水鸡口完全暴露于我的眼前,摆出一副挑逗诱人的姿势。


    对于女生热情的邀请,我是不会怠慢的,我连忙把她的屁股扶正,弓腰坐马校正了角度,只听得她又是啊……的一声,我的鸡巴便从后面插了进去,接着我便开始抽动起来。


    我一时拍打她的屁股,一时伸手逗玩她的乳房,又用鸡巴磨遍了她阴道内每一吋地方,把她干得欲仙欲死的。


    嗯……嗯……好舒服……喜欢叔叔的鸡巴吗?嗯……嗯……喜……欢……不用套子,是不是刮得更爽?是……是……我说过你会上瘾的,是不是?是……是……啊……啊……那我天天来干你好不好?嗯……好……好……我的鸡巴好,还是阿非的好?唔……嗯……叔叔的……好……阿非的……也好……那我叫阿非来看看罢!不……不要……啊……啊……也许阿非喜欢看的。


    我……我怕他嫌……嫌弃我……那你有哪天阿非肏得你不爽,你得来找我了。


    哦……嗯……嗯……看来这小妮子对阿非还是不错,于是我便再继续埋头苦干。


    这样抽插了十多分钟,我看见她至少获得了两、三次高潮,我才有想射精的感觉。


    于是我便把鸡巴抽了出来,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按她蹲在地上,再把鸡巴套弄几下,一股热精便朝着她的脸孔喷射出来,射得她一脸淋漓。


    叔叔,你……你又不要我射在里面,我便来这一记颜射啰!怎么了?好脏啊,你就只是会欺负人家。


    不脏,不脏,这营养液的效果,抵得上你做上千元面膜的效果。


    才不相信你的鬼话!说罢,她便连忙地用水洗脸。



    得到了肉体的满足后,我们便抹干了身体,又各自的回去睡觉了。


    我在床上躺了大半个小时,鸡巴又蠢蠢欲动起来,这也难怪的,有个粉粉嫩嫩的小妮子送上门来,不干到弹尽粮绝也对不起我的大鸡巴。


    于是我又爬了起来,光着身子走出厅中,看见阿非还是死猪般的睡在地上,我便摸了上小慧睡觉的梳发上,我立刻便去解她的裤带和钮扣,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大肆抚摸。


    这次已经不像第一次的时候那般战战竞竞的,到底我们已经干上了两次,也不用客气了。


    渐渐地她的身体有了反应,在轻轻的纽动,我也加紧了进攻。


    这时候,她便被我弄醒了。


    叔叔,又是你吗?你……你又再要吗?我已经差不多两星期没有做过爱了,难得你这小美人来到,我一定要用尽我这两星期的积蓄来好好的招呼你的。


    就在这里吗?我怕……速战速决,事不宜迟,只要你不发出叫声便成。


    那……我也不再和小慧多说,站起身来三扒两拨的抓光了她身上的衣服。


    小慧半推半就的终于便成为了一只赤裸的小羔羊,瑟缩于梳发之上等候着我鸡巴的享用。


    我把她的身体拉正对着了我,把她的双脚放在地上,然后分开她双腿,她忙把手掌盖在小穴上,女孩子就是会害羞。


    跟着我便跪到她两腿中间,拿开了她的手掌,鸡巴便刚好搁在她的水鸡口上,这个高度是刚刚好的。


    我把龟头在她的水鸡口上磨了一会,她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这时她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叔叔……知道了,不可以射在里面嘛!接着我便把我的龟头挤进了那两片娇嫩的阴唇之间,再把屁股一挺,便把整根的鸡巴插了进去。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的闷叫,原来这小妮子知道自己在鸡巴插进去的一刻,会兴奋得忍不住地啊一声叫出来,早已用双手紧紧的掩着了自己的嘴巴。


    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样子,令我感到更兴奋,于是我便开始慢慢地抽送起来。


    我俩都一言不发的在疯狂地做爱,大厅之中只有肉体的撞击声和沉重的呼吸声,当然还有阿非那傻小子的呼呼大睡的声音。


    今天晚上和小慧做的三场性爱,各有各的精彩。


    最初的那次,只是提心吊胆的想占占小慧的便宜,想不到后来会软硬兼施的把她弄了上床,直到我把鸡巴插入,把精液射到了她的水鸡之内,那种偷干别人马子的快感真是难以形容的。


    第二次是在浴室之中进行,那次我们的顾虑都少了,互相的配合都很好,大家都玩得十分尽情。


    现在这次是在大厅之中,阿非就睡在我们的脚旁,而我却当着他面前肏着他的马子,那种感觉更来得紧张刺激,每次我看到小慧给我爽得张口欲叫,但又苦于不能出声的模样,我便十分兴奋,有种恶作剧的快感。


    这次我是毫不留力的进攻,所以十多分钟后便想射精了。


    于是我便伏在小慧的身上,在她耳旁道:你不想我射在里面,那我们来个乳交如何?呼……呼……甚……甚么乳交?乳交也不会吗?阿非真是暴殄天物。


    我把鸡巴拔了出来,然后跨在她的身上,再把湿漉漉的鸡巴放在她的乳沟之中,我教她自己用双手把乳房挤起来把我的鸡巴挟紧,我便开始抽动起来。


    在这软软滑滑的乳沟中磨动鸡巴,又是另一番爽劲。


    拥有这双35D的美乳也不曾乳交的,阿非简直就是浪废,当我教会了小慧之后,以后就有阿非的爽了。


    在我乳交的同时,我一只手也伸向后方去摸她的水鸡,继续撩动她的情欲,渐渐地她又兴奋得大力地为我磨鸡巴了。


    跟着我便把小慧的头扶了起来,并且叫她张开了小嘴,每当我的鸡巴向前送的时候,她便用舌头来舔我的龟头,舔得我麻痒难当,忍不住的便想发射了。


    于是我便再抽送了几下,跟着乘势向前一送,便把龟头伸进了她那可爱的小嘴之内,差不多同一时间,精液便源源喷出了,全部都射在小慧口腔之内。


    可能她给我肏得太过舒服,又给我骑在身上动弹不得,再加上这已经是第三次的出精了,精液的份量不算多,她似乎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都吞下了,还伸出舌头来为我舔净了龟头。


    我慢慢待她舔够以后才翻身下来,也不再需要说甚么话,便跨过阿非的身体回房去睡觉了。


    真可怜,搞了大半晚,这觉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便要起床去上班了。


    当我准备好了,可以出发的时候,我便步出睡房,我看见阿非还是在睡得很香甜,但小慧却已经醒了,正正坐在梳发上。


    早啊,不睡多一会吗?早……不用了,叔叔,我其实是有话要跟你说。


    噢,甚么事?昨晚的事,是只此一次的,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的,也希望不要再提起。


    我以为是甚么事情,你以为我会当认真的吗?只要你还是阿非的马子,机会以后还多的是,要不要再干你这小骚货,我们还是走着瞧罢!但是我却装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我以为我们昨晚是很开心的……叔叔,你忘记它罢!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我的所有女朋友之中,没有一个及得上你漂亮和可爱。


    但是,阿非才是我的男朋友。


    那也没有办法……你能不能在我上班前来给我抱抱,作最后的吻别?这……这就是我最后的要求。


    那……好吧!这个傻孩子,真的走了过来给我抱,我也老实不客气地把她拥入怀中,跟着便吻上她的小嘴上。


    她初时是有点抗拒的,但是在我熟练的技巧下,很快便热情起来。


    再加上我那双不规矩的手在她身上乱摸,我感觉到这小骚货是很享受的,当我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之内时,她的身体是发热的,她实在是太容易发情了。


    我看见时机也差不多了,便伸手去脱她的裤子,但是她忽然一挣推开了我:叔叔,不可以了。


    最后一次罢,我们赶快些……真是不行了。


    你看看我的鸡巴,现在硬梆梆的,把裤裆撑得像小山丘的,你叫我怎能去上班?这都是你害的。


    小慧盯着我那高高的裤裆道:但……但是阿非现在随时也可能醒来……我听见她的意思只是怕阿非醒来,忙道:这样罢,我们也不用脱衣服了,你就在这里给我含烂教,如果我看到阿非醒来,我们也容易整理。


    含烂教?!来罢,昨晚不是已经试过了吗?她望着我的裤裆点了点头,我便把她按下跪在我的面前。


    我忙把裤炼拉下,掏出了硬梆梆的鸡巴在她面前晃动。


    她一只手把鸡巴轻轻的扶着,便伸过头来,将小嘴吻在龟头之上,慢慢再吻遍整根鸡巴。


    跟着她把龟头含在嘴里轻轻吸啜,再慢慢转圈。


    我的鸡巴包在这温暖湿润的小嘴内,把我爽得几乎要大叫起来,看来小慧对于含烂教是蛮有经验的,原来阿非又未至于那么笨。


    于是我便把双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按动,慢慢去感受着这男人至爱的享受。


    我也对小慧说,如果她的小穴觉得痕痒的话便去摸摸它,不用客气的,果然她的一只手便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自摸起来。


    受到自己的刺激,小慧显得更加投入,把我的鸡巴吸啜得加倍落力,再加上她这一副淫媚的样子,在这双重刺激下,我真是忍不住地便要立刻发射了。


    于是我便由被动变作主动,按着小慧的头,像插穴般肏起她的嘴巴来。


    才抽送了几十下,我最后残余的精液便尽数排泄在她口中了。


    我长长的呼了口气,便拔出了我的鸡巴,左右来回地扫两下,在小慧的脸颊上把鸡巴揩抹干净便放回裤内。


    可能我刚才实在把小慧的嘴巴肏得太凶了,她现在还在喘气休息。


    真爽!阿非,你的马子真不错。


    这话把小慧吓了一跳,忙转过头来,看见阿非还睡觉未醒,才放下心来。


    我哈哈一笑,便道:再见了,小美人。


    也不待小慧的回应,我便出门上班去了。


    在乘电梯的时候,我感觉到我有点儿脚软,毕竟以我的状态连干四次,实在有点过份。


    当小慧跑进了浴室的时候,我便躺回床上,心想阿非这马子真不错,表面上正正经经的,内里却天性淫荡,一摸着水鸡便会春情勃发,淫水哇啦哇啦的流出来,真是连是谁人的鸡巴在插着她也不管了。


    刚才干得真爽,看看几时有机会再好好的干她几回。


    过了一会,便看见小慧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她望也不敢望我的便走回厅中去睡觉了,于是我也准备去睡觉了,但是心中仍然不断的想着下次应该如何干翻这小妮子。


    又过了一会,我看到小慧再次闪身跑进了浴室。


    这时候我的鸡巴又开始发硬起来,心想拣日不如撞日,难得这个大好的机会,于是便光着身子摸到浴室门外,我还看到我的小弟阿非仍是睡得死死的在厅的中央。


    这到底是我的房子,我轻易地便打开了门进入了浴室,我看见小慧已脱光了衣服,在用水冲洗着下身,她回头看见是我进来,狼狈地用双手遮掩着下体和乳房,但我却看得出她的双眼是盯着我那直挺挺的鸡巴的。


    叔叔,你……你进来干甚么?见你又跑进了浴室,看看你是不是有甚么事需要我的帮忙。


    不……不用了,叔叔,我自己洗好了。


    不用怕羞,有些地方是你自己洗不到的,我是最会洗的。


    不……不用了,不要……在小慧一路说不要的同时,我已经大踏步地走进了淋浴间,从后便把小慧紧紧的抱着,大鸡巴就搁在那又圆又结实的屁股上,双手便在她的乳房上不断搓弄。


    其实小慧又没有甚么真正的反抗,光是在嘴巴上说不好、不要之类,我就知道她是口不对心的了。


    我也乘机问她是不是这里不干净,那里不干净,双手在她全身上下大肆摸索一番。


    最后我双手停在她的水鸡上,原来那里早已经氾滥成灾,这小妮子真是容易发情。


    哦,原来是这里最脏,让我好好的为你清洁一下。


    这还……还不是你害的吗?谁……谁叫你射在里面,害我要洗了又洗!我现在不是在帮你洗吗?你要谢我才对。


    跟着小慧已经只能发出一些嗯嗯哼哼的声音了,因为我的手指已经在她的水鸡口尽情地活动了,我还掰开了那肥嫩的阴唇,手指把她擦得呼呼叫爽。


    在她爽了一会后,这个小妮子竟然向后伸手过来摸向我的屁股,把我的身体压向她自己,还用她那两片充满弹性的屁股来挟我的鸡巴,那种感觉真是超爽!看来小慧已经情欲高涨,欲罢不能了。


    情况相当的严重,看来要用我的特别的工具来深入清理一番。


    嗯……快……快些用罢,但……但是这次……真……真的不要射在里……里面……好好好,一切都依你。


    那你快来啊……跟着小慧便弯身向前,双手扶着墙壁,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将水鸡口完全暴露于我的眼前,摆出一副挑逗诱人的姿势。


    对于女生热情的邀请,我是不会怠慢的,我连忙把她的屁股扶正,弓腰坐马校正了角度,只听得她又是啊……的一声,我的鸡巴便从后面插了进去,接着我便开始抽动起来。


    我一时拍打她的屁股,一时伸手逗玩她的乳房,又用鸡巴磨遍了她阴道内每一吋地方,把她干得欲仙欲死的。


    嗯……嗯……好舒服……喜欢叔叔的鸡巴吗?嗯……嗯……喜……欢……不用套子,是不是刮得更爽?是……是……我说过你会上瘾的,是不是?是……是……啊……啊……那我天天来干你好不好?嗯……好……好……我的鸡巴好,还是阿非的好?唔……嗯……叔叔的……好……阿非的……也好……那我叫阿非来看看罢!不……不要……啊……啊……也许阿非喜欢看的。


    我……我怕他嫌……嫌弃我……那你有哪天阿非肏得你不爽,你得来找我了。


    哦……嗯……嗯……看来这小妮子对阿非还是不错,于是我便再继续埋头苦干。


    这样抽插了十多分钟,我看见她至少获得了两、三次高潮,我才有想射精的感觉。


    于是我便把鸡巴抽了出来,把她的身子扳过来按她蹲在地上,再把鸡巴套弄几下,一股热精便朝着她的脸孔喷射出来,射得她一脸淋漓。


    叔叔,你……你又不要我射在里面,我便来这一记颜射啰!怎么了?好脏啊,你就只是会欺负人家。


    不脏,不脏,这营养液的效果,抵得上你做上千元面膜的效果。


    才不相信你的鬼话!说罢,她便连忙地用水洗脸。


    得到了肉体的满足后,我们便抹干了身体,又各自的回去睡觉了。


    我在床上躺了大半个小时,鸡巴又蠢蠢欲动起来,这也难怪的,有个粉粉嫩嫩的小妮子送上门来,不干到弹尽粮绝也对不起我的大鸡巴。


    于是我又爬了起来,光着身子走出厅中,看见阿非还是死猪般的睡在地上,我便摸了上小慧睡觉的梳发上,我立刻便去解她的裤带和钮扣,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大肆抚摸。


    这次已经不像第一次的时候那般战战竞竞的,到底我们已经干上了两次,也不用客气了。


    渐渐地她的身体有了反应,在轻轻的纽动,我也加紧了进攻。


    这时候,她便被我弄醒了。


    叔叔,又是你吗?你……你又再要吗?我已经差不多两星期没有做过爱了,难得你这小美人来到,我一定要用尽我这两星期的积蓄来好好的招呼你的。


    就在这里吗?我怕……速战速决,事不宜迟,只要你不发出叫声便成。


    那……我也不再和小慧多说,站起身来三扒两拨的抓光了她身上的衣服。


    小慧半推半就的终于便成为了一只赤裸的小羔羊,瑟缩于梳发之上等候着我鸡巴的享用。


    我把她的身体拉正对着了我,把她的双脚放在地上,然后分开她双腿,她忙把手掌盖在小穴上,女孩子就是会害羞。


    跟着我便跪到她两腿中间,拿开了她的手掌,鸡巴便刚好搁在她的水鸡口上,这个高度是刚刚好的。


    我把龟头在她的水鸡口上磨了一会,她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


    这时她用几乎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叔叔……知道了,不可以射在里面嘛!接着我便把我的龟头挤进了那两片娇嫩的阴唇之间,再把屁股一挺,便把整根的鸡巴插了进去。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的闷叫,原来这小妮子知道自己在鸡巴插进去的一刻,会兴奋得忍不住地啊一声叫出来,早已用双手紧紧的掩着了自己的嘴巴。


    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样子,令我感到更兴奋,于是我便开始慢慢地抽送起来。


    我俩都一言不发的在疯狂地做爱,大厅之中只有肉体的撞击声和沉重的呼吸声,当然还有阿非那傻小子的呼呼大睡的声音。


    今天晚上和小慧做的三场性爱,各有各的精彩。


    最初的那次,只是提心吊胆的想占占小慧的便宜,想不到后来会软硬兼施的把她弄了上床,直到我把鸡巴插入,把精液射到了她的水鸡之内,那种偷干别人马子的快感真是难以形容的。


    第二次是在浴室之中进行,那次我们的顾虑都少了,互相的配合都很好,大家都玩得十分尽情。


    现在这次是在大厅之中,阿非就睡在我们的脚旁,而我却当着他面前肏着他的马子,那种感觉更来得紧张刺激,每次我看到小慧给我爽得张口欲叫,但又苦于不能出声的模样,我便十分兴奋,有种恶作剧的快感。


    这次我是毫不留力的进攻,所以十多分钟后便想射精了。


    于是我便伏在小慧的身上,在她耳旁道:你不想我射在里面,那我们来个乳交如何?呼……呼……甚……甚么乳交?乳交也不会吗?阿非真是暴殄天物。


    我把鸡巴拔了出来,然后跨在她的身上,再把湿漉漉的鸡巴放在她的乳沟之中,我教她自己用双手把乳房挤起来把我的鸡巴挟紧,我便开始抽动起来。


    在这软软滑滑的乳沟中磨动鸡巴,又是另一番爽劲。


    拥有这双35D的美乳也不曾乳交的,阿非简直就是浪废,当我教会了小慧之后,以后就有阿非的爽了。


    在我乳交的同时,我一只手也伸向后方去摸她的水鸡,继续撩动她的情欲,渐渐地她又兴奋得大力地为我磨鸡巴了。


    跟着我便把小慧的头扶了起来,并且叫她张开了小嘴,每当我的鸡巴向前送的时候,她便用舌头来舔我的龟头,舔得我麻痒难当,忍不住的便想发射了。


    于是我便再抽送了几下,跟着乘势向前一送,便把龟头伸进了她那可爱的小嘴之内,差不多同一时间,精液便源源喷出了,全部都射在小慧口腔之内。


    可能她给我肏得太过舒服,又给我骑在身上动弹不得,再加上这已经是第三次的出精了,精液的份量不算多,她似乎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都吞下了,还伸出舌头来为我舔净了龟头。


    我慢慢待她舔够以后才翻身下来,也不再需要说甚么话,便跨过阿非的身体回房去睡觉了。


    真可怜,搞了大半晚,这觉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便要起床去上班了。


    当我准备好了,可以出发的时候,我便步出睡房,我看见阿非还是在睡得很香甜,但小慧却已经醒了,正正坐在梳发上。


    早啊,不睡多一会吗?早……不用了,叔叔,我其实是有话要跟你说。


    噢,甚么事?昨晚的事,是只此一次的,以后再也不会发生的,也希望不要再提起。


    我以为是甚么事情,你以为我会当认真的吗?只要你还是阿非的马子,机会以后还多的是,要不要再干你这小骚货,我们还是走着瞧罢!但是我却装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我以为我们昨晚是很开心的……叔叔,你忘记它罢!这是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我的所有女朋友之中,没有一个及得上你漂亮和可爱。


    但是,阿非才是我的男朋友。


    那也没有办法……你能不能在我上班前来给我抱抱,作最后的吻别?这……这就是我最后的要求。


    那……好吧!这个傻孩子,真的走了过来给我抱,我也老实不客气地把她拥入怀中,跟着便吻上她的小嘴上。


    她初时是有点抗拒的,但是在我熟练的技巧下,很快便热情起来。


    再加上我那双不规矩的手在她身上乱摸,我感觉到这小骚货是很享受的,当我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之内时,她的身体是发热的,她实在是太容易发情了。


    我看见时机也差不多了,便伸手去脱她的裤子,但是她忽然一挣推开了我:叔叔,不可以了。


    最后一次罢,我们赶快些……真是不行了。


    你看看我的鸡巴,现在硬梆梆的,把裤裆撑得像小山丘的,你叫我怎能去上班?这都是你害的。


    小慧盯着我那高高的裤裆道:但……但是阿非现在随时也可能醒来……我听见她的意思只是怕阿非醒来,忙道:这样罢,我们也不用脱衣服了,你就在这里给我含烂教,如果我看到阿非醒来,我们也容易整理。


    含烂教?!来罢,昨晚不是已经试过了吗?她望着我的裤裆点了点头,我便把她按下跪在我的面前。


    我忙把裤炼拉下,掏出了硬梆梆的鸡巴在她面前晃动。


    她一只手把鸡巴轻轻的扶着,便伸过头来,将小嘴吻在龟头之上,慢慢再吻遍整根鸡巴。


    跟着她把龟头含在嘴里轻轻吸啜,再慢慢转圈。


    我的鸡巴包在这温暖湿润的小嘴内,把我爽得几乎要大叫起来,看来小慧对于含烂教是蛮有经验的,原来阿非又未至于那么笨。


    于是我便把双手放在她的头上,轻轻的按动,慢慢去感受着这男人至爱的享受。


    我也对小慧说,如果她的小穴觉得痕痒的话便去摸摸它,不用客气的,果然她的一只手便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自摸起来。


    受到自己的刺激,小慧显得更加投入,把我的鸡巴吸啜得加倍落力,再加上她这一副淫媚的样子,在这双重刺激下,我真是忍不住地便要立刻发射了。


    于是我便由被动变作主动,按着小慧的头,像插穴般肏起她的嘴巴来。


    才抽送了几十下,我最后残余的精液便尽数排泄在她口中了。


    我长长的呼了口气,便拔出了我的鸡巴,左右来回地扫两下,在小慧的脸颊上把鸡巴揩抹干净便放回裤内。


    可能我刚才实在把小慧的嘴巴肏得太凶了,她现在还在喘气休息。


    真爽!阿非,你的马子真不错。


    这话把小慧吓了一跳,忙转过头来,看见阿非还睡觉未醒,才放下心来。


    我哈哈一笑,便道:再见了,小美人。


    也不待小慧的回应,我便出门上班去了。


    在乘电梯的时候,我感觉到我有点儿脚软,毕竟以我的状态连干四次,实在有点过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