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和表姊的乱伦

    发布时间:2019-07-07 12:30:38   


    由于北上求学的缘故,所以住在表姊慧敏家。

    表姊从小就是个大美人身高168,三围34B 24 25身材姣好,外型艳丽,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叫台湾之翼的航空公司当空姐。

    我叫李皓轩。我刚呱呱坠地,母亲便撒手人寰,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刚出生的我。

    八岁时,我爸被生活所迫,第一次去抢劫,失手杀人,蹲了监狱。

    警察抓走我爸的那天,是大年三十。

    在乡亲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丧门星,害死母亲,父亲也锒铛入狱。

    他们在我背后指指点点,吐唾沫星子,说我不吉利。

    我在家门后面蹲着哭了一天,无助恐惧彷徨充斥着我的内心。

    我想见我爸,所以我拿着家里仅有的十几块钱,去了县城。

    县城很大,我不知道爸爸被关在哪儿,鼓足勇气找人打听,可我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根本没有人理我。

    在县城街上呆了两天,一只流浪狗抢我捡到的半支鸡腿,我吓哭了,这时,有一个女孩拿着砖头将流浪狗赶走。

    她叫丁茜,十五岁,比我大七岁,她让我喊她姐。

    她得知我的遭遇后,就说让我跟她走,她说她也一个人,正好有个伴。

    看着丁茜,孤独无助的我,仿佛找到了一处避风港。

    喊了一声姐后,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身上干干净净的躺在一张红色的床上,枕头边上放着一个红色的布娃娃。床上很香,比我闻到的任何气味都好闻。

    我告诉姐姐,我想去看看爸爸,姐姐说,以后就我们两个过,如果我敢离开她,她就不要我,也不再管我了。

    在县城流浪的那几天,我怕了,我再也不想捡别人扔掉或踩过的食物充饥,那种日子绝对是我的梦魇。

    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提去看爸爸了。

    姐姐白天晚上都经常不在家,我也不知道她去做什么,我怕她不要我,我问她,她也不说。

    有一次,姐姐被我问生气了,举起手打了我一巴掌,打完我之后,她却哭了。

    从那天起,姐姐的工作,就成了我们之间第二个禁忌的话题。

    到她家的第三天,姐姐气喘吁吁的回到家,脸上都是汗,脖子上似乎有一片淤青,我连忙倒了杯水,给姐姐端了过去。

    她一口气把水喝完,骂了句,敢这么欺负老娘,老娘我早晚弄死你。

    她气呼呼的说完,将身上紧裹的那件红色的外套脱下,扔给了我。

    然后,她将下身那件黑丝慢慢的褪去,露出红嫩可人的小脚,还有雪白的大长腿。

    姐姐的身材特别棒,没有一丁点的赘肉,就像她卧室贴着的那些性感女模特一样。

    但于此同时,我看到她腹部和背上都有一些红印,像是被人挠过一样,尤其是胸脯那儿,似乎被人咬了一口,隐隐的有血迹渗了出来。

    我连忙问姐姐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打她了。

    姐姐瞪了我一眼,回了卧室。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客厅,暗骂自己真不该多事,惹姐姐生气。

    没几分钟,姐姐走出卧室,冲我勾了勾手指,我连忙跑了过去,站在她面前,不敢乱说话了。

    姐姐笑盈盈的看着我。

    我的头更低了,对姐姐说对不起,以后再也不惹她生气。

    姐姐蹲下身,捏着我的下巴,冲我诡异的笑了下,“轩轩,帮姐姐搓搓背,好不好?”

    我连忙点头。

    当时,我只觉得,只要能帮到姐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姐姐帮着我,把衣服脱光。

    看到我那个东西时,她盯着看了几秒钟,又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神有些复杂,然后拉着我就进了浴室。

    姐姐家的浴室很漂亮,有一股特别的香气。

    温水流过她娇美的躯体,还有她身上的一些淤青。

    我站在旁边,任由姐姐身上的水溅到我身上。

    我呆呆的看着沐浴中的姐姐,说实话,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只觉得姐姐特别好看。

    突然,姐姐蹲到了地上,哭了起来,任由喷头的水浇在她的头发上和身上。

    第二章她竟然是做那个的

    我连忙走到姐姐身边,问姐姐怎么了。

    姐姐哽咽的说没什么,让我帮她搓背就行了。

    姐姐不让我问,我就不敢再问了,站在姐姐背后,帮姐姐认真的搓着背。

    其实姐姐身上很干净,一点儿也不脏,也不知道为什么姐姐每次回来,都要冲好几遍澡。

    帮姐姐搓完背后,姐姐转过身,把我抱在了怀里,抱了足足有好几分钟,才把我松开。

    “姐,你前面还没有搓。”她把我松开后,我立即对姐姐说道。

    姐姐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姐姐帮你洗好不好?”

    姐姐帮我洗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沐浴露抹在身上,起了很多泡泡,很香很滑,尤其是姐姐帮我擦身子时,很舒服。

    帮我洗完,姐姐就让我出去,说自己要洗澡,那个时候,我特别听话,立即出去了,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姐姐洗了很长时间,浴室里传出压抑的娇喘之声。

    姐姐出来后,脸上有一摸嫣红,年幼无知的我跑到她身边,问她是不是生病了。

    姐姐红着脸,小跑着回了卧室,可能她一时大意,临关门前,浴巾掉了下来……

    感觉姐姐的背影好美!

    每隔几天,姐姐都会让我跟她一起洗澡,她帮我洗完,都会在浴室里呆好久,出来时,脸蛋都是红朴朴,我再也没有多过嘴。

    对姐姐的情况,我一无所知,也不敢问。

    只知道姐姐没有上学,她说,她讨厌上学。

    不过,姐姐让我好好读书,将来成为一个可塑之才。

    我不知道姐姐用的什么办法,在我被姐姐收养活了一个多月后,她就把我送进了学校。看着姐姐用零钱凑齐的学费,我哭了。

    我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不能让姐姐失望,我要一辈子对姐姐好。

    每天晚上,姐姐都会搂着我睡觉,我特别喜这种感觉,尤其是,摸着她那双大长腿,还有把脸贴在她的胸前,好温暖。

    十三岁那年,我第一次出现了梦遗,醒了后,我隐约记得,姐姐丁茜出现在了我的梦里。

    姐姐发现后,冲我坏笑了起来,“轩轩长大了哦!”

    当时把我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十三四岁的年纪,对男女有别已经有了了解,自梦遗后,我主动提出和姐姐分开睡。

    我有些不舍。/

    看得出来,姐姐也很不舍。

    几年来,姐姐一直晚出晚归,上午九点多出门,有时候半夜三四点钟才回来,我没有问过,但是好奇心越来越重。

    终于,有某个星期六,姐姐打扮得很性感后出门了,我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姐姐转了好几次公交车后,终于走进了一条暗巷。

    我站在不远处看了看,小巷里有很多小门面,每个小门面上都写着四个字,'足疗按摩'。

    我脑子翁的一声。

    虽然我没有来这儿,但是我听说过,这里是打着足疗的晃子做那个的。

    我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姐姐绝对不会是在这儿工作的,她一定是过来找人,或者是临时有事过来的,肯定马上就会出来的。

    可是左等右等,根本没有见姐姐出来,反而看到男人进进出出,出来时,都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提着裤子。

    我感觉心里越来越乱,终于忍不住,走进了姐姐进入的那间小门脸。

    推开门后,看到三四个打扮的跟姐姐一样妖艳的女人坐在门口的沙发上,露着大长腿,饱满的胸部都要挤出来了。

    我进去后,一个女人愣了下后,笑眯眯的看着我,“哟,这幺小就知道找乐子。”

    说完,伸手来拉着我。

    我一把把她推开,朝里面跑去,我要找姐姐,我今天一定要找到姐姐。

    推开第一间门,一个男人的裤子褪到膝盖处,正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我虽然没有见过,但是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我脑子翁翁的,不过,心里似乎又松了口气。

    姐姐不在这儿,也许姐姐走了,我只是没有看到而已。

    在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怒骂声中,我退出了那间小屋。

    正在这时,另一间屋门打开,一个男人搂着姐姐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像傻了似的站在那儿,愣愣的看着姐姐。

    丁茜姐也看到了我,她也愣住了,“轩轩,你….你怎么在这里….我…..”

    姐姐惊慌失措的想解释,可是语无伦次的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木纳的站在那儿看着她。

    突然,我感觉一阵恶心,看着姐姐的身体,我有种想吐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一步一步走到姐姐的身前,姐姐刚要说话,我抬手就朝姐姐脸上打了一巴掌,“你真脏!”

    说完后,我头也不回的跑出了足疗店。

    我像疯了似的,在街上奔跑着。

    姐姐在后面一直追着我,哭着喊着我,可是我根本没有回头,在路上我不知道撞了多少人,我只想离姐姐远一点,她真的好脏。

    跑回家,我就把自己锁在了卧室里。

    姐姐在我房间外,哭声传了进来,“轩轩,你听我解释….”

    “脏,真脏,我没有你这样的一个姐姐,恶心。我明天就走,我没有你这么脏的姐姐。”我爬在床上,大声的吼了起来。

    后来,我也不知道她在门外说了什么,因为我吼完后,就把背子蒙在头上,手指紧紧的捂住了耳朵。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的脑袋特轴,根本没有给姐姐解释的机会,还用最恶毒的语言刺激她。

    后来,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给自己一巴掌。

    躺在床上,我的灵魂好像被抽走了,复杂的心情纠结在心间。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才打开房门,走出房间。

    当时,我想着,给她说一声,我就离开这里,也算报了她这些年收养我的恩情,

    我他妈的就是一个傻子,彻头彻尾傻子。

    第三章姐姐的秘密

    敲了下姐姐的房门,隔着门给她说了声,我在客厅等你,我有话说,然后我就去了客厅。

    刚坐下,就看到茶几上有一张纸。

    '轩轩,姐姐好想跟你永远在一起。不要怪姐姐好吗?姐姐走了,我留了点钱,是你的生活费,好好上学,不要让姐姐失望。轩轩,姐姐不脏,真的不脏,你为什么不听姐姐的解释呢。'

    纸上有几滴干了的水渍,那是姐姐的泪水。

    我脑子翁的一声,心里慌乱了起来。然后像疯了似的冲向姐姐的卧室,打开房门,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卧室里还是那么清香,那么整洁,可是她的衣服已经不在了。

    姐姐走了,姐姐真的走了。

    不,我不能离开姐姐,姐姐是我的一切,我不能让姐姐离开我。

    我感觉天就像塌了一样。狠狠的甩了自己两巴掌,姐姐说她不脏,她肯定就不脏,我为什么不听她的解释,还打她骂她。

    不行,我不能失去姐姐,我不能让她走,我要把她找回来。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立即冲出家门,跑向了那家足疗店,冲进去后,我立即大声的喊着姐姐。

    那几个女人说原来你就是丁茜的弟弟啊,丁茜今天没来。

    我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儿,泪一直流着。

    就像当年,爸爸被抓走时,那样的孤独无助。

    其中一个女人看着我叹了口气,说你姐姐不容易,为了你这个弟弟,她吃尽了苦头,让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丁茜。

    自责懊悔充斥着我的心田,我又狠狠的甩了自己几巴掌。

    这些年姐姐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竟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跑出足疗店,在街上疯狂的寻找丁茜,见到人我就问,可是没有人理会我,都把我当成疯子傻子,离我远远的。

    找了两天,我都找不到她,她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没有了任何踪迹。

    回到家,我多么希望姐姐能出现在门口,可是没有。

    我蹲在客厅里,懊悔万分,一直以来,姐姐都是那么关心疼爱我,即使她真的做那种事情又如何?

    她是我姐,她是我一辈子的姐。

    我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劈头盖脸骂她脏。

    姐姐说她不脏,她就肯定不脏,肯定是我误会了她。

    我很自责,姐姐肯定是有苦衷的,我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的,可我却深深的伤了她的心。

    她留给我的,只有那委屈伤心的身影,还有那无尽悲伤委屈的面容。

    每当姐姐出现在我脑海时,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的痛。

    接下来的几天,我把自己锁在家中,一向是好学生的我,学会了抽烟。

    一天下午,响起了敲门声,我疯了似的冲过去,盼望着是姐姐回来了。

    门外是一位中年少妇,我很失望,一言不发的就要把门关上。

    “你是小轩吧,我是丁茜的妈妈!”她说完,叹了口气。

    听到中年少妇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重新抬起头。

    “我姐呢,你是不是知道我姐的消息?”我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死死的抓住了那个中年少妇。

    阿姨告诉我说,今天上午丁茜来电话了,她让我给你带句话。

    我连忙问姐姐说什么。

    “丁茜不放心你一个人,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有本事,就去上海找她,找到她,她就再也不离开你了。如果你这样自暴自弃,她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阿姨的眼神中露出祈盼的神色。

    我拼命的点头,说好,我去上海,马上就去。

    阿姨摇了摇头,说丁茜交待了,必须让你凭自己的本事去。

    听到阿姨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凭我自己的本事去、

    阿姨说,你只有考上的大学,才可以,否则你根本去不了,你还小,就算打工,那边也不会有人要你,所以只有上大学这一条路可走,阿姨说这也是丁茜的意思。

    至于学费,她说她会帮我的。

    这一刻,我仿佛灵魂归窍,暗淡的眼神,重新燃起了亮光。

    我向阿姨要丁茜姐的联系方式,我要给她说声对不起,我要告诉她,我想她。

    阿姨叹了口气,说丁茜是用公用电话打过来的,根本没有留联系方式。

    阿姨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她说丁茜恨她和她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跟家里联系过,只有昨天,她不放心你,才第一次主动联系了家里,希望我们可以照顾你。

    阿姨哭着告诉我,她和丁茜爸欠丁茜的太多了,希望我能去上海,找到她,照顾她。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我一定会找到丁茜姐,照顾丁茜姐一辈子。

    阿姨想让我跟她走,去她那儿,我没有同意,这儿是我和丁茜姐的家,我不会离开这儿,也舍不得离开,因为,这儿有我和丁茜姐最美好的回忆。

    阿姨走了!

    我使劲擦了下自己的眼泪。

    姐,你等我,我一定会考上上海的大学,去找你,一定会的。

    重新回到学校,感觉天,格外的蓝,空气,异常的清新!

    我比以前更加拼命的学习,就算是去厕所,我都拿着书,中考,我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县城最好的高中。

    我成了同学眼中的书呆子。

    高中三年,我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学习,拼命的学习。

    因为,我知道,我只有考上上海的大学,我才能找到我的丁茜姐,亲口对她说声对不起,只有这样,我才能照顾姐姐一辈子。

    凭这着强烈的信念,三年的高中生活,我挺了过来。

    走出高考考场时,我笑了,丁茜姐,等我,我就要去找你了!

    高考成绩出来后,没有任何意外,我的分数远超一本线,我填报了上海的那所百年名校,很快,我就被录取了。

    两个月后,我背着行李,一个人踏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丁茜姐,我来找你了!

    第四章看到不该看的

    看到上海的人流车流,还有繁华的街道,没有人知道,我的心里是多么的激动。

    茜姐,轩轩来找你了。

    我要你履行五年前的承诺,一辈子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人!

    “这也是我们学校的新生?真土,一看就是村儿里来的。”

    “脏里吧唧的,真碍眼。”

    “这是要饭的吧。”

    “他身上好臭。”

    ………

    几乎从我身边走过的所有人,全都厌恶的看着我,离我远远的,嘴里的讥讽之词不绝于耳。

    听到她们的话,我心中激起了一丝怒火,但被我强行压了下去。

    我咬着嘴唇,握紧了拳头,想骂他们狗眼看人低,可是我不敢,阿姨在我来上海前,千叮万嘱说让我在外面不要惹事,他们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突然,身后响起一阵鸣笛声,一辆很好看的车停在了我旁边。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法拉利跑车。

    车上下来一个女生,穿着十分性感,上身露出香肩和锁骨,下身黑色的小摆裙,露出女嫩无比的长腿,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子诱人的气息。

    我不由得咽了几口唾沫。

    她厌恶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伸出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她的动作,仿佛狠狠的打了我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

    我刚要转身离开,另一边的车门打开,又走下来一个女生,我立即愣住了,

    披肩的长发,红色的太阳镜,还有红色紧身的T恤,配上了一条紧身的牛仔热裤,腿如白玉般,毫无瑕疵。

    姐姐?

    看到这个女生,我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

    长发女生看着我,摘下太阳镜,微微皱了下眉,“你在叫我吗?我们认识吗?”她的声音很温柔。

    “对….对不起,我…..我认错人了。”在长发女生摘下太阳镜时,我傻眼了!道了声歉意后,连忙转身离开了。

    丁茜姐还不知道我来上海了,更不可能知道我在这所大学,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儿呢。

    我苦笑了下,我肯定是太思念姐姐了。

    “芷珊,理这土鳖干啥,脏了我们的眼睛。”小摆裙的声音充满了蔑视和嘲讽。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的火气腾的一下就起来了,我扭回头眯着眼睛,看了一下身穿小摆裙的女生,虽然她长得挺漂亮的,但是脸上露着一丝阴冷。

    我在心里第一时间就确定了,这个女人不好惹。

    好了,夏柳,我觉得他只是认错了人而已,别不依不饶的,今天咱们是第一天来报到,老实点吧,那个叫芷珊的女生很是歉意的看了我一眼,挽着那个三八婆的胳膊走了。

    报到的一些流程走完,我累出了一身臭汗,没有人帮我,即使迎接新生的一些老生,也全都离我远远的。

    进到宿舍,三个舍友都已经到了,我主动的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都耐打不理的。

    在班里,没人愿意坐到我旁边。

    我明白,这就是现实,赤裸裸的现实。

    所有新生中,我是最穷的一个,别人都穿的花枝招展,光鲜亮丽,只有我,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还拿着老旧的手机,而这,还是临开学前,丁茜母亲送给我的。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芷珊和夏柳也在我们班。

    通过开学时的自我介绍,我知道她们都是上海本地,家里都很有钱。

    我是班里最穷,最没有势力的学生。

    同学们知道我的高考成绩时,仅仅震惊了一秒钟,然后齐齐的翻了个白眼,书呆子,土老帽,土鳖,这些话从他们嘴里吐了出来。

    尤其夏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这个土鳖一开学就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

    班里的同学全都大笑起来,眼里都露出鄙视的目光。

    我对夏柳的印象,坏到了极点,看到她就觉得恶心,反倒是那个叫芷珊的,看起像是一个好学生,有礼貌,上课的时候也很认真。

    过了段时间,我才明白,在大学里,比的永远不是成绩,而是背景和家庭实力。

    可这些,我都没有!

    面对他们的嘲笑,我只能忍,我知道,我来上海上学不容易,很不容易,高额的学费,都是丁茜妈妈省吃俭用给我的。

    而我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找到丁茜,我的姐姐。

    为了丁茜,我必须隐忍。

    这些冷嘲热讽,比起我给姐姐造成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为了与同学们处好关系,我任劳任怨的打扫教室里的卫生,做一切能为他们做的事,我以为这样就能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

    可是我太天真了,我付出所换来的,仅仅是他们更加变本加厉的奴役,有时候,我也感觉自己这样做特别贱。

    班主任让我当了班长,因为,所有人对这件事情都没有任何的兴趣,他们都在忙着谈变爱忙着开房。

    青春期的男生是燥动的,我也不例外,我也会偷看班里的女生,可是换来全都是白眼,或者漫骂与嘲讽。

    除了芷珊,还有一个长相很冷的女生,她叫欧阳梦寒,很漂亮。

    芷珊发现我看她时,只会微微一笑,而我的脸,立即就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她长得很像丁茜,每次看到她,我身体都会起反应。

    而欧阳梦寒,脸上特别冷,我什至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上海的物价水平,众所周知。

    别人大吃大喝,几菜几汤时,我只能吃着榨菜加馒头。

    还好,学样里有勤工俭学的名额,我争取到了,打扫系里某阶梯教室的卫生,还有我们宿舍楼楼道里的卫生。

    每个月五百块钱,这对于我来说,就是恩赐。

    开学的一个多月里,我除了在学校学习、打扫卫生,就是尽可能去街上转,我要找我的丁茜姐。

    可茫茫人海,在这国际大都市里,没有任何线索,想找到一个人,,何其难也,大海捞针也不过。

    本来以为,我的大学生活,就在寻找丁茜的过程中度过。

    一天,我打扫完阶梯教室的卫生,关上灯,坐在角落椅子上休息,教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对男女闯进来,就抱在了一起激吻,互相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那个女人,正是夏柳。

    而那个男人,则是郝明辉,他是芷珊的男朋友,很帅,家里特别有钱,开学没几天,就成了一个人物,身边总是跟着四五个小弟。

    而夏柳和芷珊又是最好的闺蜜。

    现在郝明辉和夏柳竟然……..

    我反应过来时,郝明辉已经将夏柳压到了桌子上。

    我知道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想离开,可是我现在站起来的话,他们两个怎么可能放得过我。

    急中生智,我将身边的窗帘轻轻的扯过来,摭住了我的身体。

    但眼睛,还是不由自主的朝他们二人看去。

    第五章让你在上海消失

    夏柳躺在会议桌上,雪白的大腿勾着郝明辉的腰。

    郝明辉亲吻着夏柳的脖子,手在夏柳的胸前揉搓着。

    “明辉,今天我穿的就是芷珊的内衣,你喜不喜欢?”夏柳娇喘着,抱着郝明辉的头,死死的按在她的胸前。

    郝明辉听到后,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直起身子,一把把夏柳的衣服扯开了,朝内衣上疯狂的亲吻起来。

    夏柳杏眼迷离,娇喘滴滴!

    真是一个骚货!

    我看着这一幕,心道真tm的恶心,郝明辉也真是变态恶趣味,居然….

    不过否认的是,我那里石更了,胀的难受,毕竟这场面,太刺激了。

    我躲在窗帘后面,大气都不敢喘,可是又压抑不住燥动的心情,还有身体。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对狗男女,我知道,我看到了我不该看到的一幕,可是我的眼睛移不开。

    郝明辉褪下夏柳的内裤,不,应该说是从夏柳身上褪下芷珊的内裤。

    咚…哗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紧张了,脚碰到了旁边的椅子,手一哆嗦,窗帘也被我拉动了。

    郝明辉和夏柳几乎同时扭头看向了我这边。

    他们二人在阶梯教室的时间也不短了,眼睛早已适应了里面的昏暗。

    “啊!明辉,有人!”夏柳尖叫一声,从桌子上迅速的起身,躲到了郝明辉身后,抓过衣服,慌张的往身上穿。

    “真tmd扫兴,是谁?竟然躲在这里偷看,给老子滚出来。”郝明辉大怒,几步跑过来,一把把我从窗帘后面拉出来。

    他刚刚搞夏柳,被我搅了好事,现在已经快气炸了,恨不得将所有的愤恨,发泄到我的身上。

    郝明辉把我从窗帘后拉出来,照着我的脸就是一拳。

    从小没有打过架的我,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我撞倒几把椅子后,躺在了地上,嘴里腥腥的,嘴角流出了血。

    看着暴怒的郝明辉,我也吓坏了,郝明辉不止长得高壮,关键是他有钱有势,也有好多小弟,甚至连老师,都得让他三分。

    而我呢,连个朋友都没有。

    暴怒的郝明辉把我从地上揪起来,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他的眼睛和语气里,都冒出森森的寒意。

    听到郝明辉的质问,我的腿哆嗦起来,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没….没,我什么也没看到。”

    “李皓轩,原来是你这个土鳖,你怎么会在这里?”夏柳看到我后,惊慌的表情一闪而逝,眼神中露出阴狠愤怒,转而又换成了鄙视。

    “明辉,是他就没事了,我还以为是谁呢,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夏柳很轻篾的扫了我一眼,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身上的衣服。

    我明白,如果是别人,夏柳这个骚货,也许会忌惮,会怕把他们的丑事张扬出去,但是我,她是万分的看不起,我在她眼中就是一个土鳖,连给他提鞋都不够资格。

    郝明辉问夏柳我是谁。

    夏柳告诉他说,我就是河北来的那个土鳖。

    郝明辉哦了声,说原来是他啊,然后很不屑的把我推开,拍了拍手,好像我的衣服弄脏了他的手一样。

    “小子,你听好了,你要是敢说出去半个字,我就让你在上海消失!”郝明辉说完,搂着夏柳的细腰就朝外走去。

    夏柳的屁股一扭一扭的,挽着郝明辉的胳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本来,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可没成想,夏柳边走边说,这个土鳖第一天就想接近芷珊,喊芷珊姐,后来还一直想占芷珊的便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要不是她护着芷珊,芷珊不知道会被我占多少便宜呢。

    刚走出几步的郝明辉,立即站住了脚,转身推开夏柳,抬起脚踹在我肚子上,我又后退几步,捂着肚子弯下了腰。

    郝明辉又揪起我来,一拳打我的脸上,这一拳的力道比上次还要在,鼻血都流了出来。

    听说,郝明辉以前练过跆拳道,还是个高手。

    我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郝明辉还不放过我,蹲下身子,拳头巴掌朝我身上脸上不停的招呼着,

    “你个穷逼,敢打芷珊的主意,今天我就废了你,我告诉你,我郝明辉的女人,你连看上一眼都不配。”

    夏柳这个骚货,站在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偶尔还抬起脚,朝我脸上踹几下。

    “我…..我没,我没打芷珊的主意,我没。”我的话屡次被郝明辉的巴掌打断。

    他们说我狡辩,打得更凶了。

    我感觉头晕晕的,身体像飘起来一样。

    后来,夏柳拉住了郝明辉,说给我一个教训就行了,就他这样的土鳖,芷珊除非瞎了眼才会看得上,有这次教训,谅他以后也不敢了。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回复数字2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夏柳说完后,还吐了口唾沫到我的脸上。恶心,可是我根本没有力气去把它擦掉。

    “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你知道后果。”郝明辉踹了我一脚,才站起来,整理下衣服,搂着夏柳,手摸在夏柳的屁股上,两个人紧贴着,离开了。

    他们离开后,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心里有着无尽的委屈和屈辱。

    你们这对狗男女,来这里找刺激,也不看下有没有人,来了就干,我躲都来不及,怪着我吗,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欺负我?

    身上很疼,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回复数字27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脑袋很晕,鼻血流了一地。

    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现在,我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尊严了。

    但,我必须得忍,我相信以郝明辉的实力,他想让我消失,绝对办得到。

    我还要找丁茜,我还要找姐姐,这一切,我必须得忍。

    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能烂在肚子里。

    在地上躺了二十多分钟后,身体才稍好点,我才慢慢的爬起来。

    忍着身上的疼,将地上的血擦拭干净,因为,这份工作,我不想丢掉,也不能丢掉,否则,我就没有饭吃了。

    当我擦拭地上的血时,不经意间,发现那对狗男女干事的地方,有一个银色的小蝴蝶,很好看,看起来也很珍贵。

    这,应该是从夏柳内衣上掉下来的,因为,我曾经在丁茜的内衣上看到过类似的装饰,不过,那时候,丁茜内衣上的这个东西,只是个塑料的而已。

    我苦笑了下,把这个银色的小蝴蝶揣进了口袋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