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十年前偶遇极品三胞胎的囧事

    发布时间:2019-07-16 00:01:29   


    这件事情是发生在十年前了。我是做冷僻行业的进口大型设备的。

    我的客户主要是政府部门。做过政府客户的朋友肯定都知道,从上层做,比从底层做容易的多。

    长话短说,我们公司通过我在某部委的同学介绍,跟北京一家公司的某总搭上了线,利用他在京深厚的人脉关系,成功中了某东南沿海的一个大标,毛利8位数。

    我这边没有吝啬,给了某总不菲的业务费,对双方都可以说喜从天降,合作愉快。之后他盛情邀请我在北京一起庆祝一下。

    我到达北京已经是傍晚时分,合作方早就订好了酒席,在亚运村附近一家不错的酒店,川菜为主的,名字我记不清了。

    进屋一大屋子人,乌烟瘴气的,抽烟的好几个,经介绍都是合作伙伴的平时吃喝玩乐常聚的狐朋狗友,我同学说是有事没来。还有几个有些姿色的女人,一看就是他们的姘头、小情什么的。有一个脑满肠肥的大光头坐在副陪,据介绍是京城地面娱乐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是合作方的铁杆。

    席间自然是觥筹交错,轮番向我轰炸。

    我自然是表达了他们这么多的男男女女车轮战,我接不下来这意思。

    结果大光头说某总早给我安排了玩伴,本来想去他的夜总会再见面,不如现在就叫过来一起喝酒有气氛。

    看着酒过几巡,这帮早就跟身边女人勾肩搭背、打情骂俏的狐朋狗友,我心知肚明肯定是约了个三陪女嘛,不接招肯定是扫大家的兴,假装推脱一番,欣然接受。

    大概过了半小时,有人敲门。门一开进来三个女孩。

    我当时头喝的已经晕晕的,只瞥见盘着头都穿着蜡染那种花纹的民国风的衣裙,开始以为是服务员上菜,结果看她们齐刷刷对着大光头鞠躬,怯生生说话我才认识到不对。

    大光头介绍说,这是某总一再要求他拿出压箱底的花旦来陪我高兴,好巧不巧的几天前刚进了新人,同卵三胞胎,在汇聚全国资源的京城也是相当稀罕的。

    实话说我做进口设备很多年,以前在国外也见识过双胞胎、三胞胎,但是一看就是假胸假臀那种人造货色不一定是真的。这次定睛一看几个女孩长得相当漂亮并且很年轻,相貌身材相似度很高,穿着同样的衣裙真是转个圈就分不清谁是谁,货真价实的纯天然,最关键的是说话羞羞的,明显真是新人。

    狼友们不用我说,别说三胞胎,就是双胞胎有这种机会玩,只要你不是阳痿或同性恋,谁会淡定?

    大光头一声令下,告诉三个女孩今晚唯一的任务就是陪我高兴,陪好了大大有赏,我心知肚明这赏肯定得我出。

    在其他人的起哄和大光头的授意下,我左右各加了个座位,最小的妹妹直接坐在我腿上了。

    本来以为三姐妹能替我挡挡酒,没想到酒端到面前,三姐妹都一脸苦相说自己不能喝。

    我也难分真假,但是我这人心比较软。某总提了馊主意三姐妹替我喝酒是必须的,但是喝了咽不下去可不准吐出来。

    立马三个女孩心领神会或者早就玩过这种套路,含了酒都嘴对嘴度到我嘴里。

    实话说,我猜她们之前含过谁的JJ十有八九有过,我这人有点洁癖,感觉挺恶心的,但是当时还不能表现出来。

    简单说,又被各种理由灌了不少酒,走路都打晃了酒席才结束。

    之后除了某总和大光头,其他人都托词走了,我被生拉硬拽去了大光头的豪华夜总会。

    进门的迎宾一溜两行,容貌身材都很赞,之后就进了豪华包间。大光头安排好了就不见了人影。

    包间里三姐妹仍然陪我,大光头又安排了2个很漂亮的女孩陪某总。某总也喝的七荤八素,在包间就扒两个女孩的衣服,女孩开始是反抗的,后来某总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女孩老实了被扒的精光。之后牟总一边左搂右抱,上下其手,一边逼三姐妹脱。

    三姐妹在我耳边很着急求我不要在这儿让她们脱。要是在这种时候男人还能装君子,说了狼友们肯定没有信的,我顺水推舟说除非她们同意晚上陪我过夜。

    她们开始说不出台,我肯定不信。这时候某总已经旁若无人地挑逗的一个女孩开始哼哼了,另一个趴在他腿间,明显在偷偷地口,眼看着就差干上了。

    三女又囧又急,如果是装的,那演技真是无敌,我觉着十有八九是真没见过这种场面。

    我那时候已经精虫上脑,对于三姐妹已经势在必得。一边动手动脚故意吓唬扒光,一边说陪我每人台费外X万小费,好歹同意了。

    故作醉态,左搂右抱请辞,某总肯定是老狐狸,估计也是着急上那俩女孩,也没多挽留。下楼刷卡先付台费,出门打车直奔预定的酒店,路上电话联系改了套房,并让服务员提前给浴缸放水。

    等办了手续进房间门已经10点多了,酒已经醒的七七八八。下面已经猴急的不行,赶走了还在放水的服务员,不客气地逐个扒光,虽然也有阻拦,但是最终3个赤条条美人坦诚相见。

    见过很多帖子都说什么极品啥啥,极品这词儿被用烂了。但是对天发誓,这仨绝对值得极品这词形容。身高约168,肤白貌美,腰细腿长的成都嫩妹子,后来知道还差几天才20周岁。

    最难得的是这么小年龄,奶子C罩杯只大不小,并且乳型相当完美,乳头很粉且小,乳体沉甸甸地饱满有弹性,不软不硬,明显没怎么经过开发,其中老二奶头比姐姐和妹妹都略大,估计被玩的略多一点。

    我对女孩的奶子情有独钟,立刻六只奶子吮了个遍,三女很娇羞,但还是挺配合。三女下面毛不算多,挺顺滑,也像没怎么经过人事的样子。

    之后牵入蛮大的按摩浴缸,不过四个人仍然有点挤。让老二给洗JJ,另两个左搂右抱,玩亲亲和摸奶奶。下面的妹子明显手很生,好歹洗的差不多,让她口,开始有齿感,后来经过指点多少也像点样。其实这时候口基本是多此一举,从进门扒光她们,我这分身就一直硬得跟铁一样。

    匆匆泡了没多久,站起来淋浴,让前后各一个身上涂满浴液用奶子在我身上画圈,旁边站一个用手持莲蓬给我们冲洗背部。

    总算四人都洗干净后,拿着浴巾擦了擦就直奔大床。

    上去直接把最小的妹妹扑倒,除了亲吻就是猛摸奶子(有朋友可能说摸奶子要轻摸慢揉才有感觉,可那时候真顾不得)。逼着另两个一边一个一边摸我的蛋蛋和JJ,剩余的手摸自己的奶子,同时互相舌吻。

    这时候真想真刀真枪插进妹妹里面,可是俩姐姐拽着JJ不让。无奈翻身仰躺,让老大继续口,然后给戴上套套。期间不停挑逗妹妹,手模感觉屄水已经很足之后,立刻翻身上马,直捣妹妹黄龙。

    插进去的时候我感觉捡到宝了,虽然不是处,但是真是太紧了。

    后来聊天才知道,我猜的很准,三姐妹出来做之前只有二姐有过男朋友,大姐和小妹还是处,被一个老头七位数拔了头筹,可惜人老JJ软,不碰二姐,还是一对二,不知道怎么给凑合着破了,大家可以脑补。我这是她仨第二个男人,对姐姐和妹妹等同于真正破处,因为事后姐姐和妹妹下面都再次流血了。二姐其实也挺紧的,中规中矩,只是相比姐姐和妹妹略松一点罢了。

    过程不再赘述,反正期间快射就控制一下幅度,断断续续,大干三女到快一点了。主攻的是妹妹,高潮一次。

    大姐不知道什么原因每次被操的快高潮就会奋力把我推开,先后两次功亏一篑。对二姐不知道怎么有点无感,大概是屄松一些吧,并且她叫床声有点装,操她最少。之后四人大床而眠。

    第二天六点多我就醒了,一夜没怎么睡安稳。三女还在睡。

    妹妹被我挑逗一会勉强醒来,说腰疼,屄疼,困,要再睡一会。

    我说那今天还得陪我一天一夜,她说得联系老板请示。好不容易等到八点多,我直接找某总,后来来电话说三姐妹当天安排有事,但是他面子很大,大光头把事儿给推了云云,我也懒得去计较真假,好一番感谢,说好了台费回头再补。

    然后先叫醒大姐,一对一一个晨炮,不顾她推搡惊叫,直接肏高潮射了出来。

    小憩片刻,带三女梳洗下楼吃了早点,然后就近银行提了些现金,每人一个大红包,之后让她们先回酒店休息,我出门办别的事后,中午带她们出去吃了大餐,我们再回到酒店就下午3点多了,左搂右抱裸睡了有一个多小时。

    起来后带她们到附近的商场转了转,各买了些化妆品、巧克力之类的礼物,顺道简单吃了点饭,不到七点转回酒店,开始了第二波大战。时间足,战线长,各种技巧用上,连摸带肏,我也给累趴下了。

    第二天我要赶中午的飞机,所以起得不算晚,也没精力早炮了,腰疼得伸不直了。她们也乏了,早餐都不吃了,我给了第二轮红包,结了房费,留了联系方式让她们休息够再走。某总过来给我送行,委托他代结台费。

    后来又去北京公干,多次联系三姐妹总是很忙,不肯出来。

    直到一年多以后,终于再约出来一次,见面让我大吃一惊,显然都已经熟透了。上床一试,果然也是屄松奶跨,不复第一次风采,此后再无联系。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