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偷窥熟女阿姨

    发布时间:2019-07-20 00:00:39   







    这一年秋天,武华新十六岁。告别了给他带来无限温馨的初中生活,武华新踏进了高中的的校门,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因为新学校离家很远,他被送到了离学校很近的阿姨家寄宿。


    十六岁,是一个驿动的年龄,一个走向成熟的年龄。对早熟的武华新而言,心里更是时刻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躁动。


    这天,当武华新走出校门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跨过人来人往的马路,走进一条安静的小巷,向左一转,便出现了一座黄色的公寓楼,这里便是他的阿姨李茹菲的家,也是他临时的住所。


    “菲姨,我回来了!”刚打开门,武华新就在门口叫了一声。


    “华新回来了吗?快进来吧!”从厨房里传来了一个温柔而清脆的声音,而后一个身着粉红色连衣短裙、腰系绿色围裙的美少妇翩翩地出现在饭厅门口,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玉米汤。


    她就是李茹菲,武华新的小阿姨,今年三十五岁,是市国税局的公务员。由于在大学里教书的丈夫上个月出国培训去了,要明年才能回来,所以她痛快地答应了武家的请求,让十六岁的华新寄宿在家里。而李茹菲夫妻两人常年忙于工作,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要孩子。


    先不说茹菲的家离中学很近,单说武华新这孩子,活泼开朗,很懂事,嘴又甜,她就已经喜欢得不得了,而且自己还没有小孩,所以照顾他对她来说其实是件很开心的事。


    “渴了吧,华新?赶紧先喝口水,马上就吃饭啦!”李茹菲将手中的菜放在桌上,快步走上前来接过华新的书包,“今天功课还好吧?累了的话,饭后就洗个澡再做功课!”她的言语中充满了关爱。


    “好的!谢谢菲姨!”武华新一见到茹菲就忘记了学校里所有的烦恼,“我都饿坏了,赶紧吃饭吧!”不等说完,他已经跳到了饭桌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伸手就要拿筷子。


    “又忘了吗?”李茹菲急忙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微笑着摇了摇头,“都教你多少次了?先洗手去。”


    “哦!”武华新吐了吐舌头,转身跑进了浴室,哗哗地洗了洗手,而后又一溜烟地跑回了饭厅,重新来到座位上。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菲姨?”他故意苦了苦脸,“再不吃,我的胃就要被消化掉啦!”李茹菲“噗嗤”一声笑起来,“好好好!可以吃了,我的小馋猫!”说完,她解下围裙,来到自己的位子,微微合上雪白修长的大腿,弯下腰,优雅地坐了下来。看着武华新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慈爱地笑了笑,轻轻地拿起筷子,开始进餐。


    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


    一天,武华新放学回到家时,李茹菲还没有下班。由于在路上肚子憋了很久,放下书包,武华新就冲进了厕所。在痛快地解决完之后,武华新刚要提裤子离开,突然看到厕所洗衣机后面有一个小盆,里面放了几件内衣裤。武华新心想这可能是阿姨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看着看着,武华新觉得下体已经有了反应,而且越涨越大。兴奋的冲动,使他拿起一件粉色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还有一丝清香。武华新一边闻着,一边闭上眼睛,想着阿姨李茹菲的模样。


    李茹菲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但由于没有生过小孩,身材保持得非常好,很丰满。再加上本身长得非常漂亮,爱打扮,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早熟的武华新从一开始就对这位阿姨想入非非,还经常想着李茹菲打手枪。但由于是自己的阿姨,又对自己非常的照顾,所以平时保持的很本分,也不敢对阿姨有非分之想。


    但是此刻,武华新涨红的下体,使他逐渐忘记了这些。他决定疯狂一次:偷窥自己的阿姨,看看那个朝思暮想的美丽胴体。


    下定决心之后,武华新来到李茹菲的房间,来到床头的大衣柜前。内心虽然矛盾,却又觉得异常兴奋,心跳好象比平常快了一倍。


    他看了看那白色的大衣柜,有两扇大橱门,一扇门上镶着大块的镜子,镜子下面是两个抽屉,里面装着李茹菲的贴身内衣;另一扇门则装了许多道通风槽,又细又密,橱内却是些御寒的不常用的衣服。


    从衣橱里面可以通过那些通风槽看到外面的景象,而外面却很难看清里面的动静,而且这衣柜很高,装下一两个人完全不是问题。即使人躲在里面,也不用担心橱门会被打开,因为里面的衣服只有冬天才用得上。


    这个衣柜的确是个绝佳的偷窥场所。


    难道真的要这样做吗?武华新心里踌躇起来。真的要偷窥漂亮温柔的菲姨吗?


    真的要无耻地玷污她的神秘和美丽吗?平常所看见的是她的外表,她那总是将上衣撑得高高的胸脯,她那被紧身裙包裹得鼓鼓的臀部,她诱人的筒裙中那肉色长筒袜与蕾丝内裤交会尽头的那丛若隐若现的阴毛,以及她衣服下所掩盖的所有一切,难道今天都会被他尽收眼底吗?


    这时武华新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知道是菲姨回来了,他匆忙而又慌张地躲进了大衣柜,关上了橱门,屏住呼吸期待着梦寐以求的美景。


    很快他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两声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而后便是拖鞋轻踏地板的走路声,逐渐逼近这个卧室。武华新的心骤然紧张起来,他知道,李茹菲来了。


    卧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虽然通风槽能帮助他看清卧室里的情景,可是武华新却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胆小起来。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可当它真正发生时,自己却没有勇气去看上一眼。蹲在拥挤的衣柜里,他紧紧地闭着眼,索性不去想任何事情。


    忽然,他听到了哗啦的衣服落地声,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心潮涌动。


    难道真的开始了吗?看,还是不看?


    他的心更加剧烈地颤动,脑海中涌现出火一样汹涌的爆炸感。整整一分钟,他的思想在激烈地斗争。


    就在他欲火焚身而不知该不该睁眼偷看时,忽然听到了外面的拉连声。武华新急忙睁开眼睛,脸紧紧地贴在通风槽上,颤抖着身体向外张望。他一眼就看见了床边的椅子上放着的一套白色的洋装筒裙,那正是李茹菲刚才穿着的外衣!而更让他喷血的是,床头的被单上就躺着一条乳白色的胸罩!


    武华新猛吞了口口水,用眼睛继续在细小的缝中寻找着心中的猎物。终于,他的目光来到了衣柜镜子前,在那里,他惊喜地看到了他的阿姨李茹菲的身影。



    他看见了一个娇美的面容,一对雪白修长的腿,那全透明的蕾丝无纹内裤,以及内裤映衬下她小腹末端那一丛乌黑浓密的阴毛!就在他的眼睛开足马力准备将李茹菲的下体看个够时,一层纱布突然挡住了他的视线。可惜,他迟了一步,李茹菲已经换好了衣服,披上了浴袍,准备去洗澡了。而武华新所看见的正好是她合上浴袍前最后的优雅的动作,当然他看的重点不是她手上的动作。


    随着李茹菲缓缓走出卧室,武华新瞪着眼,不甘心地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几乎欲哭无泪。


    武华新心里剧烈地一震,他敬爱的阿姨李茹菲,一位温柔矜持的女公务员,一位成熟性感的少妇,在她的卧室里,毫不知情地将她的裸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甚至她的阴户,都已经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的眼前,而自己竟然因为胆小而错过了这极品般的美景!


    当浴室传来关门的声音,武华新愣愣地走出了衣柜,然后缓缓地走出了李茹菲的卧室,愣愣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一年秋天,武华新十六岁。告别了给他带来无限温馨的初中生活,武华新踏进了高中的的校门,开始了崭新的生活。因为新学校离家很远,他被送到了离学校很近的阿姨家寄宿。


    十六岁,是一个驿动的年龄,一个走向成熟的年龄。对早熟的武华新而言,心里更是时刻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躁动。


    这天,当武华新走出校门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跨过人来人往的马路,走进一条安静的小巷,向左一转,便出现了一座黄色的公寓楼,这里便是他的阿姨李茹菲的家,也是他临时的住所。


    “菲姨,我回来了!”刚打开门,武华新就在门口叫了一声。


    “华新回来了吗?快进来吧!”从厨房里传来了一个温柔而清脆的声音,而后一个身着粉红色连衣短裙、腰系绿色围裙的美少妇翩翩地出现在饭厅门口,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玉米汤。


    她就是李茹菲,武华新的小阿姨,今年三十五岁,是市国税局的公务员。由于在大学里教书的丈夫上个月出国培训去了,要明年才能回来,所以她痛快地答应了武家的请求,让十六岁的华新寄宿在家里。而李茹菲夫妻两人常年忙于工作,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要孩子。


    先不说茹菲的家离中学很近,单说武华新这孩子,活泼开朗,很懂事,嘴又甜,她就已经喜欢得不得了,而且自己还没有小孩,所以照顾他对她来说其实是件很开心的事。


    “渴了吧,华新?赶紧先喝口水,马上就吃饭啦!”李茹菲将手中的菜放在桌上,快步走上前来接过华新的书包,“今天功课还好吧?累了的话,饭后就洗个澡再做功课!”她的言语中充满了关爱。


    “好的!谢谢菲姨!”武华新一见到茹菲就忘记了学校里所有的烦恼,“我都饿坏了,赶紧吃饭吧!”不等说完,他已经跳到了饭桌边,一边舔着嘴唇一边伸手就要拿筷子。


    “又忘了吗?”李茹菲急忙轻拍了一下他的手,微笑着摇了摇头,“都教你多少次了?先洗手去。”


    “哦!”武华新吐了吐舌头,转身跑进了浴室,哗哗地洗了洗手,而后又一溜烟地跑回了饭厅,重新来到座位上。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菲姨?”他故意苦了苦脸,“再不吃,我的胃就要被消化掉啦!”李茹菲“噗嗤”一声笑起来,“好好好!可以吃了,我的小馋猫!”说完,她解下围裙,来到自己的位子,微微合上雪白修长的大腿,弯下腰,优雅地坐了下来。看着武华新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慈爱地笑了笑,轻轻地拿起筷子,开始进餐。


    这样平淡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


    一天,武华新放学回到家时,李茹菲还没有下班。由于在路上肚子憋了很久,放下书包,武华新就冲进了厕所。在痛快地解决完之后,武华新刚要提裤子离开,突然看到厕所洗衣机后面有一个小盆,里面放了几件内衣裤。武华新心想这可能是阿姨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看着看着,武华新觉得下体已经有了反应,而且越涨越大。兴奋的冲动,使他拿起一件粉色的内裤,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还有一丝清香。武华新一边闻着,一边闭上眼睛,想着阿姨李茹菲的模样。


    李茹菲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但由于没有生过小孩,身材保持得非常好,很丰满。再加上本身长得非常漂亮,爱打扮,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早熟的武华新从一开始就对这位阿姨想入非非,还经常想着李茹菲打手枪。但由于是自己的阿姨,又对自己非常的照顾,所以平时保持的很本分,也不敢对阿姨有非分之想。


    但是此刻,武华新涨红的下体,使他逐渐忘记了这些。他决定疯狂一次:偷窥自己的阿姨,看看那个朝思暮想的美丽胴体。


    下定决心之后,武华新来到李茹菲的房间,来到床头的大衣柜前。内心虽然矛盾,却又觉得异常兴奋,心跳好象比平常快了一倍。


    他看了看那白色的大衣柜,有两扇大橱门,一扇门上镶着大块的镜子,镜子下面是两个抽屉,里面装着李茹菲的贴身内衣;另一扇门则装了许多道通风槽,又细又密,橱内却是些御寒的不常用的衣服。


    从衣橱里面可以通过那些通风槽看到外面的景象,而外面却很难看清里面的动静,而且这衣柜很高,装下一两个人完全不是问题。即使人躲在里面,也不用担心橱门会被打开,因为里面的衣服只有冬天才用得上。


    这个衣柜的确是个绝佳的偷窥场所。


    难道真的要这样做吗?武华新心里踌躇起来。真的要偷窥漂亮温柔的菲姨吗?


    真的要无耻地玷污她的神秘和美丽吗?平常所看见的是她的外表,她那总是将上衣撑得高高的胸脯,她那被紧身裙包裹得鼓鼓的臀部,她诱人的筒裙中那肉色长筒袜与蕾丝内裤交会尽头的那丛若隐若现的阴毛,以及她衣服下所掩盖的所有一切,难道今天都会被他尽收眼底吗?


    这时武华新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知道是菲姨回来了,他匆忙而又慌张地躲进了大衣柜,关上了橱门,屏住呼吸期待着梦寐以求的美景。


    很快他听到大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两声清脆的高跟鞋落地声,而后便是拖鞋轻踏地板的走路声,逐渐逼近这个卧室。武华新的心骤然紧张起来,他知道,李茹菲来了。


    卧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虽然通风槽能帮助他看清卧室里的情景,可是武华新却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胆小起来。明明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事情,可当它真正发生时,自己却没有勇气去看上一眼。蹲在拥挤的衣柜里,他紧紧地闭着眼,索性不去想任何事情。


    忽然,他听到了哗啦的衣服落地声,顿时觉得热血沸腾、心潮涌动。


    难道真的开始了吗?看,还是不看?


    他的心更加剧烈地颤动,脑海中涌现出火一样汹涌的爆炸感。整整一分钟,他的思想在激烈地斗争。


    就在他欲火焚身而不知该不该睁眼偷看时,忽然听到了外面的拉连声。武华新急忙睁开眼睛,脸紧紧地贴在通风槽上,颤抖着身体向外张望。他一眼就看见了床边的椅子上放着的一套白色的洋装筒裙,那正是李茹菲刚才穿着的外衣!而更让他喷血的是,床头的被单上就躺着一条乳白色的胸罩!


    武华新猛吞了口口水,用眼睛继续在细小的缝中寻找着心中的猎物。终于,他的目光来到了衣柜镜子前,在那里,他惊喜地看到了他的阿姨李茹菲的身影。


    他看见了一个娇美的面容,一对雪白修长的腿,那全透明的蕾丝无纹内裤,以及内裤映衬下她小腹末端那一丛乌黑浓密的阴毛!就在他的眼睛开足马力准备将李茹菲的下体看个够时,一层纱布突然挡住了他的视线。可惜,他迟了一步,李茹菲已经换好了衣服,披上了浴袍,准备去洗澡了。而武华新所看见的正好是她合上浴袍前最后的优雅的动作,当然他看的重点不是她手上的动作。


    随着李茹菲缓缓走出卧室,武华新瞪着眼,不甘心地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几乎欲哭无泪。


    武华新心里剧烈地一震,他敬爱的阿姨李茹菲,一位温柔矜持的女公务员,一位成熟性感的少妇,在她的卧室里,毫不知情地将她的裸体、她的乳房、她的屁股甚至她的阴户,都已经毫无保留地展示自己的眼前,而自己竟然因为胆小而错过了这极品般的美景!


    当浴室传来关门的声音,武华新愣愣地走出了衣柜,然后缓缓地走出了李茹菲的卧室,愣愣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