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你妻我妻他妻人人欺

    发布时间:2019-07-25 00:00:23   







    波洁是NT艺术表演学院的高材生,在学校知名度很高,这次她第一个被卫哥选中本就成为了她心中得自傲,若是让她放弃那肯定不可能,所以,无论晓辉怎么说,波洁都不会放弃得。


    她们这些表演系学生也早就被洗脑了,比如说,以后的拍戏中遇到一些暴露或床戏的镜头怎么办?其实为了出人头地她们心里早就不在意了,只不过在实践中还待开发。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部戏,无论多么艰难都要坚持下去。


    ’这是充斥在波洁心中的话,布满了她的整个脑海。


    波洁果然是高材生,坡具演戏天赋,她把农村打工妹演的栩栩如生,经过化妆,波洁简直就是典型的外出打工妹,虽然土了点,可还是遮掩不住内在的清丽俊秀,可爱的脸蛋尤其明显,完全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美女,看的人鸡冻不已,尤其是跟波洁演情侣的那位,原本没有刺激戏码的,可那人硬是蹂躏了波洁的小嘴和屁股,而片导居然一再夸奖男演员,你妈,明显都是想看波洁的春光。


    偷看的我跟贱哥当然不会出头,毕竟不是自己女友,但没想到的是,晓辉也是忍者神龟,对波洁被辱视而不见,反而一脸兴奋,想不通。


    而演村子中光棍的粗俗男则更是有特点,好像片导就是为了这种反差才找了这么个男人,只见粗俗男尖嘴侯腮,头发彭乱,眼冒绿光,腰还他妈有点龟,这你妈,整一个惨不忍睹的肮脏男人,这人一看到剧本时就内心激荡春心荡漾,而当一看到波洁这个即将与他发生床戏的清秀小美女时,他就鸡冻不已,粗俗男想‘你妈,老子这次走了狗屎运要享福了,草,一定不能浪费这次机会,要好好享受。


    ’大概下午三四点钟,等了一天的我们终于看到了梦魅以求的场景,激情戏终于要上演了。


    为了贴近生活主题,波洁专门找来了一件红色肚兜,此刻昏暗的房间中,只见床上两条人影闪现,一个只穿一条花裤衩体型粗壮,一个下半身一条白色小内内上半身是大红肚兜,特别显眼,所有人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红肚兜看,见过太多文胸胸罩,突然看到这古老的肚兜,而且肚兜被顶得鼓鼓囊囊的,像两堆小山,非但没有降低男人的浴火,反而更是激起欲望。


    粗俗的男人动了,装出一副醉汹汹的样子,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知道好戏即将上演。


    昏暗的房间中,清秀的打工妹呼吸平稳,静静的沉浸在梦香,身边是喝多了酒的男友,打工妹毫不设防的仅穿着内衣,涉放着青春的魅力,男友贼眉鼠眼的醒来,先是小心的碰了碰女友,发现女友没有反应,这时他才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身边的佳人,他小心的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佳人的手臂,瞬间男人心中激荡不已,那柔软滑腻的感觉男人一辈子也没有感觉过,此刻简直是无法自已。


    男人不能自已了,他毕竟是粗俗不堪的光棍,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他直接将手附上了肚兜的顶峰,佳人条件反射的一抖就没了动静,看来波洁是打算忍受了,戏中男人装作一副害怕佳人醒来的样子,不敢大力蹂躏,只是压抑着自身轻轻抚摸。


    慢慢地,佳人有了感觉,浑身开始发烫,身子如蛇一样在床上来回扭动,男人无师自通般的技巧地挑逗着手底下清纯的小美女的乳头,虽然隔着肚兜,但还是让佳人在梦中有了难以控制的冲动,完全无法控制身子对欲望的追求,口中偶尔发出难耐的呻吟……房间中那一丝淫扉的气息越来越浓,男人在佳人胸腹处轻轻揉抚,虽然盖着肚兜看不到肌肤,但那充满弹性与滑嫩的触觉依旧令人心旷神怡。


    随着时间的流逝,佳人也越发显得不经挑逗,装出一副微微转醒的样子,贝齿咬着红唇,身子无力的摊在床上,流露出媚人的娇羞慵懒之色。


    对于光棍来说平时仙子一样的人物身上,突然显现出这般情形,没有人能够抗拒,男人也不由觉得惊艳,不由自主地在抚摸的动作中放弃了很多粗鲁的念头。


    粗粗的手指开始不断地在细腻的肌肤上游走,佳人只觉得指尖划过的地方又酸又麻,说不出的难受,胸中有一股火焰在慢慢燃起。


    那双手不管从哪里滑过,都像是在哪里烧起了一团火,蔓延到胸中,让她为之颤抖,却又禁不住渴望更多的爱抚,只想沉醉在男友羞死人的抚摸中。


    男人不满足的开始用双手从细腰的两侧向上推去,接近她那凸起的山峰时,手指大张,拇指的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挺翘的乳房中。


    指头向上移动带动了娇嫩的乳尖在肚兜中的摆动摩擦,嗯佳人动听的呻吟声再一次响起。


    男人突然感到肚兜太碍事,就将手伸到佳人身后,佳人完全配合着抬起身子,肚兜在两人的配合下轻易扯去,现出雪白娇嫩的上半身。


    白皙的酥胸果然如想象中的完美无瑕,在微凉的空气中傲然挺立,只是微有不足的是乳头上贴有乳贴,这戏当然不能露点。


    男人看着眼前让人神魂颠倒的躯体无意识的舔了舔双唇,右手来回快速抚摸着平滑的小腹,左手却慢慢悠悠的攀上酥胸,轻轻把握住那盈盈一握而又弹性十足的坚挺使劲一捏,变幻出任意的形状,小巧的乳房摸着有种意外的柔软弹滑,完美的乳房在他的玩弄下慢慢地热了起来。


    佳人嘤咛一声,她紧闭双眼不敢睁开,贝齿咬住下唇,双脚脚尖向上翘起,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腰。


    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已经敷上了自己的胸口,姣好的乳房在男人的揉动中不住地晃动着,由揉到捏,掌心紧贴在乳房上转着圈,恣意品尝着肌肤上那柔软清冷的惊人弹力。


    佳人急促地呼吸着,心底深处空虚无助的奇异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已经分不清是真实还是演戏,乳房已经肿大到了发痛的地步,她的后背若有若无的离开床面,扬起胸膛去追寻那能给自己带来无限快感的手指。


    啊!佳人忍不住叫出声,一股股酸涩酥痒到心底的快感让她无法忍受,好像电流一样,瞬间的极限快感传遍身体。


    男人小心地观察着佳人的反应,发现她只是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双手紧紧捏拳,只有在自己不经意的碰到她敏感部位时,才难忍地扭一下身子,却并没有丝毫抗拒,心底明白,这小美女是为了演戏付出一切的人。


    那双在佳人胸腹间来回摩擦按摩的小手开始大胆地握住柔嫩圆润的乳房,指尖轻轻划过贴着乳贴的乳头,慢慢的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划着圈。


    嗯!佳人口中抑制不住地发出呻吟,此刻佳人心中做出了决定,既然她不想反抗那就尽情享受这一切,于是略显紧张的心情奇迹般得放松下来,默默地享受着快感。


    阵阵无法言表的舒爽感觉随着手指的玩弄不断地冲刷着她的脑海,每一次的摩擦都让她忍不住颤抖一下。



    嗯……啊哈……嗯……嗯……佳人低低的呻吟着,犹如天籁一样的声音让男人有一种亵渎的快感。


    男人兴奋万分,手掌下柔软的感触中间是乳头坚挺起的硬度,他不由的更加的兴奋,手底下的动作也更加猥亵,乳尖已经被摩擦的硬硬的,将乳贴顶起一个凸起,就像是没有乳贴一般。


    左右手放开掌握住的乳房,就用两根手指直接将乳贴上的鼓包摘在手中捻动着,不断刺激着佳人。


    (啊,好舒服,好痒啊,痒到心里去了,好想再用力些,哦,这人的手法比啊辉好多了,唔……)波洁的脑海中一片混乱,自己宝贵贞洁的乳房被恣意玩弄,指头快速地拨弄着硬硬的乳尖,比与阿辉做爱时还要快乐。


    波洁伸展了手臂,红红的肚兜凌乱地扔在一旁,娇挺的乳房颤颤巍巍暴露在空气中,平滑洁白的小腹下是只穿着白白的小内裤,两条光洁的美腿修长光滑,波洁此刻的样子宛如一只仙鹤,张开双臂展翅欲飞。


    男人喉咙一响,大口地咽下一口唾液,双手开始在波洁的乳房上来回抚摸不停地把玩,手上的动作陡然变得激烈,给她的肌肤染上一层绯色,力度忽大忽小,挑逗的波洁不住地颤抖。


    波洁的皮肤十分敏感,没用多长时间,强烈的快感自身体深处往四肢八骸扩散开去,使她禁不住低声呻吟,娇喘细细,一屡屡的蜜汁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将她胯下的小内裤阴湿了一小块。


    男人看着下体上阴湿的那块偷笑着,手指不断地划过她的大腿小腹,,眼睛盯着波洁通红的小脸,观察着她在自己手底下的表情。


    虽然这是演戏,但是波洁根本经不起男人火热目光的侵袭,她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头扭到一旁,波洁可爱的样子让人不由生出邪恶的欲望,男人的手慢慢下移,在波洁两只白玉般滑嫩的双腿上又摸又捏,接着将她的双脚分开,越拉越大,整个人成为一个人字形。


    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摆出一副淫荡的样子,波洁脸红红的,心中想到‘我真的不反抗嘛,这部戏也太露骨了,导演根本没有叫停,我该怎么办?可是演戏是我的梦想,我不想放弃,这点事情算什么,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心中一定,波洁就更是不反抗了,力来顺受的。


    心中隐隐期待着男人继续爱抚下去。


    这时男人一只手扳着她的右腿向高处举起,波洁不好意思的想将分开的双腿合拢,但是片导在一旁叫道:就这样,很好,女演员好好配合。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摄影机边上的四人下体都顶着一顶帐篷。


    得到指令,男人更是肆无忌惮了,用力的扳着波洁的右腿,将她的小腿放到肩上,身子前倾,用力的把她的膝盖顶到胸口,然后一只手用力的压住她的膝盖,一只手在她的大腿内侧一寸寸巧妙的按摩着,慢慢接近白色内裤的边缘。


    波洁双腿被用力分开,温暖的手指缓缓的按摩着她白色内裤处的边缘,可以明显感觉到炽热而温柔的手指给玉腿间柔嫩的敏感肌肤带来阵阵令人心慌的酥痒。


    波洁的内裤中间早就湿透了,透过透明的布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从黑黑的毛毛。


    男人将波洁的脚高高举起后,这片黑毛就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湿透的内裤随着男人的动作与粉嫩的花唇摩擦着,两瓣花唇浅浅地把布料含在口中。


    在男人的眼前顿时出现一副神奇的景象,波洁的下体如同一张小嘴,微微地张合,一点一点吸裹着内裤,可是绷紧的内裤却怎么也不愿进去,每次张开嘴时都弹出来,合拢时却又被吸进去,形成一条优美的凹下去的弧线,弧线两侧含着内裤的花唇形状清晰可见。


    男人十分兴奋,将波洁的大腿放下,在波洁刚松一口气的时候,双手拖住她的两膝盖内侧向两边一台,把波洁的一双大腿,抬成直线。


    波洁大羞,就想要挣扎,可是男人根本不给她反抗的余地,身子跪在她双腿之间,双膝撑着波洁的双腿,两手在她的膝盖上用力压着。


    唔波洁发出一声娇呼,这么羞人的姿势就是在和晓辉做爱时也没有摆出来过,在这种难堪姿势下,她的阴部明显地向上突起,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落在上面。


    男人的手又开始从波洁的膝盖向大腿根推了过去,波洁感觉自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蝴蝶,只能老老实实的张开大腿让男人随意把玩。


    男人手指开始在腿上用力按着,一点点的向上移动,慢慢滑向大腿中间,在波洁扭动挺翘的臀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在她的大腿根处轻松的抓着肌肉,一抓一放。


    嗯波洁强压住自己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闭着眼睛,咬住下唇,拼命想切断下体传来的快乐感觉。


    原来在男人的一抓一放之间,波洁那本来紧密结合的缝隙花唇被动地微微张开一个小口,男人仿佛知道一般将大拇指挤进狭窄的缝隙中,隔着内裤从两瓣花唇之间流过,浅浅地温柔地按摩着波洁柔软的媚肉。


    男人的手沿着耻骨继续向前滑过两瓣花唇的边缘。


    波洁咬紧的下唇也忍不住在男人的抚摸下微微张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嗯~ 。


    小巧的翘臀也不由的高高耸起,直到男人的双手划到胯骨两侧,才慢慢放松落下。


    波洁这时很紧张,心跳的老快,可是身体深处不知为何却十分兴奋。


    男人开始触摸波洁的阴户,这手掌一会儿从大腿直推到小腹,然后顺着两侧的本是不被容许的,但身在外人的我们都无法忍住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粗俗男呢!男人前后来回拖动手指,大力的摩擦着波洁的小穴。


    波洁下体娇嫩的花唇开始发热发痒,只有波洁的手指在上面揉动时才能缓解一丝瘙痒。


    男人欣赏着小妹在自己的挑逗下微微颦起的眉头,红到发烫的脸额,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就是不敢睁开,洁白的贝齿咬的下唇发白,任何一丝表情的变换都是那么的美丽诱人。


    经过蹂躏,居然透过内裤看到波洁的两片红嫩的小巧花瓣轻掩着私密的裂缝,两唇结合的缝隙处全部是湿漉漉的爱液。


    男人激动地用手指在花唇的蜜缝上划着,轻轻在柔软的外侧压了压,湿漉漉的双唇顿时裂开了一条缝隙,现出里面粉红湿滑的嫩肉。


    啊波洁脑海中一片迷乱。


    男人趁机用手指很用力的压了压阴蒂位置,在已经膨胀了的花蕾上旋转摩擦,甜美的触感如一股股热浪涌向心头,小穴渐渐融化般得不听控制,微微张开,隔着透明内裤露出里面鲜红的媚肉。


    粗糙的手指接触到火热的肉瓣,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让波洁浑身发软,在男人手指的抚摸下,裂缝开始一点点的张开。


    慢慢的男人的指头隔着内裤一点点的向花瓣内侧深入。


    啊,不……不要!波洁如梦初醒,无力地抗拒着下身传来的致命快感。


    女演员不要反抗,注意配合。


    片导严肃叫道,只是声音听起来很猥琐。


    波洁再次无力抗拒了,静静地躺在床上任凭拦男人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


    男人手指再次开始灵活地沿着那条缝隙划过,然后顶在上方的小肉核的凸起上快速地摩擦,那种感觉真是太强烈了,波洁感到那灵活的手指在洞口随意抚摸着,中指在缝隙间来回转着圈,而拇指则按住最敏感的部位一阵轻揉猛搓。


    虽然一切都是隔着内裤,但是波洁还是身子一震,一股热流从身体中涌出。


    男人敏锐地发觉波洁湿润的花唇微微颤抖,从中涌出一股蜜汁将内裤湿了更大一块,波洁羞涩不已,居然在这里登上高潮,太丢人了,波洁羞涩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俯下身去,张开嘴一下子吻住波洁微微张开正急促喘息的小嘴,舌头猛地摊入她的口中旋转挑逗着波洁那清香柔软的舌头,仔细地玩弄着她口中的每一寸地方。


    男人口中的臭气扑面而来,窒息的波洁不能呼吸,她的心开始急速地跳动,好像是听到她的心跳一样,男人的一只手敷上了波洁的乳房,在上面一阵猛搓轻柔。


    同时在波洁双腿间的手指也开始在她娇嫩敏感的花唇内侧灵活的快速地按摩,强烈的刺激从三个令人敏感的部位同时落下。


    波洁再也忍不住,被压在下面的身子一挺,仰头在男人的压制下,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唔……因为内裤的阻隔,男人手指指尖只能探进去一点点,就被挡住无法深入,可就这样也令男人小弟弟坚挺。


    男人大拇指按在那个花蕾处用力撵磨,这样快速而又猛烈的进攻只持续了几分钟就把波洁搞的浑身无力娇喘吁吁。


    男人在波洁敏感小豆豆上的摩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劲,波洁被揉的全身发软,双腿不自主地抖动着,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颤微微的呻吟,是那么的诱人。


    嗯……啊哈……嗯……嗯……波洁低低的呻吟着,犹如天籁一样的声音让男人有一种亵渎的感觉。


    波洁已经被自己身体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冲击的无比刺激,每一次的挑逗都有一种无法忍受的感觉传入心底,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发疯的,可是男人当然不管不顾,还在继续努力地挑逗着她。


    啊!波洁忍不住张嘴发出一声娇哼,原来男人兴奋的不由俯下身去,用舌头轻轻的吸允胸部凸起,口齿间清香无比,柔嫩而富有弹性的凸起让人不忍住口。


    像有电流从被男人玩弄的乳尖在扩散,波洁敏感的乳尖不顾主人意愿骄傲地挺立起来。


    一阵阵的性感的波浪向全身涌入,波洁的身子猛的绷紧,贝齿紧咬,强忍着,好不容易等到男人玩够了这个乳尖,放开口舌,她才松了口气。


    想说话但嗓子已经发干,一句话说不出。


    男人的手又侵袭着波洁的屁股。


    (啊……怎么会!这么舒服!波洁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扭着屁股。


    男人的手越来越快,波洁只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似地,有一种冲动在自己的小腹中越积越多,随着男人手的节奏从身体深处涌出滚滚蜜汁,透出内裤顺着大腿股间流到床上。


    男人忍不住了,双眼已经发红,由于很多人看着,他不敢明目张胆,只是侧着身子将别人的视线挡住,另一只手偷偷伸向波洁的内裤,将包着bb的内裤拨向一侧,令淫水横流的淫穴彻底无保留的露出来,波洁此刻无力躺在床上,根本不知她的隐私部位已经即将不保,只是高潮后脑子眩晕的躺着,而且bb剧烈的蠕动另她无法自拔。


    男人再次将几把伸向波洁的bb,上下滑动着,一直被玩的波洁根本没发现异常,男人的动作很隐蔽,所有人都没发现,即使在窗外的我们三人也是一样,男人已经不再忍受,可又不敢太大胆,只是强忍着慢慢将几把插进去,由于开始隔着内裤,男人也这样干过,因此波洁还是没有发现不同,男人见波洁没有反抗,于是就这样伸进一个鬼头再拔出来,再伸进去,不断往复,高潮后的波洁再次来了性欲,可是那根大鸡吧只在洞口徘徊,根本起不了作用,波洁多么希望男人能真正进来。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就像是真的做爱一样,但由于男人挡得很好,观众都没发现,波洁被这样刺激叫声越来越大,男人的嘴不断吸吮着波洁的乳头,手也蹂躏着乳房,就这样,男人和波洁都忍不住了。


    就在某一刻,波洁发现自己又要高潮了,她再也顾不了什么大声叫出声,啊……啊……好舒服……受不了了……我要到了……啊……快点……再快点……啊啊啊……男人被波洁这么一叫,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几把插进波洁深处,噗噗噗……,射出了无数子孙,波洁此刻处于高潮,什么都没管,只是大喊大叫,两人都上了高潮。


    就在这时,片导的声音响起道:好了,到此结束,拍摄的很好。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灌在所有人头上,而男演员吓得一缩,赶紧拔出几把,用被子将波洁盖起来,就走了,穿衣服去了。


    波洁两度高潮,全身软绵绵,根本没力气起来。


    我们三人怕被发现,赶紧夹着裤裆跑了,我发现晓辉比我们更兴奋。


    我好久之后才看到波洁步履蹒跚的回宿舍,那脸色红润软绵绵的娇羞模样看的我恨不得跟着冲进去,而且波洁的脸色不太好。


    波洁是NT艺术表演学院的高材生,在学校知名度很高,这次她第一个被卫哥选中本就成为了她心中得自傲,若是让她放弃那肯定不可能,所以,无论晓辉怎么说,波洁都不会放弃得。


    她们这些表演系学生也早就被洗脑了,比如说,以后的拍戏中遇到一些暴露或床戏的镜头怎么办?其实为了出人头地她们心里早就不在意了,只不过在实践中还待开发。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部戏,无论多么艰难都要坚持下去。


    ’这是充斥在波洁心中的话,布满了她的整个脑海。


    波洁果然是高材生,坡具演戏天赋,她把农村打工妹演的栩栩如生,经过化妆,波洁简直就是典型的外出打工妹,虽然土了点,可还是遮掩不住内在的清丽俊秀,可爱的脸蛋尤其明显,完全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美女,看的人鸡冻不已,尤其是跟波洁演情侣的那位,原本没有刺激戏码的,可那人硬是蹂躏了波洁的小嘴和屁股,而片导居然一再夸奖男演员,你妈,明显都是想看波洁的春光。


    偷看的我跟贱哥当然不会出头,毕竟不是自己女友,但没想到的是,晓辉也是忍者神龟,对波洁被辱视而不见,反而一脸兴奋,想不通。


    而演村子中光棍的粗俗男则更是有特点,好像片导就是为了这种反差才找了这么个男人,只见粗俗男尖嘴侯腮,头发彭乱,眼冒绿光,腰还他妈有点龟,这你妈,整一个惨不忍睹的肮脏男人,这人一看到剧本时就内心激荡春心荡漾,而当一看到波洁这个即将与他发生床戏的清秀小美女时,他就鸡冻不已,粗俗男想‘你妈,老子这次走了狗屎运要享福了,草,一定不能浪费这次机会,要好好享受。


    ’大概下午三四点钟,等了一天的我们终于看到了梦魅以求的场景,激情戏终于要上演了。


    为了贴近生活主题,波洁专门找来了一件红色肚兜,此刻昏暗的房间中,只见床上两条人影闪现,一个只穿一条花裤衩体型粗壮,一个下半身一条白色小内内上半身是大红肚兜,特别显眼,所有人都是一眨不眨的盯着红肚兜看,见过太多文胸胸罩,突然看到这古老的肚兜,而且肚兜被顶得鼓鼓囊囊的,像两堆小山,非但没有降低男人的浴火,反而更是激起欲望。


    粗俗的男人动了,装出一副醉汹汹的样子,所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知道好戏即将上演。


    昏暗的房间中,清秀的打工妹呼吸平稳,静静的沉浸在梦香,身边是喝多了酒的男友,打工妹毫不设防的仅穿着内衣,涉放着青春的魅力,男友贼眉鼠眼的醒来,先是小心的碰了碰女友,发现女友没有反应,这时他才肆无忌惮的扫视着身边的佳人,他小心的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佳人的手臂,瞬间男人心中激荡不已,那柔软滑腻的感觉男人一辈子也没有感觉过,此刻简直是无法自已。


    男人不能自已了,他毕竟是粗俗不堪的光棍,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他直接将手附上了肚兜的顶峰,佳人条件反射的一抖就没了动静,看来波洁是打算忍受了,戏中男人装作一副害怕佳人醒来的样子,不敢大力蹂躏,只是压抑着自身轻轻抚摸。


    慢慢地,佳人有了感觉,浑身开始发烫,身子如蛇一样在床上来回扭动,男人无师自通般的技巧地挑逗着手底下清纯的小美女的乳头,虽然隔着肚兜,但还是让佳人在梦中有了难以控制的冲动,完全无法控制身子对欲望的追求,口中偶尔发出难耐的呻吟……房间中那一丝淫扉的气息越来越浓,男人在佳人胸腹处轻轻揉抚,虽然盖着肚兜看不到肌肤,但那充满弹性与滑嫩的触觉依旧令人心旷神怡。


    随着时间的流逝,佳人也越发显得不经挑逗,装出一副微微转醒的样子,贝齿咬着红唇,身子无力的摊在床上,流露出媚人的娇羞慵懒之色。


    对于光棍来说平时仙子一样的人物身上,突然显现出这般情形,没有人能够抗拒,男人也不由觉得惊艳,不由自主地在抚摸的动作中放弃了很多粗鲁的念头。


    粗粗的手指开始不断地在细腻的肌肤上游走,佳人只觉得指尖划过的地方又酸又麻,说不出的难受,胸中有一股火焰在慢慢燃起。


    那双手不管从哪里滑过,都像是在哪里烧起了一团火,蔓延到胸中,让她为之颤抖,却又禁不住渴望更多的爱抚,只想沉醉在男友羞死人的抚摸中。


    男人不满足的开始用双手从细腰的两侧向上推去,接近她那凸起的山峰时,手指大张,拇指的指尖深深地陷入了挺翘的乳房中。


    指头向上移动带动了娇嫩的乳尖在肚兜中的摆动摩擦,嗯佳人动听的呻吟声再一次响起。


    男人突然感到肚兜太碍事,就将手伸到佳人身后,佳人完全配合着抬起身子,肚兜在两人的配合下轻易扯去,现出雪白娇嫩的上半身。


    白皙的酥胸果然如想象中的完美无瑕,在微凉的空气中傲然挺立,只是微有不足的是乳头上贴有乳贴,这戏当然不能露点。


    男人看着眼前让人神魂颠倒的躯体无意识的舔了舔双唇,右手来回快速抚摸着平滑的小腹,左手却慢慢悠悠的攀上酥胸,轻轻把握住那盈盈一握而又弹性十足的坚挺使劲一捏,变幻出任意的形状,小巧的乳房摸着有种意外的柔软弹滑,完美的乳房在他的玩弄下慢慢地热了起来。


    佳人嘤咛一声,她紧闭双眼不敢睁开,贝齿咬住下唇,双脚脚尖向上翘起,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腰。


    能清晰地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已经敷上了自己的胸口,姣好的乳房在男人的揉动中不住地晃动着,由揉到捏,掌心紧贴在乳房上转着圈,恣意品尝着肌肤上那柔软清冷的惊人弹力。


    佳人急促地呼吸着,心底深处空虚无助的奇异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已经分不清是真实还是演戏,乳房已经肿大到了发痛的地步,她的后背若有若无的离开床面,扬起胸膛去追寻那能给自己带来无限快感的手指。


    啊!佳人忍不住叫出声,一股股酸涩酥痒到心底的快感让她无法忍受,好像电流一样,瞬间的极限快感传遍身体。


    男人小心地观察着佳人的反应,发现她只是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双手紧紧捏拳,只有在自己不经意的碰到她敏感部位时,才难忍地扭一下身子,却并没有丝毫抗拒,心底明白,这小美女是为了演戏付出一切的人。


    那双在佳人胸腹间来回摩擦按摩的小手开始大胆地握住柔嫩圆润的乳房,指尖轻轻划过贴着乳贴的乳头,慢慢的用手指在上面轻轻划着圈。


    嗯!佳人口中抑制不住地发出呻吟,此刻佳人心中做出了决定,既然她不想反抗那就尽情享受这一切,于是略显紧张的心情奇迹般得放松下来,默默地享受着快感。


    阵阵无法言表的舒爽感觉随着手指的玩弄不断地冲刷着她的脑海,每一次的摩擦都让她忍不住颤抖一下。


    嗯……啊哈……嗯……嗯……佳人低低的呻吟着,犹如天籁一样的声音让男人有一种亵渎的快感。


    男人兴奋万分,手掌下柔软的感触中间是乳头坚挺起的硬度,他不由的更加的兴奋,手底下的动作也更加猥亵,乳尖已经被摩擦的硬硬的,将乳贴顶起一个凸起,就像是没有乳贴一般。


    左右手放开掌握住的乳房,就用两根手指直接将乳贴上的鼓包摘在手中捻动着,不断刺激着佳人。


    (啊,好舒服,好痒啊,痒到心里去了,好想再用力些,哦,这人的手法比啊辉好多了,唔……)波洁的脑海中一片混乱,自己宝贵贞洁的乳房被恣意玩弄,指头快速地拨弄着硬硬的乳尖,比与阿辉做爱时还要快乐。


    波洁伸展了手臂,红红的肚兜凌乱地扔在一旁,娇挺的乳房颤颤巍巍暴露在空气中,平滑洁白的小腹下是只穿着白白的小内裤,两条光洁的美腿修长光滑,波洁此刻的样子宛如一只仙鹤,张开双臂展翅欲飞。


    男人喉咙一响,大口地咽下一口唾液,双手开始在波洁的乳房上来回抚摸不停地把玩,手上的动作陡然变得激烈,给她的肌肤染上一层绯色,力度忽大忽小,挑逗的波洁不住地颤抖。


    波洁的皮肤十分敏感,没用多长时间,强烈的快感自身体深处往四肢八骸扩散开去,使她禁不住低声呻吟,娇喘细细,一屡屡的蜜汁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将她胯下的小内裤阴湿了一小块。


    男人看着下体上阴湿的那块偷笑着,手指不断地划过她的大腿小腹,,眼睛盯着波洁通红的小脸,观察着她在自己手底下的表情。


    虽然这是演戏,但是波洁根本经不起男人火热目光的侵袭,她不好意思的闭上眼睛头扭到一旁,波洁可爱的样子让人不由生出邪恶的欲望,男人的手慢慢下移,在波洁两只白玉般滑嫩的双腿上又摸又捏,接着将她的双脚分开,越拉越大,整个人成为一个人字形。


    双腿被大大的分开,摆出一副淫荡的样子,波洁脸红红的,心中想到‘我真的不反抗嘛,这部戏也太露骨了,导演根本没有叫停,我该怎么办?可是演戏是我的梦想,我不想放弃,这点事情算什么,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心中一定,波洁就更是不反抗了,力来顺受的。


    心中隐隐期待着男人继续爱抚下去。


    这时男人一只手扳着她的右腿向高处举起,波洁不好意思的想将分开的双腿合拢,但是片导在一旁叫道:就这样,很好,女演员好好配合。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摄影机边上的四人下体都顶着一顶帐篷。


    得到指令,男人更是肆无忌惮了,用力的扳着波洁的右腿,将她的小腿放到肩上,身子前倾,用力的把她的膝盖顶到胸口,然后一只手用力的压住她的膝盖,一只手在她的大腿内侧一寸寸巧妙的按摩着,慢慢接近白色内裤的边缘。


    波洁双腿被用力分开,温暖的手指缓缓的按摩着她白色内裤处的边缘,可以明显感觉到炽热而温柔的手指给玉腿间柔嫩的敏感肌肤带来阵阵令人心慌的酥痒。


    波洁的内裤中间早就湿透了,透过透明的布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一从黑黑的毛毛。


    男人将波洁的脚高高举起后,这片黑毛就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湿透的内裤随着男人的动作与粉嫩的花唇摩擦着,两瓣花唇浅浅地把布料含在口中。


    在男人的眼前顿时出现一副神奇的景象,波洁的下体如同一张小嘴,微微地张合,一点一点吸裹着内裤,可是绷紧的内裤却怎么也不愿进去,每次张开嘴时都弹出来,合拢时却又被吸进去,形成一条优美的凹下去的弧线,弧线两侧含着内裤的花唇形状清晰可见。


    男人十分兴奋,将波洁的大腿放下,在波洁刚松一口气的时候,双手拖住她的两膝盖内侧向两边一台,把波洁的一双大腿,抬成直线。


    波洁大羞,就想要挣扎,可是男人根本不给她反抗的余地,身子跪在她双腿之间,双膝撑着波洁的双腿,两手在她的膝盖上用力压着。


    唔波洁发出一声娇呼,这么羞人的姿势就是在和晓辉做爱时也没有摆出来过,在这种难堪姿势下,她的阴部明显地向上突起,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男人火辣辣的目光落在上面。


    男人的手又开始从波洁的膝盖向大腿根推了过去,波洁感觉自己像是一只任人宰割的蝴蝶,只能老老实实的张开大腿让男人随意把玩。


    男人手指开始在腿上用力按着,一点点的向上移动,慢慢滑向大腿中间,在波洁扭动挺翘的臀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在她的大腿根处轻松的抓着肌肉,一抓一放。


    嗯波洁强压住自己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闭着眼睛,咬住下唇,拼命想切断下体传来的快乐感觉。


    原来在男人的一抓一放之间,波洁那本来紧密结合的缝隙花唇被动地微微张开一个小口,男人仿佛知道一般将大拇指挤进狭窄的缝隙中,隔着内裤从两瓣花唇之间流过,浅浅地温柔地按摩着波洁柔软的媚肉。


    男人的手沿着耻骨继续向前滑过两瓣花唇的边缘。


    波洁咬紧的下唇也忍不住在男人的抚摸下微微张开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嗯~ 。


    小巧的翘臀也不由的高高耸起,直到男人的双手划到胯骨两侧,才慢慢放松落下。


    波洁这时很紧张,心跳的老快,可是身体深处不知为何却十分兴奋。


    男人开始触摸波洁的阴户,这手掌一会儿从大腿直推到小腹,然后顺着两侧的本是不被容许的,但身在外人的我们都无法忍住何况是身为当事人的粗俗男呢!男人前后来回拖动手指,大力的摩擦着波洁的小穴。


    波洁下体娇嫩的花唇开始发热发痒,只有波洁的手指在上面揉动时才能缓解一丝瘙痒。


    男人欣赏着小妹在自己的挑逗下微微颦起的眉头,红到发烫的脸额,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就是不敢睁开,洁白的贝齿咬的下唇发白,任何一丝表情的变换都是那么的美丽诱人。


    经过蹂躏,居然透过内裤看到波洁的两片红嫩的小巧花瓣轻掩着私密的裂缝,两唇结合的缝隙处全部是湿漉漉的爱液。


    男人激动地用手指在花唇的蜜缝上划着,轻轻在柔软的外侧压了压,湿漉漉的双唇顿时裂开了一条缝隙,现出里面粉红湿滑的嫩肉。


    啊波洁脑海中一片迷乱。


    男人趁机用手指很用力的压了压阴蒂位置,在已经膨胀了的花蕾上旋转摩擦,甜美的触感如一股股热浪涌向心头,小穴渐渐融化般得不听控制,微微张开,隔着透明内裤露出里面鲜红的媚肉。


    粗糙的手指接触到火热的肉瓣,一股难以形容的快感,让波洁浑身发软,在男人手指的抚摸下,裂缝开始一点点的张开。


    慢慢的男人的指头隔着内裤一点点的向花瓣内侧深入。


    啊,不……不要!波洁如梦初醒,无力地抗拒着下身传来的致命快感。


    女演员不要反抗,注意配合。


    片导严肃叫道,只是声音听起来很猥琐。


    波洁再次无力抗拒了,静静地躺在床上任凭拦男人在自己身上来回抚摸。


    男人手指再次开始灵活地沿着那条缝隙划过,然后顶在上方的小肉核的凸起上快速地摩擦,那种感觉真是太强烈了,波洁感到那灵活的手指在洞口随意抚摸着,中指在缝隙间来回转着圈,而拇指则按住最敏感的部位一阵轻揉猛搓。


    虽然一切都是隔着内裤,但是波洁还是身子一震,一股热流从身体中涌出。


    男人敏锐地发觉波洁湿润的花唇微微颤抖,从中涌出一股蜜汁将内裤湿了更大一块,波洁羞涩不已,居然在这里登上高潮,太丢人了,波洁羞涩的样子是那样的可爱,男人再也忍不住了,俯下身去,张开嘴一下子吻住波洁微微张开正急促喘息的小嘴,舌头猛地摊入她的口中旋转挑逗着波洁那清香柔软的舌头,仔细地玩弄着她口中的每一寸地方。


    男人口中的臭气扑面而来,窒息的波洁不能呼吸,她的心开始急速地跳动,好像是听到她的心跳一样,男人的一只手敷上了波洁的乳房,在上面一阵猛搓轻柔。


    同时在波洁双腿间的手指也开始在她娇嫩敏感的花唇内侧灵活的快速地按摩,强烈的刺激从三个令人敏感的部位同时落下。


    波洁再也忍不住,被压在下面的身子一挺,仰头在男人的压制下,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哼唔……因为内裤的阻隔,男人手指指尖只能探进去一点点,就被挡住无法深入,可就这样也令男人小弟弟坚挺。


    男人大拇指按在那个花蕾处用力撵磨,这样快速而又猛烈的进攻只持续了几分钟就把波洁搞的浑身无力娇喘吁吁。


    男人在波洁敏感小豆豆上的摩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劲,波洁被揉的全身发软,双腿不自主地抖动着,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颤微微的呻吟,是那么的诱人。


    嗯……啊哈……嗯……嗯……波洁低低的呻吟着,犹如天籁一样的声音让男人有一种亵渎的感觉。


    波洁已经被自己身体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冲击的无比刺激,每一次的挑逗都有一种无法忍受的感觉传入心底,说不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发疯的,可是男人当然不管不顾,还在继续努力地挑逗着她。


    啊!波洁忍不住张嘴发出一声娇哼,原来男人兴奋的不由俯下身去,用舌头轻轻的吸允胸部凸起,口齿间清香无比,柔嫩而富有弹性的凸起让人不忍住口。


    像有电流从被男人玩弄的乳尖在扩散,波洁敏感的乳尖不顾主人意愿骄傲地挺立起来。


    一阵阵的性感的波浪向全身涌入,波洁的身子猛的绷紧,贝齿紧咬,强忍着,好不容易等到男人玩够了这个乳尖,放开口舌,她才松了口气。


    想说话但嗓子已经发干,一句话说不出。


    男人的手又侵袭着波洁的屁股。


    (啊……怎么会!这么舒服!波洁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扭着屁股。


    男人的手越来越快,波洁只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似地,有一种冲动在自己的小腹中越积越多,随着男人手的节奏从身体深处涌出滚滚蜜汁,透出内裤顺着大腿股间流到床上。


    男人忍不住了,双眼已经发红,由于很多人看着,他不敢明目张胆,只是侧着身子将别人的视线挡住,另一只手偷偷伸向波洁的内裤,将包着bb的内裤拨向一侧,令淫水横流的淫穴彻底无保留的露出来,波洁此刻无力躺在床上,根本不知她的隐私部位已经即将不保,只是高潮后脑子眩晕的躺着,而且bb剧烈的蠕动另她无法自拔。


    男人再次将几把伸向波洁的bb,上下滑动着,一直被玩的波洁根本没发现异常,男人的动作很隐蔽,所有人都没发现,即使在窗外的我们三人也是一样,男人已经不再忍受,可又不敢太大胆,只是强忍着慢慢将几把插进去,由于开始隔着内裤,男人也这样干过,因此波洁还是没有发现不同,男人见波洁没有反抗,于是就这样伸进一个鬼头再拔出来,再伸进去,不断往复,高潮后的波洁再次来了性欲,可是那根大鸡吧只在洞口徘徊,根本起不了作用,波洁多么希望男人能真正进来。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就像是真的做爱一样,但由于男人挡得很好,观众都没发现,波洁被这样刺激叫声越来越大,男人的嘴不断吸吮着波洁的乳头,手也蹂躏着乳房,就这样,男人和波洁都忍不住了。


    就在某一刻,波洁发现自己又要高潮了,她再也顾不了什么大声叫出声,啊……啊……好舒服……受不了了……我要到了……啊……快点……再快点……啊啊啊……男人被波洁这么一叫,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几把插进波洁深处,噗噗噗……,射出了无数子孙,波洁此刻处于高潮,什么都没管,只是大喊大叫,两人都上了高潮。


    就在这时,片导的声音响起道:好了,到此结束,拍摄的很好。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灌在所有人头上,而男演员吓得一缩,赶紧拔出几把,用被子将波洁盖起来,就走了,穿衣服去了。


    波洁两度高潮,全身软绵绵,根本没力气起来。


    我们三人怕被发现,赶紧夹着裤裆跑了,我发现晓辉比我们更兴奋。


    我好久之后才看到波洁步履蹒跚的回宿舍,那脸色红润软绵绵的娇羞模样看的我恨不得跟着冲进去,而且波洁的脸色不太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