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销魂

    发布时间:2019-08-03 00:00:26   




    田今年三十二岁,在东京的一所大公司服务,和丽是田的表妹,和田的交往很是亲密。? ? 




    今天和丽又去到田家。用过晚屦寣A田坐在走廊下在纳凉,屋内不曾开灯,所以田仅仅穿着白色的浴衣,独自在享受夜的宁静.厨房方面传来若断若续的水声,大概是女佣人在洗碗碟吧。在寂静的夜色中,和丽坐到田的身旁,和田闲聊天起来。? ? 




    不多久,女佣人做完作业后亦离开田家,屋内现在仅剩下田和和丽两个人。田与和丽谈到京都的版画,和丽显得非常雀跃,于是两人离开走廊进到书房去看田的收藏。? ? 




    独身的和丽生活非常寂寞,像她这样和田自由的聊天令她十分高兴,总觉得似乎借此可以填满心里的空虚。? ? 




    自从与妻子分开后,田落漠得很,但每次当他看到和丽美丽的姿容时,内心却不知不觉的感到心神飘荡。? ? 




    田把肢膊肘子支在桌上,面上露出微笑,双眼看着和丽看得入神,根本忘了拿版画给她看。? ? 




    「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看的吗?」她说着,向田露出微笑。? ? 




    「啊!我现在就去拿出来。」他如梦初醒,从书架的一角抽出一本丝质封面的画册,推到和丽的面前,和丽漫不经心地翻开了一页。? ? 




    「啊……!」书中的画面令她轻叫一声,满面通红,仿佛感到全身的血一下子倒流到面颊上来,原来那是本春宫版画册。? ? 




    画册描绘的主人是一个英俊的男子,赤裸着赤红的大阳具,钗h女人围绕着那男人,暴露着阴部,以各式各样诱人的姿态躺卧着。一只蝴蝶在豪华的房间内飞舞,男主人的意思似乎是蝴蝶停息在那一个女人身上,他就要和那个女人寻欢作乐,往后下去的就是交欢的画面,各女人面上的表情或有饥渴,或有迷醉,性器的描绘更深深的显露出画中人高涨的情欲,优美的做爱姿势和画中人销魂的神情令人看得心旌摇荡,血脉贲张。? ?




    和丽满面通红,既不推开那画册,也不翻鴃C田看和丽没有动怒,于是静静地绕到她的背后,隔着她的肩膀翻开下一页。? ? 




    和丽的眼睛,不知不觉已被吸引似地注视着画面。她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火辣画面像魔法似的慢慢的在控不知不觉间控制了她的思想。看着画中的男女,和丽慢慢的好像感受到阴道中被一根硕大火热的肉茎慢慢的插入,这种感觉令和丽感到浑身有一种难奈的著说不出的酥麻,她的心脏怦怦的跳动,脸上忽而有火如燃烧的热烘烘的感觉,阴道不自禁的开始阵阵抽搐,性的分泌令阴道一下子变得非常濡湿。? ? 




    田看到和丽迷惘失神的样子,知道她的情欲已不能自已的变得亢奋,当下便用左手紧握她的手,把另一手慢慢的穿过和丽那薄薄的内衣,探入她的下腹部位,探到稀稀疏疏的草丛地带上。? ? 




    「和丽!」他温柔的叫了一声。? ? 




    「嗯!」和丽只是应了一声,一语不发的低着头注视着那画册的春画。弯着腰的她,令田的手无法达到她那情欲之门.田在草丛上抚弄了一会,便转到后方,稍稍腿下内裤,从下方将手伸入到那个女性的神秘部位,早已张开的双腿令田轻而易举开始玩弄着那灼热而早已湿漉一片的阴唇。和丽被对方这么揉弄,一点儿也不能抗拒,在田的手指抚弄下,她脑内一片迷糊,腰慢慢的迎上田的手,两腿更慢慢的随着田的动作往左右张开,呼吸也开始变得沉闷和紊乱,但和丽仍是极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定眼望着春画。? ?




    面对着和丽这种受不住挑逗而动情的神态,田愈发感到他的欲火被刺激起来。虽然他这时的情欲已是非常亢奋,但手仍是非常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抚弄着和丽的玉门.其实和丽在看了两三幅春画后阴部深处已觉得有着一种不寻常的骚乱,只觉得有阵阵酥痒在阴道里钻来钻去的,酸酥的感觉令她的阴道深处涌起一阵难奈的空虚,现在玉门被田的手指如此的抚弄,她的阴部的感觉更是非常的敏锐和刺激。当田的手指探进两片阴唇时,和丽只觉阴道内一阵酸软,在一阵骚乱中,她祗觉花心一阵燠热,湿濡濡的竟排出了一大股的淫水。和丽现在已满额微汗,两眼迷惘,人像失了神的,气喘喘的任由田抚弄。? ? 




    田的肉茎这时已胀奋得像条昂着头的蟒蛇,他心中的欲火更是不可歇止,火辣辣的身躯贴着和丽的背部,火热的肉茎随着淫水慢慢的滑到充满期待的阴道口,田向前一就,肉茎就像巨蟒入洞般的从和丽那两片灼热的阴唇中插进了欲火中烧的阴道中去。和丽只觉阴道中一阵胀满,人像喘不过气来似的,只觉面红耳赤,脑中一片混乱,全身得像要散开似的,禁不住发出「哦!」的一声,粉脸就像失了支撑的跌伏到画册上。和丽脑内迷迷糊糊的像吃了迷药似的,只觉田的肉茎缓慢而有力的带着强烈的压迫一下子插到阴道的尽头,异常的胀满令和丽像快要窒息似的。田的肉茎刚才在阴道外虽然显得硕大怕人,但现在和丽的阴道却像一条更大的蛇,两片阴唇像张大了的蛇口,一点一点的竟然将田的肉茎全然吞噬。和丽的阴道奇妙的一寸一寸的吮噬着田硕大的肉茎,热情的淫水不住的从阴道中涌出,那初尝禁果的姣情使田的心似浸在热汤中的冰块似的一下子就溶化了,一阵难奈的淫情涌上田的脑袋,肉茎就禁不住的抵住和丽的花心一下一下的磨弄起来。? ?




    在田那火热的肉茎强劲抽插的刺激下,和丽感到全身发烫,毛孔不住的散发出一阵阵像催情药般的迷人汗气,田在这淫姣的情境里欲火烧得更炽,他两手一下搭在和丽肩上,把她往胸前一拉,肉茎就更加有力的往阴道的深处抽送,两人的股间发出迷人的淫水声响。也闭O淫水的声响把和丽引导至更快乐的顶点,和丽忽地觉得一道热流猛然涌进盘骨,令她情不自禁的「呵!呵!」的叫了出来。在浪荡的呻吟中,和丽全身一阵一阵的强烈抖颤,阴道像痉挛一般的突突抽缩,随着花心的一阵强烈的酸软,和丽祗觉眼前一片昏黑,浑身涌起一阵要生要死的快感, 「呀」的一声,一阵热烘烘的阴精禁不住的花心从深处中夹着强烈的酸酥突突的喷泄出来。田被她的姣狂浪荡的所感染,肉茎上突觉一阵酸软,下身在强烈的抽搐中一阵酸酥,积存得多日的东西也就猛烈的射了出来。? ? 




    不多久,两人重新站起,面对而坐。和丽把散乱的头发抚上去,窥视对方脸似的娇媚发笑。? ? 




    「你的感觉……好吗……?」? ? 




    「嗯!」和丽害羞似的低下头,满面通红.? ? 




    「真的很好?」? ? 




    「嗯……!很好… …!好得……像要昏掉似的。」和丽埋首在田的怀中,媚情万种的盯着田看。? ? 




    田轻轻的点头,以了解的表情发出微笑。田轻易地看到和丽是一个极之容易动情的女子,而且在性爱中的反应更令男性血脉贲张,所以他决心要尽情的与和丽好好的再干一番。淫念一起,田股间的肉茎又瞬间又勃然开始澎胀。? ? 




    田轻吻着和丽的面颊,和丽害羞似地低下头,田向她贴近过来,然后,把手搭在她的肩膀,用两手捧着和丽的脸,即对花苞似的嘴唇接吻,以热切的语气低语:「我们再来玩一趟!」说着就悄悄地拉出抽屉,取出一个小纸包。? ? 




    「不……!!」和丽体内的酸酥和高潮后的余韵尚未平复,下意识的想拒绝.? ?




    田双手环抱着和丽,她虽然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有着实的反抗。田轻轻的使她仰卧在桌上,把衣角往左右卷起来,使得和丽的肚脐以下全都赤露,红色的腰带在雪白的肌肤,显现着那妖媚的娇态.? ? 




    田灼热的手在和丽的乳蒂上魔法似的抚摸着,阵阵温柔而刺激的感觉在亢奋的乳蒂沿着性神经传到阴道的深处,令和丽不能自已的感到浑身发软,对田的进袭一点也无法抗拒。她像被催眠了似的双腿被他的手慢慢的推开了,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一下子就沾湿了田的手,田把自己的下半身紧贴在她的下半身,翘起的那肉茎一下了就贴在阴唇上,田拼着呼吸,火热的肉茎开始一寸一寸的向玉门攻袭.田的肉茎虽然奋胀得非常的硕大,但随着和丽溢出的淫水的润湿,肉茎在一下下的挺动中不一会便插到阴道的底部,重重的抵在和丽悸动着的花心上。? ? 






    田把肉茎压着和丽的玉门底部磨了一会儿,一阵燠热从肉茎的龟头传到花心,熨烫得和丽浑身酥软,不自觉吐出浑浊的气息,身体更微微的抖颤起来。一向追求刺激而销魂蚀骨的性爱的田想起还未用上刚才准备的淫器,上半身往下挪,抽出自己的巨根,两片嘴唇贴在和丽闪闪发亮的玉门上,灼热的舌头挑在敏感而亢奋的粒颗上,团团转地一下下的舔起来了。和丽只觉一条又湿又烫的火蛇钻进了阴道间,只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媚肉一阵收缩,下体又热又酸,不觉全身一阵颤震,花心内一阵闷热,阴道中汹汹涌涌又涌出了一阵淫水。她闭着眼失神的享受着那销魂的快感,田趁她不觉,就从纸包中取出了一件东西,迅速的套在那雄纠纠的肉茎上。? ?




    他完全套好后,一种邪异的感觉激起田的无限淫欲,因为他知道一会儿他的淫器将会令和丽在极度刺激的快感下完全的失控,降服在令女性死去活来的高潮中。一点也不察觉田的动作的和丽在田的舌头的撩弄下闭着眼睛,忘情的迷醉在销魂的快感中,一任田的礼G.田的肉茎这时被一件形状奇异的套紧紧的套着,那套有着红紫色的鲜艳颜色,上面突着红色的刺和颗粒,更有一个像八爪鱼的吸盘般的软咀附着在龟头状的部份,这些突出物都是因应着女性性反应而设计的触体,它们在女性的阴道里的每一下磨动,都能激起女性的刺激万分的强烈快感,所以女性一旦被这奇形套抽插,不一刻就会在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中而变得淫姣失控,任凭她是冰山圣女,也会禁不住肉茎的抽插,在如浪的前所未有的快感中舒服得死去活来。? ? 




    田的套上了那怪物淫器,勃起的肉茎更显得粗大亢奋,他的巨根如同穿戴了征服女性的盔甲一般,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魔气和威力。田把肉茎一下下的涂抹着和丽阴道口厚厚的湿淋淋淫水,龟头紧贴着玉门,一来一往,一重一轻的摩擦着阴部的入口,不断的磨擦变化,一阵阵的强烈的酸软令和丽舒服得不住的喘着气,下身忍不住的不断的紧贴田的下体,用力的把自己的阴道口磨着田的肉茎.? ? 




    田使用着这种特异的东西在阴道唇上巧妙的摩擦着,令和丽的阴部感到异样的兴奋,不断地蠢动而涌出的淫水把阴部弄得一片潮湿。和丽闭着眼睛,并不知道田的企图,只感到一种有异于平常的快感,那是一种极之销魂的快活,既刺激又强烈,令她阴道内有一种强烈的空虚,花心中竟然涌起一阵异常的强烈酸软,媚肉在阵阵的抽搐,和丽心中一阵姣乱,阴道中难堪的酥痒令她心中一阵急一阵酥,祗觉急到像心中有一种不得了的郁闷,只好皱着眉一吁一吁的重重的在喘气。? ?




    田一点一点的开始摇瞻U体,每三五下一次,肉茎沉沉的抽插进和丽那温暖而潮湿的阴道深处,田感觉到和丽的身体在他的抽插中开始微微的抖颤,他心中阵阵火热,情不自禁的增加了肉茎抽插的深度,速度也渐渐的加快,强劲的肉茎一下下的顶到和丽那亢奋的花心中,团团转转的在花心上研磨。田常用上这促令女性姣荡呻吟的交合体位,刺激而强烈快感的令和丽浑身发酸,心中一阵麻痹,整个人飘飘然的堕进没顶的淫欲旋涡中,田一面观看着和丽欲仙欲死的表情,一面为所欲为的一下一下的给予着令女性淫姣心荡的挺插和磨弄。? ? 




    和丽无法应付来袭的快感,她在强烈的刺激中变得异常姣乱,她四肢紧紧的拥抱着田的身体,在田的强劲的抽插下,和丽像大海中的小舟般失去了控制,身体一阵一阵的抽搐,她咬紧牙关,但也无法禁得住肉茎带来的异常强烈的快感,终于忍不住,「哟」的一声发出了姣荡的呻吟声。姣乱的和丽在令人狂乱的快感中挺起着下肢,不断的迎着田的肉茎磨弄挤压,田的肉茎一下下的挺插,令肉茎上那些不寻常的突出物一下下的在阴道深处激起一阵阵尖锐的刺激,那像有妖法的肉茎磨在阴道的媚肉上,阵阵销魂蚀骨的怪异感觉令和丽不期然的感到全身像失去了气力的,要知花心是女性最敏感的性感部位,一般女性一旦在性交中被对方在花心上研磨,不消片刻便会被刺激得死去活来的,和丽初尝禁果,花心既娇嫩且敏感,又怎受得了这魔魅般的吸啜的刺激,田那奇形套上的吸盘在和丽的花心上下一下的吸啜,她祗觉花心不住的抖颤,吸盘一下下吸啜着花心,强烈的酸软像浓酸般侵蚀着她的性神经,阵阵的强烈酸酥,酸得花心像要溶化似的,在前所未有过的强烈快感中,和丽禁不住的全身抽搐,十只手指紧紧的抓着田的背肌。面对着不断来袭的快感,和丽的阴道溢出大量的淫水,田的肉茎已完全抵压在阴道至深的内部,朝着敏感的媚体淫姣地反覆抽送挤压。? ?




    和丽的玉门已溢出大量的淫水,在肉茎的抽插下打成薄薄的白沫,响起吧喳吧喳的响声。看着和丽的狂乱,田知道她已带到了欲仙欲死的境界,完全的迷失在淫器的魔力里,为了使和丽完全的投降在田的淫欲快感中,田把她的腿高高地扛在肩上,肉茎沉沉的从玉门小口一下下的往内部深处挺进去,在肉茎强烈的压迫下,和丽的花心再一次涌起一浪浪的快感,她心中感到又酸又痹,脑内一片混乱,想叫却也叫不出来,只觉阴道深处又紧张又刺激,阵阵又酸又酥的触电般的快感,令和丽每条性神经都变得极之亢奋,紧闭着的眼睛竟不觉地溢出了狂喜的眼瓷C? ? 




    现在,田把浑身的精力,对准那玉门,一深一浅,一缓一急的尽用其淫术来刺激阴道的深处。和丽没命的抱着他的脖颈,酸软不堪的下体猛烈的迎着田的抽插扭动。异形套的刺和颗粒,一下一下的扎在意想不到的部位上,和丽的阴部深处那从未被刺激过的秘肉,被纵横交错的锯状物一下一下的搔弄着,龟头上的吸盘更随着肉茎的抽送一下一下的吸啜在和丽早已酥融不堪的花心上,和丽感到自己从未曾经验过的尖锐快感,一阵阵的痛快的刺激渗入体内,她感到血肉好像被溶化似的快感,刺激得她死抱着田的身体,像疯了般的簧撑蛝y肢。? ? 




    和丽在没顶的快感中虽然咬紧牙关,但仍禁不住吁吁的喘着气,一头秀发散乱在脸上,她气息促促的,像要哭出来似的,她一会儿失神似的扭动着身子,一会儿下身又像扑火的灯蛾似的磨向肉茎,和丽但觉阴部里的肉茎热烘烘的,龟头一下下的插在花心上,阵阵痉挛般的感觉,使她的盘骨酥得快要散开似的,阴道在肉茎的抽插下在甚至发出微微的响声,淫水也禁不住从花心中汨汨的涌出。? ?




    和丽阴道涌出来的大量淫水,沾着白沬的下体模糊一片,淫液从她的阴口一直流至臀部,大大的濡湿了那一带地方。和丽遭到田的肉茎这毫不留情的攻势,在极度的快感中,只感到她的爱欲之泉在田的肉茎的抽插中快要被抽干,阴道中强烈的酸软令和丽陷入疯狂状态.她闭目而横卧着,身上阵阵抽搐,失神的陶醉于销魂的快感中。? ? 




    和丽的阴道虽然已酸软至极点,但田那雄纠纠的肉茎一下子也不肯放松,他一下重似一下的把肉茎插进和丽的玉门深处。他抱着和丽的肩,骑在她身上,把她的腰摇箪_来。和丽被田用上这销魂的性体位,但觉阴内再次泛起一阵强烈的酥麻,她的花心被田的肉茎毫不留情的一下下的沉沉的研磨着,和丽只觉一阵晕眩,花心一阵前所未有过的酸酥,整个阴道像要溶化了似的,一阵阵从阴道深处涌出来的快感,强烈得令和丽再次堕进欲仙欲死的境界,不到片刻,和丽只觉下身一下一下的抽搐着,盘骨内散出阵阵强烈的酸软,快感像高压电般沿着神经线涌到全身,强烈的销魂感觉感令和丽心中感到一阵强失神涌上脑门,一阵欲仙欲死的醉人的酸酥震荡着花心深处,和丽只觉全身堕进一种叫人要生要死的前所未有的强烈酥软中,阴道中一阵烫热,和丽但觉一阵晕眩,花心一阵强烈的酸软,酸得她疯狂的「呀」的一声,一股烫热的阴精已突突的像喷泉般泄了出来。? ? 




    高潮里好不容易才回过气来的和丽现在只软得像大病了一场的,气弱如丝,人昏昏的动也不动。? ? 




    看着高潮后的女体,田才说出那变形套的秘密。? ? 




    「怪不得感觉是……如此的刺激……,刚才的高潮……如此强烈……几乎令我……死了的……要命的……? ? 




    厉害的……感觉……。」和丽软软的拿起了揉成一团的套一看,那套的怪异形状令她明白到刚才那快活得死去活来的高潮原来是田用上了这要人命的销魂淫器。? ?




    「你真是……,用如此……要命的……淫具……来……对付我……。」她娇媚的盯了他一眼,虚弱不堪的说. 「你觉得很舒服吧!」? ? 




    「嗯……!快感……太强烈了……!酸得教人……受不了……,现在里面……还在……酥酥软软的。」? ? 




    和丽害羞的说.? ? 




    「我用上这套……干得你这般的销魂,你想不想我再用……?」? ? 




    「我……不知道……。」她有点后悔自已如此容易便失去自控的堕进姣淫的欲界中。? ? 




    「我还有一些……能令女性……欲仙欲死的……催情药物……。」田的声音轻轻的在和丽的耳边响起。? ? 




    「嗯……!」田的话语像咒语般震动着和丽的心灵,她感觉到下体深处有一阵热流湍动,整个人好像真的服了催情药的,不能自控的身体又涌起了姣荡的需要。? ? 




    从这刻开始,和丽堕进了肉欲的旋涡,沉溺在无边的蚀骨淫念中,销魂的快感令她不能自已的和田在一起。渐渐的,女性的情欲之花在和丽的体内不断的生长,枝条一直伸展到阴道深处的媚肉中,花蕾与花心融成一体,在女性身体的深处开放出妖艳媚姣的情欲之花。? ? 




    《后记》我要为你准备一个奇形套,套在肉茎上插到你的阴道里.我要用那些粒颗在你的阴道内轻轻刮弄你的媚肉,用吸盘印在你的花心上一下下的像蛇的吸啜你,带给你前所未有过的快感。我要将你吸啜得死去活来的,我要感到你的花心在高潮中收缩抖颤,要感到你的花心喷泄出热热的阴精,要与你一起失神抽搐,一起醉倒在一浪浪的疯狂的高潮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