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女朋友的大姊

    发布时间:2019-08-04 00:00:18   



    对我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我非常难忘。那是一次在工作之余,我帮了一位大老板一点小忙,老板姓胡,是一个很豪爽的人,没有生意人一惯的精于算计那种劣根性,我也是只是通过关系,觉得他人挺实在,就帮了帮他,没想到,胡哥非常的热情,几次三番的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我看盛情难却,于是就答应了他。




    我女朋友的大姊大我七岁我都叫她婷姐,和我女朋友再一起四年多来一直对他大姊感到非常的好奇,个性温柔婉约,身高168公分体重48公斤,34C,22,35的超标准身材,加上成熟妩媚的脸蛋中又有一种清纯的感觉,我想若他站在一般学生旁边的话真的很难让人猜出谁才是真的学生,我想它和一般女学生最大的不同是她多出了一种成熟的女人味吧而且她又会做家事,烧的一手好菜,为何会有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和前夫只维持了一段一年多婚姻就离婚了,离婚后搬回家中居住,后来到一家外商公司在台分公司工作,好像是在稽核部当主管常常要和他们这一组的同仁去南部和大陆工厂出差稽核当地的业务,在家的时间不多,我想她是想藉着工作忘却那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吧只是让我一直想不透这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得不到丈夫的疼爱呢?


    私底下曾问过我女朋友为何婷姐的婚姻会不美满呢我女朋友说她的前夫是警察和婷姐也是爱情长跑了七年才结婚的,听说是婷姐高中时去联谊认识的,大婷姐一岁而已,而且听说男方的家人非常的喜欢婷姐,根本就没有什么婆媳或姑嫂问题,而且他们结婚后还自己买房子搬到外面去住,更谈不上和家人有什么摩擦,而且婷姐结婚后还辞掉证券公司的工作在家当一个好妻子,但听说他们结婚后她先生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时常会喝酒打老婆(就是婷姐)婷姐还曾经被她打到手骨折,然后婷姐就会跑回娘家住几天,只是那个男的一打电话来婷姐又跟着他回家去了,然会被打又跑回娘家,后来我女朋友他父母真的受不了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这样糟蹋,双方父母协议之后要他们俩个离婚,才结束婷姐这段可怜的婚姻,但是为何原本一对大家都很祝福又看好的恋人,为何会变成这样,还是不知道原因,我想如果婷姐不肯讲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知道事情的真相,讲完之后我女朋友就很大力的打了我一下,说要是我已和敢和他姐夫一样的话,他才不会像婷姐这样好说话,一定会要我好看的,拜托我当然不敢了你可是只超级母老虎呢,真不明白我当初怎么会追你追的要死要活的,一定是被你清纯的外表所骗的,说着说着又被他打了好几下.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了,但是我不敢跟我女朋友说,因为我如果跟她说我知道真样的过程,她一定会打死我的,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女朋友突然打电话叫我去他们公司找她,只跟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没办法只好冒着大雨开车去她,结果只是因为她晚上夜二技上课的作业放家里忘了带叫我去她家帮她拿,她说因为如果下班再回去拿晚上上课一定会迟到,而我是公司的业务外出又方便所以就叫我去帮他拿,说完她把家里钥匙都竣E琤H后就回去工作了,真是输给她了.到她家停好车之后车上又没伞只好冒雨冲到她家门前进了电梯之后才发现我已经全身湿透了,真是的,进了她家拿了作业想说反正他们家的人白天都要上班没人在家,干脆先用烘衣机把衣服烘干再走于是我就把衣服和裤子脱掉只穿着一件四角裤走到他们家晒衣服的阳台前把衣服塞到烘衣机里回头一看奇怪洗衣机旁一堆没洗的衣服好像会动难道有------贼------


    于是随手把洗衣板拿在手上上前掀开衣服一看果然没错真的有人躲在那一定是闯空门的以为有人回来了就躲在那,难怪刚刚进来时厕所的灯没关,对准那个人的头就要将洗衣板用力砸下去,那人突然回头,天啊,怎么会是婷姐........


    我赶紧把洗衣板丢掉将婷姐扶起来,到房里坐好后才问婷姐怎么会躲在这,原来我一进门就直接去女朋友房里找作业,她也以为我是闯空门的,又刚好在洗澡只好穿上衣服就赶紧躲在这了,真是一场误会,位起婷姐怎么现在会在家里,原来婷姐刚从南部出差会来一出机场就遇上大雨,想说先回家洗个澡再回公司的,没想到遇上我这个冒失鬼........


    这时我突然发现婷姐身上穿着一件浴袍,34C的酥胸若隐若现,白皙修长的玉腿横陈眼前,加上白里透红的肌肤真让人想一探她私处的奥秘,我想她浴袍里应该是什么也没穿吧,想着想着我登时硬了起来,这时婷姐脸上突然一阵晕红,害羞起来,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我的小弟弟不知何时从我的四角裤里探头出来看婷姐了,我赶紧坐正,并调整一下四角裤,和婷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聊着聊着我问到婷姐前夫的事,她突然的哭了起来说其实它还是很爱她只是这一切都是她的不好,但婷姐还是不肯对我说是为什么,我只好抱着她安慰她,后来我为了逗婷姐笑说是不是因为性生活部美满,她说才不是呢,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试过,她才破涕为笑的说厚你敢占我便宜,我叫我妹不要理你喔!终于暂时化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后来我们又聊了一些有关性的话题,她突然说其实她和她前夫之间的不愉快这些事应该也算是吧!我不敢再追问怕她又哭了起来只好任着她趴在我身上,但是想做爱的冲动却又快要克制不住了,就问她那你跟你前夫分开那么久了你都不会想要吗?她说有时候真的很想,尤其是我跟我女朋友在她家做爱时,奇怪?...


    我跟我女朋友你怎么会想要,她说为我们做爱时声音太大声了!听的她真的有点想,我听完当场真想有个地洞可以钻下去躲起来,下次若再来我女朋友家做爱音量真的要放小声一点了,突然婷姐拉开我的四角裤一口将我的阴茎含到嘴里,不停的吸吮着,让我真是吓了一大跳,一直叫停姐停下来,她就是不理我,其实我也是蛮享受的啦,后来我发现我的阴囊、阴茎已经被她舔到湿淋淋的,她不停地吸吮龟头让我兴奋勃起,手也不停地套弄着阴茎,她小小的嘴被我的阳具塞得满满的,还努力地要把阳具往喉咙里再插深一点。


    让我真的有股射精的冲动,终于婷姐停了下来,抬头对我说舒服吗?我很惊讶的问她说为何你要这样?婷姐说她前夫最喜欢叫他这样吸他的阴茎,因为她也很久没有了,问我想要吗?当然想!只是你是我女朋友的姊姊这样好吗,她说只要你我都不说出去有谁会知道呢?而且难道你不想吗?


    这时我的良知和性欲在心理挣扎着,看着婷姐迷濛的双眼,和慢妙的身材,终于还是性欲战胜里良知我低头吻了上去,我和她兴奋地亲吻彼此,我的手也自然地往她突起的双峰揉搓起来,她也开始爱抚我裤里的阳具。我对她的耳朵轻轻地吹气,嘴唇轻含着耳垂,她忍不住低声呻吟。脱下了她的浴袍,婷姐就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身上,我双手对着又白又软的乳房便是一阵爱抚,舌头亲、含、挑、弄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慢慢地乳头硬了起来!,手也往大腿内侧撩弄了起来,就在此时突然发现怎么没有摸到预期中茂密的神秘黑森林,难道婷姐是”白虎”?但此时哪想得到那么多,我的手一摸到她微突的阴阜,她便自动地张开了双腿迎接我的爱抚,我笑她:“全自动的喔!”


    她撒娇的说:“嗯……你不要笑人家了!”


    我的手指沿着大阴唇上下抚摸,她开始流出一些爱液,嘴里叫着:“啊……啊……好舒服……啊……啊……”


    我想她喜欢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可是我故意只在大阴唇上磨来磨去,她敏感的阴蒂变得大大的,真实地反应出她的需要;阴唇也充血,开始有点微张。她哀求我的手指插入她的小穴:“阿志……快……插进去……啊……快受不了……快插……啊……啊……不要玩我了……快点竣E痚捸K…啊……快插婷姐的小穴……”


    手指一插入早已湿润的小穴,手指上就传来她阴道的收缩和皱褶感,我手指再一阵快速的抽插,婷姐早已哀声连连:“啊…………太快了……啊……会受不了……啊……小穴……快不行了……啊……啊……啊……阿志……啊……我快要高潮了……啊……啊……啊……”


    看她忍住呼吸,全身开始痉挛,我知道她快高潮了,为了配合婷姐,我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她全身一阵颤抖,急促的喘息,阴道强烈地收缩,流出热热的爱液,婷姐达到高潮了!她失神地亲了亲我,说:“谢谢你!”


    我轻轻地爱抚着婷姐的乳房,顺便让她休息一下。后来能婷姐被我爱抚的越来越想要吧,主动吸中E琲漕鳔Y,于是我将婷姐的大腿抬起,将我已经翘得老高的大鸡巴顶在阴道口,因为那里已经非常湿滑,没经过任何的扺抗,将腰部一沉到底,就直抵子宫口。这时我捧住婷姐的头,用舌头翘开婷姐的嘴,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足足有1分钟之久。我向婷姐说:“婷姐,舒服吗?我要开始了。”


    婷姐只是眯着眼,点点头,于是我开始缓慢的抽插,用三浅一深的方式,将婷姐带往高潮。在我的努力之下,婷姐马上抱住我的腰,嘴巴微张,涨红了脸,我知道是时候了,于是加快速度,每一下都先抽到阴道口,再快速地刺到阴道最底层,每一次抽插,婷姐口中就会惊呼一声,到后来只有语音不全的浪叫:“啊……啊……爽死我了……阿志你真会干……婷姐快死了……啊……啊……我要来了……”

    “啊……你的东西好大喔……啊……涨死啦……阿志……快干死婷姐了……啊……啊……我爽了……”


    婷姐不停咿喔浪叫,我只觉得阴道一阵抽搐,紧紧夹住我的阳具,喷出一股阴精,冲向我的龟头来。我顿时觉得脑门像被电流击中一样,背脊一凉,精液全部灌到她子宫里........事后,我趴在婷姐身上休息,享受这余韵,舍不得离开。婷姐轻抚我背脊说:“阿志你真棒……姐姐我从来没享受过这么棒的做爱……”


    后来抱着婷姐在床上休息时问婷姐她的阴毛是自己刮去的还是天生就没长阴毛,她才告诉我说她是天生的白虎,而她和他前夫在结婚前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只是结婚后他前夫因为一次执勤时,拦到一名酒后驾车又未成年无照驾驶的青少年,而且在拦车过程中那名青少年还撞伤了他同事,于是他们先将那名青少年打一顿后,再移送法办,没想到那名青少年是某民代的小儿子,从此他前夫就仕途不顺,认为一切都是婷姐是白虎所惹的,所以动不动就拿婷姐出气,哀没想到这就是我们现在社会上的民代和警察..........而我也因此而知道了,婷姐离婚的真正原因了......................!


    我女朋友的大姊大我七岁我都叫她婷姐,和我女朋友再一起四年多来一直对他大姊感到非常的好奇,个性温柔婉约,身高168公分体重48公斤,34C,22,35的超标准身材,加上成熟妩媚的脸蛋中又有一种清纯的感觉,我想若他站在一般学生旁边的话真的很难让人猜出谁才是真的学生,我想它和一般女学生最大的不同是她多出了一种成熟的女人味吧而且她又会做家事,烧的一手好菜,为何会有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和前夫只维持了一段一年多婚姻就离婚了,离婚后搬回家中居住,后来到一家外商公司在台分公司工作,好像是在稽核部当主管常常要和他们这一组的同仁去南部和大陆工厂出差稽核当地的业务,在家的时间不多,我想她是想藉着工作忘却那一段不愉快的婚姻吧只是让我一直想不透这好的女孩子怎么会得不到丈夫的疼爱呢?


    私底下曾问过我女朋友为何婷姐的婚姻会不美满呢我女朋友说她的前夫是警察和婷姐也是爱情长跑了七年才结婚的,听说是婷姐高中时去联谊认识的,大婷姐一岁而已,而且听说男方的家人非常的喜欢婷姐,根本就没有什么婆媳或姑嫂问题,而且他们结婚后还自己买房子搬到外面去住,更谈不上和家人有什么摩擦,而且婷姐结婚后还辞掉证券公司的工作在家当一个好妻子,但听说他们结婚后她先生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时常会喝酒打老婆(就是婷姐)婷姐还曾经被她打到手骨折,然后婷姐就会跑回娘家住几天,只是那个男的一打电话来婷姐又跟着他回家去了,然会被打又跑回娘家,后来我女朋友他父母真的受不了自己的女儿被人家这样糟蹋,双方父母协议之后要他们俩个离婚,才结束婷姐这段可怜的婚姻,但是为何原本一对大家都很祝福又看好的恋人,为何会变成这样,还是不知道原因,我想如果婷姐不肯讲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知道事情的真相,讲完之后我女朋友就很大力的打了我一下,说要是我已和敢和他姐夫一样的话,他才不会像婷姐这样好说话,一定会要我好看的,拜托我当然不敢了你可是只超级母老虎呢,真不明白我当初怎么会追你追的要死要活的,一定是被你清纯的外表所骗的,说着说着又被他打了好几下.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了,但是我不敢跟我女朋友说,因为我如果跟她说我知道真样的过程,她一定会打死我的,记得那天下着大雨我女朋友突然打电话叫我去他们公司找她,只跟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没办法只好冒着大雨开车去她,结果只是因为她晚上夜二技上课的作业放家里忘了带叫我去她家帮她拿,她说因为如果下班再回去拿晚上上课一定会迟到,而我是公司的业务外出又方便所以就叫我去帮他拿,说完她把家里钥匙都竣E琤H后就回去工作了,真是输给她了.到她家停好车之后车上又没伞只好冒雨冲到她家门前进了电梯之后才发现我已经全身湿透了,真是的,进了她家拿了作业想说反正他们家的人白天都要上班没人在家,干脆先用烘衣机把衣服烘干再走于是我就把衣服和裤子脱掉只穿着一件四角裤走到他们家晒衣服的阳台前把衣服塞到烘衣机里回头一看奇怪洗衣机旁一堆没洗的衣服好像会动难道有------贼------


    于是随手把洗衣板拿在手上上前掀开衣服一看果然没错真的有人躲在那一定是闯空门的以为有人回来了就躲在那,难怪刚刚进来时厕所的灯没关,对准那个人的头就要将洗衣板用力砸下去,那人突然回头,天啊,怎么会是婷姐........


    我赶紧把洗衣板丢掉将婷姐扶起来,到房里坐好后才问婷姐怎么会躲在这,原来我一进门就直接去女朋友房里找作业,她也以为我是闯空门的,又刚好在洗澡只好穿上衣服就赶紧躲在这了,真是一场误会,位起婷姐怎么现在会在家里,原来婷姐刚从南部出差会来一出机场就遇上大雨,想说先回家洗个澡再回公司的,没想到遇上我这个冒失鬼........


    这时我突然发现婷姐身上穿着一件浴袍,34C的酥胸若隐若现,白皙修长的玉腿横陈眼前,加上白里透红的肌肤真让人想一探她私处的奥秘,我想她浴袍里应该是什么也没穿吧,想着想着我登时硬了起来,这时婷姐脸上突然一阵晕红,害羞起来,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我的小弟弟不知何时从我的四角裤里探头出来看婷姐了,我赶紧坐正,并调整一下四角裤,和婷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聊着聊着我问到婷姐前夫的事,她突然的哭了起来说其实它还是很爱她只是这一切都是她的不好,但婷姐还是不肯对我说是为什么,我只好抱着她安慰她,后来我为了逗婷姐笑说是不是因为性生活部美满,她说才不是呢,我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试过,她才破涕为笑的说厚你敢占我便宜,我叫我妹不要理你喔!终于暂时化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后来我们又聊了一些有关性的话题,她突然说其实她和她前夫之间的不愉快这些事应该也算是吧!我不敢再追问怕她又哭了起来只好任着她趴在我身上,但是想做爱的冲动却又快要克制不住了,就问她那你跟你前夫分开那么久了你都不会想要吗?她说有时候真的很想,尤其是我跟我女朋友在她家做爱时,奇怪?...


    我跟我女朋友你怎么会想要,她说为我们做爱时声音太大声了!听的她真的有点想,我听完当场真想有个地洞可以钻下去躲起来,下次若再来我女朋友家做爱音量真的要放小声一点了,突然婷姐拉开我的四角裤一口将我的阴茎含到嘴里,不停的吸吮着,让我真是吓了一大跳,一直叫停姐停下来,她就是不理我,其实我也是蛮享受的啦,后来我发现我的阴囊、阴茎已经被她舔到湿淋淋的,她不停地吸吮龟头让我兴奋勃起,手也不停地套弄着阴茎,她小小的嘴被我的阳具塞得满满的,还努力地要把阳具往喉咙里再插深一点。


    让我真的有股射精的冲动,终于婷姐停了下来,抬头对我说舒服吗?我很惊讶的问她说为何你要这样?婷姐说她前夫最喜欢叫他这样吸他的阴茎,因为她也很久没有了,问我想要吗?当然想!只是你是我女朋友的姊姊这样好吗,她说只要你我都不说出去有谁会知道呢?而且难道你不想吗?


    这时我的良知和性欲在心理挣扎着,看着婷姐迷濛的双眼,和慢妙的身材,终于还是性欲战胜里良知我低头吻了上去,我和她兴奋地亲吻彼此,我的手也自然地往她突起的双峰揉搓起来,她也开始爱抚我裤里的阳具。我对她的耳朵轻轻地吹气,嘴唇轻含着耳垂,她忍不住低声呻吟。脱下了她的浴袍,婷姐就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身上,我双手对着又白又软的乳房便是一阵爱抚,舌头亲、含、挑、弄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慢慢地乳头硬了起来!,手也往大腿内侧撩弄了起来,就在此时突然发现怎么没有摸到预期中茂密的神秘黑森林,难道婷姐是”白虎”?但此时哪想得到那么多,我的手一摸到她微突的阴阜,她便自动地张开了双腿迎接我的爱抚,我笑她:“全自动的喔!”


    她撒娇的说:“嗯……你不要笑人家了!”


    我的手指沿着大阴唇上下抚摸,她开始流出一些爱液,嘴里叫着:“啊……啊……好舒服……啊……啊……”


    我想她喜欢我的手指插入她的阴道里,可是我故意只在大阴唇上磨来磨去,她敏感的阴蒂变得大大的,真实地反应出她的需要;阴唇也充血,开始有点微张。她哀求我的手指插入她的小穴:“阿志……快……插进去……啊……快受不了……快插……啊……啊……不要玩我了……快点竣E痚捸K…啊……快插婷姐的小穴……”


    手指一插入早已湿润的小穴,手指上就传来她阴道的收缩和皱褶感,我手指再一阵快速的抽插,婷姐早已哀声连连:“啊…………太快了……啊……会受不了……啊……小穴……快不行了……啊……啊……啊……阿志……啊……我快要高潮了……啊……啊……啊……”


    看她忍住呼吸,全身开始痉挛,我知道她快高潮了,为了配合婷姐,我的手指也加快了速度。她全身一阵颤抖,急促的喘息,阴道强烈地收缩,流出热热的爱液,婷姐达到高潮了!她失神地亲了亲我,说:“谢谢你!”


    我轻轻地爱抚着婷姐的乳房,顺便让她休息一下。后来能婷姐被我爱抚的越来越想要吧,主动吸中E琲漕鳔Y,于是我将婷姐的大腿抬起,将我已经翘得老高的大鸡巴顶在阴道口,因为那里已经非常湿滑,没经过任何的扺抗,将腰部一沉到底,就直抵子宫口。这时我捧住婷姐的头,用舌头翘开婷姐的嘴,与她的香舌纠缠在一起足足有1分钟之久。我向婷姐说:“婷姐,舒服吗?我要开始了。”


    婷姐只是眯着眼,点点头,于是我开始缓慢的抽插,用三浅一深的方式,将婷姐带往高潮。在我的努力之下,婷姐马上抱住我的腰,嘴巴微张,涨红了脸,我知道是时候了,于是加快速度,每一下都先抽到阴道口,再快速地刺到阴道最底层,每一次抽插,婷姐口中就会惊呼一声,到后来只有语音不全的浪叫:“啊……啊……爽死我了……阿志你真会干……婷姐快死了……啊……啊……我要来了……”

    “啊……你的东西好大喔……啊……涨死啦……阿志……快干死婷姐了……啊……啊……我爽了……”


    婷姐不停咿喔浪叫,我只觉得阴道一阵抽搐,紧紧夹住我的阳具,喷出一股阴精,冲向我的龟头来。我顿时觉得脑门像被电流击中一样,背脊一凉,精液全部灌到她子宫里........事后,我趴在婷姐身上休息,享受这余韵,舍不得离开。婷姐轻抚我背脊说:“阿志你真棒……姐姐我从来没享受过这么棒的做爱……”


    后来抱着婷姐在床上休息时问婷姐她的阴毛是自己刮去的还是天生就没长阴毛,她才告诉我说她是天生的白虎,而她和他前夫在结婚前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只是结婚后他前夫因为一次执勤时,拦到一名酒后驾车又未成年无照驾驶的青少年,而且在拦车过程中那名青少年还撞伤了他同事,于是他们先将那名青少年打一顿后,再移送法办,没想到那名青少年是某民代的小儿子,从此他前夫就仕途不顺,认为一切都是婷姐是白虎所惹的,所以动不动就拿婷姐出气,哀没想到这就是我们现在社会上的民代和警察..........而我也因此而知道了,婷姐离婚的真正原因了.



    饭是在刚记海鲜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将近2000元的菜,什么龙虾鱼翅、一应俱全,我说胡哥你太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胡哥拍着我的肩膀说:哥是诚心实意的想谢你,你帮哥一个大忙,说实话这事我找过你们局长,他好家伙,一开口就是五万,一点面子也不给,说句实话,五万块钱咱有没有,咱这么大生意,不差这五万,可是为这事,不值。可是找到兄弟你,你二话没说就帮忙了,而且是通过你自己的关系,没用公家搭啥,就冲这个,哥敬佩你的为人,咱就是请自家兄弟吃顿饭,你千万别客气,你客气就是拿哥当外人。我的心里也明白,找局长用五万块钱的事情,找我用五千块钱就摆平了,他胡老板何乐而不为呢,况且他又交了我这个朋友,如果我再客气就有些卷人家面子了。


    于是酒桌间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四个都喝的差不多了,那两个人一个是他们丰华集团主管副总,另一个是财务处长。这是一家私企,* 着政策这两年发了不少小财,但是还是摆脱不了家族式的经营方式,一切都是胡老板一个说了算。用胡哥的话说:没有外人。吃饭完后,带着醉意,胡哥带我去了长春新开的一家KTV ,那是一家星级酒店的顶层,装修豪华,服务一流。说实话,长春的KTV 我去过不少,什么量贩式,钱柜呀、地中海之类的,可是像这家档次这么高的我还是第一次来。据说这里是长春最顶级的KTV ,一进大厅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与众不同。胡哥选了一个中包,据服务员说这个包房的最低消费是988元,好像两个人的小包还要588 元,我听了服务员的报价直咋舌头,不过胡老板看起来是这里的常客,进来的时候,前台经理和他亲热的打着招呼。


    说句实话,这种地方没人请我是不敢来的。服务小姐的穿着非常的性感,她们清一色红色的旗袍,边上的开* 一直开到了腰,这些服务员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长得水灵,瞅的我的眼睛目不暇接的。


    胡哥看我的样子乐了,兄弟,哥带你来开开眼,你就尽情的玩儿,包你舒服,嘿嘿。说完向我眨了眨眼睛,不怀好意的笑着。我就明白这里面一定有内容,说实话,我这个人的确花心,可是烟花柳巷、洗浴桑拿这些地方我还从未去过,倒不是说我有多么正人君子,只是我的确有贼心没贼胆,一些过分的事情我从没有做过,虽然号称情场浪子,但是在这一方面我还是不敢轻易去尝试。


    在我正纳闷的功夫,门开了,哗啦进来一批浓妆艳抹的漂亮妞,打眼一看,这些妞都是上乘姿色,或端庄、或楚楚动人、仿佛人间佳色齐聚于此。看着她们的模样,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胡哥似乎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挑完了几个妞,挨排坐下之后,又特意吩咐经理:给这位小哥找一个盘靓的、年轻的、懂得疼人的,经理三十多岁,是个半老徐娘,出门没一会就领过来美貌女子,这是我们的头牌,叫娜娜。然后叫她挨着我坐下。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开酒,她们刷的一下子就跪在了茶几前面的垫子上,我刚才正纳闷这些垫子摆着做什么用的,现在一看原来是用来跪式服务的。


    落座之后,这些小姐们就展开了媚功,一个比一个妖媚缠绵,陆续开始了劝酒、唱歌。而我则点了根香烟跟娜娜闲聊了起来。通过聊天得知,像她们这样在这种高档KTV 做小姐的也属于高档次的小姐了,一般的小姐只三陪,不出台,即便有出的,出一次台最低也要500 ,而且是带出场,并不会在这里交易。于是我就问那你们的收入应该很多了,她说也不全是,如果光陪酒也挣的很辛苦,不比服务员多多少。聊了一会天,有人唱歌,我们就开始跳舞,说句实话,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真的有些紧张,不能够收放自如。我很绅士的和她跳着舞,但是这足以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芳香,以及她穿的纱裙隐约透出来的诱人肌肤。


    在跳舞的间隙,我能看到胡哥他们对小姐的动作,他们是大胆的,可以说不亚于一幅春宫图画,而且小姐也是放肆的大笑着,做出种种媚态。这样的话我和娜娜在其中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和娜娜对望了一下,不禁相视而笑,而她则温柔的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轻歌曼舞,沐浴在昏暗灯灯光下我俩在角落里慢慢的踱着步子,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激荡着,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那里是人间仙境,想永享那一刻的快乐。在内心深处我不禁赞叹:有钱真的是很好,可以享受豪华、感受奢侈,难怪这个世界上人们为了金钱和权力绞尽脑汁,尔虞我诈,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腐败官员相继落马,红楼春色艳无边,换了是我也盯不住啊。


    我以前自以为活的潇洒,但是见到这些,真是有些自感惭愧。这温柔乡、富贵场岂是我等这凡夫俗子所能享用的啊,芸芸众生,真的是只能是各安天命了。玩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我去了趟厕所,回来之后,胡哥跟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钱都已经付完。让我跟娜娜走,我说那怎么行,胡哥说你听我的,别糟蹋钱,我都安排好了,哥就这一番心意,并再三的嘱咐娜娜一定要陪好我,否则的话他改天来找她算帐。说完以后,他们三个就各自拥簇着佳人下楼了。


    曲终人散,我和娜娜下了楼,我说便宜你了,你自己回去吧,我走先了。娜娜说:站住。胡哥说让我陪好你,你要走,可没那么容易,我回头,忽然看到一张清丽的脸庞,忽然有些不舍。我看着她:认识你很高兴,你服务的已经很好了,有机会再见吧。于是我欲转身上车。“那怎么行,胡老板已经付完钱了,就得跟我走。”娜娜走到我的面前拦住我,她的鼻尖差点碰到我的鼻子,离的那么近,我忽然发现娜娜的眼睛很美,而且里面流动着一种勾魂的魅力,洁白的脸蛋,眸似深潭,眼若流星。怎么?难道你这么敬业啊,真的这么听胡哥的话?娜娜看着我抿嘴笑了,没有回答。她笑起来的样子蛮可爱,这时候,月光投射下来,是弯弯的月牙儿,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涌起了张学友的一句歌词: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的更狂野。忽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如此胆怯,有什么怕的呢,去就去!


    于是我们就上了出租车。


    她住的地方并不远,打车五块钱就到了。她住在一楼,是一套两室一厅三面朝阳的房子。她说她是和另一个女孩合租的,一人住一间。进了屋,我就往床上一趟,其实确切的说那不能说是床,屋里面是地板,那只是摆在地板上面的一张双人席梦思床垫子,不过很宽大,躺在上面有很舒服的感觉。这时候,娜娜已经打来了热水,她用热毛巾投了,帮我擦了脸和手什么的,照顾得很周到,我说,真是舒服啊,有人服务就是不一样啊。之后,她就出去洗漱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我一激灵,说你干吗,是娜娜,她说难道你要穿着衣服睡啊,不一会儿,我的身上就只剩下内裤了。过了一会儿,一个柔软而光滑的身子就滑进了我的被窝。由于酒喝了不少,这时候有些醒了,可还是有点迷糊,头疼的厉害。我就说,好妹子,你帮我按按头呗,我很疼的。于是娜娜温柔的小手就上了我的额头,经她这么一按,真的好多了,我说着谢谢啊,伸手一摸,不经意的就触到了她光滑的肌肤,天啊,她是完全赤裸着的。当时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冲动起来,渐渐的,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于是,她在上面给我按头,我的手就在被窝里面摸她,慢慢的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摸着摸着,她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我的手伸到小穴,哇,已经湿透了,而且流的阴毛上面都是,粘在我的手上,滑滑的,这个时候她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一下子就倒在了我的身上,她的乳房很小巧,而且非常的坚挺,乳头嫩红嫩红的,乳晕很小,看起来很像是处女的乳房,这让我很疑惑,我猜想,即使她不是处女可能这方面的经验也并不多。


    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寻找我的小弟弟准备坐下去,我用手把小弟弟扶起来,她一下子坐了下来,她的动作很轻柔,一点点的动,她的嫩穴很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小弟弟,借着朦胧的月光,我能看到她的身体非常的洁白,犹如她不施粉黛的小脸蛋,白,这就是让我心动的原因。可是她太瘦了,仿佛我一用力就会把她的小胳膊小腿折断似的,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怜惜。她的动作一点也不熟练,动的很生硬,而且我发现她根本不会扭腰,这怎么是做爱呢,她仿佛是在幼儿园学骑木马,我附耳告诉她我的想法,她的脸憋得通红,使劲的捶我。气氛一下子变的轻松起来,于是,她不再动作,而是静静的趴在我的身上,两腿仍半跪着骑着我,只是上半身贴在我的身上,这让我一下子感觉到那坚实的小乳房紧贴着我的肌肤,我的体内一下子涌起一股冲动,于是我把胯部抬起来,两手把着她的屁股,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我的动作很猛很快,她忍不住喊出声来,是那样的销魂。也许是喝酒太多累了的缘故,也许是她的小穴太紧,或许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做爱太兴奋的缘故,总之,我激烈的动作没有持续几分钟,我就一下子射了,在射的一刹那,我忽然很舍不得,都已经软了,我还不想出来,仍然抱着她的屁股动啊动的。


    看得出,娜娜也很兴奋,脸泛着潮红,又一次把头贴在了我的怀里。


    完事了之后,我问有烟么,她说没有,我说我看你抽烟的样子很熟练啊怎么会没有烟,她说我在家从不抽烟。我告诉她我的衣服兜里面有,她跑过去拿了来,帮我点上。我深吸了一口,问她,你不是不出台的么?今天怎么……她把头贴在我胸脯上听着我的心跳,幽幽的说,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你是个例外吧,今天晚上我总感觉你和那些来的客人不一样,从始自终,你都没有碰我一下,你,你有点像我的哥哥。我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她的性经验并不是很丰富,而且刚才在做爱的时候,我们没有带套。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心里一激灵。我问她,那你经常带客人回来么?不,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是第一个,真的。她说话忽然很认真的样子:你不相信我么?哦,我信,你别紧张,我随便问问的。你多大啊?19,哦,那你是哪年生的啊?86年。我的身体禁不住又是一个激灵。你那是19么?不是才18么。在我们家那边就是19了。


    聊到这里,我才发现在我身上的这个小姑娘居然年龄如此的小,让我禁不住从心地生出一份怜爱。俗话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这话没错。娜娜的确是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犹如一支迎春花,静静的绽放着她的美丽,却让人看着都不忍心去采摘。可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天晚上我不仅摘了这朵花,而且还摘了不止一次。


    我没有再继续问她的身世,或许又是一部血泪史,而且会感人泪下,可是我不是慈善家,我不能够拯救她于水火,我只能和她有片刻的欢娱,在彼此的身体里留下片刻的温存,即使是万分不舍,那也只能说是一种无奈。


    聊了一会,渐渐的我们的身体又都微热起来,娜娜的小嘴渐渐的游弋到我的下面,一下子含住了我的小弟弟。她忘情而温柔的吸允着,我的小弟弟也由柔软变得坚硬,然后,我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这距离上一次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之后了,这一次的我坚铤而有力,而且花样翻新,娜娜的喊声也较上次激烈的多,这一次我的时间挺了很久,直到娜娜喊不行了我才结束。然后,她紧紧的搂着我双双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撒满了屋里。娜娜仍然躺在我的怀里,我的酒劲早已经过去,我匆匆忙忙的起来准备穿衣服,娜娜紧紧的抱着我不让我动。我回头看着她: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她理了理头发,幽怨的看着我:怎么会呢,我只是……挺……喜欢你的,再说了,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啊。我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我却不能给她什么,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说:好啊,我也喜欢你,可是我得走了。我穿好衣服,点了一支烟,握了一下娜娜的手,那双手洁白而柔软,让我有丝丝的依恋。


    我从娜娜的房间里出来正准备走,另一个房间的门正巧开了,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标致女子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她看到我,啊了一声,显得很吃惊,我微笑了一下说美女你好,她随即回过味来,笑眯眯的说,哦,帅哥,吃个饭再走吧,早餐有豆腐脑吃哦。她故意的把豆腐两个字说得很重,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样子风骚至极。我说下次吧,好东西怎么会一次吃完呢。然后就开始穿鞋,这时候娜娜从屋里面出来,甜甜的说,哥,我会想你的,希望你有空常来看看妹妹哦。


    我说一定的。


    【全文完】


    对我来说是一次特殊的经历,让我非常难忘。那是一次在工作之余,我帮了一位大老板一点小忙,老板姓胡,是一个很豪爽的人,没有生意人一惯的精于算计那种劣根性,我也是只是通过关系,觉得他人挺实在,就帮了帮他,没想到,胡哥非常的热情,几次三番的打电话要请我吃饭,我看盛情难却,于是就答应了他。


    饭是在刚记海鲜吃的,一行四人要了将近2000元的菜,什么龙虾鱼翅、一应俱全,我说胡哥你太客气了,只是举手之劳,胡哥拍着我的肩膀说:哥是诚心实意的想谢你,你帮哥一个大忙,说实话这事我找过你们局长,他好家伙,一开口就是五万,一点面子也不给,说句实话,五万块钱咱有没有,咱这么大生意,不差这五万,可是为这事,不值。可是找到兄弟你,你二话没说就帮忙了,而且是通过你自己的关系,没用公家搭啥,就冲这个,哥敬佩你的为人,咱就是请自家兄弟吃顿饭,你千万别客气,你客气就是拿哥当外人。我的心里也明白,找局长用五万块钱的事情,找我用五千块钱就摆平了,他胡老板何乐而不为呢,况且他又交了我这个朋友,如果我再客气就有些卷人家面子了。


    于是酒桌间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四个都喝的差不多了,那两个人一个是他们丰华集团主管副总,另一个是财务处长。这是一家私企,* 着政策这两年发了不少小财,但是还是摆脱不了家族式的经营方式,一切都是胡老板一个说了算。用胡哥的话说:没有外人。吃饭完后,带着醉意,胡哥带我去了长春新开的一家KTV ,那是一家星级酒店的顶层,装修豪华,服务一流。说实话,长春的KTV 我去过不少,什么量贩式,钱柜呀、地中海之类的,可是像这家档次这么高的我还是第一次来。据说这里是长春最顶级的KTV ,一进大厅我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与众不同。胡哥选了一个中包,据服务员说这个包房的最低消费是988元,好像两个人的小包还要588 元,我听了服务员的报价直咋舌头,不过胡老板看起来是这里的常客,进来的时候,前台经理和他亲热的打着招呼。


    说句实话,这种地方没人请我是不敢来的。服务小姐的穿着非常的性感,她们清一色红色的旗袍,边上的开* 一直开到了腰,这些服务员一个比一个长得漂亮,长得水灵,瞅的我的眼睛目不暇接的。


    胡哥看我的样子乐了,兄弟,哥带你来开开眼,你就尽情的玩儿,包你舒服,嘿嘿。说完向我眨了眨眼睛,不怀好意的笑着。我就明白这里面一定有内容,说实话,我这个人的确花心,可是烟花柳巷、洗浴桑拿这些地方我还从未去过,倒不是说我有多么正人君子,只是我的确有贼心没贼胆,一些过分的事情我从没有做过,虽然号称情场浪子,但是在这一方面我还是不敢轻易去尝试。


    在我正纳闷的功夫,门开了,哗啦进来一批浓妆艳抹的漂亮妞,打眼一看,这些妞都是上乘姿色,或端庄、或楚楚动人、仿佛人间佳色齐聚于此。看着她们的模样,我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胡哥似乎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挑完了几个妞,挨排坐下之后,又特意吩咐经理:给这位小哥找一个盘靓的、年轻的、懂得疼人的,经理三十多岁,是个半老徐娘,出门没一会就领过来美貌女子,这是我们的头牌,叫娜娜。然后叫她挨着我坐下。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开酒,她们刷的一下子就跪在了茶几前面的垫子上,我刚才正纳闷这些垫子摆着做什么用的,现在一看原来是用来跪式服务的。


    落座之后,这些小姐们就展开了媚功,一个比一个妖媚缠绵,陆续开始了劝酒、唱歌。而我则点了根香烟跟娜娜闲聊了起来。通过聊天得知,像她们这样在这种高档KTV 做小姐的也属于高档次的小姐了,一般的小姐只三陪,不出台,即便有出的,出一次台最低也要500 ,而且是带出场,并不会在这里交易。于是我就问那你们的收入应该很多了,她说也不全是,如果光陪酒也挣的很辛苦,不比服务员多多少。聊了一会天,有人唱歌,我们就开始跳舞,说句实话,第一次去那种地方,我真的有些紧张,不能够收放自如。我很绅士的和她跳着舞,但是这足以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芳香,以及她穿的纱裙隐约透出来的诱人肌肤。


    在跳舞的间隙,我能看到胡哥他们对小姐的动作,他们是大胆的,可以说不亚于一幅春宫图画,而且小姐也是放肆的大笑着,做出种种媚态。这样的话我和娜娜在其中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和娜娜对望了一下,不禁相视而笑,而她则温柔的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轻歌曼舞,沐浴在昏暗灯灯光下我俩在角落里慢慢的踱着步子,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激荡着,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那里是人间仙境,想永享那一刻的快乐。在内心深处我不禁赞叹:有钱真的是很好,可以享受豪华、感受奢侈,难怪这个世界上人们为了金钱和权力绞尽脑汁,尔虞我诈,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腐败官员相继落马,红楼春色艳无边,换了是我也盯不住啊。


    我以前自以为活的潇洒,但是见到这些,真是有些自感惭愧。这温柔乡、富贵场岂是我等这凡夫俗子所能享用的啊,芸芸众生,真的是只能是各安天命了。玩了大概两个多小时,我去了趟厕所,回来之后,胡哥跟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钱都已经付完。让我跟娜娜走,我说那怎么行,胡哥说你听我的,别糟蹋钱,我都安排好了,哥就这一番心意,并再三的嘱咐娜娜一定要陪好我,否则的话他改天来找她算帐。说完以后,他们三个就各自拥簇着佳人下楼了。


    曲终人散,我和娜娜下了楼,我说便宜你了,你自己回去吧,我走先了。娜娜说:站住。胡哥说让我陪好你,你要走,可没那么容易,我回头,忽然看到一张清丽的脸庞,忽然有些不舍。我看着她:认识你很高兴,你服务的已经很好了,有机会再见吧。于是我欲转身上车。“那怎么行,胡老板已经付完钱了,就得跟我走。”娜娜走到我的面前拦住我,她的鼻尖差点碰到我的鼻子,离的那么近,我忽然发现娜娜的眼睛很美,而且里面流动着一种勾魂的魅力,洁白的脸蛋,眸似深潭,眼若流星。怎么?难道你这么敬业啊,真的这么听胡哥的话?娜娜看着我抿嘴笑了,没有回答。她笑起来的样子蛮可爱,这时候,月光投射下来,是弯弯的月牙儿,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涌起了张学友的一句歌词:你笑的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的更狂野。忽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如此胆怯,有什么怕的呢,去就去!


    于是我们就上了出租车。


    她住的地方并不远,打车五块钱就到了。她住在一楼,是一套两室一厅三面朝阳的房子。她说她是和另一个女孩合租的,一人住一间。进了屋,我就往床上一趟,其实确切的说那不能说是床,屋里面是地板,那只是摆在地板上面的一张双人席梦思床垫子,不过很宽大,躺在上面有很舒服的感觉。这时候,娜娜已经打来了热水,她用热毛巾投了,帮我擦了脸和手什么的,照顾得很周到,我说,真是舒服啊,有人服务就是不一样啊。之后,她就出去洗漱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我一激灵,说你干吗,是娜娜,她说难道你要穿着衣服睡啊,不一会儿,我的身上就只剩下内裤了。过了一会儿,一个柔软而光滑的身子就滑进了我的被窝。由于酒喝了不少,这时候有些醒了,可还是有点迷糊,头疼的厉害。我就说,好妹子,你帮我按按头呗,我很疼的。于是娜娜温柔的小手就上了我的额头,经她这么一按,真的好多了,我说着谢谢啊,伸手一摸,不经意的就触到了她光滑的肌肤,天啊,她是完全赤裸着的。当时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冲动起来,渐渐的,我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于是,她在上面给我按头,我的手就在被窝里面摸她,慢慢的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摸着摸着,她的呼吸就急促起来,我的手伸到小穴,哇,已经湿透了,而且流的阴毛上面都是,粘在我的手上,滑滑的,这个时候她的双手已经支撑不住,一下子就倒在了我的身上,她的乳房很小巧,而且非常的坚挺,乳头嫩红嫩红的,乳晕很小,看起来很像是处女的乳房,这让我很疑惑,我猜想,即使她不是处女可能这方面的经验也并不多。


    这个时候她已经开始寻找我的小弟弟准备坐下去,我用手把小弟弟扶起来,她一下子坐了下来,她的动作很轻柔,一点点的动,她的嫩穴很窄,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小弟弟,借着朦胧的月光,我能看到她的身体非常的洁白,犹如她不施粉黛的小脸蛋,白,这就是让我心动的原因。可是她太瘦了,仿佛我一用力就会把她的小胳膊小腿折断似的,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怜惜。她的动作一点也不熟练,动的很生硬,而且我发现她根本不会扭腰,这怎么是做爱呢,她仿佛是在幼儿园学骑木马,我附耳告诉她我的想法,她的脸憋得通红,使劲的捶我。气氛一下子变的轻松起来,于是,她不再动作,而是静静的趴在我的身上,两腿仍半跪着骑着我,只是上半身贴在我的身上,这让我一下子感觉到那坚实的小乳房紧贴着我的肌肤,我的体内一下子涌起一股冲动,于是我把胯部抬起来,两手把着她的屁股,开始剧烈的动作起来,我的动作很猛很快,她忍不住喊出声来,是那样的销魂。也许是喝酒太多累了的缘故,也许是她的小穴太紧,或许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做爱太兴奋的缘故,总之,我激烈的动作没有持续几分钟,我就一下子射了,在射的一刹那,我忽然很舍不得,都已经软了,我还不想出来,仍然抱着她的屁股动啊动的。


    看得出,娜娜也很兴奋,脸泛着潮红,又一次把头贴在了我的怀里。


    完事了之后,我问有烟么,她说没有,我说我看你抽烟的样子很熟练啊怎么会没有烟,她说我在家从不抽烟。我告诉她我的衣服兜里面有,她跑过去拿了来,帮我点上。我深吸了一口,问她,你不是不出台的么?今天怎么……她把头贴在我胸脯上听着我的心跳,幽幽的说,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你是个例外吧,今天晚上我总感觉你和那些来的客人不一样,从始自终,你都没有碰我一下,你,你有点像我的哥哥。我不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不过我能感觉得到,她的性经验并不是很丰富,而且刚才在做爱的时候,我们没有带套。想到这里我禁不住心里一激灵。我问她,那你经常带客人回来么?不,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你是第一个,真的。她说话忽然很认真的样子:你不相信我么?哦,我信,你别紧张,我随便问问的。你多大啊?19,哦,那你是哪年生的啊?86年。我的身体禁不住又是一个激灵。你那是19么?不是才18么。在我们家那边就是19了。


    聊到这里,我才发现在我身上的这个小姑娘居然年龄如此的小,让我禁不住从心地生出一份怜爱。俗话说:十八的姑娘一朵花,这话没错。娜娜的确是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犹如一支迎春花,静静的绽放着她的美丽,却让人看着都不忍心去采摘。可没有想到的是,在今天晚上我不仅摘了这朵花,而且还摘了不止一次。


    我没有再继续问她的身世,或许又是一部血泪史,而且会感人泪下,可是我不是慈善家,我不能够拯救她于水火,我只能和她有片刻的欢娱,在彼此的身体里留下片刻的温存,即使是万分不舍,那也只能说是一种无奈。


    聊了一会,渐渐的我们的身体又都微热起来,娜娜的小嘴渐渐的游弋到我的下面,一下子含住了我的小弟弟。她忘情而温柔的吸允着,我的小弟弟也由柔软变得坚硬,然后,我又一次进入了她的身体,这距离上一次已经是近一个小时之后了,这一次的我坚铤而有力,而且花样翻新,娜娜的喊声也较上次激烈的多,这一次我的时间挺了很久,直到娜娜喊不行了我才结束。然后,她紧紧的搂着我双双睡去。


    第二天一早,当我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撒满了屋里。娜娜仍然躺在我的怀里,我的酒劲早已经过去,我匆匆忙忙的起来准备穿衣服,娜娜紧紧的抱着我不让我动。我回头看着她:你不会爱上我了吧?她理了理头发,幽怨的看着我:怎么会呢,我只是……挺……喜欢你的,再说了,我们之间……也不可能啊。我其实明白她的意思,可是我却不能给她什么,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说:好啊,我也喜欢你,可是我得走了。我穿好衣服,点了一支烟,握了一下娜娜的手,那双手洁白而柔软,让我有丝丝的依恋。


    我从娜娜的房间里出来正准备走,另一个房间的门正巧开了,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标致女子穿着睡衣从里面走出来,她看到我,啊了一声,显得很吃惊,我微笑了一下说美女你好,她随即回过味来,笑眯眯的说,哦,帅哥,吃个饭再走吧,早餐有豆腐脑吃哦。她故意的把豆腐两个字说得很重,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样子风骚至极。我说下次吧,好东西怎么会一次吃完呢。然后就开始穿鞋,这时候娜娜从屋里面出来,甜甜的说,哥,我会想你的,希望你有空常来看看妹妹哦。


    我说一定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