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让老板娘受孕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8:00   


    我在一个杂货小店里做跑腿当临时工,也就是什么都得做。

    店里除了我这个'奴隶'之外,就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他们就住在店的楼上,所以店里往往到晚上十点多左右才打烊。

    老板快六十岁了,忠厚和气,很好相处。他非常的瘦小,爱讲话、更爱喝酒。平时在店内时就已经偷偷喝上好几杯,傍晚时刻更是经常溜出去和老街坊喝上几杯,没喝到够是不归的。

    老板娘是老板六年前从大陆福建省娶回来的老婆,结婚至今都没有子女。老板娘其实不大,今年才三十岁,年龄整整跟老板差别了三十年左右!她的脾气跟老板刚好相反,泼辣又小气,不是差遣我做这,就是要我干那的。要不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我老早就一拳'呼'过去。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为大陆老板娘的确长得非常美艳,她身躯高大,足足有六尺多。她说话带有嗲嗲性感的大陆音调,配上她常穿着紧身衣裙,所压印显出的丰满身材,真令男人为她着迷、女人为她吃醋。不少的男顾客'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专为仰慕老板娘的风采而来买东西。老板为人一向和善,不太顾忌什么,看了也没当一回事,反正只是在口头和眼睛上吃吃一两口豆腐。重要是店里的生意非常不错…

    由于长时间在店里的关系,我也长长有机会瞧到一些好处。老板娘有时在弯下腰时,就让我从垂下的衣领间看到那两颗特大的奶奶,偶尔还是真空的呢!她在蹲下来时,也常常露出那小小的细白内裤,包裹着一大片的肥厚阴唇,真令我想扑过去,深深地嗅着它…

    一天晚上,老板被几位老街坊扶了回来,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在老板娘的叫?声中,我只有七手八脚的把老板给抱上楼去。老板娘跟着上来叫我下去把店门都给拉好,今晚就此打烊。我于是便把老板躺放在内厅上,奔下楼关店门去。

    没一会,我便把店内的事办好准备回家。当我跑上楼去想跟老板娘交代一声时,突然听老板娘一声尖叫,我赶紧往内厅看,原来是醉死的老板竟把肚子里的秽物吐在老板娘身上。

    “死老鬼,你明天醒来时就有你好看的了!妈的,居然吐得老娘全身都是臭味…”老板娘叽哩咕噜的埋怨着。

    “老板娘,来…我来帮你!”

    我急忙到浴室里盛了一大盆热水和拿了毛巾出来,由老板娘为老板清理一番,然后为他换上了睡衣。

    “来!让我抱老板进房吧!”我对老板娘说道。

    “哼!别在理他…就让他睡在那儿,我可不想他睡在我床上!”老板娘赌气地说。

    “那…我这就先走了!”我说着。

    “嘿,阿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在浴缸里放好热水?我得进房为这死老鬼拿被单和枕头,我可不想他生病,不然还得侍候他!”

    唉!反正也被她呼唤惯了!我于是便到浴室里为她准备热水。我蹲了下来,把水龙头开着调好水温,看着浴缸,深深叹一口气。老板娘每天在躺在这里边洗澡,在这里洗柔美的乳房、洗润黏的阴道。仅这样的想了一想,我的下体就火热起来。

    “阿森,你呆在那儿干嘛?还要我等多久,小笨蛋!”在我把手放入水中绕弄着思索时,身后突然传来老板娘严厉的声音。我转过身,惊讶地倒吸一口气,不是因为老板娘突然地出现在浴室门的中央,而是老板娘竟已经把衣裳给脱了。此时,只见她一面拉下乳罩、一面又毫不在乎地脱下内裤,赤裸裸的对着我。很显然地,老板娘是故意在我面前脱衣服。

    她丝毫没有羞涩的样子,像女王一样泰然地站在那里。我感觉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蹲在那里低下头不敢动。但是,欲望的火焰却又促使我偷偷地瞄向她黑森林间的深红阴唇。

    “喂!谁让你偷看的?真是淫荡的坏小孩…”老板娘吃笑的说着。

    “我……”我傻楞着无言相对,抬头直凝视着老板娘的惹火身材,下面立即有了异常的反应。我战战兢兢地站立起身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显出非常惶恐无措的样子。老板娘则摇晃着那双大奶奶走了过来,把脚提高搁放在浴缸上。好漂亮的修长大腿啊!

    “我现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吗?”老板娘突然吐出这句惊言。

    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犹豫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

    “哈哈!你还真的当真啊!”老板娘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你…”我尴尬得脸部都赤红起来。我气极了,心里发誓绝对不再回来这儿,一话不说地想往外走出。然而,老板娘却突然从后面紧抱着我。

    “嗯…阿森,脱衣服吧…”她嗲声的在我耳边哼着。我的心又开始颤动,愤怒终究还是战不胜欲望。我乖乖地服从她的命令,机器化的脱掉身上的衣物,仅仅剩下内裤时,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我的阴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在那直挺蠢蠢地震荡着。

    “嗯?没在女人面前露过吗?”老板娘笑问着。苛薄的话刺痛了我的心!但我没说出什么,转过身、背着她缓慢的把身上唯一的条内裤也给剥下。

    老板娘察看了水的热度后,关上水龙头,慢条思理的滑入浴缸。她在里边凝视着正在用手掩饰下体难为情的我,并用眼睛命令我过去。

    “立正!”老板娘对着我下了一道命令。我就在她眼前挺直腰杆,按照命令采取立正的姿势,但双手还是在掩饰着下体。

    “怎么啦?因为太小条不好意思给我看吗?算啦…我不会介意的!”老板娘又讽刺地说着。

    妈的!我是怕她看到了我的怪物而吓倒呢!好,就让她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老二。我双手一松,原来压住的肉棒猛然反弹,啪地一声打在肚子上。老板娘见到这种情形,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跟着的是一付奸奸满意的大笑容。

    “好,就这样!绝对不可以动!”老板娘吩咐道。她爬起身,取了一条浴巾挂在我挺起的肉棒上,好像要向这个东西代替挂?。我现在样子一定很滑稽,可是我还是很认真地接受这挑战,把精神集中在下体,拼命用力。

    “呵呵…掉下来就不饶你!”老板娘笑嘻嘻道。跟着,赤裸裸的老板娘好像想挑逗我似的,在我面前摆出玛莉莲梦露无数的性感姿势。我看着她火辣辣的裸体,露出既痛苦、又兴奋的杂混表情,忍受着不准动的折磨。老板娘慢慢地又躺回在浴缸里,热水溢出来沾湿了我的脚。

    “啊…好舒服噢!”老板娘轻叹着。在浴缸内的老板娘,身体在水里显得更洁白。圆润美丽的乳房,细细的腰,还有鲜艳浮起的黑色耻毛,都刺激着我这少年的性欲。这强烈的反应使得浴巾不时地抬高。老板娘闭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我毫不保留地对她充满性感的身体做视奸,也把那种情景刻画在自己的心上。现在的我根本不用担心浴巾会从肉棒上掉下来。反而,已经勃起到痛楚的程度,那样的空虚感才真正使我难以忍受…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娘终于从梦中醒来,张开眼睛看着我。两个人的视线相遇,令我慌张地移开,心虚地觉得自己好色的思幻已经被她所识破,不禁垂下了发热的脸。忽然,听到了'哗啦'一声,老板娘站立起来,离开了浴缸,坐在旁边那个小小的塑胶凳上。

    “喂!怎还在那儿傻傻地?可以了啦!来…过来洗我的身体吧。”我获得了解放,高高兴兴地服从命令。我蹲在老板娘的身边,用脸盆装一盆水,用浴皂在海绵上擦拭后,便开始先洗眼前的漂亮大腿。

    “别用海棉嘛!用你的手直接洗不是更好吗?”老板娘暧昧说道。我高兴得立刻在手上抹了很多浴皂,直接碰着老板娘的肌肤。跪在冰凉的地砖上,我反而觉得全身热热的。我努力地洗老板娘修长的腿,仔细地洗她每一根脚趾,使得她痒得笑了起来。那是多么美丽的脚趾,细细的,又有凉凉的感觉。我忍不住的将它们一个个的含入口里吸啜着。老板娘半闭着双眼,似乎享受我这举动。然后,我慢慢移上,从小腿、膝盖,至大腿,都洗得干干净净。但也在这时候困惑地停下了手。可以洗那里吗?摸那里老板娘会在意吗?

    我望着她,等待指令。老板娘好像早就看穿我的心事,默默地微笑着并把腿张得开开的,探取了一个容易任我洗擦的姿势。她整个的蚌肉暴露在我眼前,我感到慌张,慎重地就像要处理着珍贵的宝物般。搓起泡沫后,我便以颤抖的手,开始洗擦她那浓厚的耻毛。老板娘就好像女王一样,直挺坐起,将下体毫不在乎地展现在我面前。她忽然伸下手来,以两根手指把大阴唇给翘开,露出了里边粉红色滑嫩的阴壁,暗示要我洗更里面一点。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眼前的光景。我伸了两根手指,慎重地碰擦着那神圣的洞道,然后缓慢地推进滑入。不知是浴皂的功效,或是她原本的爱液,抚擦着那滑润肉壁的奇妙感触,使我非常的激动。对自己能直接用手摸风骚老板娘的神秘处,感到有如登天的欢喜,这可是来店里千百个男顾客们的绮梦啊!

    老板娘的阴道滑滑地,但感觉上像是活着的。当我的手指插入时,那阴道就好像会滑动似的缠绕上来,紧紧地收缩,不时又松开来。小阴唇此时被泡沫掩盖,无法看得清楚,只能以手来抚摸着、感觉着…

    我的手不停地在老板娘的双腿间滑洗着。就在这时候,一根手指不小心滑到老板娘身下的另外一个洞边。我紧张地赶快收回来。

    “没关系,那里也洗一洗吧!来,继续洗…”老板娘笑着。说实话,我的大腿间直立的阴茎已经膨胀得很难受。刚才以手指抽插老板娘的阴道时已使我兴奋极了,觉得自己的忍耐已达极限!我眼前直冒金星,但怕老板娘骂,必须要忍受,我这样告诉自己,要忍耐!我让中指再度进入老板娘身上后的裂缝,找到肛门时,就以中指向上轻轻按压地抚摸洗着。洗过了后洞的四周,手指便往中心前进。只是稍许使力,我的中指就陷入老板娘的肛门里。

    “啊!不要…”她喊叫着,同时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我无声、低着头,只用手摸揉着被挨打的地方。

    “谁告诉你可以插进手指的?妈的!把老娘弄得疼痛死了!”她严厉的喊骂着。老板娘看我低头挨?畏缩的样子,居然狠狠地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向后拉,让我抬起脸。

    “您娘嘿,装做可怜的样子干啥。你好色又变态,隐瞒不了我的!”老板娘把我的头发几乎都扯落了,同时还用右脚直按压在我下体勃起的阴茎上,不停地以脚趾拨弄着。

    “来,看一看!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把这虫虫变成这样大,你在想什么?这不是证明你是变态吗?”老板娘残忍的捉弄着我。我脸色赤红,虽然怒火冲天,却不知为何还一直忍受这折磨!很显然地,在我的内心深处,竟然喜爱受到被虐待的感觉。虽然不能明确地定出那是变态性欲、或是被虐待狂,但我对这样异常的感触,的确是感到欢喜以及兴奋。我不但不讨厌受到老板娘的折磨,连头发被抓、被脚按压着勃起的阴茎,反而使我更加感到兴奋。就如老板娘所说那样,我勃起的阴茎更加的膨胀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个东西似乎希望继续受到更大折磨,压下去以后又弹了起来,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在那里耸立…

    “老板娘,我…我想和你…做爱。我真的很想和老板娘您干啊…”我明知道说了会挨?,但还是拿出勇气说出。这时候我的脸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记耳光。

    “干!你那样想做爱,就去找你妈妈啊!竟胆敢说想和老娘做爱!”我发觉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气说的话,竟会引起最恶劣的后果。可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被打的脸开始发热,也感到疼痛。不!那不是疼痛,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反而觉得特别的爽。我已经分不出这是痛苦还是兴奋…

    “喂!小淫虫,你还没为我洗完呢!来,要完全洗好才行!”原来站立着的老板娘,突然又在我面前坐了下来说道。

    只见她那两个美丽的巨大乳房在我面前摇动。我忘记阴茎的疼痛、忘记跪在瓷砖上的膝盖疼痛。我又贱卑的开始洗刷老板娘的身体。从丰满的乳房到手臂、腋下,从肩到肢子,还有那雪白的光滑后背,我都仔细地洗得干干净净。想到把老板娘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抚摸过了,我居然产生着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并享受这兴奋的感觉。

    老板娘这时在身上淋了一盆热水,又很舒服地躺回在浴缸里。

    “啊!好舒服!小淫虫…自己洗吧!别以为我会为你刷身体。”我洗着身体,每当碰到那膨胀直立的东西时,就几乎使我疯狂。我想猛力揉搓着肉棒手淫,让它得到解脱。然而,当着老板娘的面前,我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做出来。不久,又听到'哗啦'的水声响,是老板娘从浴缸里走出来。她也没有擦身体就走出浴室,我也立即拿起浴巾跟在身后。我俩步入大厅,老板还在死睡着,一动也不动的,只'呃呃'地哼出难听的睡呼声。

    “来,给我擦干身体!”老板娘瞄了老板一眼,小声命令我道。我拿了浴巾,温柔地、慢慢地擦拭老板娘身上的水珠。头发、脸、肢子、肩、手臂、腋下、乳房、肚子、腰、后背、屁股、阴唇、长腿、脚趾,每一部位都仔细地擦拭过…

    洗完澡后的老板娘,在我眼里,几乎是耀眼的女神,真是太完美了!高大丰满的身躯,配褡着那头略干的湿长发,真说不出的性感。我这十八岁少男就站在耀眼女神的面前。裸露的身躯下,肉棒明显的已经膨胀隆起,硬挺的颤震着。

    “怎么啦,阿森?又想挨打啊?”老板娘一边细声说着、一边燃起了一根香烟,含在嘴唇间深深吸抽着。

    “哼!真是个坏心女人。你虽然像个耀眼的女神,但那究竟是个假面具!实际上,老板娘你是个淫乱的虐待性狂吧?”我眼神一闪,毅然地说出了暗藏在心中的话。

    “阿森,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老板娘惊讶的细声问道。显然的她对沉睡的丈夫有所顾忌,不敢吵醒他。从浴室里出来后,老板娘都一直不敢大声开口,就算是骂我也是细声的哼着,很显然怕弄醒丈夫,让他看到裸身的我。哈!终于抓住了她的弱点。

    “嘿!老板娘!趴下身,爬到我这儿来…”我走到醉睡在客厅上老板的脚边,就坐下在那儿,并对老板娘发了出命令。

    老板娘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嘴角边露出一丝阴笑。她异常听话的像个摇控的机器人一样,以最自然的动作趴在地下。只见她用自己的手与脚,慢慢地,像只觅猎的黑豹一般,爬了过来!

    “嗯…主人,你要奴隶干什么啊?”老板娘竟然像只温驯的母猫,一面问着、一面以滑嫩的脸庞摩擦着我的毛腿。

    “哗,怎么变得那么乖啊?”我在老板娘的脸上轻轻拍打,笑问道。

    “主人,我知错了,我会好好地偿还的!”她仰起头笑说着。老板娘这时转过了身,上身弯下,把丰润的屁股面对着我,并高高地翘起,露出那略暗红的小屁眼。我知道这是她在补偿刚才责备我用手指插她屁眼儿的事。我移下身躯,跪倒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掌不断打在她圆滑的屁股上、另一只手撩弄着她屁眼的洞洞。

    “嗯嗯嗯…痒死了…嗯痛…痛…羞死人咧…”老板娘发出呜咽声。三十岁的成熟女人倒在客厅的地毯上,一丝不挂的,雪白的屁股被我打得变成红色。

    “啊!主人,让我下地狱吧!”老板娘再度采取抬起屁股的姿势。我的虐待欲已经昂蓄,竟用牙齿大口大口的啜咬着老板娘的圆润大屁股,而双手则游到那两个大奶奶上,使劲的搓揉着那硬挺的乳头。只见她咬牙切齿地不停的呻吟,并出现强烈摇晃的颤抖。我立即把嘴唇贴了过去她嘴里,两个人默默接吻着,舌尖直撩弄对方的口腔。在此同时,我亦然把赤热的膨胀肉棒从后插入老板娘的阴缝里。

    哗!老板娘那里边已经润湿湿的了。我疯狂的猛抽猛插,粗壮的屁股不断地往前推送,把整条的七吋阴茎给插到底。

    “唔…唔唔…啊…嗯嗯…啊啊啊…”她流着眼泪,露出或痛苦、或极乐的表情。女人就是这个样子最好看、最迷人。老板娘口中越喊越大声,赤裸的身上直冒出汗珠。由于拼命地缩紧括约肌,大腿间的肌肉开始痉挛。光滑的肚子不停地起伏…

    我露出陶醉的表情,紧揽着她的细腰,发力的推进,'滋滋'的摩擦声越来越强烈。老板娘亦配合着我,大屁股不停地摇晃着,感受到如飘在空中般的快感。就这样过了约十多分钟,我停止了抽插,想换个新姿势。老板娘忽然建议不如到卧房去,开着冷气机慢慢地继续干。我同意,因为她的叫春声实在是越喊越大,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惊醒老板的…

    “来!让我摆个你肯定会喜欢的姿势。”进房后,老板娘就对我说。只能她一仰卧在床上,便分开双腿,高高抬起,双手抱腿用力往后一拉,就像瑜珈或特技演员般的,脚尖落在她的脸的两侧,形成大腿夹住自己的脸和肚子的姿态。

    “哗!真了不起…”我衷心的赞美着。我同时可以看到肛门、阴户、乳房,还有她的脸。像老板娘如此高大的身躯要办到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可是不易的啊!

    “来,就这样把我的手绑在腿上吧。这样就能在我的嘴里玩过后插入阴户,亦能插入肛门,而且还能一面插一面抚摸我的阴核。”老板娘为我解说着。

    “你这样不会痛苦吗?”我关心问道。

    “三十分钟是没有问题的。我在福建时可是县上的体操队选手呢!况且我现在都常常这样的练习保养身段,早已经习惯了。”老板娘说着的时候,蜜汁已经开始从肉洞流出。我也兴奋起来,但房里并无任何绳子,于是便找来了老板娘的黑色丝袜,用来捆绑她的手和腿。然后把枕头堆摆放在老板娘的屁股下面,这样她圆润的屁股就能对正上方,容易任我摆布撩弄。老板娘建议的这种姿势太刺激了,我以前根本就没有玩过,年轻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着…我首先骑到老板娘的头上,低头凝神呆望着她那湿润润的阴户和深红肛门。风骚的老板娘则是从下面看着我勃起的肉棒,还尝试着以舌尖来撩弄那两颗悬吊着的鸟蛋蛋。

    我又开始打起老板娘的屁股,她立刻开始反应,整身颤抖起来,显示着平时欲望有不满足的状态。我一边享受打屁股的快感、一边把肉棒堵进老板娘的嘴唇间。

    “唔…唔…”老板娘好像吃到最好的美食,把我红胀的肉棒含在嘴里发出阵阵淫靡的吸吮声。

    “嗯嗯嗯…啊…老板娘…”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老板娘给于我的快感,没多时就把嘴贴压在她的阴唇上,猛烈地吸吮大量溢出的淫汁浪蜜…

    我不时地用舌尖在她阴核上刺激,淫荡的老板娘便喊出一阵又一阵的哼叫声。我看她如此的忘我,就更用力地把整个大肉棒都插入她的嘴里,连小蛋蛋也几乎挤了进去,使她不能发出唤叫声。

    “唔…唔…唔…”彼此这样啜弄了对方的性器后,我便移挪到老板娘屁股后方,把润膨并沾满老板娘口水的肉棒,垂直地插入那张得开开地,似在迎接我的湿淋淋阴户里。

    老板娘很可能不常有性的滋润,她今晚的欲火特别的强烈。滔滔浪水一波虽着一波来,把彼此的大腿洒弄的湿黏黏的,整张床都湿透了。此时,老板娘哼出来的淫荡呻吟,比那十七岁少女发出的声音还要甜美动听,令我身心非常的受用,刺激感愈加提高,冲刺力也就越加的猛烈。然而,我怕她的越喊越狂的荡叫声露出到房外吵醒老板,便只好用自己的嘴和舌头压着她的嘴唇。老板娘的舌头立刻钻入我嘴内,就像软体生物一样,在梩头蠕动缠绕着,好爽、好爽啊!在我不停的狂欢抽插时,床铺亦随着'吱吱'的摇动,似乎要断裂了般。然而,这样的冲击姿势,能使肉棒更深深进入老板娘那蜜黏黏的肉洞里,令她产生无比的陶醉感。

    “来…来…别停!用力…用力…快…尽量的玩弄、抽插…对…对…”老板娘微皱起眉头哼叹着。我就这样继续用力猛攻、推进,发了狂似的直摆动着强壮的屁股。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冒出汗珠,淋透了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深深地插入抽出,令她发出野兽般吼叫。老板娘阴道紧夹的肌肉,令得我陶醉在无法形容的快感里,理性好像已经麻痹溶化,只感觉到一阵阵的颤抖。

    “啊!太好了…嗯嗯嗯…”我也不禁呼哼起来。

    “好阿森…乖阿森,你把我干得…真爽啊!来…来啊…好…好…比我那老鬼要强得一万八千倍了!好…啊啊啊啊…”老板娘拼命地摆头扭腰,并发出勾魂的哼声。汗珠直从我脖子、胸上滑掉下去,落在老板娘的脸以及乳房上。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关头,我的冲刺也越来越疯狂,腰部、屁股,不停的摇晃推动,像是要把老板娘给插裂似的

    “啊…唔…阿森弟弟…我要泄了…泄了…”老板娘翻起白眼仰起头。我的抽动开始更加激烈。老板娘突然全身产生痉挛,整个人像是被厉鬼上身似的,一直不断的颤震着,分泌的高潮淫液喷射而出。温热的液汁洒在我肉棒上,感觉好舒服啊!我们两个人同时大吼,也顾不得声音会传到外面去,我的膨胀宝贝激急的继续抽送在那窄小的阴道内,嫩滑的肉壁亦紧紧的逼迫着它,压缩得令它透不过气。

    我也无法忍耐了,那根硬挺的肉棒丝毫不放松,直把菊花门顶开,顺畅的一阵又一阵地把热辣辣的白浓精液,射入在里头去…

    我完全崩溃了,大字地躺在床上,几乎忘了把老板娘给松绑。老板娘脱绑后,还趴在我身上来,以舌头为我的龟头、阴茎和大腿上的秽液给舔得一干二净。一向来泼辣的老板娘,此刻竟有如一只波斯小猫咪般的温驯。

    “老板娘…刚才我直射入了你那儿,而我们又没…没做安全防备。我怕…会有麻烦…”我突然心有疑惑的说道。

    “嘻嘻!你是指…怀孕?”老板娘笑问着。我点了点头。一向来,如果没带保险套时,我都会控制自己尽量在对方的体外射精。因为有好多次几乎就出了问题,我可不想、也没能力当年轻的爸爸啊!

    “哈!我如果能怀孕就太好了!等了这么久,也尝试了各别方法,就是无法生下蛋来。我那老鬼是真的不行了,如果你下的种子能结果的话,我倒要好好地把你当神来拜了!”老板娘感叹的泣诉着。

    看到她这凄凉模样,我真的于心不忍,坐起身来,便紧紧搂抱着老板娘,给于她无言的关怀及安慰。没一会,我门俩又欲火重燃,疯狂地又干了两、三回合,直到我的宝贝累得再也抬不起头来!过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似乎每两天就跟老板娘鬼混胡搞,甚至还多次在工作时间内。有时被老板娘拉到后面的储藏室里干、有时却大白天的到楼上大厅里做,根本就无视老板的存在!老板似乎什么都不知,但我总觉得他又好像什么都知。

    开学以后,我也没再打工了。虽然偶尔经过小店时,会进去聊聊、打个招呼,但是跟老板娘的'性活动'却似乎已经减到了零…

    年终试终于考完了,我们一班同学便去吃喝庆祝一番。恰巧那餐厅就在我打工的杂货小店附近。不知不觉已有数个月没来小店了,经过那儿时,我便叫同学们先去餐厅,我则走向店内,顺便跟老板和老板娘打个招呼。我一步入店内,就见到了老板,我欢笑地向他问好。然而,老板见到了我,虽然还带着他那招牌笑容,但整个脸变得苍白,嘴也颤抖着咕噜的不知所云。他还不时地回头往后望,像在担忧什么似的… 没不久,老板娘也从后面走了出来,一见到我也楞了一下。但却没有比我看到她更加的惊吓!我傻呆呆的凝视着她,看的不是她那更加娇艳的脸孔,而是那膨胀得高高突起的大肚皮!

    “阿…阿森!嗯…好久没见了,你好吗?”老板娘细声问道。

    “我……”我还是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人不大舒服,得上楼休息一会儿。你知啦,有了身孕的大肚婆就是这么麻烦的了!嗯…你坐一坐吧,陪老板聊聊啊…”老板娘缓缓地说道。

    “噢…不…不了…我也得走了!哦,同班的朋友们还在前面的餐厅里等着我呢!”我尴尬的说着。

    老板此时也走了过来,直握紧我的手微微地颤摇着,口中并连声地道着谢。我的心更加的沉重了!

    “阿森啊!要是…你…喜欢,可以当他的干爹。医生说是儿子啊!可是如果…如果你…”老板苦苦的说不下去了。

    “不…不了,我明年就上大学了,将会更忙的,无法常见面了。你们要好好保重。再见啦!”我说完,头也不回就奔出小店往餐厅跑去。

    “哈!原来这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捐精者'。算了,这样也好!我终究没有任何的损失,反而能跟老板娘这么的一个美艳妇性干,她真的带给了我无数的乐趣。更何况,我还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何乐而不为呢…”

    我阿Q式地自我安慰的想着。那一天,在大伙的欢笑声中,我吃了一生中最无味的一餐。


    我在一个杂货小店里做跑腿当临时工,也就是什么都得做。

    店里除了我这个'奴隶'之外,就只有老板和老板娘。他们就住在店的楼上,所以店里往往到晚上十点多左右才打烊。

    老板快六十岁了,忠厚和气,很好相处。他非常的瘦小,爱讲话、更爱喝酒。平时在店内时就已经偷偷喝上好几杯,傍晚时刻更是经常溜出去和老街坊喝上几杯,没喝到够是不归的。

    老板娘是老板六年前从大陆福建省娶回来的老婆,结婚至今都没有子女。老板娘其实不大,今年才三十岁,年龄整整跟老板差别了三十年左右!她的脾气跟老板刚好相反,泼辣又小气,不是差遣我做这,就是要我干那的。要不是看她有几分姿色,我老早就一拳'呼'过去。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为大陆老板娘的确长得非常美艳,她身躯高大,足足有六尺多。她说话带有嗲嗲性感的大陆音调,配上她常穿着紧身衣裙,所压印显出的丰满身材,真令男人为她着迷、女人为她吃醋。不少的男顾客'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专为仰慕老板娘的风采而来买东西。老板为人一向和善,不太顾忌什么,看了也没当一回事,反正只是在口头和眼睛上吃吃一两口豆腐。重要是店里的生意非常不错…

    由于长时间在店里的关系,我也长长有机会瞧到一些好处。老板娘有时在弯下腰时,就让我从垂下的衣领间看到那两颗特大的奶奶,偶尔还是真空的呢!她在蹲下来时,也常常露出那小小的细白内裤,包裹着一大片的肥厚阴唇,真令我想扑过去,深深地嗅着它…

    一天晚上,老板被几位老街坊扶了回来,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事。在老板娘的叫?声中,我只有七手八脚的把老板给抱上楼去。老板娘跟着上来叫我下去把店门都给拉好,今晚就此打烊。我于是便把老板躺放在内厅上,奔下楼关店门去。

    没一会,我便把店内的事办好准备回家。当我跑上楼去想跟老板娘交代一声时,突然听老板娘一声尖叫,我赶紧往内厅看,原来是醉死的老板竟把肚子里的秽物吐在老板娘身上。

    “死老鬼,你明天醒来时就有你好看的了!妈的,居然吐得老娘全身都是臭味…”老板娘叽哩咕噜的埋怨着。

    “老板娘,来…我来帮你!”

    我急忙到浴室里盛了一大盆热水和拿了毛巾出来,由老板娘为老板清理一番,然后为他换上了睡衣。

    “来!让我抱老板进房吧!”我对老板娘说道。

    “哼!别在理他…就让他睡在那儿,我可不想他睡在我床上!”老板娘赌气地说。

    “那…我这就先走了!”我说着。

    “嘿,阿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在浴缸里放好热水?我得进房为这死老鬼拿被单和枕头,我可不想他生病,不然还得侍候他!”

    唉!反正也被她呼唤惯了!我于是便到浴室里为她准备热水。我蹲了下来,把水龙头开着调好水温,看着浴缸,深深叹一口气。老板娘每天在躺在这里边洗澡,在这里洗柔美的乳房、洗润黏的阴道。仅这样的想了一想,我的下体就火热起来。

    “阿森,你呆在那儿干嘛?还要我等多久,小笨蛋!”在我把手放入水中绕弄着思索时,身后突然传来老板娘严厉的声音。我转过身,惊讶地倒吸一口气,不是因为老板娘突然地出现在浴室门的中央,而是老板娘竟已经把衣裳给脱了。此时,只见她一面拉下乳罩、一面又毫不在乎地脱下内裤,赤裸裸的对着我。很显然地,老板娘是故意在我面前脱衣服。

    她丝毫没有羞涩的样子,像女王一样泰然地站在那里。我感觉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蹲在那里低下头不敢动。但是,欲望的火焰却又促使我偷偷地瞄向她黑森林间的深红阴唇。

    “喂!谁让你偷看的?真是淫荡的坏小孩…”老板娘吃笑的说着。

    “我……”我傻楞着无言相对,抬头直凝视着老板娘的惹火身材,下面立即有了异常的反应。我战战兢兢地站立起身来,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显出非常惶恐无措的样子。老板娘则摇晃着那双大奶奶走了过来,把脚提高搁放在浴缸上。好漂亮的修长大腿啊!

    “我现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吗?”老板娘突然吐出这句惊言。

    我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犹豫了一下后,便点了点头。

    “哈哈!你还真的当真啊!”老板娘呵呵地笑了起来。

    “你…你…”我尴尬得脸部都赤红起来。我气极了,心里发誓绝对不再回来这儿,一话不说地想往外走出。然而,老板娘却突然从后面紧抱着我。

    “嗯…阿森,脱衣服吧…”她嗲声的在我耳边哼着。我的心又开始颤动,愤怒终究还是战不胜欲望。我乖乖地服从她的命令,机器化的脱掉身上的衣物,仅仅剩下内裤时,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因为我的阴茎,已经膨胀到了极点,在那直挺蠢蠢地震荡着。

    “嗯?没在女人面前露过吗?”老板娘笑问着。苛薄的话刺痛了我的心!但我没说出什么,转过身、背着她缓慢的把身上唯一的条内裤也给剥下。

    老板娘察看了水的热度后,关上水龙头,慢条思理的滑入浴缸。她在里边凝视着正在用手掩饰下体难为情的我,并用眼睛命令我过去。

    “立正!”老板娘对着我下了一道命令。我就在她眼前挺直腰杆,按照命令采取立正的姿势,但双手还是在掩饰着下体。

    “怎么啦?因为太小条不好意思给我看吗?算啦…我不会介意的!”老板娘又讽刺地说着。

    妈的!我是怕她看到了我的怪物而吓倒呢!好,就让她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老二。我双手一松,原来压住的肉棒猛然反弹,啪地一声打在肚子上。老板娘见到这种情形,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跟着的是一付奸奸满意的大笑容。

    “好,就这样!绝对不可以动!”老板娘吩咐道。她爬起身,取了一条浴巾挂在我挺起的肉棒上,好像要向这个东西代替挂?。我现在样子一定很滑稽,可是我还是很认真地接受这挑战,把精神集中在下体,拼命用力。

    “呵呵…掉下来就不饶你!”老板娘笑嘻嘻道。跟着,赤裸裸的老板娘好像想挑逗我似的,在我面前摆出玛莉莲梦露无数的性感姿势。我看着她火辣辣的裸体,露出既痛苦、又兴奋的杂混表情,忍受着不准动的折磨。老板娘慢慢地又躺回在浴缸里,热水溢出来沾湿了我的脚。

    “啊…好舒服噢!”老板娘轻叹着。在浴缸内的老板娘,身体在水里显得更洁白。圆润美丽的乳房,细细的腰,还有鲜艳浮起的黑色耻毛,都刺激着我这少年的性欲。这强烈的反应使得浴巾不时地抬高。老板娘闭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我毫不保留地对她充满性感的身体做视奸,也把那种情景刻画在自己的心上。现在的我根本不用担心浴巾会从肉棒上掉下来。反而,已经勃起到痛楚的程度,那样的空虚感才真正使我难以忍受…

    不知过了多久,老板娘终于从梦中醒来,张开眼睛看着我。两个人的视线相遇,令我慌张地移开,心虚地觉得自己好色的思幻已经被她所识破,不禁垂下了发热的脸。忽然,听到了'哗啦'一声,老板娘站立起来,离开了浴缸,坐在旁边那个小小的塑胶凳上。

    “喂!怎还在那儿傻傻地?可以了啦!来…过来洗我的身体吧。”我获得了解放,高高兴兴地服从命令。我蹲在老板娘的身边,用脸盆装一盆水,用浴皂在海绵上擦拭后,便开始先洗眼前的漂亮大腿。

    “别用海棉嘛!用你的手直接洗不是更好吗?”老板娘暧昧说道。我高兴得立刻在手上抹了很多浴皂,直接碰着老板娘的肌肤。跪在冰凉的地砖上,我反而觉得全身热热的。我努力地洗老板娘修长的腿,仔细地洗她每一根脚趾,使得她痒得笑了起来。那是多么美丽的脚趾,细细的,又有凉凉的感觉。我忍不住的将它们一个个的含入口里吸啜着。老板娘半闭着双眼,似乎享受我这举动。然后,我慢慢移上,从小腿、膝盖,至大腿,都洗得干干净净。但也在这时候困惑地停下了手。可以洗那里吗?摸那里老板娘会在意吗?

    我望着她,等待指令。老板娘好像早就看穿我的心事,默默地微笑着并把腿张得开开的,探取了一个容易任我洗擦的姿势。她整个的蚌肉暴露在我眼前,我感到慌张,慎重地就像要处理着珍贵的宝物般。搓起泡沫后,我便以颤抖的手,开始洗擦她那浓厚的耻毛。老板娘就好像女王一样,直挺坐起,将下体毫不在乎地展现在我面前。她忽然伸下手来,以两根手指把大阴唇给翘开,露出了里边粉红色滑嫩的阴壁,暗示要我洗更里面一点。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眼前的光景。我伸了两根手指,慎重地碰擦着那神圣的洞道,然后缓慢地推进滑入。不知是浴皂的功效,或是她原本的爱液,抚擦着那滑润肉壁的奇妙感触,使我非常的激动。对自己能直接用手摸风骚老板娘的神秘处,感到有如登天的欢喜,这可是来店里千百个男顾客们的绮梦啊!

    老板娘的阴道滑滑地,但感觉上像是活着的。当我的手指插入时,那阴道就好像会滑动似的缠绕上来,紧紧地收缩,不时又松开来。小阴唇此时被泡沫掩盖,无法看得清楚,只能以手来抚摸着、感觉着…

    我的手不停地在老板娘的双腿间滑洗着。就在这时候,一根手指不小心滑到老板娘身下的另外一个洞边。我紧张地赶快收回来。

    “没关系,那里也洗一洗吧!来,继续洗…”老板娘笑着。说实话,我的大腿间直立的阴茎已经膨胀得很难受。刚才以手指抽插老板娘的阴道时已使我兴奋极了,觉得自己的忍耐已达极限!我眼前直冒金星,但怕老板娘骂,必须要忍受,我这样告诉自己,要忍耐!我让中指再度进入老板娘身上后的裂缝,找到肛门时,就以中指向上轻轻按压地抚摸洗着。洗过了后洞的四周,手指便往中心前进。只是稍许使力,我的中指就陷入老板娘的肛门里。

    “啊!不要…”她喊叫着,同时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我无声、低着头,只用手摸揉着被挨打的地方。

    “谁告诉你可以插进手指的?妈的!把老娘弄得疼痛死了!”她严厉的喊骂着。老板娘看我低头挨?畏缩的样子,居然狠狠地抓住我的头发,用力向后拉,让我抬起脸。

    “您娘嘿,装做可怜的样子干啥。你好色又变态,隐瞒不了我的!”老板娘把我的头发几乎都扯落了,同时还用右脚直按压在我下体勃起的阴茎上,不停地以脚趾拨弄着。

    “来,看一看!这是什么?这就是证据!把这虫虫变成这样大,你在想什么?这不是证明你是变态吗?”老板娘残忍的捉弄着我。我脸色赤红,虽然怒火冲天,却不知为何还一直忍受这折磨!很显然地,在我的内心深处,竟然喜爱受到被虐待的感觉。虽然不能明确地定出那是变态性欲、或是被虐待狂,但我对这样异常的感触,的确是感到欢喜以及兴奋。我不但不讨厌受到老板娘的折磨,连头发被抓、被脚按压着勃起的阴茎,反而使我更加感到兴奋。就如老板娘所说那样,我勃起的阴茎更加的膨胀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个东西似乎希望继续受到更大折磨,压下去以后又弹了起来,只要一找到机会,就在那里耸立…

    “老板娘,我…我想和你…做爱。我真的很想和老板娘您干啊…”我明知道说了会挨?,但还是拿出勇气说出。这时候我的脸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记耳光。

    “干!你那样想做爱,就去找你妈妈啊!竟胆敢说想和老娘做爱!”我发觉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气说的话,竟会引起最恶劣的后果。可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被打的脸开始发热,也感到疼痛。不!那不是疼痛,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反而觉得特别的爽。我已经分不出这是痛苦还是兴奋…

    “喂!小淫虫,你还没为我洗完呢!来,要完全洗好才行!”原来站立着的老板娘,突然又在我面前坐了下来说道。

    只见她那两个美丽的巨大乳房在我面前摇动。我忘记阴茎的疼痛、忘记跪在瓷砖上的膝盖疼痛。我又贱卑的开始洗刷老板娘的身体。从丰满的乳房到手臂、腋下,从肩到肢子,还有那雪白的光滑后背,我都仔细地洗得干干净净。想到把老板娘全身的每一个部位都抚摸过了,我居然产生着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并享受这兴奋的感觉。

    老板娘这时在身上淋了一盆热水,又很舒服地躺回在浴缸里。

    “啊!好舒服!小淫虫…自己洗吧!别以为我会为你刷身体。”我洗着身体,每当碰到那膨胀直立的东西时,就几乎使我疯狂。我想猛力揉搓着肉棒手淫,让它得到解脱。然而,当着老板娘的面前,我实在是提不起勇气做出来。不久,又听到'哗啦'的水声响,是老板娘从浴缸里走出来。她也没有擦身体就走出浴室,我也立即拿起浴巾跟在身后。我俩步入大厅,老板还在死睡着,一动也不动的,只'呃呃'地哼出难听的睡呼声。

    “来,给我擦干身体!”老板娘瞄了老板一眼,小声命令我道。我拿了浴巾,温柔地、慢慢地擦拭老板娘身上的水珠。头发、脸、肢子、肩、手臂、腋下、乳房、肚子、腰、后背、屁股、阴唇、长腿、脚趾,每一部位都仔细地擦拭过…

    洗完澡后的老板娘,在我眼里,几乎是耀眼的女神,真是太完美了!高大丰满的身躯,配褡着那头略干的湿长发,真说不出的性感。我这十八岁少男就站在耀眼女神的面前。裸露的身躯下,肉棒明显的已经膨胀隆起,硬挺的颤震着。

    “怎么啦,阿森?又想挨打啊?”老板娘一边细声说着、一边燃起了一根香烟,含在嘴唇间深深吸抽着。

    “哼!真是个坏心女人。你虽然像个耀眼的女神,但那究竟是个假面具!实际上,老板娘你是个淫乱的虐待性狂吧?”我眼神一闪,毅然地说出了暗藏在心中的话。

    “阿森,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老板娘惊讶的细声问道。显然的她对沉睡的丈夫有所顾忌,不敢吵醒他。从浴室里出来后,老板娘都一直不敢大声开口,就算是骂我也是细声的哼着,很显然怕弄醒丈夫,让他看到裸身的我。哈!终于抓住了她的弱点。

    “嘿!老板娘!趴下身,爬到我这儿来…”我走到醉睡在客厅上老板的脚边,就坐下在那儿,并对老板娘发了出命令。

    老板娘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嘴角边露出一丝阴笑。她异常听话的像个摇控的机器人一样,以最自然的动作趴在地下。只见她用自己的手与脚,慢慢地,像只觅猎的黑豹一般,爬了过来!

    “嗯…主人,你要奴隶干什么啊?”老板娘竟然像只温驯的母猫,一面问着、一面以滑嫩的脸庞摩擦着我的毛腿。

    “哗,怎么变得那么乖啊?”我在老板娘的脸上轻轻拍打,笑问道。

    “主人,我知错了,我会好好地偿还的!”她仰起头笑说着。老板娘这时转过了身,上身弯下,把丰润的屁股面对着我,并高高地翘起,露出那略暗红的小屁眼。我知道这是她在补偿刚才责备我用手指插她屁眼儿的事。我移下身躯,跪倒在她的身后,一只手掌不断打在她圆滑的屁股上、另一只手撩弄着她屁眼的洞洞。

    “嗯嗯嗯…痒死了…嗯痛…痛…羞死人咧…”老板娘发出呜咽声。三十岁的成熟女人倒在客厅的地毯上,一丝不挂的,雪白的屁股被我打得变成红色。

    “啊!主人,让我下地狱吧!”老板娘再度采取抬起屁股的姿势。我的虐待欲已经昂蓄,竟用牙齿大口大口的啜咬着老板娘的圆润大屁股,而双手则游到那两个大奶奶上,使劲的搓揉着那硬挺的乳头。只见她咬牙切齿地不停的呻吟,并出现强烈摇晃的颤抖。我立即把嘴唇贴了过去她嘴里,两个人默默接吻着,舌尖直撩弄对方的口腔。在此同时,我亦然把赤热的膨胀肉棒从后插入老板娘的阴缝里。

    哗!老板娘那里边已经润湿湿的了。我疯狂的猛抽猛插,粗壮的屁股不断地往前推送,把整条的七吋阴茎给插到底。

    “唔…唔唔…啊…嗯嗯…啊啊啊…”她流着眼泪,露出或痛苦、或极乐的表情。女人就是这个样子最好看、最迷人。老板娘口中越喊越大声,赤裸的身上直冒出汗珠。由于拼命地缩紧括约肌,大腿间的肌肉开始痉挛。光滑的肚子不停地起伏…

    我露出陶醉的表情,紧揽着她的细腰,发力的推进,'滋滋'的摩擦声越来越强烈。老板娘亦配合着我,大屁股不停地摇晃着,感受到如飘在空中般的快感。就这样过了约十多分钟,我停止了抽插,想换个新姿势。老板娘忽然建议不如到卧房去,开着冷气机慢慢地继续干。我同意,因为她的叫春声实在是越喊越大,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惊醒老板的…

    “来!让我摆个你肯定会喜欢的姿势。”进房后,老板娘就对我说。只能她一仰卧在床上,便分开双腿,高高抬起,双手抱腿用力往后一拉,就像瑜珈或特技演员般的,脚尖落在她的脸的两侧,形成大腿夹住自己的脸和肚子的姿态。

    “哗!真了不起…”我衷心的赞美着。我同时可以看到肛门、阴户、乳房,还有她的脸。像老板娘如此高大的身躯要办到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可是不易的啊!

    “来,就这样把我的手绑在腿上吧。这样就能在我的嘴里玩过后插入阴户,亦能插入肛门,而且还能一面插一面抚摸我的阴核。”老板娘为我解说着。

    “你这样不会痛苦吗?”我关心问道。

    “三十分钟是没有问题的。我在福建时可是县上的体操队选手呢!况且我现在都常常这样的练习保养身段,早已经习惯了。”老板娘说着的时候,蜜汁已经开始从肉洞流出。我也兴奋起来,但房里并无任何绳子,于是便找来了老板娘的黑色丝袜,用来捆绑她的手和腿。然后把枕头堆摆放在老板娘的屁股下面,这样她圆润的屁股就能对正上方,容易任我摆布撩弄。老板娘建议的这种姿势太刺激了,我以前根本就没有玩过,年轻的血液已经开始沸腾着…我首先骑到老板娘的头上,低头凝神呆望着她那湿润润的阴户和深红肛门。风骚的老板娘则是从下面看着我勃起的肉棒,还尝试着以舌尖来撩弄那两颗悬吊着的鸟蛋蛋。

    我又开始打起老板娘的屁股,她立刻开始反应,整身颤抖起来,显示着平时欲望有不满足的状态。我一边享受打屁股的快感、一边把肉棒堵进老板娘的嘴唇间。

    “唔…唔…”老板娘好像吃到最好的美食,把我红胀的肉棒含在嘴里发出阵阵淫靡的吸吮声。

    “嗯嗯嗯…啊…老板娘…”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老板娘给于我的快感,没多时就把嘴贴压在她的阴唇上,猛烈地吸吮大量溢出的淫汁浪蜜…

    我不时地用舌尖在她阴核上刺激,淫荡的老板娘便喊出一阵又一阵的哼叫声。我看她如此的忘我,就更用力地把整个大肉棒都插入她的嘴里,连小蛋蛋也几乎挤了进去,使她不能发出唤叫声。

    “唔…唔…唔…”彼此这样啜弄了对方的性器后,我便移挪到老板娘屁股后方,把润膨并沾满老板娘口水的肉棒,垂直地插入那张得开开地,似在迎接我的湿淋淋阴户里。

    老板娘很可能不常有性的滋润,她今晚的欲火特别的强烈。滔滔浪水一波虽着一波来,把彼此的大腿洒弄的湿黏黏的,整张床都湿透了。此时,老板娘哼出来的淫荡呻吟,比那十七岁少女发出的声音还要甜美动听,令我身心非常的受用,刺激感愈加提高,冲刺力也就越加的猛烈。然而,我怕她的越喊越狂的荡叫声露出到房外吵醒老板,便只好用自己的嘴和舌头压着她的嘴唇。老板娘的舌头立刻钻入我嘴内,就像软体生物一样,在梩头蠕动缠绕着,好爽、好爽啊!在我不停的狂欢抽插时,床铺亦随着'吱吱'的摇动,似乎要断裂了般。然而,这样的冲击姿势,能使肉棒更深深进入老板娘那蜜黏黏的肉洞里,令她产生无比的陶醉感。

    “来…来…别停!用力…用力…快…尽量的玩弄、抽插…对…对…”老板娘微皱起眉头哼叹着。我就这样继续用力猛攻、推进,发了狂似的直摆动着强壮的屁股。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都冒出汗珠,淋透了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深深地插入抽出,令她发出野兽般吼叫。老板娘阴道紧夹的肌肉,令得我陶醉在无法形容的快感里,理性好像已经麻痹溶化,只感觉到一阵阵的颤抖。

    “啊!太好了…嗯嗯嗯…”我也不禁呼哼起来。

    “好阿森…乖阿森,你把我干得…真爽啊!来…来啊…好…好…比我那老鬼要强得一万八千倍了!好…啊啊啊啊…”老板娘拼命地摆头扭腰,并发出勾魂的哼声。汗珠直从我脖子、胸上滑掉下去,落在老板娘的脸以及乳房上。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关头,我的冲刺也越来越疯狂,腰部、屁股,不停的摇晃推动,像是要把老板娘给插裂似的

    “啊…唔…阿森弟弟…我要泄了…泄了…”老板娘翻起白眼仰起头。我的抽动开始更加激烈。老板娘突然全身产生痉挛,整个人像是被厉鬼上身似的,一直不断的颤震着,分泌的高潮淫液喷射而出。温热的液汁洒在我肉棒上,感觉好舒服啊!我们两个人同时大吼,也顾不得声音会传到外面去,我的膨胀宝贝激急的继续抽送在那窄小的阴道内,嫩滑的肉壁亦紧紧的逼迫着它,压缩得令它透不过气。

    我也无法忍耐了,那根硬挺的肉棒丝毫不放松,直把菊花门顶开,顺畅的一阵又一阵地把热辣辣的白浓精液,射入在里头去…

    我完全崩溃了,大字地躺在床上,几乎忘了把老板娘给松绑。老板娘脱绑后,还趴在我身上来,以舌头为我的龟头、阴茎和大腿上的秽液给舔得一干二净。一向来泼辣的老板娘,此刻竟有如一只波斯小猫咪般的温驯。

    “老板娘…刚才我直射入了你那儿,而我们又没…没做安全防备。我怕…会有麻烦…”我突然心有疑惑的说道。

    “嘻嘻!你是指…怀孕?”老板娘笑问着。我点了点头。一向来,如果没带保险套时,我都会控制自己尽量在对方的体外射精。因为有好多次几乎就出了问题,我可不想、也没能力当年轻的爸爸啊!

    “哈!我如果能怀孕就太好了!等了这么久,也尝试了各别方法,就是无法生下蛋来。我那老鬼是真的不行了,如果你下的种子能结果的话,我倒要好好地把你当神来拜了!”老板娘感叹的泣诉着。

    看到她这凄凉模样,我真的于心不忍,坐起身来,便紧紧搂抱着老板娘,给于她无言的关怀及安慰。没一会,我门俩又欲火重燃,疯狂地又干了两、三回合,直到我的宝贝累得再也抬不起头来!过后的一个多月里,我似乎每两天就跟老板娘鬼混胡搞,甚至还多次在工作时间内。有时被老板娘拉到后面的储藏室里干、有时却大白天的到楼上大厅里做,根本就无视老板的存在!老板似乎什么都不知,但我总觉得他又好像什么都知。

    开学以后,我也没再打工了。虽然偶尔经过小店时,会进去聊聊、打个招呼,但是跟老板娘的'性活动'却似乎已经减到了零…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