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被女友姊姊吃了我的处男身

    发布时间:2019-08-16 17:22:12   



    我和美君相识一年,拍拖接近九个月,每次都只是拖手,无法再进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园幽静的环境下,我终于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们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却是十分滋味;之后,我们试过拥抱、拥吻、抚摸……但!她始终不肯让我脱她的衣服,最后一关自然也是坚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尝性爱滋味,因为──我是一个处男。


    当我拥着她拚命厮磨,下面就像一团火的烧得我有如铁棒,最后得不到发泄降温,非常难受,但也无可奈何,美君的思想比较保守,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有一次,她也有点把持不住,在黑暗的戏院中我们坐在最后排不断拥吻,她也因为我的抚摸而湿润,感情的水不断渗出,她也有所需要,我伸手进去,她竟然不拒绝,我第一次接触到她的胸脯。


    很柔软,很有弹力,不大不小,乳尖部份细软地挺起,她也情不自禁地抚摸我的东西。


    我们都冲动地抱得很紧,吻得啜啜有声,银幕上做什么根本也不理会,她弄得我的东西撑起来,快要顶穿裤子了。


    我厮磨着她的耳珠,轻轻的说:“美君,我爱你,我们去租房…… ”


    “唔,不……不行……”


    “但……我……我好想,好辛苦……”


    “我明白,但我……你爱我就不要迫我……”


    “美君,我爱你,但……”


    我拚命地游说她,也拚命地抚摸她,她也禁不住在呻吟,在低哼……她终于拉开我的裤炼,我的东西接触到她,这是第一次,被女性接触了──我非常兴奋,小东西从里面跳了出来,笔直地昂首吐舌。


    “美君,你喜欢它吗?”


    我在她耳边低声说。


    “唔,好丑怪……”


    一个纯洁的女孩,害羞得脸红耳热,她被我问得不好意思地缩手,我就捉住了她。


    我用左手按着她的右手,轻轻套弄。


    “你……你替我用手,它会舒服点……”


    “我……我不懂……”


    “美君,很简单,这样……”


    “唔……你坏……”


    “不是坏,是需要。”


    她也不再抗拒,抚摸着,套弄着,我指导她的动作,慢慢开始。


    在她玉手的包围下我感到很舒服,很亢奋,我肉紧地吻着她,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有节奏──这种宣泄与自己发泄截然不同,感受也是舒服得多,我吸啜着她的小舌、舌液,另一只手就拚命抚摸她的身体。


    “唔……唔……美君……我……”


    “唔……快点……快点……”


    在极度兴奋之下,一道暖流由丹田涌下,有如水柱般喷出,溅得美君一身都是。


    “唔,你……”


    可能美君少见多怪,又惊又羞的呶着嘴缩开了,我还是拥着她在喘气。


    “美君,你真好,我永远爱你!”



    她为我解决了所需,舒泰的感觉十分令人享受,但在戏院这样的公众地方,我唯有匆匆将它放回原处,然后吻着她的脸。


    “唔,你弄得我的衣服也污糟了。”


    “我替你抺……”


    这种发泄方式虽然比较真正做爱差一点,但我是处男,这样已经十分满足,而且也不可能比较。


    我和美君的感觉稳定地进展,她也让我有较深入的抚摸,但是,始终未有真正的接触。


    有一次,她介绍她姐姐─绮君─给我认识,绮君二十八岁,是个事业女性,离婚接近两年。


    绮君比美君更具成熟美,身材玲珑浮突,娇俏可人,但她平日打扮端庄,从外表看不出来。


    渐渐,我们都熟络了,大家经常出外游玩,绮君也由冷漠变得热情。


    周末,绮君招呼我们到她的郊外别墅,有三房一厅,是绮君的前夫留下来的。


    我们玩得很开心,烧烤、听音乐、唱卡拉OK,我更发觉绮君对我越来越有好感。


    大家都换过轻便的衣服,绮君穿了一套蓝色短袖睡衣,胸前的部份开得很低,完全显露了她的身材曲线,我看得狂咽口水,但不好意思太过份。


    美君的是米色睡衣,娇小玲珑,另有一份纯真美;我喜欢清爽,T裇,短裤,倒也十分凉快。


    三人围在绮君的后花园慢慢烧烤,在火光熊熊之下,我偷看过去,绮君的胸口露出少许,若隐若现的感觉看得我血脉贲张。


    她的胸脯比美君的大,涨涨的两团肉挺得睡衣也要裂开了,我看得着了迷。


    突然,绮君回过头来,我马上移开视线。


    “浩然,你替我搽蜜糖,可以吗?”


    她递来了烧熟的鸡翼,蜜糖就在我的脚下,但我神不守舍。


    “可……可以……”


    我颤抖的手替她涂上蜜糖,可能太紧张,部份滴到我的短裤。


    “噢,不好意思,你的裤污糟了,我替你抺。”


    绮君老实不客气,拿纸巾抺向我的短裤,硬硬的部份刚好她碰到。


    她感到尴尬,我也呆住了,目光相接,我们都垂下了头。


    被她的手碰了一碰,我那地方变得更加坚硬,撑得裤子快要破了。


    “浩然,烧鸡翼之后,今晚还有什么节目?”


    美君开心地说,打破了尴尬气氛,我表示没有意见,绮君也奥微笑一下,让美君决定。


    “我们三人玩捉迷藏好不好?”


    “这……”


    我有点意外,说话未完,美君已经接着说:“嗱,关了灯,轮流做盲公,捉到就摸一摸,猜中是谁就算赢,好吗?”


    “没问题。”


    绮君非常爽快,我也就没有意见。


    我们很快吃完东西,就在大厅开始,结果是美君输了,要扮盲公,现在完全没有灯光,只有微弱的月色照进来,我却和她们两姊妹玩这种游戏,真有点受宠若惊。


    美君转了两个圈,我和绮君就走开了,美君蒙着双眼,看不见东西,双手不断摸索。


    “喂,你们在那里?”


    “我在这里。”


    我故意走到她后面逗她,她一转过来,我和绮君就走开了。


    “哈哈,美君,来嘛,我在这里。”


    我边闪边说。


    美君也不示弱:“哼,我一定可以捉到你们的。”


    我停下来,轻步躲到柜里,相信美君一定找不到我。


    在黑暗中,竟然同时有人缩进来,这个当然就是绮君,狭窄的企身柜里,她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


    “姐,你……”


    她把手从后伸出,点在我的唇上,示意我噤声。


    因为手的关系,她紧贴在我身后,两团嫩肉触到我的背,令我非常兴奋,她却不以为意,我嗅着她身上芬芳的气味,黑暗中另有一番滋味,真想转过身去拥抱她,当然,我不会这样做,也不敢这样做。


    我在享受这份难以形容的快感,美君却在外面大叫:“喂,你们去了那里,怎么没有声音的?”


    绮君逗留了一会就走出去,精灵的美君凭着她的脚步声就捉住了她,微弱的光线下,我看到她在摸绮君的身体,当美君接触到她的乳房,马上就说:“是姐姐。”


    当然,她猜中了,现在轮到绮君做盲公,她的动作很大,双手作大字型的扫荡,令我和美君都疲于奔命。


    “嘿嘿,我一定捉到你们的。”


    美君吓得躲进桌子底下,我也急得闪入房中,但她十分机警,随着声音走了进来,我避无可避退到床边,她逼了过来。


    我坐倒在床上,她捉住了我,我唯有不出声,希望她猜不到,虽然不太可能。


    她推倒了我,然后摸下来,理论上她很容易就可知道是我,偏偏她却一直摸着我的身体,这种情形我的快感涌了上来。


    她居然摸到我的东西,在裤裆内游来游去,摸得我全身像着了火,我亢奋得就想礼尚往来。


    “浩然,是你。”


    我极度兴奋之际她却说出是我,真扫兴!现在轮到我了,我蒙上眼睛,很快,大厅完全没有声音。


    突然,我感到门后有些微气息,我立刻扑过去,果然捉住了,现在我倒希望捉到绮君,我开始辨识。


    我摸摸她的脸,很滑,这个时候我已知道她就是绮君,虽然美君的皮肤也很滑,不过,有些许分别,但我不作声,慢慢摸下去。


    她的手臂也是特别光滑,我很紧张,因为,我是想乘机讨她的便宜,很快,我的手背碰到她的乳房。


    “喔……”


    她忍不住低呼了一下。


    “你是绮君。”


    我怕她反脸,所以就诈作猜到了,这个游戏也算完结了。


    跟着,绮君提议大家猜拳饮酒,美君起初不肯,不过最终也没有反对。


    酒量浅的美君不到两个回合已经醉醺醺,我们合力扶她上床休息。


    “浩然,你还可以饮吗?”


    “当然可以……”


    我的说话没完,已经感觉天旋地转,其实我的酒量也是很一般,我摇摇欲坠,绮君扶住我,将我放到沙发上。


    我的头很痛,眼前一片零乱,但我仍想逞强,拚命的希望能坐起来。


    “饮,姐,我们饮……”


    我话还未完,就又倒了下来,这次真的再爬不起来了。


    朦胧之中,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还用热毛巾敷着我的头。


    酒醉三分醒,我偷偷睁开眼看,我看见漂亮的绮君,她很细心的替我解酒。


    她替我脱掉衣服,可能是看见我太热了,渐渐,我感觉到她伸手抚摸我的身体。


    她的大胆动作令我又惊又喜,她慢慢移下去,摸着这个重要部份。


    我好紧张……绮君是个高贵的女性,怎么会?!


    一时之间我的心情很乱。


    她摸着……玩弄着……她以为我醉了,动作越来越放肆,还伏了下了,我拚命忍着,不能让她知道我没有完全醉倒。


    她用小嘴轻轻吸吮我的乳头,这个地方对于男人来说也是十分敏感的。


    一阵阵的酸麻令我真想扑起来拥着她,她一边吻我的乳头,一边玩弄我的东西,我亢奋得不能自制,那东西硬直的撑着短裤。


    可能她也动情了,热情地抚摸,我偷眼看见她非常投入,玉手也摸得我心猿意马。


    她居然伸手进我的裤子里……灼热的东西被她完全包围。


    她实在太大胆了!可能酒精的影响,令她不顾一切,端庄大方的绮君变得豪放热情,在她暖暖的手掌握之中,我情绪达到最高点。


    高涨得差不多要泄了……但我强忍着,我要继续享受这份快感……她爱不释手的玩弄,小嘴也越吻越上,轻吻我的脸。


    好香!从她嘴里渗出的香气令我迷醉。


    但我不敢有反应,我要继续诈醉,任她施为,否则,她会因为矜持及自尊而不敢大胆干。


    她的嘴唇慢慢移了过来,她吻着我的嘴。


    我很兴奋!这种感觉难以形容,软软的火热的嘴唇吻着我,清楚感到她的欲火正洪洪的燃烧中……我极度享受,并想吐出舌头与她交锋缠绵,但我不敢,我怕她知道我是诈醉。


    “浩然……你醉了?”


    她在试我的反应,我当然要继续诈醉,否则前功尽废。


    她压了过来,沙发上的空间不太大,她紧紧的抱着我,一边磨擦,一边低哼──“啊……”


    她身上有一团火一定要男人才可以替她淋熄,她在磨擦着我……“浩然……浩然……”


    她开始更大胆了,她脱掉我的裤子,我那兴奋的状态有如一枝烧红的铁棒。


    她用双手抚摸着,欣赏着……绮君已离婚两年多,寂寞是难免的,何况,现在她以为我醉了,自己的一切作为无人知晓,自然特别放肆。


    “唔……唔……”


    我微微一动,因为真的有点忍不住了,加上饮醉的人也会有所动作,免她生疑,我喃喃地说了两句。


    她似乎害怕我醒过来,连忙缩手。


    我很失落,没有她的手我感觉有点冰凉。


    我完全不动,她等了片刻,又再放肆起来;而这次更放肆,居然摸两摸就用嘴唇去吻它,然后用舌尖舐它,最后更整根含在嘴里吞吐起来。


    天呀──我支持不住啦──快感走遍全身,但我强忍,万一泄了就没有意思,突然,她可能也情不自禁,竟然跨了上来,像骑马一般骑着了我。


    “啊……”


    对准目标很快就将我的东西完全吸纳,她是有经验的,她闭着双眼,两手在搓捏自己的胸,她没有脱去衣服,我偷偷看她。


    她脸红得发热,她应该是很有需要的,我的东西抵住了她最深处,很温暖,很舒服。


    女人这个地方我第一次接触到,我也无法再忍耐,她开始抽动……我已硬得快要爆炸,满泻的程度令人有种不泄不快之感。


    绮君给我的刺激很大,血脉在身体内游走,我一定要发泄出来……热流凝聚在最顶尖处……她在呻吟……“喔……哟……”


    我也忍无可忍……暖流爆发──灵魂飘到云外……我的处男之身终于不保,在这情况之下失去了,一切出乎我意料之外。


    她紧紧的抱着我,我也在她怀中沉沉睡去……第二天,绮君若无其事,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当然我也不会透露。


    美君就更加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在如此情况下与她姐姐发生关系。


    一年之后,我和美君结婚,她的处女身也奉献给我。


    当然,任何人也不会知道她姐姐和我有了关系。


    只有绮君知道。


    我也知道。


    我希望再有这样的机会,可惜没有,后来她也再婚了。


    唯一出乎绮君意料之外的,就是她始终不知我当时是清醒的,这种奇怪的感觉相信一生一世再也找不到了。


    我和美君相识一年,拍拖接近九个月,每次都只是拖手,无法再进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园幽静的环境下,我终于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们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却是十分滋味;之后,我们试过拥抱、拥吻、抚摸……但!她始终不肯让我脱她的衣服,最后一关自然也是坚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尝性爱滋味,因为──我是一个处男。


    当我拥着她拚命厮磨,下面就像一团火的烧得我有如铁棒,最后得不到发泄降温,非常难受,但也无可奈何,美君的思想比较保守,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有一次,她也有点把持不住,在黑暗的戏院中我们坐在最后排不断拥吻,她也因为我的抚摸而湿润,感情的水不断渗出,她也有所需要,我伸手进去,她竟然不拒绝,我第一次接触到她的胸脯。


    很柔软,很有弹力,不大不小,乳尖部份细软地挺起,她也情不自禁地抚摸我的东西。


    我们都冲动地抱得很紧,吻得啜啜有声,银幕上做什么根本也不理会,她弄得我的东西撑起来,快要顶穿裤子了。


    我厮磨着她的耳珠,轻轻的说:“美君,我爱你,我们去租房…… ”


    “唔,不……不行……”


    “但……我……我好想,好辛苦……”


    “我明白,但我……你爱我就不要迫我……”


    “美君,我爱你,但……”


    我拚命地游说她,也拚命地抚摸她,她也禁不住在呻吟,在低哼……她终于拉开我的裤炼,我的东西接触到她,这是第一次,被女性接触了──我非常兴奋,小东西从里面跳了出来,笔直地昂首吐舌。


    “美君,你喜欢它吗?”


    我在她耳边低声说。


    “唔,好丑怪……”


    一个纯洁的女孩,害羞得脸红耳热,她被我问得不好意思地缩手,我就捉住了她。


    我用左手按着她的右手,轻轻套弄。


    “你……你替我用手,它会舒服点……”


    “我……我不懂……”


    “美君,很简单,这样……”


    “唔……你坏……”


    “不是坏,是需要。”


    她也不再抗拒,抚摸着,套弄着,我指导她的动作,慢慢开始。


    在她玉手的包围下我感到很舒服,很亢奋,我肉紧地吻着她,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有节奏──这种宣泄与自己发泄截然不同,感受也是舒服得多,我吸啜着她的小舌、舌液,另一只手就拚命抚摸她的身体。


    “唔……唔……美君……我……”


    “唔……快点……快点……”


    在极度兴奋之下,一道暖流由丹田涌下,有如水柱般喷出,溅得美君一身都是。


    “唔,你……”


    可能美君少见多怪,又惊又羞的呶着嘴缩开了,我还是拥着她在喘气。


    “美君,你真好,我永远爱你!”


    她为我解决了所需,舒泰的感觉十分令人享受,但在戏院这样的公众地方,我唯有匆匆将它放回原处,然后吻着她的脸。


    “唔,你弄得我的衣服也污糟了。”


    “我替你抺……”


    这种发泄方式虽然比较真正做爱差一点,但我是处男,这样已经十分满足,而且也不可能比较。


    我和美君的感觉稳定地进展,她也让我有较深入的抚摸,但是,始终未有真正的接触。


    有一次,她介绍她姐姐─绮君─给我认识,绮君二十八岁,是个事业女性,离婚接近两年。


    绮君比美君更具成熟美,身材玲珑浮突,娇俏可人,但她平日打扮端庄,从外表看不出来。


    渐渐,我们都熟络了,大家经常出外游玩,绮君也由冷漠变得热情。


    周末,绮君招呼我们到她的郊外别墅,有三房一厅,是绮君的前夫留下来的。


    我们玩得很开心,烧烤、听音乐、唱卡拉OK,我更发觉绮君对我越来越有好感。


    大家都换过轻便的衣服,绮君穿了一套蓝色短袖睡衣,胸前的部份开得很低,完全显露了她的身材曲线,我看得狂咽口水,但不好意思太过份。


    美君的是米色睡衣,娇小玲珑,另有一份纯真美;我喜欢清爽,T裇,短裤,倒也十分凉快。


    三人围在绮君的后花园慢慢烧烤,在火光熊熊之下,我偷看过去,绮君的胸口露出少许,若隐若现的感觉看得我血脉贲张。


    她的胸脯比美君的大,涨涨的两团肉挺得睡衣也要裂开了,我看得着了迷。


    突然,绮君回过头来,我马上移开视线。


    “浩然,你替我搽蜜糖,可以吗?”


    她递来了烧熟的鸡翼,蜜糖就在我的脚下,但我神不守舍。


    “可……可以……”


    我颤抖的手替她涂上蜜糖,可能太紧张,部份滴到我的短裤。


    “噢,不好意思,你的裤污糟了,我替你抺。”


    绮君老实不客气,拿纸巾抺向我的短裤,硬硬的部份刚好她碰到。


    她感到尴尬,我也呆住了,目光相接,我们都垂下了头。


    被她的手碰了一碰,我那地方变得更加坚硬,撑得裤子快要破了。


    “浩然,烧鸡翼之后,今晚还有什么节目?”


    美君开心地说,打破了尴尬气氛,我表示没有意见,绮君也奥微笑一下,让美君决定。


    “我们三人玩捉迷藏好不好?”


    “这……”


    我有点意外,说话未完,美君已经接着说:“嗱,关了灯,轮流做盲公,捉到就摸一摸,猜中是谁就算赢,好吗?”


    “没问题。”


    绮君非常爽快,我也就没有意见。


    我们很快吃完东西,就在大厅开始,结果是美君输了,要扮盲公,现在完全没有灯光,只有微弱的月色照进来,我却和她们两姊妹玩这种游戏,真有点受宠若惊。


    美君转了两个圈,我和绮君就走开了,美君蒙着双眼,看不见东西,双手不断摸索。


    “喂,你们在那里?”


    “我在这里。”


    我故意走到她后面逗她,她一转过来,我和绮君就走开了。


    “哈哈,美君,来嘛,我在这里。”


    我边闪边说。


    美君也不示弱:“哼,我一定可以捉到你们的。”


    我停下来,轻步躲到柜里,相信美君一定找不到我。


    在黑暗中,竟然同时有人缩进来,这个当然就是绮君,狭窄的企身柜里,她竟然就站在我的身后。


    “姐,你……”


    她把手从后伸出,点在我的唇上,示意我噤声。


    因为手的关系,她紧贴在我身后,两团嫩肉触到我的背,令我非常兴奋,她却不以为意,我嗅着她身上芬芳的气味,黑暗中另有一番滋味,真想转过身去拥抱她,当然,我不会这样做,也不敢这样做。


    我在享受这份难以形容的快感,美君却在外面大叫:“喂,你们去了那里,怎么没有声音的?”


    绮君逗留了一会就走出去,精灵的美君凭着她的脚步声就捉住了她,微弱的光线下,我看到她在摸绮君的身体,当美君接触到她的乳房,马上就说:“是姐姐。”


    当然,她猜中了,现在轮到绮君做盲公,她的动作很大,双手作大字型的扫荡,令我和美君都疲于奔命。


    “嘿嘿,我一定捉到你们的。”


    美君吓得躲进桌子底下,我也急得闪入房中,但她十分机警,随着声音走了进来,我避无可避退到床边,她逼了过来。


    我坐倒在床上,她捉住了我,我唯有不出声,希望她猜不到,虽然不太可能。


    她推倒了我,然后摸下来,理论上她很容易就可知道是我,偏偏她却一直摸着我的身体,这种情形我的快感涌了上来。


    她居然摸到我的东西,在裤裆内游来游去,摸得我全身像着了火,我亢奋得就想礼尚往来。


    “浩然,是你。”


    我极度兴奋之际她却说出是我,真扫兴!现在轮到我了,我蒙上眼睛,很快,大厅完全没有声音。


    突然,我感到门后有些微气息,我立刻扑过去,果然捉住了,现在我倒希望捉到绮君,我开始辨识。


    我摸摸她的脸,很滑,这个时候我已知道她就是绮君,虽然美君的皮肤也很滑,不过,有些许分别,但我不作声,慢慢摸下去。


    她的手臂也是特别光滑,我很紧张,因为,我是想乘机讨她的便宜,很快,我的手背碰到她的乳房。


    “喔……”


    她忍不住低呼了一下。


    “你是绮君。”


    我怕她反脸,所以就诈作猜到了,这个游戏也算完结了。


    跟着,绮君提议大家猜拳饮酒,美君起初不肯,不过最终也没有反对。


    酒量浅的美君不到两个回合已经醉醺醺,我们合力扶她上床休息。


    “浩然,你还可以饮吗?”


    “当然可以……”


    我的说话没完,已经感觉天旋地转,其实我的酒量也是很一般,我摇摇欲坠,绮君扶住我,将我放到沙发上。


    我的头很痛,眼前一片零乱,但我仍想逞强,拚命的希望能坐起来。


    “饮,姐,我们饮……”


    我话还未完,就又倒了下来,这次真的再爬不起来了。


    朦胧之中,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还用热毛巾敷着我的头。


    酒醉三分醒,我偷偷睁开眼看,我看见漂亮的绮君,她很细心的替我解酒。


    她替我脱掉衣服,可能是看见我太热了,渐渐,我感觉到她伸手抚摸我的身体。


    她的大胆动作令我又惊又喜,她慢慢移下去,摸着这个重要部份。


    我好紧张……绮君是个高贵的女性,怎么会?!


    一时之间我的心情很乱。


    她摸着……玩弄着……她以为我醉了,动作越来越放肆,还伏了下了,我拚命忍着,不能让她知道我没有完全醉倒。


    她用小嘴轻轻吸吮我的乳头,这个地方对于男人来说也是十分敏感的。


    一阵阵的酸麻令我真想扑起来拥着她,她一边吻我的乳头,一边玩弄我的东西,我亢奋得不能自制,那东西硬直的撑着短裤。


    可能她也动情了,热情地抚摸,我偷眼看见她非常投入,玉手也摸得我心猿意马。


    她居然伸手进我的裤子里……灼热的东西被她完全包围。


    她实在太大胆了!可能酒精的影响,令她不顾一切,端庄大方的绮君变得豪放热情,在她暖暖的手掌握之中,我情绪达到最高点。


    高涨得差不多要泄了……但我强忍着,我要继续享受这份快感……她爱不释手的玩弄,小嘴也越吻越上,轻吻我的脸。


    好香!从她嘴里渗出的香气令我迷醉。


    但我不敢有反应,我要继续诈醉,任她施为,否则,她会因为矜持及自尊而不敢大胆干。


    她的嘴唇慢慢移了过来,她吻着我的嘴。


    我很兴奋!这种感觉难以形容,软软的火热的嘴唇吻着我,清楚感到她的欲火正洪洪的燃烧中……我极度享受,并想吐出舌头与她交锋缠绵,但我不敢,我怕她知道我是诈醉。


    “浩然……你醉了?”


    她在试我的反应,我当然要继续诈醉,否则前功尽废。


    她压了过来,沙发上的空间不太大,她紧紧的抱着我,一边磨擦,一边低哼──“啊……”


    她身上有一团火一定要男人才可以替她淋熄,她在磨擦着我……“浩然……浩然……”


    她开始更大胆了,她脱掉我的裤子,我那兴奋的状态有如一枝烧红的铁棒。


    她用双手抚摸着,欣赏着……绮君已离婚两年多,寂寞是难免的,何况,现在她以为我醉了,自己的一切作为无人知晓,自然特别放肆。


    “唔……唔……”


    我微微一动,因为真的有点忍不住了,加上饮醉的人也会有所动作,免她生疑,我喃喃地说了两句。


    她似乎害怕我醒过来,连忙缩手。


    我很失落,没有她的手我感觉有点冰凉。


    我完全不动,她等了片刻,又再放肆起来;而这次更放肆,居然摸两摸就用嘴唇去吻它,然后用舌尖舐它,最后更整根含在嘴里吞吐起来。


    天呀──我支持不住啦──快感走遍全身,但我强忍,万一泄了就没有意思,突然,她可能也情不自禁,竟然跨了上来,像骑马一般骑着了我。


    “啊……”


    对准目标很快就将我的东西完全吸纳,她是有经验的,她闭着双眼,两手在搓捏自己的胸,她没有脱去衣服,我偷偷看她。


    她脸红得发热,她应该是很有需要的,我的东西抵住了她最深处,很温暖,很舒服。


    女人这个地方我第一次接触到,我也无法再忍耐,她开始抽动……我已硬得快要爆炸,满泻的程度令人有种不泄不快之感。


    绮君给我的刺激很大,血脉在身体内游走,我一定要发泄出来……热流凝聚在最顶尖处……她在呻吟……“喔……哟……”


    我也忍无可忍……暖流爆发──灵魂飘到云外……我的处男之身终于不保,在这情况之下失去了,一切出乎我意料之外。


    她紧紧的抱着我,我也在她怀中沉沉睡去……第二天,绮君若无其事,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当然我也不会透露。


    美君就更加做梦也想不到,我会在如此情况下与她姐姐发生关系。


    一年之后,我和美君结婚,她的处女身也奉献给我。


    当然,任何人也不会知道她姐姐和我有了关系。


    只有绮君知道。


    我也知道。


    我希望再有这样的机会,可惜没有,后来她也再婚了。


    唯一出乎绮君意料之外的,就是她始终不知我当时是清醒的,这种奇怪的感觉相信一生一世再也找不到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