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发布时间:2019-08-16 17:22:26   

    一道人影小心翼翼的拿着手上的盒子,内里装的是为了他妹妹而买的蛋糕。因为今天是妹妹的十六岁生日,想给她一个惊喜,使她高兴使是他最心中最为重要的事。  




    宽大的长袍把他的体型完全遮掩住,但衣袖外的手,纤细而修长,配上那晶莹剔透的皮肤,让看到的人都以为这双手是以美玉加工雕琢而成。  




    拿出锁匙,把那重重锁起的门推开,虽然一片昏暗,但还是可以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躺在床上的身影,当那影像映入眼里时,他双眼不禁有点湿润,他的妹妹,已经躺在床上四年了。  




    「哥哥,你回来了?」床上的身影听到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望向大门方向。  




    「唔,对啊。」少女的哥哥强忍着那心酸的感触,深深吸一口气后才继续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去买了一个蛋糕来和你一起吃。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十六岁了,已经可以算是大人,所以要好好的庆祝。」  




    「哥哥……」床上的少女听到后,泪水不禁流了出来。她知道家中的情况,自从父母过世,而且自己又失去行动能力后,四年以来都是依靠哥哥打工来过活,加上哥哥听到自己动手术有机会回复部分能力后,就更拼命的存钱了。至于蛋糕,就算那是最便宜的、对普通家庭来说可以常常吃的蛋糕,但对他们来说已是无比珍贵的东西。  




    「这些东西我是不太懂,不过一生人只有一次十六岁生日,因为十六岁已经可以算是大人了,所以我特别选了个漂亮的大蛋糕。」男子顾着把手上的盒子放在桌上,没有留意到妹妹偷偷把眼角的泪水擦在枕头上。  




    当把东西都放好后,男子回到床边抱着自己的妹妹说道:“哥哥现在要帮宝贝妹妹洗白白了,洗干净后才可以好好的开派对。「  




    「哥哥……我…… 」少女的脸变得通红,一句话也无法说完。  




    「有脏东西?」作为兄长的男子知道是什么事,四年以来,每一次妹妹忍不住直接在尿布上大便时,总是这表情的。他明白妹妹总是想等到他回来才上厕所,无奈的是身体不听使唤,她只能有限度的控制,加上无法行动,所以哥哥虽然身为男人,但对妹妹日常生活中大多数的私事也要帮忙处理,使他对妹妹身体的情况,比她本人更为熟悉。  




    轻轻的把妹妹放回床上,双手搭上那代替了内裤的尿布边上,从连接处解开后,一股淡淡的臭气飘散出来。「乖,哥哥会帮你擦干净。」  




    男子专心的帮少女把大腿和屁股上的污垢都擦拭好,最后才把所有的秽物连同脏兮兮的尿布拿去丢掉。虽然已经四年了,而且对方是自己的哥哥,但这让少女害羞得都只会紧闭着双眼,而每一次的清洁都让她觉得自己很没用,也十分感激他,始终,那是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哥哥。唯一让她感觉兴幸的是,也许由于贫穷,吃的不多,所以气味不算很臭,否则让至亲每天都要吸入大量臭气才吃饭,她的内心会更为不安。  




    「擦好了,现在就要帮我的宝目妹妹洗澡了。」处理完妹妹的排泄物的男子,伸出他那清洗过后的双手,开始帮眼前的少女脱衣服。瘦小的身躯上穿着的是单薄的睡衣,露出那小小的胸部,少女的胸前只是微微降起,乳头和乳晕没仔细看的话还没法清楚看出,那白晢的皮肤,是欠缺阳光的病态表现。基上少女的外表,这六年以来接近没有成长,就如同被施以魔法,停滞在十二岁时一样,唯一变了的,是那长至大腿的头发。  




    和那外表不同的,是已日渐长大的灵魂,知晓什么是异性,什么是羞耻。任由兄长把自己的衣服脱掉,被他抱在怀里,让他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抚摸和拭擦。在那失去父母、失去行动能力的日子,只有兄长日复日的照料,无怨无悔的付出,慢慢让女孩的心灵得到安宁和平静。  




    曾经,失去一切的她,感到连生存的意义也没有了,但她最怨恨的是,上天连她自杀的能力也夺去了,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偶然转动一下头部,双手只有拿得动薄薄的书和报纸的力量。后来,当家中连给她住院的钱也拿不出时,她真的是想死了算,但是她哥哥的一句话,才让她愿意活下去。“你是我的妹妹,从今以后我会照顾你,所以,请你活下去吧。”  




    曾经,失去一切的他,没有勇气生存下去,抱怨上天为何不把他的性命也夺走。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还在读初中的他,眼前的是双亲的殓葬费、妹妹的医疗费、日常的衣食开支等等,让本来还享受快乐的少年生活的他,马上面对着社会上最为现实的事情。被沉重的生活压得透不过气来的他,觉得还是自杀会更好。只不过,当他看到妹妹只能躺着不动的日子,心中想到了一句话,只不过这句话绝对不会说出来:“自己不是最悲惨的,而且妹妹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所以,他要努力的活下去。”  




    让妹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左手搭在她的腰际扶着。为了节省用水,兄妹两人是脱光一起洗澡,男子右手上的毛巾,包裹着清水把妹妹的身体从头到脚擦了一遍又一遍,而他自己则在清洁好对方后才在身上简单拭擦。  




    「告诉你,哥哥,你身上,总是香香的,我只是闻着这气味,就可以安心下来。」少女依偎在兄长身上,享受着她每一天最为幸福的时光。  




    「傻丫头,哥哥有什么好闻。」听到妹妹的话,让身为兄长的他有些什么被触动到了。  




    「嘻嘻。」平常都是独自躺在床上,就只有兄长回家的时间有谈话对像的少女,又怎会停下来呢。「哥哥的胸膛就像枕头一样,我只要睡上面,就会觉得很舒服的了。」  




    少女说完后,还勉力的摩擦着兄长的胸前,只不过她没有看到她兄长的脸刹那间变得雪白,仿佛听到什么不想听的事一样。  




    「哥哥,今天是我的生日。」妹妹把脸紧贴在对方耳边才说道:“所以我要一件礼物。”  




    感受着妹妹那红得发烫的脸颊,耳中听着妹妹的轻声细语,对于这如同生命般的妹妹的要求,男子一向都是会尽力做到:“说吧,不管你要什么,哥哥都会买给你。”  




    「把我变成女人,属于哥哥的女人。」少女声音虽然不大,但一字一字清晰明确,当中的语气十分坚定。  




    说完这句话后,少女安静的等待着她最为重要的兄长的答覆,这是她心底的愿望,也是她唯一可以给兄长的礼物,只不过她知道哥哥一定不会答应。虽然意外把她的身体固定在当年,但是她的内心还是在不断成长,所以她知道,她这世界唯一的亲人,为了她到底付出了什么。虽然当她察觉到后,每一次想要开口阻止,想叫哥哥找轻松点工作,但回应她的,总是哥哥轻轻拍着她的头,叫她不用担心的话。  




    「妹妹。」男子伸手摸着眼前少女的头,眼中就只有对方的身影:“这种事要和你的爱人做,而不是找哥哥做的。”  




    虽然早已猜到答案,但眼泪还是从少女的眼中落下,她知道哥哥不想伤害她,但她更知道,哥哥更不想她伤心痛哭。而过去不管她求什么,只要她哭起来,兄长就一定会做到,而这一次,她想要把最为珍贵的东西送给哥哥,这一位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  




    伸手擦着少女眼角上的泪水,身为兄长的他不愿看到唯一的妹妹流泪,只不过这要求,实在是让他觉得过于意外,也同样触动到他心中最不希望妹妹知道的事。  




    拿起宽大的毛巾把两人的身体擦拭干净后,男子抱着少女回到客厅,穿好衣服后便让她坐在床上。之后他便拆开礼盒,把蛋糕放在桌上,插上蜡烛,过程中一句话也没有说。  




    「哥。」忍受不了这无言的情况,少女开口叫着她唯一的亲人:「你在生气吗?」  




    「没有。」男子顿了一顿才继续说:「我只是希望你想清楚,你最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不留给你将来的丈夫呢?」  




    「因为……因为我就只爱你一个。」  




    回到床边的男子伸手摸了摸妹妹的头说道:「你动手术的钱差不多存够了,到时等你好起来了,就可以去读书、去交朋友。等到结婚时才做,不是更有意义吗?」  




    「哥哥……」听到兄长的话,终于让少女忍不住哭出来。「哥……我只知道……这个世上……就只有……你……会不求回报的……对我好……所以……我只爱你一个……」  




    少女的表白让她的兄长一时之间也没法回应,他只好采用逃避的方法。「不要想那么多,我们先来开生日派对。」  




    「好吃吗?」作为购买者,他十分想知道妹妹到底会不会喜欢。  




    「很好吃。」少女笑笑的回答,嘴角上那小酒涡,让她的表情显得十分可爱:「不过,哥哥,真的不行吗?」  




    一双无力的小手,紧紧抓着兄长的衣袖,她知道他只要一挥,自己就无法抓着,但是她最爱的人从来没有这样做,而她也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看着妹妹清澈的双眼,当中没有半点犹疑。他明白到这事是绝对无法逃避,那么,也只好顺着她的意思去做了,除非自己真的愿意让她伤心痛哭。  




    男子从自己的背包内拿出了一颗药丸,连同水杯一起递给妹妹。「你先吃下吧,这是避孕药。虽然,你还没有初潮,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看到兄长的动作和说话,少女已经知道他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在兄长的喂食下服药后,沉醉于兴奋心情的她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什么她的哥哥会随身带着女性用的避孕药?  




    而男子在让妹妹服药后,转身拿出刚才藏起来的蓝色药丸吞下,他知道,等一会后,他下身便会挺立起来,直到药效消失为止。  




    身为家中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人,男子自然是需要负责清理好所有的垃圾和收拾。而当他再次回到床边时,看到的是妹妹那因为期待而通红的脸容。  




    轻抚着妹妹那长长的头发,那如丝的触感让他沉醉。「你现在不要也可以。」  




    「哥哥,来吧,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吧。」说完她便合上双眼,等待着她最爱的人拿走她最珍贵的东西。  




    面对着床上的妹妹,男子俯身上去,从她脸颊上开始吻起来。双手也解开睡衣上的纽扣,让胸前那微微隆起显露出来。那山峰上那如米粒大小的乳首,仿佛和山峰融合在一起,不仔细看的话完全没法分别出来。双手放在少女的胸部上,在那双小巧的乳肉上不停来回揉搓着,偶然还用指尖在乳头上画过,给予她从没感爱过的刺激。  




    身为兄长的嘴唇,覆盖在少女的樱唇上,这是少女的初吻,而她也把这献给了自己的哥哥。在男子的引导下,少女也开始以生涩的技术回应对方,在两人的口内,甜美的津液在两根舌头间不断互相交换。  




    良久以后,一条细长的银丝,连结着两人的嘴唇,刚才那口舌交融的畅快感,让对此全无经验的少女完全迷醉,但她没有发现,没有女朋友的哥哥,为什么会有这么熟练的动作?  




    「你现在反悔也来得及。」感觉到妹妹身体正不断发抖,男子马上对她说道,在他的内心中,不停的希望妹妹能够反悔。  




    没有给予回答,少女的双眼依然紧闭着,只不过她勉力的举起双手,打算抱着她的哥哥,这将会第一个进入她身体的人,她此生中最爱的人。她用自己的行动作为回应,表达出她的心意。  




    男子察觉到她的意图,自然的俯身让她抱着,同时自己的双手也从后抱着对方,再一次吻向身下的妹妹。了解到妹妹的决心后,那么他决定要让她留下一个最为美好的回忆,让她幸福快乐。对他来说,妹妹的幸福就是一切,就算他会比妹妹早离开人世,但他也要为妹妹安排好一切,使她可以无忧无虑的活下去。  




    乱伦的罪恶感,不断在男子的心中繁衍着。以他对至亲的行为作为养分,在少女的呻吟声中不停生长。性的刺激让身体享受着难言的快乐,但背德的行为,使他越做下去,内心越不安,而唯一让他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他最爱的妹妹的愿望。  




    和压在身上的兄长不同,对一切十分陌生的少女,正放宽身心感受着她的初体验。少女对她的哥哥怀有着绝对的信任和爱慕,而正正是这单纯的思念,让她很快就在对方的引导下,获得到性的快感。白晢的蜜裂,从中涌出清澈的泉水;幼嫩的身体,在至爱的挑逗下,皮肤上泛起一片粉红色。  




    「唔……」从少女的喉间,发出无意义的声音。  




    随着男子的动作越来越大,在那一线裂缝,有如变成温泉的泉眼,那源源不绝的蜜液,打湿了两人相交的部分。而男子的下身,也渐渐充血而涨硬挺立起来,顶在少女的下腹处。  




    那坚硬的突起物,挑拨起少女的好奇心。平常兄长那软垂在跨下的东西,此刻已热得发烫,只是肌肤触碰就能够感觉出当中的热度。「哥哥,让我看看你的棒子,好吗?」少女终究还是压不下心中的好奇,想看看传说中那充血挺立的肉棒到底是什么样子。  




    「你……」这要求当场让男感到极为难堪,或者对大多数准备合体交欢的男女来说,这只是最是平凡不过的要求,但眼前被压在自己身下的是至亲的妹妹,而且他此刻的奋起是完全利用药物,要是时隔太久的话,就会自然的软下去。只不过他一接触到妹妹那期望的眼神,他就败下阵来。  




    缓缓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那暗红色的肉棒,正斜斜的向着上天站立着,那笔挺的姿势有如士兵看到军官一样,不动如山。  




    「嘻。」少女看到后,不禁笑了出来,还伸出手指碰了碰那涨红的棒端。  




    「好像一只小乌龟,摸上手明明软软的,但又很硬,而且十分温暖,和平日完全不同。」  




    男子抓起少女的手,吻着她那青葱的指尖。「要开始了。」  




    「哥哥,来吧,占有我。」  




    放下妹妹那白玉般的小手,男子把目标移向她的玉门之上。还没发育的下身,如同一道由美玉精制的门,右左紧闭起来,从外只能看到那一条缝隙。此刻,这道从没打开过的门户,正等候着她所爱的人的到访,从玉户深处流出来的蜜液,有如迎宾的地毯,充分表现了主人家的诚意。  




    男子的两根手指,分别放在玉门两边,只要梢梢用力,就已经把门户打开。门内的是她那粉红色的肉穴,从外边完全看不到内里的情况,只能看到从中不能流出香甜的汁液。在那美丽的洞穴上方,有一颗小小的突起,那就是少女的最为敏感的花蕾。  




    男子俯身靠近少女的下身,再一次互相接吻,只不过这次他是吻上妹妹的肉唇。男子把舌尖卷起来,慢慢的伸进那美丽的洞穴内,不停吸吮着至亲的花蜜。在前所未有的刺激下,使少女本能的收缩起下身的肌肉,幼嫩的肉壁紧压向兄长的舌头。而察觉到妹妹身体的紧张,作为兄长的他也顺势抽出舌头,只不过时间虽短,但有一道细细的银丝连接着舌尖和那诱人的蜜穴。  




    「放松点。」男子伸手抚摸着对方的头,那柔顺的发丝让他沉迷。  




    「进来吧,哥。」  




    「会有点痛。」男子放在妹妹玉户上的手指,慢慢向外张开,让那细小的洞口显露出来。肉穴伴随着妹妹身体的抖动而微微的张合,有如张嘴呼喊似的。而男子也把挺立的肉杆放在这张小嘴上,以从中流出来的蜜液为润滑剂,缓慢但也确实的向前推进。  




    完全挺立起来的肉菇,对于那还没被开发的处女洞穴来说是过于庞大,但在蜜液的帮助下,还是顺利进入去。蜜道被撑开的涨痛感,让少女的身体感到前所未有的痛苦。但对于能够和最爱的兄长结合,使她的心情有如漂浮至云上似的,身体上的痛楚完全比不上心灵上的快感。  




    与她相反的是她兄长的心情,压在身下的少女,那一声声「哥哥」,就如同一把又一把的刀,插向他的心房,把他切割得体无完肤,但他绝对不能表露出来。而此刻,在不停进出抽插的过程中,那从勃起的肉棒上感受到极大的刺激。那柔软的肉壁、紧扣着肉杆的洞口、花心处不断涌出的蜜液,正慢慢唤醒那早已枯萎的快感,那是对女性肉体的爱好。但对男子来说,每一次当身体感受到快乐与欢愉,心中就更为悲哀和痛苦。  




    在昏暗的灯光下,床上的两具躯体互相交缠,上方的身躯虽然无法完全看清,但那胸前的挺拔还是隐约可见,一双碗形的乳房伴随着自身的动作而摇摆不定,展现出一阵阵的乳肉浪花;那纤细的腰肢,没有半分粗糙感,反而总是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拥抱。  




    接下来,在一次猛烈的冲刺后,两人的胯下紧贴在一起。身为兄长的他达到了快感的极限,那深插在妹妹体内的肉棒,在至亲的体内开始喷发。而接受了妹妹在接受了至爱的精华后,也攀上了至高的欢乐。在心中,少女十分希望自己的兄长能够脱离现在的工作,和她一起在人生路上结伴同行。  




    一年后,在经过严峻的手术,还有漫长的康复过程后,少女的身体已经可以再一次自由的活动。而且由于在家静养期间,她最常做的事就是阅读,这让她在重新复课后很快就能够追上学习进度。而对少女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哥哥终于辞退了本来的工作,开始寻找新的工作。  




    虽然哥哥为了弃遮掩身型而总是穿着宽大的长袍,而且因为身体问题让他可选择的工作比较少。但在少女的心里,哥哥永远都是她最为重要的人,在她最需要时给予帮助,给予她生存的勇气,给予她很多很多……  




    有一天当她在预习的时候,突然间感到下身好像怪怪的,那种久违了的异物触感再一次在她胯间出现。一瞬间,她的脸面变得苍白,而她的哥哥察觉到她的情况后也马上跑过来。只不过当她站起来向下看去时,只见到点点血迹从裤子内渗透出来。看到这情况的兄长,才悄悄的告诉她,这该是她的初潮,也是她的身体开始成熟的证明。  




    一切一切,都有如拨开了一直在他们头上的乌云,获得了阳光照射的植物,正快速的生长、欣欣向荣。而在初经来临后,少女的身体仿佛要把这些年所欠下的都长回来,短短半年多的时间,她的身高虽然还不能说达到十七岁的标准,但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矮小,而且皮肤柔润而且充满光泽。  




    一年又过去了,再一次到了少女生日的日子,为了迎接十八岁,少女特意打扮,她要把这一天完全献给她的哥哥,再一次和哥哥共享那快乐的时光。  




    「哥哥,抱我。」晚上的少女,再一次向自己的兄长提出要求。「今天我十八岁了,所以我要哥哥抱我。」  




    过去的经历让兄长自然明白妹妹话中的含意,但是他还是坐在对方身旁,伸出他的手,把至爱的妹妹搂入怀抱。只不过他没有任何欲念,只是单纯的给予妹妹一个拥抱而已,因为长期服食药物改变体质,现在虽然已经停止服用,但所做成的改变不会因此消失。他,还有着男性功能,但又不会对女性身体作出自然反应。只不过这反而让他安心,因为他能够以纯粹亲人的方式去爱护自己的妹妹,不会担心自己袭击日渐美丽的妹妹。  




    单纯的拥抱无法让少女满足,她要的是爱人对她的全面攻击,使她身上留下爱人的痕迹,最后让她紧抱着兄长一同享受那极致的快乐。  




    深知自己身体情况的哥哥,把少女轻推在床上,柔嫩鲜艳的嘴唇一如当年,俯身吻向妹妹的颈部,而那双灵活的手伸入她的衣服内,隔着胸罩抓着少女的乳房。这两年间唯一让少女有点不满的就是自己的胸部,还只是小小的隆起,有时候还会觉得哥哥的比她还要大要圆。  




    少女最为希望的是自己的身体能够吸引着哥哥,让他可以忘掉过去不幸的经历,在自己的身上重新建立起幸福快乐的日子,最后,还有一点点的期望是,她希望能够怀有哥哥的孩子,成为他的妻子。  




    在有意无意间,少女不停用臀部磨擦着她哥哥的胯间,试图让引起最爱的哥哥的欲火,只不过一直无法让男子出现她所希望的反应。而看到她脸上那失落的样子,让男子下意识的把手伸至妹妹的胯间,直接对她的阴户进行爱抚。  




    少女的毛发和两年前相比起来多了些,但依旧秀顺,不像一般人那样粗硬。而兄长那白玉般的手指,在那已日渐成熟的门户上轻扣着,接着在门铃上按了一下,轻轻的,而那悦耳的铃音,就是让屋主知道有人客来访的讯号。  




    「哥哥……」  




    从少女口中说出简单而直接的话,只是两个字已经包含了无数的意思。而回应她的渴望的,是男子插进嫩穴内的一根食指。手指在这湿润的洞穴飞快的进出,而且同时也用姆指在敏感的花蕾上按压,给予直接的刺激。  




    察觉到少女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男子便把手指的动作放慢,缓缓的拔出至尽头,再慢慢的重新插进去。在过了一会,让少女重新适应后,男子在一次抽出后,让食中两指一起插入。进入体内的异物增加了一倍的粗度,让少女立时感到有点不适,但是那充实的感觉,而且只要想到插入的是哥哥,就让她心头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心理影响生理,少女就在兄长的揉乳指插下,在一阵激烈的当中,感到有如飘在云上,达到她成年后的第一次高潮,在快乐和幸福所包围下睡去。  




    「我……我真是个差劲的哥哥。」看着自己那沾满了妹妹蜜液的手,作为兄长的他,只感到极为自责,本来该只在妹妹身边好好守护她,而且早就已经决定在她康复后就离开,但是为了贪图一次又一次和妹妹在一起的时光,他一直没有离开。但是此刻,他下定了决心,离开她,让她能够重新开始。  




    而且,他身体也已经出现多处问题,药物的副作用已经十分明显,他仿佛已经听到了自己生命倒数的计时。他最后的希望是,能够死在妹妹看不见的地方,让她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好哥哥。  




    当少女睡醒后,只看到一张字条还有一本银行存折放在桌子上,她最爱的哥哥已经不在了。  




    “不用找我。”字条上就只有简单的四个字,但这让少女的脑中好像被轰炸一般,当场失去了一切的思考能力。  




    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身在街上,发疯般的到处寻找,街上每一个穿着长袍的人她都会跑到对方面前,确认是不是她的哥哥。那本该最为高兴的生日,正式成为成人的日子,成为了少女最不愿意回想的一天。  




    正午的街上总是比较炎热,让人总是不太愿意走在日晒的路上。只不过心中只有哥哥的少女完全无视这高温的影响,不停的在路上奔跑,期望能够找到她最爱的人。突然间,她看到对面路上,有一道纤细的人影,那穿在长袍下的身形和深印在脑海中的映像完全一样,而对方在一看到自己后便马上转身离去,更是让少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一阵难听的煞车声传来,那是车轮和柏油路强烈磨擦所发出来的声音,在车子前方,一道娇小的身躯被撞飞。但让所有路人震惊的是,那名少女就好像感觉不到痛楚一样,身受重伤的她,还是打算爬过这条马路,而一道人影也突然从人群中跑向她。  




    但一辆被警方追捕的车,无视于交通规则驶过,把那具穿着长袍的人撞倒后直接拖进车底滑行,带出一条血淋淋的痕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