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我那迷人的小姨子

    发布时间:2019-08-21 00:00:33   


    我的小姨子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中国人喜欢的美女大致有两种,一种是环肥型,即体态丰腴、艳若桃花的杨贵妃型,另一种是燕瘦型:身材窈窕、长相清秀,古代的赵飞燕是也。




    我的小姨子属于前者,她长得很美,如果用貌若天仙来形容她也不为过,起码,在我的眼里是这样。




    小姨子长得很性感:高高的个头、均匀的身材,浑圆的大腿、饱满的胸部,她是个可以使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动心的女人。




    小姨子知道她的身材长得好,所以很会打扮自己:她常穿一身紧身牛仔套装,使她身上的线条显得该鼓的地方鼓、该凹的地方凹:圆圆的、高耸的乳房给人一种随时都会顶破上衣飞出去的感觉。




    小姨子的脸蛋尤其长得很美:方圆型的面庞白皙而又嫩滑,弯曲而又黑长的眉毛掩映着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她的眼睛尤其长得很美:双眼皮好像是被精心刻制出来的,有点夸张地好看。




    小姨子的嘴唇不涂自红:艳艳的,水嫩嫩的,性感十足。




    对小姨子我觊觎已久,一直在打她的注意,但天不随人意,我结婚好几年了,虽说我和她见面的机会不算少,可阴差阳错,一直没找到和她亲热的机会。




    面对这样一个尤物,我当然是死都会想到她,当我和她在一起时,我常常会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她,用自己超强的目光把她的衣服给扒啦个一干二净,然后用意念恣意地肏她;多少个夜晚,我都因为想她而失眠,在这种时刻,我只好挖空心思、想尽办法设计着能和她肏屄的方案,然而,我的一切想法最终都化成了一个个泡影。




    俗话说:三年能等个闰腊月,令人没想到的是——我终于得到了她。




    那是春天的一个周末的下午,我正好在家休息,妻子上的是前夜班,小姨子特意来到离县城有十几里地的我们单位来看我们,见到她的到来,我的心情十分激动。是的,以前小姨子也常来看我们,可她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这次,从她的从容样来看,她那天是会在我们家吃晚饭的。




    不知是妻子怕我和小姨子单独呆在一起不放心,还是她见自己的妹妹来自己上班感到过意不去,反正,她请了一天假,对妻子的这种做法我当然十分不满,但我又能怎么样她呢?




    由于妻子的做饭手艺没我的好,加上如果让她做饭,我和小姨子单独呆在一起怕她起疑心,当然,如果她上灶小姨子肯定会前去帮她的忙,还不如我自告奋勇,为小姨子献点爱心的好,所以,我亲自上灶,为我自己心仪已久的小姨子做了许多好吃的。




    听着小姨子夸我手艺好,我的心里像灌满了蜜糖似的——甜美极了。




    在吃饭时,我变着法子给小姨子劝酒,尽管妻子在一个劲护着她,但不胜酒力的她在晚上十点多一点依然醉眼朦胧了。




    小姨子的醉态很好看:原本白皙的脸上浮上了两抹淡淡的红晕,迷蒙的眼神里洋溢着诱人的秋波,整个一个醉贵妃的样子。她对我姐夫长、姐夫短地叫,声音温柔而甜蜜,使我心猿意马,真想立马就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然而,我不敢——妻子就在我的身边。




    也许,妻子怕小姨子的醉态会引发我的邪念、或许是怕小姨子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吧,她竟然搀扶着小姨子到套间房里睡了,并随手锁上了套间房门。




    我茫然…… 




    见今天晚上我和小姨子再也没戏了,我也不管桌上乱七八糟的碟碟碗碗,假装醉意发作,便径直来到卧室呼呼大睡了。




    其实,我哪能睡的著,躺在床上又在幻想着今晚和小姨子肏屄的事儿了。




    在妻子刚刚收拾完客厅里的卫生时,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妻子接上后才知道,电话是妻子的班长打来的,说她们班上的一位工人生病,要妻子顶替人家上后夜班。




    妻子有些无奈,但班长的命令她又不能不听。而此刻的我却激动极了,总想着让妻子赶快离开这里,以便实现我多年来肏小姨子的梦想。




    妻子来到了卧室,轻轻叫了我几声,此刻的我由于知道她要上班而激动不已,但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生怕让她知道此刻的我醒着。




    听到我一声重似一声的酣睡声,妻子似乎放心了,她换上工作服后,锁上卧室门后,便上班去了。




    听到她刚刚下楼后,我便猴急地来到了套间房前,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是的,我多年的愿望在今天就可以实现了。此刻的我根本就没想到假如出现了麻烦该咋办,反正,大脑一热:只要今天能和小姨子睡上一觉,哪怕明天去死我都满足。




    我悄悄用钥匙打开了套间房门,轻轻叫了小姨子几声,但听到的只是小姨子均匀的酣睡声,我大着胆子打开了小姨子床前的壁灯,小姨子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可见她今天确实是喝多了。




    小姨子睡的很安详:她那红润而又性感的嘴唇微微张开,高高的、直直的鼻翼在微微地翕合着,白皙而又洋溢着红晕的脸颊显得十分妩媚,这使我竟不顾一切地用手捧起了她那张美丽的脸。




    我躬身把自己的嘴唇放在了她的脸上,一种对美极度的崇拜竟使此刻我的心中产生了神圣的圣洁感。




    我在她的额头、鼻子、脸颊上恣肆地亲吻着、亲吻着,此刻的她竟没一点反应。当我的嘴唇贴在她发烫的嘴唇上时,一种冲动,使我把自己的舌头塞进了她的嘴里,又是一阵冲动,我得寸进尺将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内衣里面,当我一把抓住她那圆圆的、挺挺的、滑腻的乳房上时,刚才那种圣洁的感觉早就跑到了爪哇国里。




    我急忙脱掉了她的内衣,贪婪地用嘴吸吮起了她那散发着女性独有芳香的乳房上,我的鸡巴此刻早已不能自已,精液不由从龟头流溢了出来。






    小姨子此刻可能梦到了肏屄,从她的嘴里发出了轻轻的淫叫声,我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了,三下五除二将她的内裤扒拉了下来,也顾不上去欣赏她那美丽的胴体,急忙将她的身子翻转过去,用两只枕头垫在她的腹下,让她那白净而又瓷实的十分好看的屁股高翘在我的面前,我抓住自己红胀如火棍的大鸡巴便想一下子就肏进她的小屄里面,一享舒畅,可当鸡巴刚刚顶在她红润的小屄上时,不只是怜香惜玉,还是怕把她肏醒,我旋即极力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将早已被精液弄湿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慢慢一点点往里肏着。




    也许,她刚才梦到了肏屄,她的小屄里竟也有阴水渗出,所以,尽管她的小屄很紧,但我没费多大的气力就将整个大鸡巴肏到了她小屄的屄心上。




    极度的兴奋使我忘乎所以,我的肏屄速度不由的越来越快。




    我一边用嘴在她的两只乳房上吸吮着,一边用两只手在她的屁股上乱捏乱揣着,一边用鸡巴在她的小屄里猛烈肏着,不一会儿,小姨子就在梦中淫荡地呻吟了起来,她的面庞此刻显得迷人极了。




    面对如此的美人,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激情了,我用右手托起她浑圆的屁股,用舌头狂涮着她的口腔,一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使我畅美极了, 「嗖、嗖嗖——」一股股热辣辣的精液连珠炮似的射进了小姨子的小屄深处。




    正当我喘着粗气趴在小姨子的裸体上享受着极度的快感,准备好好再欣赏一下她的美艳时,我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醒了。




    「姐夫,你?」




    面对此刻的尴尬,我不由大了个寒颤,原本还坚硬着的鸡巴骤然间像遭了霜打的茄子,猛然瘫软了下来,一下子就从她的小屄里滑落了出来。




    「完了,」我不由哀叹了一声,闭上双眼等待着小姨子的判决。




    「姐夫,刚才你满足吗?」




    听到小姨子柔弱的燕语,我竟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睁开眼睛大胆地看了一下她,只见她满脸红晕,正在含羞默默地看着我。




    「啊,小姨子没怨我,小姨子被我征服了。」




    面对仪态万千的小姨子,面对如此娇艳多情的小姨子,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我举起再次鼓胀起来的大鸡巴「嗞——」地一下,又肏进了她的小屄里。




    我一边和小姨子说着淫秽的肏屄话语,一边用大鸡巴在小姨子的小屄里肏着、肏着,听着她不时的浪叫声,我的心再次醉了。




    这次,不知肏了多少时间,在小姨子狂烈的痉挛中,在她忘乎所以的喊叫声中,我再次在她的小屄里射精了,精液太多,以至她的小屄里承受不下,溢出的精液一直流到了她的屁股缝里。




    时间大约已到了凌晨三点多钟,我和小姨子意犹未尽,我让她用手紧攥着我诺大的鸡巴,让她恣肆地玩弄欣赏着,不久,鸡巴再次胀起,我把它塞进了小姨子的嘴里。




    「姐夫,不干净,咋能往嘴里放呢?」




    「放进去你就知道了,很舒服。」




    当鸡巴进入小姨子的嘴里时,一种本能使她不由紧攥着它在自己的嘴里不时吸吮着,舔拭着,不久,我的性欲再次膨胀,我让她撅起屁股,将自己坚硬的鸡巴在她不知不觉中顶进了她的屁眼。




    「姐夫,你咋能乱来?」




    「很舒服的。」我淫声说道。




    开始,小姨子的屁股尚在对抗性地乱动着,可这更诱发了我的性冲动,不久,她有了「后庭花」的第一次快感,舒服地发出了醉人的呻吟。




    当我地三次准备射精时,我将快要胀裂的鸡巴从她的屁眼里抽出,急忙将她的身子翻转过来,将鸡巴头的蛙口顶在她的嘴上,一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她刚刚张开的嘴里。




    那天晚上,我和小姨子肏屄一直到次日早上七点多钟。




    从此之后,小姨子成了我最真诚的情人,只要我找她,她总是会想方设法和我约会。可以说,从我和小姨子第一次肏屄后起至今,我把自己90%以上的精液都射在了小姨子的小屄里或屁眼里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