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情迷夕陽紅

    发布时间:2019-06-23 12:16:09   

    一個春末夏初的午後,我騎著折疊式自行車從大賣場回到住家樓下的大門外後,將吊掛在自行車把手上的小購物袋放在地上,再將自行車折疊起來後,然後拿著掛在皮帶環的鑰匙圈的鑰匙,打開大廈樓梯間的大門

    兩手分別提著自行車和購物袋,沿著狹窄的樓梯間爬到二樓住家門外,放下自行車後,拿著掛在皮帶環鑰匙圈的鑰匙,準備打開住家大門時,恰巧聽見兩個女人從樓上走下來的談話聲。

    打開住家大門後,我彎下腰拿起折疊自行車和小購物袋時,一陣陣淡淡的香水味飄進鼻子,原來從樓上下來的女人,恰好走到了我的身旁。

    「你好!」「先生,你好!」聽到背後兩個女人的問好聲,我也轉身向著從樓上下來的兩個女人問好。

    我看到站在身前是兩個穿著粉紅色套裝,面貌看來約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這兩個長相還算不錯的女人的身高都比我高約半個頭,以她們的身材和臉上肌膚,兩個人年輕時,整體上應該算是中上的女人了。

    「你好,敝姓“汪”,前兩天才搬來,住在四樓。先生,你也是這裡的住戶嗎?」站在左側身材稍高一些,鵝蛋型的臉、彎而細的眉毛下,一雙如剛醒般朦朧的眼神,頭髮在後頸上盤成圓髻,皮膚白皙,看起來有些古典的女人,微笑地看著我。

    「是的,我住這裡已經快三年了。我叫“林思仁”,兩位大姊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或叫我“阿仁”,歡迎兩位搬來當鄰居。」我也滿臉笑容的回應著。

    「林先生,不,姐姐就托大幾歲,直接叫你"小弟"吧,林小弟!你好!我姓“洪”,我不住這裡,嘻嘻!我是汪姐的同事;因為汪姐剛搬家,所以特地來參觀她的新家的。嘻嘻嘻!」右邊的女人,從面貌看起來,年紀好像比“汪姐”稍稍大一些,身材也比“汪姐”豐腴一些,頭髮長及耳際,嘴唇左上方靠近鼻子處有顆小黑痣,說話時似乎很喜歡笑,而且笑的時候,嘴角上的小黑痣讓我感覺有種特別嬌媚的風韻,因為她的笑容才會讓我覺得她的年齡應該沒有“汪姐”大。

    「林先生,你住在這裡已經三年了?那太好了!冒昧的請問你父母在家嗎?因為我剛搬來才兩天,對這裡的一切不熟悉,希望能向你爸媽請教一些事情…。」氣質嫻雅的汪姐向我嫣然微笑著。

    「抱歉,這公寓只有我一個人住而已,妳是有什麼事情想了解或……?」看到汪姐臉上露出歉意般的羞澀,感覺她應該是一個很傳統、溫婉的女人。

    最後,她們走進我的臥室後,看到也是套房式的房間中,窗前擺著一張大型辦公桌,桌上擺著含雷射印表機的雙螢幕整套電腦設備時,洪姐又用很複雜的眼神,詭異的看著我笑著說:「小弟呀,看你臥室裡還擺著這麼豪華的老板級專業辦公設備,難怪你爸媽留給你的錢,一下子都讓你揮霍的快完了,嘻嘻嘻!……」洪姐滿臉惋惜的搖著頭。而一直默默無語的汪姐,也露出同情般眼神看著我。

    回到客廳後,兩女人看到牆壁上掛鐘已顯示著是下午五點,汪姐說著一些因打擾我太久,心裡很抱歉的話,然後又含著有些羞澀的語氣問我,能不能將我的手機或是家裡的電話號碼給她,她說剛搬來四樓,而且只有她一個女人家住在那麼大的一戶,也許以後需要麻煩我的地方會很多。

    汪姐也笑嘻嘻的用無賴式的語氣跟著要,而且還撒嬌般的向我拋了幾次媚眼。我只好從牆壁上書櫃中拿了兩張便條紙,寫上我的姓名、手機和電話號碼遞給她們,她們兩人從隨身的小皮包中拿出名片給我,我看著汪姐名片上印著:XX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業務主任 汪莉琴。而洪姐的名片上印著:XX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業務主任 洪美珠。

    看著她們離開大門走下樓後,我關上防盜大門後,拿起放在摺疊式自行車旁的小購物袋,走進廚房,將購物袋裡的食材配料放進冰箱,並取出今天想要當晚餐的食材,準備著晚餐。

    我家原本是個平凡、普通農家。在我小學時,因為都市發展需要,我家的一塊農地被規劃成這個城市的住宅區,當然也有一些農地被政府徵收了。

    我的爸爸就將我家被規劃成住宅區的土地,賣了一些土地給建設公司,順便將政府徵收農地發放的補償金和賣土地給建設公司的錢,委託建築公司蓋了幾棟四層樓的公寓大樓,也就是這整條六米寬巷子中所有的四層樓公寓,包括現在我居住的這棟大樓;建設公司把向我家買的土地,蓋成了巷口外的那兩棟電梯大廈,爸爸也買下其中一棟電梯大廈的整個一樓,然後一直到現在都承租給一家銀行當分行。

    雖然我家由平凡、平庸的家庭,變成富有,但是爸媽都是安分、老實的人,所以生活仍然很樸實,只是因為不必再為生活擔憂勞累,所以爸媽兩人,平時就在自家的果園裡種些果菜自娛,也常常兩人相伴出去到各國旅遊。

    也許老天總是忌妒善良、幸福的人,就在我大學四年級快畢業的時候,爸媽兩人在一次旅遊多國途中,因為飛機失事而雙雙喪生了。爸媽發生意外時,兩人年紀都還是正當四十多歲的壯年而已。

    我大學讀的是電子商務,體格壯健,整個人的身材比例也均勻,因遺傳父母的身材,所以我的身高只有1米54,但我又長了一臉清秀、討人喜歡的娃娃臉。

    原本我對畢業後的人生有非常積極的雄心大志,因為父母的意外喪生,給我很大的傷痛和震撼,我的人生觀因此改變很大,思想也變的比較傾向頹廢主義,所以大學畢業後,立即離開和爸媽一直居住在郊區的果園祖厝,悄悄地搬到剩餘的這棟而且只賣出三戶的二樓公寓裡,只想安靜地度過如蜉蝣般人生的每一天。

    為了打發無聊的日子,我漸漸地喜歡上網路世界,也為了在無聊的日子中多認識一些虛擬世界中的朋友,所以每當我看到了自己喜歡或感覺有興趣的電子3C產品,我會直接找生產廠商,用現金一次性訂購廠商規定小批發商最低數量;除了供自己把玩和研究之外,全部以接近成本價,在網路拍賣掉。

    因為賣出的價位低,服務態度佳,所以每批商品,總是很快就銷售一空,而且因為我只是一次性進貨,數量又不多,對原來的市場並不會造成傷害;因而網拍所得的微薄利潤,都足夠提供我每個月的生活費用,甚至有時會讓我的存款有些微的增多,雖然金錢對於我已經沒多大意義了。

    晚飯過後,我仍如往昔習慣的在客廳邊看電視新聞播報,順便活絡筋骨;這時,放在牆壁上書櫃的無線數位電話機,很難得的響起來;我先將電視切換成靜音後,習慣性的按下電話機座上的錄音鍵後,才拿起話筒說:「你好,我姓林,請問你是?」

    「林小弟,就知道你是姓林啦,你知道我是誰嗎?嘻嘻嘻!……」

    「妳是下午和四樓汪姐一起來我家的洪姐。洪姐,妳好!」聽見電話裡傳來洪姐那招牌式的嬌笑聲,想起下午她嘴角上那顆妖魅般的小黑痣和她瞟著我的嬌媚眼神,我的心裡突然一跳,但是我仍然禮貌的向她問好。

    「小弟,沒想到你還真的記得洪姐,洪姐下午聽你說起你在網路賣東西的事,洪姐我心裡很有興趣,嘻嘻嘻!所以洪姐想再向你更詳細的請教,不知道你歡迎洪姐嗎?嘻嘻嘻!」聽著電話中洪姐用有些嬌嗲的聲音說話,引起我的注意。

    「不管洪姐什麼時候要來,我都歡迎,只是有時候我不在家,怕會讓洪姐白跑一趟,所以……」

    「小弟,所以洪姐現在打電話給你呀!不知道你明天早上在家嗎?嘻嘻嘻!如果明天你方便,洪姐我明天上午大約10點左右到達你家,好嗎?嘻嘻嘻!」

    「明天早上嗎?好呀,我會在家裡恭候大駕!」

    「那洪姐先謝謝你了,對了,洪姐現在找你的事,你可不要告訴樓上的汪姐,否則洪姐我會不好意思的,嘻嘻嘻!拜拜!」

    放下電話後,對於洪姐剛才在電話中,交代我不能讓樓上的汪姐知道,自從下午暸解她們從事的職業後,就猜得到她們要我的聯絡電話的目的。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每個人為了滿足自己生活的需要,總希望能賺更多的錢,這只是生物為求生存的本能;可是有時很多人在已經可以衣食無缺的過一輩子了,卻還要用盡一切手段去追求更多的金錢,卻只是為了滿足自己貪婪無盡的欲望而已。

    因為父母的遽然去世,三年來我將自己封鎖在這老舊的二樓公寓內,對外面世界發生的事物,一直漫不經心而如螻蟻般的過日子,但今天下午,洪姐那妖魅般的小黑痣和她嬌媚的眼神,還有剛才電話中,她那刻意般的嬌嗲聲,似乎突然間撩動我潛意識中男人獸性的本能,也敲開我內心深處中惡作劇般的邪念,………

    也因為剛才洪姐的電話,突然的觸動了我一個齷齪無良的念頭:就從今天來訪的“洪姐”她們兩人開始,可以讓我研究,究竟她們是個貪婪無盡 “為財而死”的人類,還是令人憐憫“為食而亡”的鳥獸。所以看完新聞播報後我關掉電視走進臥室裡,我開始上網搜尋有關針孔攝影的器材,和成人情趣商品中,能挑起女性潛在性慾的情趣藥品。

    就在我剛給“針孔攝影”的廠家發完Mail和訂購了幾種“女性專用”的情趣藥品後,室內電話又響起來,我以為洪姐又為了明天來訪的事情打來,於是拿起辦公桌上的無線數位電話分機話筒說:「你好!……」

    「林…林先生嗎?對不起,這時候又打擾你了,我是剛搬來住在四樓的汪…汪…大姐,我…我…麻煩你能上來幫幫我嗎?,…我現在三樓……」電話裡傳來汪姐結結巴巴,有些羞澀而慌張的聲音。

    「好,妳先別慌,我立即就過去!」仍然只穿著內衣、短褲的我,放下手裡的電話機,立即快步的走到客廳,打開大門後,我按亮大門前樓梯間的電燈,快步的爬向三樓。

    「林…林先生,對不起,麻煩你了……」借著二樓的樓梯間燈光,朦朦朧朧地看見汪姐靠坐在三樓右邊公寓的不銹鋼防盜門前,她右手拿著手機,左手不停的搓揉著左腳小腿;他隨身的小皮包和兩只斷了鞋跟的高跟鞋,零散的掉在她身旁的地上。

    「汪姐,妳別這麼客氣,都是鄰居了,妳現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或……,需不需要叫救護車嗎?」我在她身邊蹲下來。

    「謝謝你,不需要叫救護車,我只是不小心扭到腳摔下樓梯而已,可能腳踝扭傷了,一直站不起來,而且樓梯間又黑漆漆的,心裡有些怕…所以才想到打電話麻煩你,……」汪姐邊揉著小腿,一手扶著牆壁,掙扎了幾次想站起來,最後又跌坐在地上,口中也發出壓抑般的呼痛聲。

    「洪姐,妳好像扭傷的很嚴重,也許還有傷到韌帶,先讓我攙扶妳起來回家,再幫妳看看,好嗎?」

    「這…這樣會太麻煩你吧…哎…那…就麻煩你了…」汪姐又掙扎幾次後,最後只好放棄的癱坐在地上。

    我站起來彎下喲,伸出右手從汪姐的背後把小臂托在她的腋下後,想讓她憑靠著我的身體站起來:「汪姐,妳身體要放鬆,慢慢……」

    汪姐右手扶著不銹鋼防盜門剛站起來時,也許她個性保守、拘謹 ,不敢太挨靠著我的身體,她拿著小皮包的手頂著不銹鋼門,卻不小心的打滑了,讓她重心不穩,她另一隻放在我背部的手,因緊張心急而勒緊我,令剛抬起腰身的我上身往前傾,我托在她腋下的手也直覺地將她的身體往前拉,結果造成兩個人面對面的臉貼在一起……

    汪姐那帶著濃郁口紅香味的柔軟雙唇,正緊貼著我說話中的嘴唇,而她那豐滿柔軟的胸部也緊緊的壓在我胸膛;一陣電流般的情慾衝向我的腦裡,年紀正在血氣方剛的我,左手就托緊著她的後腦下,將兩個人的嘴唇貼的更緊,我的舌頭也伸進她的嘴裡挑弄著她的舌頭……

    原本因驚嚇而愣住的汪姐,似乎突然驚醒般,她開始想掙脫我的親吻,可是因為只有一隻腳著力,只能無力的扭擺著頭,漸漸地她全身逐漸柔軟的貼緊著我,而她的雙唇也開始回應吸吮著我伸進在她嘴裡的舌頭……

    不知經過多久,我才急喘著大氣如回魂般的睜開眼睛來;忽然間,汪姐嬌羞的低下頭,如蚊聲細語般吶吶的說:「林…小弟…你先把手伸…伸開…讓…讓汪姐起來……」

    原來不知何時,我和汪姐已變成男上女下的曖昧姿勢躺在樓梯間的地上;我一隻手還在撫摸著她套裙早已上翻的大腿;另一隻手也伸進她早已掀開的上衣內,隔著胸衣撫摸著她豐滿柔軟的胸部;而且不知何時就變的粗硬的男性器官,隔著薄薄的短褲正貼緊在她裸露的小腹上跳動著。

    我連忙的爬起來,並將汪姐扶坐起來,紅著臉結結巴巴的向汪姐說:「汪…汪姐,對不起,我…我也是…第一次…接吻…不…,對不起…我…冒犯了妳…對不起……」

    「汪姐…汪姐知道…汪姐不怪你……汪姐…也不小心…」汪姐嬌羞的低著頭,輕若蚊聲的搖著頭…

    「汪姐,還是讓我背妳上樓,好嗎?」我蹲到汪姐的前面,用討好般的語調說。汪姐抬頭看了我一眼,輕輕的點點頭後,又羞的低下頭。

    我轉身蹲靠在汪姐前說;「汪姐,妳的雙手抱緊我的肩膀吧。」汪姐的雙手環抱好我的脖子後,慢慢地站起來,然後背起了她;汪姐雖然個子比我高半個頭,身材看起來也有些肉,但背起來卻不會很重,我估計她最多應該50公斤。

    我反手托住著她的大腿,一步步的爬到四樓後,隨手按亮大門前樓梯間的電燈後,我要汪姐將大門的鑰匙遞給我。

    打開大門後,我按開客廳的電燈;只見客廳擺著一套老舊的藤製桌椅和幾張摺疊式的木製椅子,客廳的牆角矮桌上有一台舊電視機,旁邊還堆放著一些紙箱。放下汪姐,讓她坐在藤椅後,我看到汪姐還是滿臉羞紅的低著頭。

    「汪姐,我先幫妳看看腳傷的怎麼樣了,好嗎?」說完後,我蹲下來捧起她的腳掌,看見穿著褲襪的腳踝已經腫的很高,而且小腿處也有些浮腫;當我的手輕輕地碰到腫漲的腳踝時,汪姐好像痛的嘴裡不斷發出「嘶嘶」的吸氣聲。

    「汪姐,妳的腳踝和小腿都腫起來了,我先幫妳冰敷一下,然後貼上消炎貼布,晚上妳好好的睡一覺,明天起來再看看,如果還沒消腫,就要找醫生了。…可是…妳穿著褲襪,所以要先把褲襪剪開才能處理。汪姐,妳現在不能起來走動,妳家的剪刀放哪裡?我去幫妳拿。」

    「剪刀還沒……剪刀不知道放在哪個紙箱裡,你…你先扶…汪姐到…到臥室床上,讓…讓我自己把褲襪脫下後,再…再……」汪姐帶著痛苦又嬌羞結結巴巴地說著。

    我站起來彎下腰,撐扶著汪姐站起來,她也許單隻腳已經無力,也許扭傷的腳踝過太疼痛,她一站起來後,身體又無力的趴到我的身上,而且她的嘴唇又擦過我的臉頰而停在我的嘴唇上;再次巧合的窘態讓汪姐羞赧地將臉埋藏在我的肩膀上,一動也不動的;我的雙手緊緊地環抱著她,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站在客廳上。

    汪姐身體飄出的濃郁香水味和緊緊貼在胸膛上那兩團豐滿柔軟的乳房,讓我下體的男性器官又不由自主的發生變化,汪姐似乎有所感覺,下身不安地移動著;為了掩飾窘態,我雙手將汪姐橫抱著說:「汪姐,還是讓我抱著妳走吧!」

    汪姐輕輕地「嗯!」了一聲,但她的臉仍然藏在我的肩膀上,但為了怕身體下滑,她只能將手圈在我的脖子上。

    抱著汪姐走進她的臥室後,看到臥室裡的牆角擺放著一張有些舊擦痕的木製彈簧床,床上有條摺疊整齊的薄被和幾件衣服;床頭邊緊靠著一座小化妝台,床腳邊的牆壁有兩座塑膠布的衣櫃,還有幾個紙箱堆疊在牆邊。

    我將汪姐輕輕的放在床上後說:「汪姐,我先出去,好了就叫我。」說完後我就走出臥室,並隨手將門關上。

    我站在汪姐臥室門外,看向廚房放著一座中古的組合式流理台、一台中型電冰箱和一張靠著牆壁的折疊式方桌,方桌下擺放著兩、三張和客廳同樣的折疊式木製椅子。

    這時,忽然間,汪姐臥室裡好像有物品摔到地上的聲音,接著,我聽到汪姐喊叫著:「哎唷!哎…!」我立即打開臥室門,只見汪姐倒在地上,她身上只穿著一套淺黃色的內衣褲,一隻手上還拿著連在左腿膝蓋上沒有完全脫掉的褲襪,口中仍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我快步的走到汪姐的身旁,彎下腰將她橫抱起來後,輕輕放在床上,並將她扶坐在床邊後說:「汪姐,妳先別動,我幫妳脫下褲襪。」說完後,我蹲在床前,用雙手的手指將還掛在膝蓋的褲襪撐開,再慢慢地往下脫,當脫到腳踝處的時候,我雖然很小心了,但仍然免不了的會碰觸到腫脹的地方,而讓汪姐發出疼痛的呻吟聲,好不容易終於把褲襪脫下後,我才放鬆的呼出一口氣。

    「汪姐,妳不要再亂動了,妳想換哪件衣服呢?我幫妳拿,再幫妳的腳冰敷。」我抬起頭看著滿臉羞紅,卻用複雜的眼神緊緊注視著我的汪姐說著。

    「林…小弟,謝謝你,床上被子旁有一件淺藍色的睡衣。」汪姐溫柔輕聲的說,但她的雙眼仍然緊緊地看著我,只是眼神也變的說不出的複雜了。

    我從薄被旁拿起那件半透明薄紗睡衣後,愣了一下後就將睡衣遞到汪姐前,她接過睡衣後,雙眼更溫柔地看著我,我慌張的爬下床後,不敢回頭的說:「汪姐,妳先穿好衣服,我去幫妳準備冰敷。」說完,我倉皇般快步離開臥室了。

    我打開廚房的冰箱,冰箱裡的冷藏櫃只有寥寥可數的:幾顆雞蛋、兩把蔬菜、兩顆蘋果和半包吐司,還有幾瓶冰涼水。至於冷凍櫃裡只有半盒豬肉片和兩瓶不知道裝著什麼東西的玻璃瓶,還好製冰盒裡還有許多小冰塊。

    我在折疊式方桌邊找到了兩個塑膠袋裝著小冰塊,又轉到浴室,浴室裡雖然只有一個浴缸和丁在牆上的毛巾架、附帶鏡子的漱洗架和一台雙槽洗衣機,但地面的瓷磚卻清洗的很潔淨;我在毛巾架上拿了幾條毛巾,將兩條毛巾包好裝著小冰塊的塑膠袋後,走回臥室。

    臥室裡,汪姐已穿上睡衣斜靠在床邊,微微閉著眼睛休息,像古典女人的臉上已沒剛才那麼疼痛的表情,只是偶而會微微皺一下眉頭,反而顯示一種淡淡憂郁般的美感;身穿淺藍色薄紗睡衣在蒼白明亮的日光燈照映下,讓汪姐的白皙肌膚若隱若現,尤其幫她脫下褲襪時,撫摸著她的肌膚,感覺仍如年輕女人般的滑潤細膩,如果不注意到她眼角邊那些淡淡的魚尾紋,讓我很難相信她是個已年近半百的女人,不過或許因她的年紀仍能讓面貌和身材保養的如此好,恰巧正適合我正想獵取的對象條件。

    汪姐聽到我走近她身邊的聲音後,睜開雙眼仍然用複雜而溫柔的眼神看著我;我拿起毛巾包裹的冰袋輕柔的說:「汪姐,麻煩妳先躺好,我好幫妳冰敷。」

    等汪姐平躺在床上後,我拿著旁邊的薄被讓她扭傷的腿放在薄被上,然後用另一條毛巾將兩包冰袋貼在她扭傷的腳踝處包好後,向汪姐說:「冰敷大約要20-30分鐘,妳先休息一下,我下樓回家拿幾塊消炎貼布,馬上就上來。」

    當我拿著消炎貼布回到汪姐的臥室時,見到她閉著眼睛,好像因太疲倦而睡著了;我仔細的看著她白晰細膩如鵝蛋型的臉、彎彎而柔細的眉毛,小巧挺直的鼻樑,沿著深而長的人中下,搭配著飽滿的雙唇;雖然脖子肌肉有些鬆弛,但雙肩圓潤;中年婦女豐滿的胸部下的小腹仍然沒有太多的贅肉,淺黃色三角褲包裹的飽滿墳起下,露出幾絲柔細彎卷的體毛,線條柔美的腿部比身體上半部還要修長。從她躺在床上的長度估算,汪姐的身高應該在1米65左右,這身材比例讓她的舉止顯得更為優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